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松茂黑白摄影之晓岚

李松茂
font print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11日讯】台湾 阿里山
高海拔的山区,终年湿度充足,空气又新鲜,日出、日落、云海都别具风情,看日出、赏日落,成了极高的享受,观览云海的变化,也让人身心皆醉。

晨间,在玉山山头的一侧,看见太阳冉冉上升,兴奋、喜悦之余,也增添了无数的希望。耀眼的光芒,闪闪烁烁,多层次的近山到远山,形成三度空间的透视感,山谷间,一缕缕的云海缥缈,着实令人看了着迷。细看近景一条亮丽的白色棱线,更增添了空间感,潜伏在阴暗中的山壁,色阶丰富,层次分明,引人注目。

在黑白摄影之中,运用侧光的摄角度,达到光与影间多元的层次,确属罕见的效果,在暗房放大照片时,极力表现中间色调的柔和,让画幅由深至浅的色阶、层次能达到至善至美的意境。@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纪元记者陈柏年台北报导)师承郎静山大师、台湾唯一获得“世界摄影家协会优秀摄影家”、“杰出摄影家”两项殊荣,被喻为摄影界国宝的李松茂先生,2月28日晚上再度观赏神韵艺术团的表演。他穿着一袭飘逸的唐装,对整场表演赞不绝口:“欣赏神韵,让心灵再度净化。”
  • 李松茂清而精神抖擞,当我们来到他位于巷弄一角中的居室时,他正在阁楼暗房冲洗照片,半晌才回应我们的门铃。很难想像在这老旧蜗居的公寓中,洗出多帧令国际摄影名家赞叹再三的巍峨崇峰,造就人间罕见的灵山秀景。
  • 为了追寻人类存在的真相,李奥纳多从人体外在的生理形式回归到人类的心灵层次。他在研究过肌肉骨骼系统之后,推测如果深入研究神经系统,应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释情绪对人体表情的影响。然而,研究过神经系统后发现,仍不足以证明神经系统是影响人类情绪最主要的原因,李奥纳多知道还有更深层的东西直接负责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艺术家母亲的画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妇人侧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国早期文化的一种象征。这幅画构图精妙平衡,色彩简约;有一种清教徒式的严谨与坚毅。母亲的脸部画的很柔和,这也是他的人像画惯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国大萧条期间能抚慰许多人心,因为她的确是一种美好的美国母亲形象。
  • 20世纪彩色印刷技术和大量发行技术的创新,使得马克思菲尔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万民众的喜爱。派黎胥以其经典的新古典主义板画、儿童读物插图、广告图画,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设计,如《生活》(杂志)、《时尚芭莎》(台译哈泼时尚)等,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家。
  • 水沟边的竹荫下,有一大群落的蜘蛛百合正盛开着花。这些花平日乏人照顾,没人整理,因此就没秩没序的恣意乱长;加上叶片粗厚,且混有些许的腐叶味道,因此也没有人多加理会。就像现在,它们正忙着开花,有浓郁的香气袭来,只是它们又像是有毒的植物,就无法吸引路人的眼光。
  • 所有受雇于拉斐尔、在他手下工作过的画家也称得上是有福之人,因为任何一个追摹他的人都会发现,他已经载誉抵达一个安全的港湾;同样,所有学习他在艺术创作方面的勤奋之人,都会受到世人尊敬;甚至,会由于在为人正直方面与他相像,而赢得上天赐予的福报。
  • 美第奇学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图学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罗伦萨学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孕育知识和艺术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纪中叶创立。学院经常在佛罗伦萨圣马可广场的雕塑花园举行集会,花园系由家族拥有。
  • 蛋彩画经过千年的历史,曾一度被弃置。上一个世纪,当人们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洗礼后,又从新发现它古老温柔的特质;这一个世纪,影像充斥在各个领域,可说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调与速度,就像用喷雾器喷撒彩绘在画布上一般,只需学会按钮,五花八门的世界即垂手可得。为什么我们要再学习这古老的技法?或许正因为它一丝不苟的步骤与方法使我们再回到构成画家最基本的元素──创作离不开手艺(技法)
  • 母亲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么悲伤的画面。目睹这样的场景,多数人难免会沉湎于强烈的失落感、丧子之痛的空虚感。然而,当米开朗基罗呈现他的作品《圣殇》(Pietà)(圣母玛利亚哀悼无生命迹象的耶稣基督)时,画面却展现出克服悲伤的希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