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我曾目睹中共监狱酷刑

陈破空

人气 40

【大纪元3月8日讯】作为六四政治犯,虽未遭受高智晟般的惨烈酷刑,仍受到警察和狱方指使犯人头的多次殴打并目睹或听闻当局对周遭普通犯人所施的大量暴力和酷刑。

通读高智晟律师公开信,悲愤填胸。极端的酷刑,极端的性虐待。一个强大的政权,折磨一个书生,逾越人性的底线,千百倍地超越兽性。古今中外罕闻。而这一切,发生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暴行

如果这个受刑人是胡锦涛,他将怎样地感同身受?胡锦涛在天安门广场耀武扬威,在人民大会堂道貌岸然,假设突然间,他被一群人抓走,关入一间暗室,然后被脱去所有衣物,被强逼下跪,电棍拳脚耳光交加,口水尿水齐上,并领受牙签捅生殖器的绝顶痛苦……而在一切,今天,正落在维权律师高智晟身上。

历史上,不乏忠良惨遭酷刑的记载。如三国时,曹操残害名医吉平;明初,朱棣残杀忠臣方孝孺、齐秦等。然而,在这些故事里,并无性虐待情节。即便西汉时期, 司马迁受宫刑,作为一种刑罚,耻与痛,也就了结于那么一瞬间。而今日中共,加诸于高智晟身上的,不只是酷刑,更有大量性虐待,且历时五十多天!

极端酷刑,固然伴随中共夺权和建政的全过程。张志新和林昭所受酷刑,几乎人尽皆知;其中伴随的性侵害,也早有所闻。而令人难以想像的是,时至二十一世纪,对待高智晟这样的政治犯,中共不仅重新祭出卑鄙的酷刑,还公然施展极端的性虐待。

人们常用“兽行”来比喻灭绝人性的作为,然而,中共作为,又岂是“兽行”二字所能比拟?野兽之间,何曾有酷刑和性虐待?况且,虎毒不食子。惨无人道,惨绝人寰,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穷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描述中共专政的丑行劣迹。对追求高尚理想的人,以最卑污的手段玷污,个中泄露的,不仅是中共的独裁罪行,更有执政者的肮脏变态心理。

鉴于高智晟的影响力和分量,对他所施的酷刑和虐待,绝非基层公安所能恣意妄为,“收拾”他的方案,定由高层“钦定”,或者报中共高层“钦准”,至少由政法委书记长周永康亲自拍板。

高智晟 述真实性不容置疑

有人质疑高智晟所述的真实性。依笔者的牢狱经历和对共产党的了解,高智晟所揭露的,不仅真实,而且还没有披露全部的真实。他仍然有所保留。

在高的公开信中,提到一名副局长,称此人“较为开明、直率,对我和我全家有过一些保护”,见到高所受折磨,表现“愤怒”和“震惊”。高不会不知道,这不过是中共方面一个扮白脸的角色。证明就是,副局长走后,高继续被“无休止地折磨十几天。”高没有拆穿这个“白脸”,是给自己当前处境预留些许空间。这是保留之一。

在公开信结尾部分,高写道:“在这五十多天中间,还发生了一些为人类政府记录史所不耻的肮脏过程……但这些肮脏的过程我不愿再提及、或许会永远如是。”这是保留之二。高在这里所保留的,绝非一般的难言之隐,而涉及到人类最原始的羞耻心或自尊心。

如前所述,中共逾越人性底线,超越兽性的所为,已经令当事人难以启齿,这只能说明任何坏事,之于中共,没有它干不出来,只有你想不出来。

我在中共高墙下的恐怖经历

入狱的“八九一代”,总体而言,并未遭受如今日中共加之于高智晟的那等酷刑和虐待。原因在于,八九民运,一直在国际镁光灯的照射之下;“六四”屠杀,震惊全球。尽管,大屠杀之后,中共展开大逮捕,大批民运人士被投入监狱,但在国际社会的强大压力下,中共尚有所顾忌,并不敢擅用酷刑;加之,彼时中共,不论经济抑或军事,还没有今日这样财大气粗,有恃无恐。

记得一九八九年底,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中,对邓小平提出多达十四条建议,邓急于结束国际孤立,竟全盘接受,包括:解除戒严,释放相当数量的被捕学生,轻判学运领袖,邓本人卸下公职等等。

今日中共,经济崛起,军事膨胀,硬实力空前壮大,不再把国际舆论放在眼里。对高智晟的残忍加害,从一个角度,折射出中共独步天下、鹰视狼顾、狂妄自大的心态。近二十年过去了,外界寄望的中共“和平演变”,竟至于此!所谓 “中共也在变”、“中共在进步”等,纯属子虚乌有。

必须指出的是,在广泛的国际聚焦和强大的国际压力下,入狱的八九一代,虽未遭受如高智晟那般的惨烈酷刑,但仍然受到不同程度的虐待。以本人为例,多次遭到 殴打。其中,两次出自警察,本人据理控告。其余多次殴打或袭击,却出自当局指使的犯人头,所谓“牢头狱霸”。因本人略懂拳技,加之在看守所或劳教场结交甚众,前来袭击或殴打我的,均遭还击,付出代价后,通常未再敢妄动。

作为政治犯,我仅勉强保全,但却目睹或听闻当局对周遭普通犯人所施的大量暴力和酷刑。在看守所,封闭式关押,通常无法见到预审室或走廊上的光景。但常常能听到某处传来犯人的惨叫声,或者来自预审室里的酷刑,或者来自管教对犯人的毒打。先后关入我室的刑事犯中,多人向我展示伤口,并述说普通犯人所遭受的酷 刑,通常包括:电棍殴打、电击、拳打掌掴脚踢、长时间罚跪;通宵审讯、几天几夜连轴转、不准睡觉;冬天用冷水浇入棉衣、夏天用滚水淋烫手脚;捆绑、吊打、 “睡龙床”(四肢被固定在铁床上,连周连月);至于上手铐、背铐、脚镣等,更是家常便饭。

在劳教场,犯人(被称为“学员”)被强迫从事重体力、高强度、长时间的苦工,每天劳动时间至少十四小时,有时达到二十小时。我所在的广州市第一劳教所(位于花都赤坭),白天到烈日烤炙的码头抬石头,晚上在昏暗的灯光下做人造花(供非法出口)。每天下达的生产任务,都极度繁重,犯人干活,被强求又快又多。完不成任务者,甚至不准睡觉。无偿充当苦力的犯人,成为干警的摇钱树。

于是,毒打与体罚,每天都在我眼前展开。犯人动作稍慢,就有棍棒交加,或拳脚侍候。施暴者往往是三五成群的班组长(即犯人头。能担任班组长的犯人,其家属 已经向干警行贿,他们不用干活,替干警督促和修理犯人),有时候干警也直接加入殴打行列。被毒打的犯人,有的被打得头破血流,有的被打得不支倒地,有的被打至昏迷,被冷水浇醒后,继续劳作。不服或反抗的犯人,还被处罚“关禁闭”(关入同人大小的铁笼,连周连月),出来后,通体变形,已无人样。

码头上,棍棒吆喝下抬石头装船的赶工场面,犹如电影《斯巴达克斯》,两千年前的奴隶社会,再现眼前,每令我惊悚。广州市第一劳教所,共有九个中队,关押近三千名犯人。该所几乎每年都有一到两名犯人被活活打死。所方通知家属,谎称为犯人间互相斗殴而死。

“妥协派”需读高智晟公开信

处置异议人士,江泽民时代,习惯判重刑,动辄十几年;胡锦涛时代,表面上判刑轻(如对高智晟和胡佳),但更注重逼其就范,不惜使出极端手段,不仅残忍,而且变态。所谓“胡温新政”,不过又是一个黑暗的年代。

高智晟的这封公开信,各国政要需要读,中国人民需要读;至于那些仍然对中共抱幻想的人群,以及,反对派阵营中,被中共利诱后、鼓吹“妥协”的那些人,更应该读。不要以为天上有太阳,大地就没有黑暗,黑暗以另一种形式存在;不要以为国家强大,政府就没有罪恶,罪恶以另一种形式扎根;不要以为自己得到一时的善 待,就可以无视同胞的痛苦,痛苦,以另一种形式扩散。

高智晟的人格,绝不会因为中共的污损,而遭到丝毫贬低。倒是中共自己,经由这等暴行和兽行的曝光,再一次让国际社会见证其真面目。是狼,就改不了吃人的本性。

──转自《开放》09年3月号(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陈破空:温家宝心态有如中学生
陈破空:中共新思路 与文明世界对撞
陈破空: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纽约举办“陈破空解析当代中国”讲座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台湾F16V成军 飞行员赴美训练
【十字路口】抵制冬奥 美带头外交战围堵中共?
【拍案惊奇】马云下落不明 薄熙来临时出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