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污染我們記憶的塵埃(四十五)

史洪願:中共的GDP神話是如何造出來的?

—中共謊言100例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11月18日訊】78.中國改革開放的成就:GDP高速增長?

GDP的高速成長一直被中共作為大陸改革開放的巨大成就而百般誇耀,但普林斯頓大學訪問學者、暢銷書《中國現代化的陷阱》作者何清漣女士卻令人信服地說明,這不過是中共為了美化自己編造的一大神話。2004年一月三十日晚,何清漣女士應華府民間機構「華府論壇」之邀,做了題為《官出數位 數位出官》的專題演講,詳細揭示了中國統計數字的虛假。

何女士說,中國GDP的增長一直是中國政府在國際社會百般誇耀的成就,1978年中國剛剛改革開放的時候,中國的GDP總值是3,624億元,25年後即2002年GDP已經達到102,938億元,已經增長了將近30倍,按照中國政府自己的預測,到2020年,中國的GDP總值將超過35萬億元,這在世界經濟發展史上是從來沒有過先例的,所以國際媒體經常討論這個問題。但是在去年的11月12日,發生了一件令人驚訝的事,國務院在開國務會議時作了一個決定:從2004年開始中國要做一次全國的經濟普查,從此以後不再以GDP作為衡量中國經濟成就的指標。

中國政府所說的理由是為了保持資料的透明性、可靠性,以及為了和國際社會通用的統計規則接軌,所以中國要改變統計方法。大家都是中國人,瞭解中國話的特點,從這一「理由」中可以讀出幾層意思:第一,增加透明度的說法,表明中國政府承認過去的統計資料並不那麼透明,也並不那麼科學;第二,以往的統計方法它和國際通用的統計規則並不接軌。

那麼,中國的GDP神話到底是如何造出來的?

何女士說,中國的統計資料歷來分五級核算,中央、省、地、縣、鄉(鎮).鄉裏是如何造出來的呢?據我所知,每年到10月份左右要報統計資料的時候,在不少地方,各鄉秘書都要請相鄰的鄉吃飯,互相打聽對方要報多少,然後回來再確定自己要報多少。一些明智的鄉幹部懂得,不能比鄰鄉高太多,太高了容易引起大家嫉妒,「槍打出頭鳥」,私下裏給你穿小鞋。但是也不能報得太低,太低了顯得在各鄉中太落後,所以每年如何報是種政治藝術,秘書打聽小道消息的功能特別重要。這方面有個典型就是湖北省一個號稱「五毒書記」的縣委書記,叫張二江,在出事以後媒體揭露了他是如何假造資料的。一個鄉裏的理髮店只有兩個理髮師,他居然報出每年的營業額是36萬元,那兩個理髮師後來說:就算我們每天工作24小時,我們理一個頭才收兩元錢,一年要剃多少頭才能掙出這些錢?還有一個村連一個魚塘都沒有,居然報出畝產200多萬斤的數量。他那些年的政績要麼是無中生有,要麼就是誇大幾倍幾十倍。這位縣委書記如果不出事,這種造假也不可能被揭露出來。這是縣一級的。

再談省一級,去年審判了安徽省常務副省長王懷忠,我注意到其中一個細節,就是假造GDP的問題。安徽省每年向中央上報的GDP增長是年增長22%。據安徽省計委官員說,這個數字還是他們力爭減下來的。王懷忠訂的標準是28%,計委幹部覺得太高了,讓人家覺得不真實,於是反復跟王懷忠討價還價,才砍了6個百分點。

省裏是這麼造出來的,那麼中央一級是如何看的呢?中央一級心裏很清楚,我借用一句流行歌曲來形容,叫做「GDP神話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去年2月份,國家計委政策法規司司長曹玉書在接受廣東「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時說:中國統計資料的不真實是大家都知道的,如果中央訂的指標是8%,那麼省裏報的就是9%,到了縣裏就是10-12%,他們的標準是一律按照省裏報的砍掉兩個百分點,然後定成8%。至於如何知道水份是2%呢?他沒有說。實際上也是拍腦袋想出來的,沒有什麼科學根據。

閱讀每年的中國統計年鑒,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各省加總的GDP和各省分項的統計資料不等於中央公佈的統計資料,中央公佈統計資料要比各省統計資料分項加總要小得多,讀一本中國統計年鑒,讀得頭昏腦脹。

哈佛大學的費正清曾經有一句形容中國的名言:「迄今為止,中國仍然是記者的天堂、統計學家的地獄。」他說的「統計學家的地獄」,指是統計資料一塌糊塗,摸不清哪是真哪是假。「記者的天堂」,並不是講記者在那兒過得很幸福,而是說中國每年要發生許多新聞性極強的事件,對於記者來說有很大的挑戰性。當然由於中國政府控制媒體,中國的記者不可能做很多的事。相對來說,外國記者的自由多一些,儘管這些年他們在中國受到很多限制,還受國安部人員監控,但是他們還是想在中國作採訪,因為在這個國家做新聞本身極具挑戰性。這些外國記者也堅信自己的努力能使中國的人權狀況有所改善。

很多有心人可能都會問,中國官員為什麼要在統計數字上造假?何女士認為,這是因為中國政府的幹部選拔機制。中國政府從改革以來,放棄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政治標準以後,考察幹部主要是考察經濟業績,衡量經濟業績的一個簡單易行的指標就是經濟增長率,所以中國後來形成了一種惡性循環,叫「官出數位、數位出官」。

「官出數位」是指統計數位都是官員們造出來的,「數字出官」指的是,官員們的統計數字報的好,帳面上顯示的經濟成長率高,就容易得到升遷。當然升遷背後還要行賄受賄、買官。買官的價格標準,富裕省份和貧窮省份還不太一樣。大致說,「買」是台底交易,表面功夫即「政績」還是要做足,「數字出官,官出數字」就是中國官場目前的遊戲規則,GDP神話就是這樣造出來的。 (未完待續)

評論
2013-11-18 9: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