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維平:誰怕薄瓜瓜的威脅?

姜維平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2年10月06日訊】10月3日早6點34分,我接到一個恐嚇電話,對方操瀋陽口音,在確定我的身份之後說,你要再攻擊薄熙來,我要對你不客氣,懂不?我正要反問他是何人,他慌亂地掛斷了電話。這是自2009年初我移居加拿大之後,接到的第一個恐嚇電話;第二個電話是10點零3分,有一個南方口音的人打電話給我,先說自己經常讀我的文章,然後質問我說,你和薄熙來是怎麼回事?他的口氣強硬,明顯不懷好意,故我婉言謝絕了進一步交談;第三個人自稱是我的粉絲,態度非常客氣,他希望馬上與我會面,但我忙於工作,確實沒有時間與其聊天,就謝絕了他的善意。

薄瓜瓜性騷擾洪博培千金 差點引爆外交風波

自從薄熙來倒台之後,我經常接聽一些讀者的電話,但明確恐嚇我的,還是第一次,我沒有報警,因為我知道有關方面對我這樣的人,不可能不保護,這種信息一定在他們的控制之內,哪個國家不是這樣呢?以前,負責我所居住區域的一個警察,曾到訪過我家,他說,加拿大是一個民主法制國家,你的事早就知道了,不必擔心。當晚,一個本地媒體記者來電話,詢問給我拍攝記錄片的人聯繫方式,此前幾天,我接到一個三年多沒見的商人電話,他約我面談,被我拒絕,我知道他們的背景,有一個共同點,是英國某所大學畢業的,今晨又接香港某媒體記者的電郵,也找記錄片的導演,我是傻子也應當明白了,有人不想讓有關薄熙來的新聞記錄片問世,要恐嚇或收買製片人,指使了上述這些人的緊急行動,當然,沒有充足的證據顯示是薄瓜瓜所為,但他刊發的一篇英文版的聲明,則是對中國官方軟中帶硬的警告,我可以不在意有人對我的威脅,但對這一聲明卻不能不認真解讀。

薄瓜瓜在TUMBLR網站發表的一則簡短聲明中寫道,就個人而言,我很難相信官方公佈的對我父親的指控,因為這些指控和我一直以來對父親的所有認識都是矛盾的。儘管我父親推行的一些政策有待商榷,但根據我的瞭解,我父親信仰正直、忠於職守。聲明還寫道,他總是教導我獨立自主、心懷超越自身利益的偉大事業。我一直在努力遵循他的教誨。此時此刻,我希望司法能遵循正常程序,與此同時,我會靜待最後的結果。薄瓜瓜在電子郵件中證實了聲明的真實性,但卻拒絕發表進一步的評論。

此外,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國問題專家李成說,如果看上去薄熙來受到的懲罰可能非常嚴重,那麼,薄瓜瓜可能打破沉默,然後,他可能會製造一些噪音,他可能寫書,他可能在美國的全國性電視台上露面,而這些言論很快就會被翻譯過來並傳回到中國的社交媒體。這等於延伸薄瓜瓜威脅,薄熙來一旦判處死刑,薄瓜瓜將爆料,而且很猛,過去我有點信,現在我不信了,為甚麼?假如真有猛料,胡溫習李不會團結一致大張旗鼓地聲稱,要以法處理薄熙來,說胡錦濤無所作為,但他的家人都在國內工作;說習近平平庸,但人家在地方沒搞過「文字獄」,彭麗媛沒辦公司;說李克強無能,但人家在遼寧省任職多年,沒有一點貪腐醜聞;說溫家寶的婦子斂財,但如實的證據在哪?溫深入災區,吃苦耐勞,有目共睹,而薄熙來呢,除了貪腐,就是枉法,他忠於甚麼職守,守得是財和色,大連每年一屆國際服裝節,他大搞權色交易,玩了多少影星、歌星、模特?每年為甚麼要給金石灘服裝模特學校600萬?還不是為了博得于小姐一笑,難怪大連人罵他「勃起來」,這就是他的所謂「信仰正直」嗎?

其實,新華社的電稿已透露了大致的薄案輪廓,就算他們夫婦只貪了2,600萬,比較一下文強吧,他才1,211萬,腦袋就是被瓜瓜的爹下令割掉了,既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說,這命怎麼保?如果那時,薄瓜瓜奉勸父親,貪官可以殺,但一定要異地審理啊,為甚麼要把陳紹基放到重慶審判,就是證明汪洋依法辦事嘛,而薄熙來呢,瓜瓜從小愛趴在地下與爹頂鼻子玩,但此時為何不頂一下?還有啊,李俊是黑社會嗎?至今查了幾年,連輕傷害都沒有,這叫黑老大?黎強如果不是在2008年搞出租車司機維權運動,能成為第一個黑幫頭子?彭治民要是不批評「唱紅打黑」,他能被判無期徒刑?方迪寫了幾行小詩,就父子一同教養一年,你說冤不冤?那時,你薄瓜瓜在哪?

薄瓜瓜說,他「獨立自主」,但新華社的電稿稱,他曾星夜急三火四地找王立軍,找他大概是告知海伍德的行蹤吧?這就是所謂的「獨立自主」嗎?「自主」還去找公安局長幹嘛?再說,答應賠海伍德1,200萬英鎊是怎麼回事?利用父親的權力撈錢是「獨立自主」嗎?還好意思講「超越自身利益的偉大事業」呢。90年代初,你在金州賓館拿走了珍貴的一個價值2,000元的船模,給一分錢了嗎?你在服裝大獎賽的會場上倒地哭鬧,吳文康把你強行抱了出去,全場人側目;薄熙來下令毆打家居門前的上訪者,你目不旁視;你把父母的巨額不義之財,轉移到了英美;你在海外享盡富貴榮華,艷照亮眼,這都是在「超越自我」嗎?別自欺欺人了,正如其父在「兩會」上的絕唱,薄瓜瓜的聲明實在是太厚顏無恥了。

不過,這聲明中有一點我贊成:希望司法能遵循正常程序,這是對的,相比較薄熙來的惡行,胡溫對他相當守規矩了,第一,明明知道薄熙來罪惡滔天,但遲遲不點其名,為甚麼,黨內程序沒走完啊,他們不能說,堅持原則嘛,而對文強呢,還沒起訴呢,《重慶日報》已是連篇累牘,全力妖魔化,還說巨款藏在深水魚塘裡,謝才萍有28個面首呢,這些破壞程序的故事發生時,你瓜瓜為何不呱呱?第二,谷開來受審,既不穿囚服,也不帶手銬,整得電影明星似的,還最後陳述作報告呢,連她自己都承認了「三個尊重」,你瓜瓜有啥可說的?第三,樊奇航蒙冤而死,死前受盡了精神折磨和肉體摧殘,而谷開來呢,是典型的預謀殺人,還操控「四大金剛」和王局掩蓋,本應處死,立即執行,但重罪輕判,受審時還毫無悔意,振振有詞,這叫正常程序嗎?

記住我的話吧,瓜瓜,我曾是你的鄰居,如果當年你父母能聽從我的批評,從善如流,適可而止,能有今天嗎?如果你媽與你表現低調點,少貪點,對人包容點,別樹敵太多,積怨太深,能有今天的下場嗎?想一想吧,第一個在香港《明報》撰文報導你父親當市長的記者是我,第一個揭露你家貪腐罪行的也是我,我有何個人恩怨?我是你們家最好的朋友,不是嗎?薄熙來把朋友當敵人,被捧臭腳的人丟進了深淵,最終落得了身敗名裂的下場,死了連八寶山都進不去,怨誰呢?我知道你有錢,會千方百計地干擾電視片問世,但你繼續在犯錯,一個人幹了壞事,總會有文字記載的,既使我不寫,也會有人寫的。但願恐嚇我的人不是你指使的,試想,像我這樣的人,既使我自己不錄音,加拿大有關方面能不監護?所以,我都年過半百了,還怕死……

那種卑鄙的恐嚇惡行只能埋葬自己,建議你學習張國燾的兒子吧,低調點,過平淡的生活,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評論
2012-10-06 1: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