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羅孚:董建華授勳楊光是何用意?

羅孚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7月21日訊】 前工聯會會長、理事長楊光獲得特區政府頒發最高榮譽的大紫荊勳章,引起香港社會很大爭議,也引起了人們對三十多年前「六七暴動」的重新注視。楊光一生的功業,最為風光的就是香港式文革「反英抗暴」那一段。特區政府雖然不提這段歷史,但也沒有否定它,只是一聲不響。這不免令人們想到,特區政府是以不置一詞而稱許他幹得對了……

授勳楊光引起社會爭議

前工聯會會長、理事長楊光獲得特區政府頒發大紫荊勳章,引起爭議,也引起人們對三十多年前一九六七年「反英抗暴」的重新注視。

「反英抗暴」是左派的語言,港英的說法就是「六七暴動」。一九六七年五月,因新蒲崗人造花廠的勞資糾紛,警方鎮壓,勞方反抗,最後演變成左派群眾萬人上街,甚至湧到港督府的示威抗議,罷工罷市,以真假炸彈(真假「菠蘿」)襲擊警方,前後達數月之久。當時,左派組織了「反英抗暴鬥爭委員會」,領導這一場因「抗暴」而被稱為「暴動」的鬥爭。而楊光正是這個鬥委會的主任委員。

鬥委會後另有運籌帷幄者

鬥委會是按各行各業組織的,楊光領導的是總鬥委會,各行各業有各自的鬥委會,下面更有不同單位的鬥委會。形式上,楊光是整個「反英抗暴」鬥爭總的領導人,但在鬥委會的後面,隱藏有掛著新華社香港分社招牌的中共港澳工委。這才是實際的領導。鬥委會只是在前台扮演指揮者的角色。

鬥委會在組成的時候,已經注意到「保全實力」的問題,並不把全部精英都擺進去,有些幹部是有意不讓參加鬥委會,不使他們暴露,以便在港英強力鎮壓之下,不致全軍覆沒。

楊光並不屬於這一類,他是站在最前線實際起領導作用的。但也不是說,一切都由他作主。他的後面,鬥委會的後面,還另有運籌帷幄的人。

這是說在香港的鬥爭前線,那後面的廣州,更後面的北京,北京的中央文革,有哪些發號施令者就不知道了。

「反英抗暴」,楊光不應負全責,但並非不必負責。

提楊光不能不提「六七暴動」

楊光一生的功業,在領導香港的工人運動。勤勤懇懇,辛辛苦苦,數十年如一日。特區政府授他的大紫荊勳章,正是褒揚他「積極參與香港工運多年,對勞工福利有突出建樹,並且長期為廣大基層服務,表現出色」,而不是嘉獎他在「反英抗暴」中的「積極參與」、「突出建樹」和「表現出色」,儘管在楊光的歷史上,最為風光的卻是「反英抗暴」那一段。

特區政府雖然不提「反英抗暴」的那一段,但也沒有否定它,只是一聲不響。

沉默是最高的輕衊,也可能是最大的嘉許。人們不免想到,特區政府是以不置一詞而稱許他幹得對了。

提到楊光,而不提他領導「反英抗暴」,總使人感到是少了一點什麼,但在特區政府來說,這卻是一個燙手的山芋,不便去碰。

就「愛國愛港」的立場來說,「反英抗暴」是「民族大義」,是應該「義無反顧」參加的。它沒有錯,不應該受到反對。但就當時的形勢來說,叫出「港英不低頭就走頭」要把它趕走的口號,卻是錯了,不是國家的需要。「義者,事之宜也」,這也與「大義」無關。國家對香港的需要,是要它在三十年以後的一九九七回歸,而且用的是和平談判而不是暴力對待的方式。在錯誤的時間用錯誤的方式來搞得天下大亂,就只能把事情弄糟了。

當年內部檢討,認識錯誤

這一點,在當年是不便公開說出來的。因此,除了內部檢討,認識錯誤,就沒有任何一篇公開的評述。當年沒有說,並不等於當年沒有錯。

現在事過境遷,也不等於當年就正確無誤。最好的辦法是避免提它,不去觸這舊的瘡疤。

特區政府不提這一點,正是如此。

但不提為什麼又要提出楊光,特予褒揚呢?你既提起此人,就等於提醒人們對此事的重新注意。

人們猜測,這是特區政府在為「反英抗暴」平反。從當年指是錯誤,糾正其事到今天不作任何否定,這是大可玩味的。不過,這不是特區政府的事,要平反,恐怕要由更高的層次作出。

這是不是出於北京的授意呢?並非沒有可能。

左右平衡,「左」高一級

「反英抗暴」以後,香港左派中有一種情緒,認為當年群眾奮不顧身拼死鬥爭,總應該得到正面的肯定吧。事情縱然錯誤,也是錯在領導。因此感到委屈,「條氣唔順」。現在事過境遷,北京的高層認為不妨理一理,順一順這條氣,而放鬆了對這件事情的抓緊,這樣就透過對楊光的授勳而示意一下?

這是一方面,主要的一方面。

但另一方面,香港一般非左派的人士還是堅持對「六七暴動」的看法,也不好過分脫離這方面的群眾,於是就出現了向另一方面授勳的怪事。在楊光獲得大紫荊勳章的同時,商業電台主席何佐芝得到了次一級的金紫荊星章。商台是商業性質,在「反英抗暴」期間,「積極參與」,支持港英,在壓平暴亂,是有「突出建樹」、「表現出色」的。它的播音員林彬因此深為左派所恨,終於被燒死在汽車之內。何佐芝的獲得授勳,雖然也沒有一字一句提到他當年的「表現出色」,但不免使人因楊光而想到這個當時的對立面。特區政府算是照顧得週到了,既不忘「愛國愛港」人士,也沒有忽略當年港英的喉舌,採取了一個左右平衡的政策,而又傾斜於左,高出一級。

不是正式「平反」的「平反」

像平反「六七暴動」這樣的大事,人們不相信是特區政府的擅作主張。但授楊光的大紫荊章,使他和李嘉誠、方心讓並列,恐怕也不是董建華可能有的大手筆,一定有「高人」從中點頭。至於何佐芝的搭配,也可能是有所疏忽,忘了當年商台的表現,無意中搞了個平衡。

有人說,楊光以「暴動」左派而獲得授勳,並非絕無僅有,吳康民就是一例。但吳康民的授勳沒有楊光這樣「突出」,而當年他也不是鬥委主要領導人,不像楊光那樣看似「暴動」的頭子。

吳康民和楊光有共同之處,兩人都是人大代表,這樣的地位已足以使人感到他們並沒有因「反英抗暴」的錯誤而受到北京的貶抑,而實際上卻享有高位。不過,這屬於「一國兩制」的「一國」,不像特區政府的授勳是「兩制」中的一「制」。

特區政府的授勳楊光,只是有平反的味道,不是正正式式的平反。對何佐芝的授勳,也不是表揚他在「五月風暴」中的支持港英。這都是只能使人意會而不可以言傳的微妙之處。這次事件開始於一九六七年的五月,左派人士又叫它做「五月風暴」,不像「反英抗暴」、「六七暴動」那樣,你說我暴、我說你暴的針鋒相對。

——轉自《動向》7月號(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亞洲華爾街日報國際評論:思考“邪惡的”想法 (7/20/2001)    
  • 韋露田:從肯定義和團到「暴動勳章」 (7/19/2001)    
  • 李少民被逐董建華遇難題 (7/17/2001)    
  • 香港七團體遊行 抗議香港官員偏袒國泰資方 (7/16/2001)    
  • 香港人權監察:港種族歧視仍嚴重 (7/16/2001)    
  • 李少民能否回港要看董建華 (7/16/2001)    
  • 中共才是最大的邪教 (7/14/2001)    
  • 鷹犬的榮譽 (7/13/2001)    
  • 楊光受勳是最佳教材 (7/13/2001)    
  • 布殊關注香港法輪功處境 (7/13/2001)    
  • 李柱銘: 董建華人治治港 (7/13/2001)    
  • CNN:香港領導人訪美解釋“興旺發達” (7/12/2001)    
  • 布殊擔憂香港跟風迫害法輪功 (7/12/2001)    
  • 會晤布希 董建華大捧一國兩制 (7/12/2001)    
  • 榴槤陣諷香港特首選舉 (7/12/2001)    
  • 《行政長官選舉條例》通過 北京有權罷免香港特首 (7/12/2001)    
  • 陶傑:是人還是豬? (7/12/2001)    
  • 布什會晤香港特首董建華 強調自由民主 (7/11/2001)    
  • 董建華布殊白宮會晤 布殊特別提到法輪功問題 (7/11/2001)    
  • 民主黨:《行政長官選舉條例》=「董建華連任特首選舉條例」 (7/11/2001)

  • 評論
    2001-07-21 10: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