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胡錦濤訪加拿大 另有隱情?(3)

談到中國的經濟地位,更應該考慮的是中國人在其中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有沒有尊嚴?這尊嚴其實是經濟一個更明確的標竿。(圖/STR/AFP/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6月30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好,謝謝程先生。我們現在接一通新澤西州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您好。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高先生: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大家好。我覺得談到人民幣,中國宣稱是最大外匯儲蓄國家,這不重要,其它國家也都持有美國的國債。應該強調的是信譽,人民幣有沒有信譽的問題,直接反映到中國政府有沒有信譽。我們今天主要談的是中國政府有沒有信譽,共產黨有沒有信譽。

我看了一個報導很有意思,日本的媒體報導說,中國有4500萬移民,中國對他們來說已經失去魅力了。都是中產階級,有錢人階級,已經移民的,最高檔的,有點知識的只有5%,也就是二百多萬,剩下的全屬於勞工移民。而這些勞工移民本身的素質很差,他們本身受中共的教育就很骯髒,我們可以看到在新澤西本地的新聞,中國人殺中國人,或者我們到唐人街看中國人的街道……所以說中共不僅把中國國內的人給害了,現在在加拿大也是這樣子的,把海外的中國人也害了,哪怕他們是走了那麼遠,背井離鄉。

所以中共撒的是彌天大謊,人民幣的信譽問題就在於中共沒有信譽,胡錦濤他趕緊辦一個政治庇護留在加拿大比較好。

主持人:好,謝謝高先生。那我們繼續談一下人民幣的問題,剛才高先生談到人民幣的信譽問題、中共和中國政府的信譽問題,您覺得這和人民幣匯率有什麼關係嗎?

李天笑:這個是人民幣的核心問題。因為一個貨幣用什麼來保證?就是用國家的信譽來保證,國家政府換屆的穩定性,民眾對政府的信心來保證的。那我們知道中共處於一個崩潰的邊緣,幾千萬人要退黨退團,而且整個民眾的反抗不斷地興起。在這個風雨飄搖,搖搖欲墜的情況下,一旦中共政權發生解體或出現了一些很重大的變化的時候,人民幣就一瀉千里,根本就沒有任何保障,所以這個東西你說它是高還是低,從信譽這個角度上,是完全沒有保障的。

第二、我們現在討論人民幣,越炒作人民幣這個問題,實際上對中共是越有利的,它可以藉這個東西來挑起愛國情緒,所謂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情緒。實際上很清楚,人民幣這個幣值到底該定在什麼地方?不是應該由中共政府來定的,應該是由市場來定的,在億萬次的交易中來決定的。

但是,中國是沒有這個市場的,就像程曉農先生剛才講的,這個是完全的外匯管制,那麼一旦外匯管制取消以後,由於人民對中共政府的信心不足,人民肯定用人民幣去換外匯,這樣人民幣還有什麼價值可言呢?就沒有什麼價值可言了。

還有一種說法,說用各式各樣的商品來衡量人民幣的幣值,凱因斯那時候,我記得好像是用30種商品來衡量,但這東西可能嗎?也不可能,外匯交易是每分每秒都在進行的,商品本身也在變換著,你怎麼來衡定人民幣在這個千萬次交換中的情況呢?怎麼來衡定呢?這是不可能衡定的。所以這個問題實際上是一個偽命題,討論的結果,實質上是政治涵義要多於真正的經濟涵義。

主持人:因為它沒有進入正常的自由市場來進行匯率的兌換。那我想問一下陳教授,您認為中國的經濟在世界上到底處於一個什麼樣的地位呢?

陳志飛:我們今天談的這個話題,已經遠遠超出我能想像的經濟範圍,因為政治和經濟本來也確實是密不可分的,從人民幣引起大家這麼多遐想就可以看出來。中國經濟地位可能也是比人民幣地位更難定義的一個命題吧,因為你從某一方面來看,中國的確在改革開放之後,使很多人脫貧致富,或是說得到了一些小康的溫飽水平吧。

所以說,外界一談到中國經濟,就會說它使多少億人擺脫了基本的貧窮或有基本的生活保障,但是這就談到另外一個問題,就是這個經濟的道德準繩的問題。因為一個國家的經濟是否能使它的人民保持溫飽,像富士康那些員工一樣,早上出去是看著星星出去的,晚上回來是看著月亮回來的,它是不是也有一個基本的文藝活動,可能也有,也有基本的食宿條件,但是不是這樣,就應該感謝這個國家,覺得它做了旁人沒有做的?這是一個道德觀的問題。

舉一個例子,很多非洲國家可能還不如中國,它完全就是靠國際援助,它的人均數字還要高於中國。那這樣的國家,如果你說它國力比中國強,那中國人也不幹,因為我中國人是靠自己的努力,雖然我是給外國人當奴工才幹出來的。可是你要拿中國經濟跟真正的經濟發達國家來比,比如說富士康,做它的工人,他白天在生產線上做iPad、做iPhone,都是非常尖端的產品,iPhone前兩天出了4G,大家都在搶,一個iPhone要賣300美金,跑到中國人口袋裡頭就十幾塊人民幣,等於是兩個美金吧,這是嚴重的不平衡。

為什麼中國政府要把自己的子民、自己的臣民、自己的公民推到火坑裡,讓他們去幹這種沒有任何勞動保障的事情?所以,這個經濟的衡量、它的地位並不一定是你在國際GDP有多大的份量,你的領導人在外面有多大的風光。如果談到中國的經濟地位,更應該考慮的是中國人在其中過什麼樣的生活,有沒有尊嚴?溫家寶今年過年的時候不是提出來,要讓中國人過得有尊嚴嗎?這尊嚴其實是經濟一個更明確的標竿。

那麼有了尊嚴,人民才會為之努力,才會搞研發,你的國家經濟才會上去,所以說,現在中國很多時候都在談所謂的接軌,好像表面來看,中國經濟跟國際一樣也是接軌的,你有聯儲銀行,我這邊有央行,對吧?你有股票市場,我這邊也有股票市場,你有什麼基金,我這邊也有基金、社保,什麼都有。

那為什麼中國今天就不被人看好?就沒有那麼大的創新力,沒有那麼大的吸引力呢?就類似中國足球,大家可能看到了,我也在有些場合看到中國足球,基本體制即便有了,表面的接軌達到了,但每一個環節,就像剛剛講的,它都是扭曲的,是不公平的。

比如強佔土地啊,貪污腐敗啊,沒有人管,對吧,有法不依,根本沒有法律來控制,嚴格的外匯管制啊,政府伸進去一隻黑手,把整個外匯全兜起來了,這種事情如果頻頻發生的話呢,那誰會去研發?在自己家車庫裡研究iPhone呢?因為研究完第二天大街上全都是,我為什麼要去投這個資呢?沒有人去做這種事情,那麼你永遠就是給人打工的,你永遠就像富士康職工那樣,去做那樣的事情,因為這個政府它決定了這樣的結果。

主持人:既然你提到經濟道德問題,我們看到,雖然在中國有很多的宣傳說中國現在在世界上的經濟地位很高了。但是我記得在不久之前的兩會期間,溫家寶有個記者招待會,他在會上說「中國要趕上世界的中等發達國家還要50年時間」。

那麼中等發達國家有像南韓這樣的國家,要50年,要趕上發達國家要100年時間。那我想它上層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真的擠身於世界發達國家行列。我們還有觀眾朋友在線上等候,我們接一下芝加哥丁先生的電話,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胡錦濤訪加拿大有什麼隱情呢?講這個要從他的外貌講起,他的面相不會給任何人帶來好運,他那付嘴臉好像人家欠他200萬兩黃金白銀沒還。這回加拿大總理要倒楣啦,他到加拿大去的隱情就是「這回可得撈點兒回大陸去」。

主持人:好的,我們再接一位中國大陸的彭先生電話,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我想問程教授和兩位嘉賓一個問題,無論中共採取什麼樣的外交手段,不管美國國債或其它國債,將來肯定是要不回來。我舉個例子也許不恰當,就像妓女拉嫖客的一種方式,中國就是在外面做那些活動。那些國債我估計是討不回來了,要討那些國債將來要麼可能跟別人發生貿易戰爭,要麼各個方面的爭端矛盾可能會出來。

但是它外交的目的也不是為了中國的民生,目的是為了維護它的統治地位,就是頭上的烏紗帽,或屁股底下那把椅子,讓他自己坐得更穩一點。它的目的就不是為了改善民生、改善各方面老百姓的生活、教育或其它各個方面的發展。是不是就我的發言講一講?

主持人:好,謝謝彭先生。

陳志飛:謝謝彭先生,他講得非常中肯,他的觀點跟我不謀而合。因為中共操作人民幣匯率其實並不見得完全是經濟的考慮,最根本是它政治上的考慮,因為這樣它才能夠在美國耍一手,讓美國在政治、人權議題上讓步。另外,這樣可以吸引外資,讓人們都到富士康這樣的工廠去做工,讓所有的iPad都到中國去生產,因為中國對這個技術根本沒有掌握嘛,就可以以最低的水平雇用很多的勞工。

反觀中國人的生活水平,一個最經典的例子就是麥當勞,因為麥當勞的產品全世界都有,所以英國著名《經濟學人週刊》用「大麥克指數」(Big Mac index)來看各國的匯率差別。在中國因為人民幣的匯率比較低,你要花20塊錢才能買美國一個大麥克(Big Mc)。大麥克在美國隨便什麼人就可以買來吃,2塊美金一個,在中國20塊才能吃一個。相對於中國人的收入水平,像富士康自殺的員工一個月2,000塊人民幣,一個月才能吃100個大麥克,那這樣你還要養家活口,你還要住房呢。

所以剛才的彭先生也說了,中共的政策實際上是人為的剝削了中國勞動人民,把這個錢送到美國去了。從這一點來講,人民幣匯率提高的確有利於民,人民幣匯率提高大麥克價格就下走了,一下就變成原來的1/3、1/2了,一下子就減下去。從這方面來說,中國政府受國際壓力來提高人民幣匯率,實際上對中國國計民生有好處,而且可以限制國內現在正興起的通貨膨脹,所以在中國,像央行它也有這樣的想法,有些技術幹部他也提出來中國其實應該提高人民幣匯率,以這樣來控制國內的通貨膨脹。

至於說債務,我覺得只要它們是欠中國人民的,我想以各種方式、以外貿的形式都可以處理。這些貿易夥伴是西方民主國家,從這點來看,彭先生應該不用擔心,這些錢都是中國勞工的血汗錢,它應該會重新回到中國的人民口袋當中。

主持人:都是有信譽的國家。好,我們還有觀眾在線上,我們接紐約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好!

陳先生:大家好,有一陣子沒打電話和大家聊了。我剛聽一個專家講,中共梁光烈說美國航空母艦如果進入黃海的話,就要把它打沉,這是很重要的事情。我看到網民這樣說,梁光烈是中共的國防部長,他如果這樣講,是很嚴重的警告,我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這麼回事?

主持人:好,謝謝,我們再接下一位紐約錢先生的電話,錢先生您好!

錢先生:安娜好,兩位嘉賓好。我說中共是嘴上說的一套,做的又是一套;嘴上說的是真的,做的完全是假的。美國市場全部都是中國貨、中國製造,老外都說「made in china,no good」。我一直在想美國政府為什麼不去卡這個偽劣產品不讓它進美國來。上次水泥板、在紐奧爾良的水泥板都是劣質產品,所以美國人一直被中共在坑害,我一直在想美國為什麼不卡它,壞的東西不進美國來,我們看到中國貨是不買的。

主持人:謝謝錢先生,我們來回應一下剛才兩位觀眾朋友的意見。

李天笑:陳先生講的梁光烈,他要擊沉美國航空母艦這不是空穴來風,很多網上都證實了,是根據中共國防部人士透露的消息。但是中共方面、中共軍方沒有證實,這是一個。再一個,美國為什麼沒有卡住劣質產品?實際上美國盡很大努力卡住,但你再卡也經不住中共用各種手段進來的東西。如果你到超市看,你發現裡面有東西的時候它已經進來了,因為品種很多你也不可能每個去查。我想這個原因不是沒有下工夫,而是中共它手段太狡猾,它進來很多劣質產品你查不過來。

主持人:今天有一個很重要議題,我們開始提到的,這次胡錦濤訪問加拿大之前,加拿大國家情報局的總監,還有加拿大總理哈珀都提到了中國人權問題,披露了中共對加拿大官員的滲透。有意思的是,他們不但沒有在貿易上受到損失,而且也沒有像當時法國總統薩爾科齊一樣被中共打壓,這是為什麼?

陳志飛:我覺得有時候,你做的正就不怕人家的邪,加拿大在抵擋偽劣產品要比美國做得好。加拿大對中餐館的服務、衛生條件要求比美國嚴,美國這邊是鬆了些。加拿大要求嚴,對中共這種欺軟怕硬極權國家來講,它其實會更收斂一些,這是國際社會所不知道的,我們應該讓美國人、美國政府更多了解這方面的情況。

李天笑:有人講,為什麼這次加拿大安全情報局長會透露中國官員在滲透加拿大官員。實際上2006年的時候哈珀已經講了,他說他知道這個情況,在一次記者招待會上講,我們會在適當時候公布。實際上加拿大早就了解這個情況,正是藉胡錦濤來訪的時候,告訴胡錦濤我們完全了解這個情況,你要制止,否則我們會想辦法來制裁的。他是這個意思。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二位的評論,我們也非常感謝程曉農先生在線上為我們做評論,非常感謝各位觀眾朋友的參與。如果您有更多的想法您可以寫我們的反饋郵箱feedback@ntdtv.com,非常謝謝各位收看,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胡錦濤訪加拿大 另有隱情?(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胡錦濤訪加拿大 另有隱情?(下)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6-30 4: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