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
不管沈鹰、罗刚、赵永平以及众多的网警、众多继续追随中共的警察、国安们是否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而且报应从不缺失,只不过争个早晚。
近日台湾发生的女童被割喉案,使死刑存废问题再度成为焦点。最新民调显示, 84%的台湾民众不赞成废除死刑,赞成的仅有8%。去年六月的民调,82%不赞成废除死刑。这次增加了两个百分点。
对六四事件,理性回顾这场运动,我们可以看出,它并不是由于激进、理念太清晰、诉求太高而引来镇压,恰恰是由于对共产党本质不清,才导致那么多人被杀害。
在撒切尔夫人(佘契尔)去世周年之际,面对世界的变化和困局,更令人怀念这位“铁娘子”。无论是对外勇敢地抗衡共产极权,还是对内坚定地推行“极简”(minimal,小政府,充分市场经济),撒切尔夫人都给当今领袖提供了样板。
昨天(4月5日)阿富汗进行了第三次总统大选。前两届都是卡尔扎伊当选,按宪法他不可再连任,所以这次“换人做”,是该国自2001年塔利班被摧毁后首次政权和平转移的选举。
收看马来西亚首相的电视讲话之后,第一个感觉,失踪马航乘客家属,尤其占大多数的中国人家属,应考虑到法院状告马来西亚政府“欺骗、渎职、二级谋杀罪”(按美国法律,二级谋杀包括“结果的产生乃是肇因于行为人对其危险行为有未加以注意的明显过失”)。
乌克兰局势发生了逆转,议会投票罢黜了总统亚努科维奇,众多民众推倒了大批列宁塑像,呼吁彻底取缔共产党这个犯罪组织。本台记者静汝就此采访了著名旅美政论家曹长青先生,对此做进一步的分析。
在俄国冬季奥运会开幕之际,日本爆出丑闻,其花样滑冰参赛选手的伴奏曲被揭出造假,谱曲者是冒牌的,即该乐曲作者有代笔。此消息立刻震惊了日本新闻界。
捷克是个很特别的国家,她虽不是世界大国(人口还不到台湾一半),但却名扬天下,不仅因为有“布拉格之春”等反抗的历史,也因为有昆德拉、哈维尔等知名异议作家,而引起像中国等共产国家的自由派知识分子的重视。
“每逢佳节倍思亲”。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要“不远万里,回到家里”,春节期间和亲人团聚。可那是一条“万水千山‘不’等闲”的艰难之路——中国电视播出,在火车站,人山人海,排长龙购票,名副其实一票难求;在站台,万头攒动,如同大包小包落玉盘,涌进火车;在车厢,寸土千金,一座难求,无数人的旅行一路要站几十个小时。媒体报导说,每到春节期间,就有学生流、民...
在美国,一个明显的现象是,多数犹太人偏爱左翼政党。据统计,自1916年以来,在过去97年中的24次美国总统大选中(至2012年奥巴马连任),保守派的共和党没有一次得到超过半数的犹太人选票,多数犹太人把选票投给了左翼民主党。
美国《华盛顿邮报》女专栏作家安妮•阿普尔鲍姆(Anne Applebaum)2003年出版的专著《古拉格:一部历史》(Gulag:A History )曾获普利策奖,受到高度评价。美国《新闻周刊》称它是“出自西方作家的最权威、最全面的共产苏联记录。”英国《经济学人》说“它应成为20世纪那种最邪恶的东西的标准历史。”伦敦《金融时报》说其价值“无论在俄语或其他语...
近日看到郭飞雄这篇文章,觉得他的思想有相当的转变(如果他原来真是反美的民族主义分子的话——我没读过他以前的东西)。他现在这篇文章,基本是美国建国先贤杰弗逊、麦迪逊们的思路,即确信“个人权利优先于国家权力,公民的自由和尊严高于国家利益”。这是美国《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的根本原则精神(保护个人权利,限制政府权力)。
著名旅美政论家曹长青先生日前就叙利亚局势分析指出,不管中共怎样支持独裁者阿萨德,都无法阻止叙利亚的变化。最终叙利亚人民也将和埃及、利比亚人民一样,不再恐惧独裁者,而是相信民众觉醒的力量。所以阿萨德的垮台只是时间问题。下面就请听本台记者静汝对曹长青先生的采访报导。
一个多月以前,在《韩寒,中国文坛的最大骗局?》一文中我写道:署名韩寒的东西(包括最近“韩寒”反驳质疑的博客文章),基本上都是韩寒父亲韩仁均一个人写的。韩寒的写作团队,大概只有韩仁均一个人。韩寒基本上不会写什么文章,最多能把他随便的谈话写通顺。韩寒参与的,是明星宣传效益部分。
近日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叛逃美驻成都领馆事件,被称为是引爆中共政权分裂的前奏。旅美政论家曹长青先生在接受希望之声电台记者静汝的采访中指出,现在媒体上之所以诸多猜测、推测,根本原因在于中共政府的不透明,其对此事的沉默显示中共政权的虚弱和不稳定性。下面就请听曹长青先生对王立军事件的评论。
从我当年在国内办《深圳青年报》至今,四分之一世纪过去了。中国的新闻发生了很大变化,当年《深圳青年报》是全国第一家用电脑打字排版的报纸,现在中国的所有报纸都告别铅字、告别毕生、用电脑在版面上玩各种花样了。中国新闻在技术、形式层面大幅进展,可以说跟西方没多大距离了,但在报纸的内容、本质层面,诸如真实、客观、准确、新闻平衡等等,别说跟西方仍有巨大鸿沟,甚至跟二十多...
如果一种言行对别人构成情感伤害,尤其是在葬礼上,讽刺挖苦甚至诅咒死者和其家人,这够不够成“故意伤害”罪?要不要告到法院,寻求法律惩罚?
穆巴拉克下台的消息一公布,《纽约时报》记者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就在他的博客上写了篇短文,欢呼说“这是人民力量的巨大胜利!”并预测这将波及到整个中东,并且传到更远的中国。他特意问到,“这个时候,中国的胡锦涛在想什么?”很多人说,阿拉伯国家不适合民主, 中东很落后,跟现代不接轨。但是,“突尼斯和埃及人民的勇气和远见,把这种说法粉碎了!”
埃及总统穆巴拉克辞职下台了!仅仅只有18天与独裁者的直面较量,埃及人民就赢得了这场抗衡的最后胜利!
历时已两周的埃及民众要求穆巴拉克总统下台的抗议运动,引起全球关注。但跟以往对乌克兰 “橘色革命”等的反应不同,这次美国舆论却意见分歧,连左、右派内部都差点“针锋相对”了。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继港府推出《禁蒙面法》激起全港18区民众上街抗议后,周六(10月5日)港人再发起“全民蒙面游行”,新唐人电视台和《大纪元时报》将进行全程追踪和网络直播,请锁定新闻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