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家李松茂的灵山秀水

文 ◎ 陈柏年 图片提供 ◎ 李松茂
font print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出身清寒,三十二岁才买下第一架相机的李松茂,在台视摄影班学习期间,蒙受郎静山大师的指点鼓励,自此投入黑白摄影三十多年,成果斐然;二零零五年荣获“世界优秀摄影家PP-PAW”,二零零八年再度荣获“世界杰出摄影家EP-PAW”,已臻全球摄影界的最高荣誉。

李松茂清而精神抖擞,当我们来到他位于巷弄一角中的居室时,他正在阁楼暗房冲洗照片,半晌才回应我们的门铃。很难想像在这老旧蜗居的公寓中,洗出多帧令国际摄影名家赞叹再三的巍峨崇峰,造就人间罕见的灵山秀景。

醉心山水的清贫农家子弟

回顾自己在三十年代赤脚上、下学的童年时光,李松茂神情生动的述说着,夏天时,为了越过种落花生的滚烫沙田地,冬天时,为了免受草地结霜的冻寒之苦,乡间孩子只有蹦蹦跳跳的展开“凌波微步”之功,一跃好几公尺:“那种环境,造就我初中、高中都是田径队的优秀队员。”而今攀登黄山取景,区区六十公斤的李松茂可以独自背负十四公斤重的摄影器材,是全队唯一不请挑夫者,体力与耐性之好,令年轻小伙子望尘莫及。

吃苦耐劳、体魄过人的李松茂,成长于苗栗客家纯朴的乡间农村。“我从小就喜欢山水。像我们农村,牧童、竹林、水车、小圳、野鸭……,那种感觉一直到我定居台北,还非常怀念。我没有别的嗜好,就喜欢看天地之间的自然美,喔,太舒服了,慢慢看哪,整个心胸都宽阔得很。”

李松茂独爱山水,小时候看人家画国画,心生悦慕却苦无画笔,只好拿了一根竹枝,在沙场上胡乱描绘,自得其乐一番。而他热衷摄影三十多年,也是因为摄影可以尽情撷取造化阴阳昏晓的变化。

曲折缘分奠基大师之路

李松茂二十九岁时,国内摄影风潮方兴,他看到一则《中国英文报》出版的摄影月刊广告,一口气订了两年。就在三十二岁上半年,一次偶然的暑训参访中,得知晚上有国内各名家授课的摄影班,为期一年,他如获至宝的报名。他说:“我是一九七三年八月一日参加台视电视公司训练中心的摄影班。上着上着,有意思了,兴趣也来了,就这样迷上了。”

李松茂不辞舟车劳顿,每周上一、三、五摄影班的课,如饥似渴的听讲:“在那四十三个学员里,我是最投入的。后来也只有我一直在摄影这条路上往前进。”

李松茂在一九七三年九月十六日买了第一架日制Nikon照相机,当时虽然很贵,但是一直用到现在。他幽默的说:“有一次朋友来家里要拿我的照相机,我一慌就说:‘你不要碰我的照相机,这照相机比我太太还重要!’结果我太太气得一礼拜都不跟我讲话。

翌年,三十三岁的李松茂有幸与高龄八十五岁的郎静山老师在台视餐厅共餐,两人相谈甚欢,席中郎大师期许他往黑白摄影、风景的方向发展,并且要深研暗房技巧,使他获得空前的鼓励。师生两人不但成为忘年之交,李松茂并成为唯一与郎静山大师举办多次师生联展的得意弟子:

“郎老师是国内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摄影联盟(FIAP)颁发摄影大师(M. FIAP)证书的第一人,从我接触郎老师起,他摄影集锦的成就都是国画般的内涵,对我影响很大!因为我从小就喜欢山水。”

三十二岁才接触摄影,对一般人来说并不早,对苦学的奇才却一点也不晚。就这样,站在刚要起飞的台湾摄影界与摄影巨擘的肩膀上,李松茂奠定他的摄影大师之路。


峰簇飞石。1999年11月9日摄于黄山。


西海氤氲。2004年12月19日摄于黄山。

越压越往上冲的可造之才

除了享誉国际的郎静山大师外,当年摄影界的暗房专家朱义朝也对李松茂启发甚大。为了让这位名师倾囊相授,当年摄影班其中有十多位同学在周日相约前往朱义朝家中请益,结果第二次就没人敢去了,因为朱老师的要求十分严格,会被当场骂得失去尊严。当时,朱老师神情严肃的看着学生所拍的3×5或5×7的相纸,说:“你这个照片怎么洗成这个样子?这张色阶根本就没洗好……”,只有寥寥几张感觉不错的才留下,但也不说是哪里好。此时李松茂心里想:“你越压制我,我越要努力表现!”

李松茂拿回那些照片,回家苦思:“我为什么会被老师修理?是洗不好吗?色调不对吗?”一个礼拜以后,又拿一百张过去,老师静静看完,只有一句话:“比上次有进步。”然后说:“我很忙,我要进去洗照片了。”立即起身进暗房,李松茂也回家重洗照片去了。就这样每次骂,每次去。“越骂我越要洗漂亮的给他看,再不行,我就再来请教他!”

李松茂说:“一般摄影老师只要学生有作品就可以了,而朱老师是一直敦促:‘你要超越我!’但我们哪有办法超越他?朱老师要求很严格,其实我冲片四十八卷的时候,已经达到他的标准了,四十九卷的时候他还说:‘你乱冲!’到第五十卷给他看,他才讲:‘可以了!’师母说:‘你老早就冲得很好了,只是朱老师看你斗志很强,求知欲也很高,所以才一直为难你。’”李松茂语重心长的说:“如果我沉不住气的话,就没有今天的成绩啰!”

持续七十二小时的暗房苦功

李松茂认为“照相”并不等于“摄影”。照相只是“拍相片”,拍到了物体的外形;而摄影却是摄影家集合了拍摄、冲片、放大、裁剪、色调控制等技巧,融入自己美学的应用与艺术的素养,展现作品灵魂生命的精彩作品。这其间,达到修饰最完美的地步,就是暗房。而李松茂在学习摄影技巧时,最大的挫折,也就是突破不了暗房的困难:“在暗房洗不出来的时候,会蹲在墙角含泪思索。”

李松茂跟随郎静山大师,学习“去芜存菁”的集锦暗房手法,有一张成功的作品,就是要将汐止的小船、六龟的山峰、基隆河旁的工寮,以及有河床堤岸的一丛竹林,放大制作成为心中的桃花源画面。为了这张《扁舟一叶探桃源》之作,李松茂吃足了苦头:

“这一张照片是在很多地方拍的。因为怕放大照片时衔接不好,所以要很小心,才能完美无瑕的呈现。我为了这张照片,在暗房待了七十二个小时。吃饭时间到了,太太就敲敲门,端过来一盘食物。我就在暗房里面一直使用相纸耗材、冲洗、耗材……,结果都不满意。一直到第三天,耗损的相纸太多了,只剩最后两张,我想这次没有放大成功,我不洗了!想不到其中一张经过药水一洗,灯一开:喔,好漂亮喔!成功了,感觉看起来赏心悦目。因为已经成功,本来不想再洗。可是想一想,还剩下一张相纸又要做什么用呢?就继续洗,结果,还是顺利完成。”

后来,郎静山看了这张照片之后非常喜欢,左看右看,抬头问他:“松茂,你是怎么洗出来的啊?”李松茂一五一十的说了这三天辛苦冲洗的经过。郎大师听了以后爱不释手,便说:“既然你洗好了两张,这一张可不可以留下来给我做个纪念?”

苦苦煎熬才能掌握暗房技巧,李松茂说:“怎么让平面的相纸有深度、透视度、距离感……,都尽量要在暗房技术中表现得体。”就这样,一年多后,他参加国际摄影比赛与全国美展甄选,从入选到屡夺大奖,确立了以黑白山水为主轴的摄影之路。


粒粒皆辛苦。1976年7月14日摄于苗栗大湖。


为谁辛苦为谁忙。1976年7月10日摄于苗栗十班坑。

艺冠群伦 一刻定天下

在高科技发展,摄影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李松茂感叹时下的作品美学与内涵不够充实:“科技进步了,摄影学会的朋友都迎合时代,使用数位相机,太方便了,把传统的东西放一边,但是大家拍的东西尚缺内涵、没有感情,为什么大家拥有这么高级的器材却不用术理、学理去拍摄呢?因为大家都忽略了美学与内涵的层面。所以虽然台湾拥有相机的平均率是世界第一的,但是看不到作者的感情。作者美化人生的艺术修养没有充份体现。”

在李松茂摄影课教学的第一堂课,除了揭示摄影与照相的不同,还会提示相互尊重的道理。不仅师生之间要互相尊重,摄影者对于天地万物也要尊重。曾有知名摄影家,为了怕作品遭后人超越,每拍摄一幅荷花照就折断一支荷花。李松茂痛批这绝非一位技艺双全的摄影家应行之事。

李老师认为,一个摄影家除了要有丰富的学理知识之外,更要对创作修为苦下功夫。他为了要拍一张好作品,他可以苦等三、四个小时:“我会在岸边等摆渡的人荡舟到最适宜的位置;或者是等待捉鳖的渔民将竿子提起来之前,水纹一波波散开那刻,才按下快门:我要的不是那个动作,而是那个动作所引起的自然景物的动静之间的变化。”

在两岸隔绝的年代,李松茂早已听闻中国黄山之美,但始终无缘得见。他的一位学生在大陆经商,有一次游黄山归来,欣喜万分的打越洋电话告诉他:“老师,你一定要来黄山啊!黄山是你的,那里的景象简直就与你镜头下的山水一模一样。”但当时碍于法令,拖延一段时间以后,李松茂终于成行。当李松茂踏上黄山,眼见山间飘缈云雾宛如泼墨山水,写意潇洒正如他摄影中屡屡呈现的美景,不禁开心地对同行团员打趣的说:“你们瞧吧,黄山是我的了!”至今,李松茂已登访黄山二十三次之多,抓住了拍摄风景的三大气,即气势、气魄及气氛,将寻幽访胜的足迹,化为张张难得杰作的人间仙境。

推动摄影教育 不遗余力

美国世界摄影家协会(The Photographer Associates Worldwide,简称PAW),每年定期举办一次全球绩优摄影家“国际名衔”的甄选活动,是最具权威专业的摄影组织之一。要获得“世界杰出摄影家”(Excellent Photographer,简称EP-PAW)这项最高荣誉,需要连闯三关,可谓困难重重:先要备有作品与论述,合格才入选为“世界摄影家”(Photographer,简称P-PAW),拥有上述名衔两年后,方可申请考核,进阶为“优秀摄影家”(Perfect Photographer,简称PP-PAW)。之后满三年,方可申请“世界杰出摄影家”此一最高荣誉。此一名衔每年竞争激烈,不少人中箭落马。

二零零八年初,李松茂是全球获此国际最高名衔者之一,也是台湾第一位客籍艺术摄影家获此名衔者。李松茂谦虚的说:“得到这项殊荣虽然很高兴,但不能以此自满,而是要把握这个难得的机会,与大家互相研究怎么样把台湾的摄影环境提升。”

饮水思源的李松茂,当年因缘际会得遇名师开展视野,至今也常举办摄影班回馈台湾摄影界。他从一九八零年就在国立中央图书馆台湾分馆担任摄影班教师,也到台湾各地开课,学生约有三、四万人:“世界摄影家目前在台湾我的学生朋友就有了八位,世界优秀摄影家有一位。虽然我得到世界杰出摄影家,但在我努力的背后,还有许多人经常给我鼓励,所以我要回馈,转过身来帮助大家上进,那是我的任务、我的使命。”

当李松茂于去年甫获世界杰出摄影家名衔时,苗栗县政府国际文化观光局举办“意在山水间——李松茂荣膺二零零八年世界杰出摄影家特展”,蒙马英九总统的贺电嘉勉,李松茂开心的说:“这些鼓励,无形中给我许多教学的热忱、教育推动的使命感。”

对于青年摄影家的建议,李松茂秉持任何事情成功的不二法门:“多练习、常检讨、再练习,距离理想亦不远矣,日后定会有良好的成绩。”他说:“多去参阅美学书刊、观摩影展、画展、音乐……各项艺术展演。”他尤其推崇近年驰名国际的神韵艺术团:“鼓励他们去观赏神韵艺术团的精湛表演,看了之后会感到非常心旷神怡,增进与提升对美学内涵的体会。”

走过山水万千,攀越摄影艺术的颠峰,李松茂教学不倦坐看桃李天下争春,人间罕见的灵山秀景,将透过镜头绵绵承传。◇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纪元记者Natalia Rodriguez布宜诺斯艾利斯报导)神韵巡回艺术团在南美洲的首演,经过周末两场的演出后,已经创出了极佳的口碑,吸引了许多中国文化的爱好者前来欣赏。主修东方研究的艺术摄影师林卓‧纳塔力(Leandro Natale)与担任记者的女友艾莉莎‧尼娃(Alicia Nieva)于2009年6月29日一起欣赏了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Auditorio Belgrano剧场的第三场演出。当天的演出吸引了满场的观众,在谢幕三次后,观众才肯离去。
  • (大纪元记者林巧蓉台北报导) 一场回顾19世纪至今,完整呈现台湾生态艺术历程的“自然香颂~台湾生态艺术特展”,即日起于国立台湾博物馆隆重登场,展出期间至11月1日止,期盼透过画作、摄影、雕塑和设计等生态艺术的展览,国人对于推动台湾生态保育工作有更多的关怀与重视。
  • 明明看的见为何摸不着
    明明在眼前为何大不同

    这硬硬的东西是什么
    如此可恶
    这硬硬的东西是什么
    如此扰人

    问题在哪啊
    真是费思量
    真是想不透

  • 因为成熟所以我饱满
    因为成熟所以我弯腰
    成熟的重量压弯了我
    成熟的亲切感动了我


    成熟
    带来了喜悦
    带来了责任


    掺有些许
    说不出的
    一丁点的
    哀愁

  • 社会光明面新闻报导奖今天揭晓。中央社“今天的台湾英雄”与“偏乡医疗专题”分获平面新闻通讯社类奖。今年共111件作品参赛平面 (报纸、通讯社、摄影)、广播及电视新闻奖,盛况空前。
  • 为什么以前的画家可以画出庄严的天国世界及神在人间的事迹呢?是这些画家被选中、有信仰、相信神,所以才能看到天国以及神显现出来的世界?疫情肆虐下,找回人类的传统道德及善良风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也是艺术家的使命,用画笔完成真正的美好作品。
  • Jan Kath,过去25年来全球最传奇的地毯设计师之一。他设计的地毯享誉全球,包括纽约、柏林、温哥华、多伦多等多个城市。(Jan Kath提供)
    一名当时只有20岁出头的德国年轻人,却在地毯时代眼见就要终结的时刻,“天真地”接手了一家位于尼泊尔的地毯工厂。但就是这名年轻人,在短短数年内一手扭转了整个地毯业的颓势。他的理念,不仅打造出了一个横跨各大洲的地毯商业王国,而且引发了整个地毯界的“文艺复兴”。他就是Jan Kath,过去25年来全球最传奇的地毯设计师之一。Jan Kath地毯,在柏林、纽约、温哥华、多伦多等全球多个城市有展示厅。
  • 赛尔维亚有一位被称为天才的少年画家,名叫杜辛‧克尔托理察(Dušan Krtolica),今年只有17岁,可他却有15年的绘画经历;俨然大师级的绘画功力让人惊叹不已,至今已开过6次个人画展,并多次接受电视等媒体采访。
  • 唐美云出身歌仔戏世家,感于父母对歌仔戏的热爱,不忍见其逐渐没落,故投身歌仔戏成为一代名伶。
  • 唐美云戏演得好不说,出身戏曲家庭,她对于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担,更有深深的自觉。她成立戏班,培养后进,年年推出新戏,作可能的探索却永远不忘戏曲的立基,她将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显一个演员在生命承担与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