名人传记精选:麦克阿瑟(70)

【字号】    
   标签: tags:

然而,唐•曼努尔•奎松不这么想。就要发生重大事情了,他必须成为舞台中心人物。民防就是他选好的舞台。他越来越感到怒不可遏,甚至公然宣称罗斯福和塞耶应该在战时“被绞死在灯柱上”,因为他们阻碍了他的民防计划。
  
麦克亚瑟试图远离这场争吵。他的任务是建立一支能够作战的部队。但塞耶时不时扯他的后腿,抱怨麦克亚瑟“极不坦诚”,与最高行政长官办公室的合作不够密切产麦克亚瑟针锋相对,拒绝出席以最高行政长官名义举行的一场答谢宴会,以此表示他对塞耶的看法。
  
麦克亚瑟重新成为执掌兵权的重要人物,从而也再次获得了奎松的尊敬,在奎松的宴会上不再被视为不受欢迎的客人。奎松的未来前景也发生了变化,共同体宪法规定总统的任期为6年。奎松过去常说,他无意再竞选,但当机会到来时,他改变了主意,参加了竞选并且当选了。麦克亚瑟送去了一封祝贺信,说:“ 我对您的热爱令我感到骄傲,这种骄傲之情激励着我,即使您的家人也没有如此深切的感受。”
  
海军在美国远东陆军成立之前就在菲律宾的主要港口布雷,马尼拉常进行封锁演习。不过,麦克亚瑟恢复现役给热带闷热的气候带来了活力,这是由行动而产生的活力。由于日本的威胁迫在眉睫笼罩马尼拉的悲观主义和失败主义突然销声匿迹了,似乎美国又将为菲律宾而战。
  
就在前一年秋天,麦克亚瑟还悲观地告诉奎松,“美国在这儿的军队不过是美国统治的象征,”并警告说,“美国政府计划从菲律宾战略退却这并非不可能。”但在1941年8月,这一切焦虑都不复存在了。陆军部一改长期以来放弃菲律宾的计划。这并非因为麦克亚瑟的口才或警告,而是因为总统想显示遏制日本扩张的决心。
  
菲律宾未来局势的问题一下子提到了陆军部议事日程的首位。现在的方针是什么:撤还是打?美国只要有一丁点不愿保卫菲律宾的意思,那就木仅会长日本的威风,而且还可能导致其入侵菲律宾群岛。形势要求表示出公开而坚定的为菲律宾而战的立场。马歇尔7月31日告诉其部下:“美国的方针是保卫菲律宾,”这与美国在欧洲的政策不矛盾,在欧洲是要促使英国和苏联坚持战斗。
  
8月9日,麦克亚瑟到造船厂参加他梦寐以求的一艘舰艇的下水仪式。在人群的欢呼声中,奥罗拉•奎松挥舞着一瓶香摈,为锡德•赫夫的第一艘本地生产的鱼雷快艇剪彩。她为之取名为Q-112。这艘快艇加入了麦克亚瑟买的两艘美国艇的行列产
  
此后不久,海军中尉约翰•D•巴尔克利到马尼拉指挥被编入亚洲舰队的6艘鱼雷快艇。麦克亚瑟请巴尔克利来,并要求他帮忙。问他是否愿意训练菲律宾的鱼雷快艇官兵?虽然巴尔克利除了训练他自己的人之外,没有多少时间,但他还是同意了产
  
8月15日,麦克亚瑟在维多利亚一号堡召开了驻菲律宾美国陆军高级军官会议,菲律宾师的师长乔纳森•温赖特准将出席了会议。他解释说,他准备为菲律宾的完整而战。目前官方的战略方针仍然是3号橙色作战计划。它要求菲律宾师阻止敌人在林加延湾海滩登陆,如果失败——就菲律宾师很弱的火力和机动力来看,肯定失败——部队将撤入巴丹半岛,固守马尼拉湾,直到美国海军运来援兵。根据计划,一旦发生冲突,海军将向南迅速撤退,待日后反击,具体日期待定。
  
温赖特和麦克亚瑟都厌恶3号橙色作战计划。削瘦的温赖特高大单薄,曾是骑兵,天性好战。如今,他用一根粗拐杖一瘸一拐地走路,因为他从一匹烈马上狠狠地摔了下来。和麦克亚瑟一样,温赖特是1906年西点军校的第一上尉,是陆军中最富传奇色彩的人物。他批评3号橙色作战计划是一份失败主义计划,这一计划让陆军坐等海军救援,令人沮丧。“防御要积极,他妈的,不能消极!必须有反击。”温赖特说。与麦克亚瑟相同,他想阻止日军在菲律宾的土地上建立滩头阵地。
  
麦克亚瑟解释了他的群岛防御设想。他将征召7.6万菲律宾陆军后备役人员,把他们组织成10个师。菲律宾师这一惟一的正规师将提供帮助,把它的人员分散到这10个师去进行训l练和领导,这样,到11月底菲律宾将能够把约85万人用于海岸防御,另有4万人可在1942年初组成更多的师。
  
9月5日,马歇尔电告麦克亚瑟,说只要有船,他准备派给他“约1.8万一流的国民警卫队。”麦克亚瑟迅速回电,说他宁愿要更多的物资装备他现有的部队,还要更多的飞机和高射炮。马歇尔同意了这一要求。
  
麦克亚瑟拒绝这一部队的原因之一是他缺乏设施给这些人以适当的训练以及维护他们的装备。此外,他肯定也知道,此刻已没有什么“一流的国民警卫队。”这些部队无一例外地训练差劲,装备次,指挥官衰老羸弱。一支这种警卫部队木仅不解决问题,还要增加他的麻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麦克亚瑟名单上的另一名军官已经在菲律宾。这位上尉名叫勒格兰德•A•迪勒,在菲律宾师参谋部供职。他之所以上名单是因为他和萨瑟兰一起打高尔夫球,而萨瑟兰正在为麦克亚瑟寻找一名助手,他觉得迪勒背景合适:他有民用工程建筑学位元元元元,但在步兵任职,毕业于本甯步校,又上了利文沃斯军校。麦克亚瑟自己就当过工兵,但一有机会就转入了步兵。当萨瑟兰告诉他,他刚替他找了个助手,麦克亚瑟很生气。“我一般是自己给自己选助手。”他说。但一当萨瑟兰把迪勒的经历告诉他,麦克亚瑟就把迪勒的名字加进了名单。
  • 麦克亚瑟在阳台上沉思着踱步,一边小心翼翼地避开儿子布满橡皮玩具的浅水塘。尽管西太平洋上空战云密布,但仍没有理由相信日本军阀想和美国开战。这么做无异于自杀。对日本威胁最大的是中国,而非美国。日本陆军已深入中国,退出已不可能,但它缺乏人力和物资来征服这么大的国家。日本军阀解决中国问题的办法是掠夺东南亚的矿产资源。这也许能使日本建立庞大的战争机器,并有足够的钱实现帝国的政治和军事野心,统治远东。
  • 1940年10月,海军给亚洲舰队新派了一名司令官托马斯•哈特上将。麦克阿瑟也许有过一闪而过的念头,他终于有了一个同情他、愿听他说话的人。虽然哈特有四颗星,哈特的“舰队”只有一群不起眼的老式舰艇,其作战能力令人怀疑。哈特自嘲道:“我所有的舰艇都够投票的年龄了。”
  • 当塞耶1939年秋到达马尼拉时,他发现奎松很害怕战争,有时甚至是惊惶失措。他从麦克阿瑟处接到的关于菲律宾陆军进展乐观的报告与那些能干的菲律宾军官的悲观预测反差太大。奎松日益清醒地认识到,训练有素的军官太少,几乎没有现代武器,要想保卫菲律宾还需要很长时间,甚至10年也不够。
      
  • 麦克阿瑟认定他需要自己的海军专家。与艾克一起玩高尔夫球的有一名风度翩翩的海军中尉锡德•赫夫。一天,锡德在打高尔夫球时突发心肌梗塞,他海军军官的前程在球道上中止了。赫夫回国养病。令他惊讶的是,他收到了麦克阿瑟的一封信,请他回马尼拉任他的海军顾问。
  • 但麦克亚瑟还是使他自己升了官。《共同体国防法案》通过后,他成了元帅。艾森豪不知道这个主意本来就是麦克亚瑟的而非奎松的,想劝他别接受。艾克后来从奎松处得知,这是麦克亚瑟出任军事顾问的条件之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