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一言
《你》文颠倒你们和我们,把代表共产党极权统治者、御用文人、五毛的我们,偷换成为现国内各民族、人民、民众的我们。是颠倒你们和我们、颠倒是非黑白的杰作。
眼见耳闻香港人,尤其是抗命不认命的占中天的年青人在拚搏,让我得到鼓舞和安慰。但是,香港人为争取普世价值拚搏,普世价值世界只是不痛不痒地给予廉价的关注。在外来强权+土产买港贼+黑社会夹攻下,香港人的抗争突显悲壮、悲愤、悲惨。强权高压+心绪低压令我心绞肺裂。这种心绪把我仅有的鼓舞和安慰涤荡无存。
共产党的党民关系史是一部食言史。
宪政有两个互补且不可分离核心内容:一是宪法保障人权、基本权利;二是宪法限制权力。
国难日,国耻日,魔鬼节,国贼节,黄俄节、分裂节、国殇日、窃国日、黄俄国贼汉奸节,简称汉奸节,都可考虑。
什么是贵族精神?不是事实存在一个贵族阶层或阶级并由他们表现出来的精神,实际上是被人们(前之贵族和现之颂贵一族)赋予的特定优秀品格(例如诚信、道义、使命感、高贵人格、舍己为人…等等)之精神;在今天,高位在统治层的政治、经济精英到顶层知识精英到民工乞丐妓女们都可能具有贵族精神;中国人习惯叫有这种精神的人为君子──这种精神可以叫做君子精神。
反正义报复的暴易暴论
“民主应该容忍异见”是道同,即有一个叫“民主”的道相同;既然道同,那么相互间“容忍异见”、求同存异,便是应有之义。若没有“民主”这一道同,比如,要求中国现实民主的民主党和誓死反对民主坚持极权一党专政的垬之间,因为道不同,所以无法相为谋、相互间很难容忍对方、无从求同存异。可见,“道不同不相为谋”是浅显易懂的常态和常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