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传记精选:麦克阿瑟(72)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她想知道他对欧洲战区东线战事的看法。6月22日,德国人大举进攻苏联。到9月,他们已经推进了500英里,俘虏了200多万人。大多数人都以为,德国将在冬季之前占领莫斯科,彻底击败苏联。麦克亚瑟公开宣称,德国还不够强大,拿不下莫斯科。“
  
离开马尼拉之前,卢斯夫人在麦克亚瑟办公室外的墙边为他拍了几张照。这部分古城墙是美丽的马尼拉内城的延伸,边角有西班牙殖民风格的城墙垛。这简直是个完美的背景。麦克亚瑟坚毅的目光掠过马尼拉湾,犀利的眼睛注视着远处的地平线,像是向进入视线的日本舰队挑战。
  
克雷尔•卢斯没有食言,文章发表前先给他看了。他不同意她对他的一些个人看法。例如,他对她描写他头发的方式很敏感。整篇文章仍对麦克亚瑟充满了崇敬之情,几经修改后,《生活》的编辑才同意发表。
  
他不仅对卢斯夫人宣扬他保卫菲律宾的计划,他还在近期向马歇尔保证,“征召起来的菲律宾陆军各单位正在以令人满意的方式动员,整个计划进展神速。”
  
根据后来的事实,他的谈话显得他对周围的实际情况一点也不了解。其实,他对他战区的情况几乎没抱任何幻想。在他给马歇尔写信的前两天,他给乔治•格鲁纳特写了一封长信介绍情况,说:“迄今为止,我在视察中发现,大批新兵和他们的军官站着无所事事……训练课程根本木明确。一些美国军官完全不明形势,明显不知如何是好。”
  
温赖特的菲律宾师是麦克亚瑟正规部队的主力,但其战备状态也很糟。他向马歇尔承认:“视察菲律宾师令我很失望。其训练在营以下还不错,但营以上的训练几乎没有搞。”勺941年夏天,菲律宾师有10000人,其中8000是菲律宾先遣队员。温赖特认为,他的先遣队员都是好样的,但他的师只有原计划的2/3的兵力,大炮和车辆严重缺乏。他必须立刻补充部队并完成训练。
  
不过,温赖特的战斗精神还是打动了麦克亚瑟,除了他自己的菲律宾师,麦克亚瑟又给了他两个菲律宾陆军师。9月末的一天,麦克亚瑟坐着他的黑色大卡迪拉克V—12轿车,前保险杠上飘着三颗白星的红旗,到麦金莱堡去视察菲律宾师。他把温赖特叫到车前。“格鲁纳特将军将回国。”麦克亚瑟说。菲律宾军区将被撤销。“那样你将成为战地的最高指挥官。”
  
美国远东陆军在吕宋岛的作战部队被分为两部分;一半被编入北吕宋支队,一半被编入南吕家支队。麦克亚瑟让温赖特选择一支队伍。温赖特早已知道答案,他故意问道:“你认为最危险的地方是哪里——哪里能立下战功?”如果日本人要登陆,他们的主力将进攻北吕宋。
  
麦克亚瑟答道:一当然是到北吕宋支队。”但他不想打乱12月份调动各师的计划。于是他告诉温赖特:“目前我希望你仍待在你的师里"
  
麦克亚瑟面;伤的最大问题是菲律宾陆军步兵部队的状态不佳。成立3年半以来,他们的训练全是单兵训练,几乎没有进行部队和分队训练。没有一个师进行过师级训练。根本没进行过步炮台同战术训练。惟一的菲律宾正规师当年夏天进行过演习,但没有现代通信,设备供应也不足,这种演习和闹剧差不多。
  
后备役师的状况更是一塌糊涂。大部分后备役人员没有火器。很多人一生中第一回穿皮鞋,整个夏天都一瘸一瘸的。有一些人弄到了网球鞋,但几次长距离行军后鞋就坏了。还有些人赤脚。
  
每个菲律宾陆军师都有几十名美国军官和100名左右的美国军主监督训练。大部分菲律宾人不会说英语。他们说稀奇古怪的部落语言,其他菲律宾人也听不懂。派往菲律宾陆军各师的美国军官面对摆在他们面前的巨大困难目瞪口呆。
  
麦克亚瑟对菲律宾陆军不抱任何幻想。那年秋天,布雷福德•G•奇诺韦思上校来指挥菲律宾陆军第61师,该师防守群岛中部的米沙部群岛,麦克亚瑟派人把他叫来。30年代初,奇诺韦思曾在总参谋部工作,但那时很少见到总参谋长。被引进维多利亚一号堡挂着军旗的办公室后,他立刻被麦克亚瑟所折服。

麦克亚瑟回忆起奇诺韦思的父亲曾和他的父亲一道在菲律宾服役,说他父亲对奇诺韦思父亲的评价很高。奇诺韦思深受感动。奇诺韦思后来写道:“他人格和情感的力量出其不意地完全征服了我,我对他五体投地。我深深感到,无论今后怎样,有这样的领导,我们应该全力以赴。”

麦克亚瑟让奇诺韦思做好思想准备。麦克亚瑟说,61师装备严重不足。“你得应付这一切,”“因为你无法指望得到更多。”麦克亚瑟还告诉他,同样令人沮丧的是,“根本不能指望菲律宾军官”,因为菲律宾陆军军官的任命主要是靠政治和亲戚关系。“我预计日本人很快就会进攻。”他最后说道,并祝奇诺韦思成功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然而,唐•曼努尔•奎松不这么想。就要发生重大事情了,他必须成为舞台中心人物。民防就是他选好的舞台。他越来越感到怒不可遏,甚至公然宣称罗斯福和塞耶应该在战时“被绞死在灯柱上”,因为他们阻碍了他的民防计划。
  • 麦克亚瑟名单上的另一名军官已经在菲律宾。这位上尉名叫勒格兰德•A•迪勒,在菲律宾师参谋部供职。他之所以上名单是因为他和萨瑟兰一起打高尔夫球,而萨瑟兰正在为麦克亚瑟寻找一名助手,他觉得迪勒背景合适:他有民用工程建筑学位元元元元,但在步兵任职,毕业于本甯步校,又上了利文沃斯军校。麦克亚瑟自己就当过工兵,但一有机会就转入了步兵。当萨瑟兰告诉他,他刚替他找了个助手,麦克亚瑟很生气。“我一般是自己给自己选助手。”他说。但一当萨瑟兰把迪勒的经历告诉他,麦克亚瑟就把迪勒的名字加进了名单。
  • 麦克亚瑟在阳台上沉思着踱步,一边小心翼翼地避开儿子布满橡皮玩具的浅水塘。尽管西太平洋上空战云密布,但仍没有理由相信日本军阀想和美国开战。这么做无异于自杀。对日本威胁最大的是中国,而非美国。日本陆军已深入中国,退出已不可能,但它缺乏人力和物资来征服这么大的国家。日本军阀解决中国问题的办法是掠夺东南亚的矿产资源。这也许能使日本建立庞大的战争机器,并有足够的钱实现帝国的政治和军事野心,统治远东。
  • 1940年10月,海军给亚洲舰队新派了一名司令官托马斯•哈特上将。麦克阿瑟也许有过一闪而过的念头,他终于有了一个同情他、愿听他说话的人。虽然哈特有四颗星,哈特的“舰队”只有一群不起眼的老式舰艇,其作战能力令人怀疑。哈特自嘲道:“我所有的舰艇都够投票的年龄了。”
  • 当塞耶1939年秋到达马尼拉时,他发现奎松很害怕战争,有时甚至是惊惶失措。他从麦克阿瑟处接到的关于菲律宾陆军进展乐观的报告与那些能干的菲律宾军官的悲观预测反差太大。奎松日益清醒地认识到,训练有素的军官太少,几乎没有现代武器,要想保卫菲律宾还需要很长时间,甚至10年也不够。
      
  • 麦克阿瑟认定他需要自己的海军专家。与艾克一起玩高尔夫球的有一名风度翩翩的海军中尉锡德•赫夫。一天,锡德在打高尔夫球时突发心肌梗塞,他海军军官的前程在球道上中止了。赫夫回国养病。令他惊讶的是,他收到了麦克阿瑟的一封信,请他回马尼拉任他的海军顾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