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曹長青:捆綁中國人的四條繩索

——寫在六四事件22週年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6月03日訊】六四事件,至今已22年,整整一代人的時間!在中東、北非相繼發生民主變革的今天,中共不僅在政治改革上紋絲不動,反而更加嚴酷地鎮壓異議人士。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在短期內發生革命、推翻獨裁政權的前景似不夠明朗。

難道中國人不如突尼斯人,不如埃及人,不如正浴血奮戰爭取自由的利比亞人、也門人、敘利亞人?難道中國人真的是「東亞病夫」,難道中國要成為全世界最後一個走向民主的國家?

中國確實有「獨特的國情」,概括起來說,起碼有四個原因,導致中共仍然存在:

第一,共產黨用經濟發展收買人心。六四屠殺後,當時掌權的鄧小平沒有倒退回毛時代,而是繼續經濟開放,認為只有發展經濟,才能保住共產黨的權力。鄧小平們是把經濟作為「保權」的手段。在這種思路下,共產黨開放經濟,用他們的說法是「鬆綁」,結果中國人爆發出巨大的經濟潛能;再加上過去實在太窮了,一旦有了機會,人人要發財致富,於是中國出現經濟持續發展。共產黨利用這一點,用「經濟實惠換取人們的沉默」。

第二,共產黨的強大宣傳。它體現在兩方面:一是把中國的經濟發展歸功於共產黨,有意把中共混同於中國(中共代表中國),強化宣傳中國強大、中共偉大;利用它六十多年來成功灌輸給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使人們認同中共統治的合法性。二是宣傳沒有共產黨就會天下大亂,利用中國人對「亂」的恐懼,而強調共產黨的唯一性和領導地位。這種「怕亂」宣傳深入人心,導致中國人對變化心存恐懼,而忍受當局的高壓式穩定,而忘記了,恰恰是共產黨使中國「亂」了六十多年!

第三,共產黨的高壓政策。對任何敢於挑戰極權統治的人,嚴酷鎮壓。鄧小平當年就總結出,要把不同聲音「消滅在萌芽狀態」,現在胡錦濤們不僅這樣做,還發展到用黑社會、黑幫、黑頭套等流氓手段,製造恐怖。已經不是殺一儆百,而是殺一抓百,全面鎮壓。北非中東等國家雖也是獨裁統治,但都沒有像中共這樣,把鎮壓和控制發展到藝術程度,共產黨的統治是最細膩、最殘忍、最恐怖的。

第四,民運領袖、異議人士的誤導。面對如此暴政,一些民運名人卻強調跟共產黨「良性互動」,「我們沒有敵人」,所謂「和平理性非暴力」等等。這些高調的背後,有認識上的局限和糊塗,期待和尋找「善良的狼」;更有明知道共產黨是怎麼回事,但硬要唱這種「高調」,因為唱高調不僅更安全(不用直接跟共產黨對抗),又能獲得道德高地,顯得跟世界(左派)接軌。這不都接出來「諾貝爾和平獎」了嘛!

那麼中國難道就沒有希望了嗎?當然有!首先,就應該衝破上述這四條捆綁中國人奔向自由的思想繩索。思想永遠是行動的前提。

第一,要傳播這樣的常識:中國的經濟發展,絕不是共產黨帶來的。因為僅僅是「鬆綁」,中國人就爆發出如此這般的經濟能力,如果全部鬆開,或根本不綁呢?中共統治六十年,中國人被完全綁了前三十年,後三十年解開了幾扣而已,但還在被綁著,人們憑甚麼還要感謝這樣的共產黨?

以中國悠久的歷史文化傳統,如果沒有共產黨的統治,中國早就會經濟發展。看看香港、台灣,沒有共產黨的領導,早就經濟騰飛。而海外華僑,多數都比當地人更富有。英國前首相撒切爾曾說,「中國人有天生的生意細胞」。華人在經商方面,和猶太人接近,走遍世界都能發財致富,這跟悠久的文化歷史有關。所以,中國人今天比以前富有了,根本不是,完全不是共產黨的功勞,是流淌在自己血液裡的勤勞智慧而爆發出的能量。中國如果沒有共產黨,延著三、四十年代經濟發展的路走下來,早就是一個經濟繁榮、人民富有的國家了。今天如果沒有共產政權的層層壟斷控制,有了健全的制衡制度,每一個普通民眾都會遠比今天更富有。

第二,中共不等於中國,更不能代表中國,因為它從沒有通過民主選舉獲得統治的合法性。官方強調,共產黨是當今中國唯一的政黨力量,沒有共產黨就會天下大亂。但是,首先,這個「唯一」是靠用暴力摧毀了「第二、第三」得到的。顯見的例子是,沒有了共產黨這個「唯一」,蘇聯、東歐等所有結束了共產統治的國家怎麼一個都沒有亂?我在以前的文章中強調過,即使從技術手段,中國也跟蘇聯等一樣,共產黨被結束後,現有的行政體系,像省長、市長、縣長、鎮長等等。完全可以維持國家運作,直到產生新的執政黨、新的政府。而共產黨被結束後,一個晚上中國就會湧現出成千上萬的政黨。那種沒有共產黨就會天下大亂的邏輯,就是沒有暴君中國就會大亂的邏輯,就是中國人只配做奴隸的邏輯!

第三,面對共產黨的嚴酷鎮壓,人們只能持續不斷地堅持反抗。必須有星星之火,才有可能一夜之間燎原,結束暴政。因為共產黨就是要殺一儆百,製造「恐懼」效應。專制是靠恐懼維持的,只要人們不再恐懼,專制就垮了。古希臘哲學家在五世紀就說過:「幸福的秘密是自由,自由的秘密是勇敢。」古今中外,哪個地方的人民獲得自由,都是走的這條路。人的本質是自由,自由的渴望在每一個人的心中。我從來都沒有懷疑過:中國人絕不例外!

第四,在過去這幾十年裡,在異議人士中,一直都是支持黨內改革派、溫和派、要和共產黨「良性互動」者佔上風。不僅因為他們佔據道德高地,還因為他們佔有民運資源,包括雜誌、前官方地位、或名人效應等等,因此主導話語權。由這些反專制人士,加上自由派知識份子等等,由他們來強調「體制內」「溫和」「無敵」「非暴力」等等,其潛移默化促使人們忍耐共產黨統治的能量是不可低估的!在表面上和主觀上,他們是反抗極權統治的力量,但在客觀上,他們是幫助了共產專制的繼續統治。所以說:這種民運、異議人士的誤導,事實上比普通百姓的膽怯、沉默更壞事!

這股知識份子主導的「反對派」力量,在沒有互聯網的時代,在普通民眾的心聲沒有渠道爆發的時代,相當程度上阻礙了人們從根本上突破「要依賴當權者」的思維模式。

但今天,從技術層面,網絡一舉打破了民運名人、理論家、所謂的知識份子們因掌控資源而掌控話語權的狀態。雖說自由的渴望在每個人心中,但一個小小的技術問題,就可能導致一代、幾代人被暴政壓死。所以說,今天,互聯網的出現,使靠謊言統治的專制底座,一夜之間變得風雨飄搖。這是中東忽然發生多米諾骨牌變化的重要原因。毫無疑問,這個人類共享的偉大科技,同樣將幫助中國人衝出上述捆綁他們思想的四條繩索,中國不會持續「特殊」,中國的契機就會到來。還是那句話,思想是行動的前提。

今天這個信息流通的時代,就是舉起推翻中共的旗幟、吹響衝鋒號的時代!只要有持續不斷的、嘹亮的衝鋒號,就一定有前仆後繼的勇敢者,最終推倒中國專制獨裁的萬里長城!

2011年6月3日於美國

評論
2011-06-03 9: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