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姻缘天注定

作者:清荷

人氣: 31
【字號】    
   標籤: tags:

冬夜,寒氣襲人。十點過了,我和晴感到饑腸轆轆,才想起忙得還沒吃飯。我們商議去吃街邊熱氣騰騰的火鍋,不僅驅寒,還可“把酒話桑麻”。想想,夜再寒,暖暖的爐火旁一坐,天地也如春。

騎車去了小街,街上很黑,還好小街唯一的火鍋店沒打烊,圈著霓虹燈的招牌,孤單地閃爍在蒼茫的夜色。可能過了用餐的時間,店裡的食客稀稀寥寥。我和晴選了臨街的座位,湯鍋如怒放的花朵開在我們中間。晴微笑著,娓娓道來她和R君的故事。

R君在南方上大學的時候,正值法輪功傳遍中國的大江南北。當時,他們班上有一半人煉法輪功,幾乎全班同學都讀過《轉法輪》。R君在同學的推薦下也看了《轉法輪 》。那時R君熱衷打藍球,閒暇時光幾乎都在球場度過,雖然看了書,沒有煉。

R君走上修煉之路,緣於他的父親。他的父親得了莫名其妙的病,醫院治不好。怎麼辦?這時R君想到了法輪功,他知道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他對父親說:“法輪功能治您的病,等我學會了教您。”R君這才開始煉起來。R君煉功以後,他父親 的病竟奇蹟般的好了。

那時候,R君喜歡上了一個女孩,是另一所大學財經專業的。他們在一次聚會上相識 。R君初次見到她就覺得,她就是他一直等待的女孩。別看身材高大挺拔的R君在球場上豪放瀟灑, 和女生交往卻是很拘謹害羞的,他不敢對那女孩表示對她的喜歡。

有一晚,R君做了一個夢。夢中點化,他將來的妻子是西北某地方的人。醒後,他想 ,他怎麼可能找那地方的?他們班就有來自那地域的同學,西北少數民族地區,很偏僻。他自小在南方長大,生活習慣和那地方很不同。何況,他已經喜歡了一個女孩。

可是直到畢業了,R君也沒有告訴那女孩他一直在喜歡著她。後來,女孩畢業去了遠方。那些相思,像一支憂傷而美麗的歌,留在了R君的大學時光。

R君被分配到南方的一家建築單位做設計,每天朝九晚五,生活還算平靜。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風暴粉碎了這安寧的生活。中共突然於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對煉法輪功的民眾發動了血腥的鎮壓。R君也沒有擺脫厄運,被當局抓進看守所關起來。R君從看守所出來後,街道辦經常登門騷擾,他感到很壓抑。他辭職去了北方,為了生存,在北方打工。

R君在北方住的公寓,是幾個上班族合租的,大家為生活奔波,早出晚歸,從不往來 。晴便是其中的一個。 晴生長於西北少數民族地區一個偏遠的地方,在北方讀了大學以後,就在北方上班了。晴的父親捨不得女兒背井離鄉,想女兒留在家鄉。晴小的時候,算命的說,她長大了要嫁到南方。相信命的父親還是想晴在家鄉找對像,但晴不願回去,獨自在外漂泊著。

大概是星期天,陽光斜照進公寓的客廳,一個室友站在客廳視窗,望著窗外。R君走過去與之閒聊。晴也走了過來,聽他們聊天。就聽見R君在講法輪功。R君說,天安門自焚是中共自己導演的假新聞,目的是想煽動老百姓仇恨法輪功,好給中共鎮壓法輪功找藉口。

晴和室友都靜靜聽著沒說話,R君又講,法輪功是佛法,教人向善,他讀 大學的時候,每天有很多老師、同學在一起煉功,大家都感受到,煉功以後,身體和心靈被淨化了……晴插了一句:“我不信你說的。”就離開了。

當晚,晴做了個奇異的夢,夢中有個聲音對晴說:“他(指R君)講的都是真實的。”晴第二天就找R君,跟他講了她的夢。晴說,法輪功真的是佛法,她要煉法輪功。那天開始,晴跟著R君學煉法輪功了。和R君的接觸中,晴發現,R君心底很善良,人品很正,讓人信賴,和他在一起,踏實快樂。兩個人相愛了。那年年底,R君帶著晴回南方的家鄉成婚。晴從此在南方安家落戶。

湯鍋開著美麗的水花,我注視著晴,想起民間流傳的常言,“姻緣天註定”、“千里姻緣一線牽”,果然不是空穴來風,姻緣果然是天地的安排。

責任編輯:沈容

評論
2015-01-18 11: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