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传记精选:麦克阿瑟(69)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麦克亚瑟名单上的另一名军官已经在菲律宾。这位上尉名叫勒格兰德•A•迪勒,在菲律宾师参谋部供职。他之所以上名单是因为他和萨瑟兰一起打高尔夫球,而萨瑟兰正在为麦克亚瑟寻找一名助手,他觉得迪勒背景合适:他有民用工程建筑学位元元元元,但在步兵任职,毕业于本甯步校,又上了利文沃斯军校。麦克亚瑟自己就当过工兵,但一有机会就转入了步兵。当萨瑟兰告诉他,他刚替他找了个助手,麦克亚瑟很生气。“我一般是自己给自己选助手。”他说。但一当萨瑟兰把迪勒的经历告诉他,麦克亚瑟就把迪勒的名字加进了名单。
  
1941年7月28日,迪勒被叫去见萨瑟兰,并被告知他被派往维多利亚一号堡去处理麦克亚瑟的日程安排。迪勒上尉在菲律宾待了两年,但此前从未见过麦克亚瑟。正如海军上将哈特曾注意到的,尽管马尼拉一天到晚都有舞会,但麦克亚瑟夫妇从不去。他们甚至连陆军特意为官兵组织的舞会也不去。哈特试图鼓励麦克亚瑟多社交,但没有用。对于大多数在马尼拉工作和生活的陆军军官,麦克亚瑟一直是个难以见到的人。
  
7月28日上午10点,他像平常一样,身着白亚麻西装和灰色丝绸衬衫,灰丝领带,脚登双色拷花皮鞋来到维多利亚一号堡。迪勒回忆道,他“个子高高的,很英俊,面带微笑,步履矫健……他愉快地道了声‘早上好’,接着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3天后,麦克亚瑟要调迪勒到的司令部去当参谋。迪勒犹豫了一下。数月前,海军部和陆军部下令在菲律宾服役军人的家属返美。由于麦克已退休,不受约束,所以琼和年轻的亚瑟不在其列。但迪勒5月份和妻子道了别,由于他在群岛的服役期还有几个月就满了,所以分别的痛苦并不那么令人难以忍受。如果他接受麦克亚瑟的邀请,他在菲律宾的服役期将延长。他再见妻子就遥遥无期了。
  
麦克亚瑟看出了迪勒脑子里翻腾的想法。“你现在不用作决定,”他很随便地说,“问问你的朋友,与他们谈谈。我想我的邀请仍然有效。”
  
第二天,迪勒回来告诉麦克亚瑟,他接受邀请。麦克亚瑟从桌边站起来走到迪勒面前,握着他的手,凝望着他的眼睛。“你现在是我家庭的一员了。”
  
麦克亚瑟的家族还包括陆军中最奇特的人物之一,查理斯•A•威洛比,他生于德国,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美国人。他的姓是茨比•威登巴赫,他自以为是贵族,并且总是做出一副是贵族的样子,但1913年他还是入伍作了一名列兵。

他没进过大学,没有有影响的朋友帮他向上爬。当兵后他改掉了德国名字,取了个彻头彻尾的英国名字。他口音很怪,有普鲁士腔,又有英国腔,戴一副丝带夹鼻眼镜户对于无数像他这样的移民,当兵是个成为美国人的机会,也是开创事业的方式。1916年,威洛比参加了一次选拔考试,成了一名少尉。尽管威洛比那种学上等人装腔作势的样子令军官们讨厌,但他并非无能之辈。

他勤奋好学,写得一手好文章。他毕业于本甯,利文沃斯和军事学院,1938年与萨瑟兰同一天被提升为中校。威洛比曾是步兵学校军事历史系主任,也在利文沃斯任过教。这些经历使他拥有两项有趣的记录。一是1938年10%的现役军官都上过他的课。二是他所教的一切内容都基于麦克亚瑟任总参谋长时提倡的、并被写进了总结报告里的思想。威洛比根据他从麦克亚瑟那里学到的东西写了一本书,取名为《战争中的机动》。1938年,他或多或少地求过麦克亚瑟在他的司令部里给他安排一个职位。

此时正是大多数军官以为麦克亚瑟的前途完了的时候。然而威洛比的前途却处在上升阶段。因此,这么做肯定是真诚的。威洛比进了名单,但1939年当他被派往马尼拉时,他被派到菲律宾军区任格鲁纳特的军需参谋这让他大为失望。美国远东陆军成立后,麦克亚瑟让威洛比进了他的司令部,任命他为情报官。
  
复职现役后,麦克亚瑟平静地面对未来,或者说他是这么说的。但正如迪勒发现的那样,麦克亚瑟宣称对某件事的信心越足,则越可能是他正在考虑的事。这时他可能考虑别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当他似乎对某事犹豫不决时,他可能在掩盖他的决定。“如果他的调子很低,语气缓和,则表明没有商量的余地。”
  
他收到美国远东陆军成立及任命他为司令的电传后,电复马歇尔:“我想向你保证,我很有信心成功地完成交给的任务。”o那年夏天,他还给前副总参谋长乔治•范•霍恩•莫斯利写了一封信,告诉他“要是战争来临,我完全有把握保卫群岛。”
  
他相信这一切吗?很可能不。他真正相信的可能是恢复现役后第一天他对萨瑟兰所说的:“我只能尽力而为。”可是,要是他对保卫菲律宾稍微表现出一点怀疑和犹豫,整个防御计划将就此崩溃。他当前的战略就是虚张声势,吹嘘群岛的防御是多么强大,恫吓日本人,使其不会进攻菲律宾。而当日本人犹豫时,他将利用赢得的时间化虚为实,加强火力,实现真正的防御。
  
美国远东陆军成立后不久,麦克亚瑟给在美国的一位老朋友写了封信,对远东局势的评价很悲观。与日本作战已不可避免,战争随时可能爆发。麦克亚瑟写道:“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我轻率莽撞,缺乏训练。打那以后,我读了我手上所有关于战争的书。这回我准备好了”
  
美国远东陆军的成立使麦克亚瑟多少摆脱了一些奎松和最高行政长官塞耶的制约,但并不意味着这两位自视极高的人物完全被排开了。菲律宾陆军被整编为联邦军后,奎松无法再插手军事计划的制定,于是他开始在民防方面兴风作浪。早几个月他就闹着要制定一个民防计划,声称美国政府应承担这笔费用,但塞耶断然拒绝了。他坚持说,储备应急粮食和修建避弹所“完全在共同体政府的管辖和权力范围之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麦克亚瑟在阳台上沉思着踱步,一边小心翼翼地避开儿子布满橡皮玩具的浅水塘。尽管西太平洋上空战云密布,但仍没有理由相信日本军阀想和美国开战。这么做无异于自杀。对日本威胁最大的是中国,而非美国。日本陆军已深入中国,退出已不可能,但它缺乏人力和物资来征服这么大的国家。日本军阀解决中国问题的办法是掠夺东南亚的矿产资源。这也许能使日本建立庞大的战争机器,并有足够的钱实现帝国的政治和军事野心,统治远东。
  • 1940年10月,海军给亚洲舰队新派了一名司令官托马斯•哈特上将。麦克阿瑟也许有过一闪而过的念头,他终于有了一个同情他、愿听他说话的人。虽然哈特有四颗星,哈特的“舰队”只有一群不起眼的老式舰艇,其作战能力令人怀疑。哈特自嘲道:“我所有的舰艇都够投票的年龄了。”
  • 当塞耶1939年秋到达马尼拉时,他发现奎松很害怕战争,有时甚至是惊惶失措。他从麦克阿瑟处接到的关于菲律宾陆军进展乐观的报告与那些能干的菲律宾军官的悲观预测反差太大。奎松日益清醒地认识到,训练有素的军官太少,几乎没有现代武器,要想保卫菲律宾还需要很长时间,甚至10年也不够。
      
  • 麦克阿瑟认定他需要自己的海军专家。与艾克一起玩高尔夫球的有一名风度翩翩的海军中尉锡德•赫夫。一天,锡德在打高尔夫球时突发心肌梗塞,他海军军官的前程在球道上中止了。赫夫回国养病。令他惊讶的是,他收到了麦克阿瑟的一封信,请他回马尼拉任他的海军顾问。
  • 但麦克亚瑟还是使他自己升了官。《共同体国防法案》通过后,他成了元帅。艾森豪不知道这个主意本来就是麦克亚瑟的而非奎松的,想劝他别接受。艾克后来从奎松处得知,这是麦克亚瑟出任军事顾问的条件之一。
  • 1937年夏,麦克亚瑟给母亲举行完葬礼,与琼结婚后,乘“树立芝”总统号轮船回菲律宾。在船上他接受了一名记者采访。当问及他是否认为即爆发世界大战时,他不同意这种看法。“我不同意那些认为世界大战即将爆发的观点,”他说,“阻止战争的最佳方法就是使所有的民族都作好战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