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果敢戰事 中共為何軟弱曖昧

緬共和金三角毒品 你不知道的歷史禁區

緬甸政府軍2月16日在果敢老街巡邏。 (AFP/Getty Images)

人氣: 32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3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唐青綜合報導)近日緬方戰機多次闖入中國境內轟炸造成多名中方平民傷亡,引發中國大陸輿論的譴責和民眾對果敢戰事的關注。

這次緬甸的內戰在2月9日爆發,消失5年的彭家聲帶領華裔反政府軍攻入果敢老街,與緬甸政府軍交火。此後10多萬果敢難民湧入雲南。

中國微博上傳出消息說,緬甸政府軍對緬甸當地華人大開殺戒,凡「不懂緬語說漢語者」皆難逃毒手。微博上並貼出果敢華人的屍體照片。

「緬人耀武揚威!侵村掠寨,奴役我兄弟;破門入戶,姦淫我姐妹;強征暴斂,魚肉家鄉父老;巧取豪奪,敲詐果敢華人!家破人亡被迫流離失所者數以千萬計!」年已85歲的華裔叛軍首領彭家聲在告世界華人同胞書中呼籲,「試問天下,誰知此時此刻,鴉片戰爭百餘年後,仍有20餘萬華人正飽受異族欺凌?」

中共外交部隨後多次強調,中共「一向奉行不干涉別國內政原則」,「一向尊重緬甸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允許任何組織和個人利用中國領土從事破壞中緬關係和邊境地區穩定的活動」。

中共並加大網絡審查,大量刪除果敢平民傷亡的照片和中國網民支持果敢華裔叛軍的言論。

緬甸果敢歷史上屬中國西南邊境少數民族地域,位於緬甸東北部,毗鄰中國雲南省;目前人口約20萬,面積兩千七百平方公里,華人佔95%以上。那裏幾百年來仍是華人社會,流通人民幣,說著雲南漢話,教材複印中國的課本,手機使用中國的手機號,電話區號還是雲南臨滄區號,水、電、網絡,都依賴雲南供給。

難怪彭家聲在告世界華人同胞書會寫到,「炎黃子孫,同宗同源;今20餘萬果敢華人大難,家聲泣血以告我天下同胞」。

彭家聲號稱「果敢王」,曾是國際通緝的十大毒梟之一,後又宣佈在果敢禁毒。他早年投入緬甸共產黨,接受中共的軍事訓練和支持,後又拋棄緬共,導致緬共滅亡。

緬甸共產黨、金三角毒品一直是中共的禁忌話題。中共媒體諸多報導,故意迴避歷史事實,時常令讀者不知所云。本文參考丁遠所著《「金三角」的緬共時代》、朱學淵所寫「果敢的歷史和緬甸的麻煩」,以及大陸媒體報導等等,從歷史角度還原果敢問題的淵源。

彭家聲投共 對抗緬軍

彭家聲祖籍中國四川,1931年生於果敢紅石頭河,無國籍人氏。

1948年,彭家聲畢業於國民黨軍官授課的「果敢軍事學校」。他與羅星漢、坤沙成為該軍校首批22名畢業學員之一。他們在此學到了黃埔軍校系統軍事戰術,以及中國遠征軍叢林作戰等軍事技術。這3人在隨後的半個世紀中一直是左右「金三角」風雲變幻的人物。

1959年,緬甸政府廢除果敢的土司制度,欲實際控制果敢地區,此後與果敢地方武裝不斷發生衝突。

1964年,由中共援助的緬甸共產黨迅速發展起來,很快攻城略地,建立大片「根據地」,緬甸狼煙四起,陷入全面內戰。

1965年,彭家聲帶領150人成立果敢人民軍與緬軍作戰,隊伍雖有發展,但內訌不斷。彭家聲在失敗後逃入雲南境內。

彭家聲避入中國後,曾三度去北京見到緬共領導人德欽巴登頂,中共要他接受緬共的領導,起初他堅決拒絕,後來在「逐客令」下不得不就範。

於是彭家聲部隊經過整編,在臨滄鎮康縣的鐵石坡接受中共臨滄軍分區的各種軍事訓練。

1968年1月1日,彭家聲兄弟率領這支訓練出的隊伍,正式打出了緬共「人民軍」的番號,從中國境內出發,向緬甸政府軍發動了進攻。進入果敢地區後,勢如破竹。一時間,「緬共人民軍」彭家聲部的名聲大震,許多果敢人紛紛投入到所謂「緬共人民戰爭」之中。

1969年,中國雲南滇西邊境一線部隊,被要求支援緬甸共產黨,秘密為彭家聲等提供相關的後勤供給與保障。

1969年3月,緬甸政府軍不敵緬共武裝力量,被迫撤出果敢地區。4月,緬甸共產黨領導的果敢縣與果敢縣委會成立,彭家聲被任命為「果敢縣長」。為方便獲得援助,彭家聲將果敢政府機構遷至靠近中國南傘口岸的楊隆寨。

期間,數千雲南知青在中共當局的鼓噪下,進入緬甸加入緬共隊伍,進一步壯大了緬共。在那個年代,中國青年出境加入緬共人民軍,政策就定為是參加「革命工作」。

中共為支援緬甸共產黨,投入了中國大量的人、財、物、力,動員了可能動員的力量。在整個70年代,緬甸國內最大一支反政府武裝就是緬甸共產黨與人民軍。其鼎盛時期,緬共控制了近1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150-200萬人口,武裝力量達到近3萬人。

1976年,毛澤東死後,中國經濟幾近崩潰。鄧小平為了獲得東南亞各國政府的支持,承諾停止對各國共產黨武裝鬥爭的支持,裁撤在雲南省昆明市市郊的東南亞共產黨訓練營與營中的中國教官,停止武器和糧食支援,關閉電台。緬共斷了糧,士氣頓時瓦解,緬北軍區大批幹部開始販毒。下文還會詳述這段歷史。

彭家聲棄共 緬共滅亡

緬共從成立以來就矛盾、內訌不斷。彭家聲也幾經沉浮,並且受到緬共內部的排擠。

1989年3月11日,彭家聲的果敢部隊宣佈脫離緬共,並成立「果敢民主民族同盟軍」。是年,與緬甸軍政府達成停戰協議。果敢獲得緬甸政府承認為果敢自治特區。彭家聲出任緬甸撣邦第一特區主席、果敢民主民族同盟軍總司令。

中共人民網在《緬共興亡始末與教訓》一文中說,彭家聲宣告歸順政府宣告了緬共中央走向覆亡。

面對彭部的脫離,緬共中央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認定其是「反革命叛亂」,卻無力鎮壓。

同年,其它部隊首領也率部脫離緬共,還將緬共中央機關送回中國。緬甸共產主義運動自此結束。

當時,緬甸境內16支民族武裝,有15支放下武器與政府講和。彭家聲一時成了緬甸的「民族英雄」。

彭家聲多年後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談到,「3•11起事」反抗緬共中央是順應形勢和為當地軍民謀福利的不得已之舉。

緬甸在1940年代是亞洲最富裕的國家之一。經過緬共革命、緬甸文化大革命、軍政府統治之後,到 1980-90年代,緬甸已經變成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成為「共產主義」所造成的悲劇之一。

緬甸共產黨依靠中共的「革命輸出」和援助而崛起,以販毒、分裂、被剿滅而終。緬共這段不光彩的歷史在中國成了一個禁忌話題,中共媒體對這段歷史一般不提及。

「金三角」的主宰

緬共令中共尷尬的另外一個原因是,緬共曾經是「金三角」的主宰者。上世紀80年代初,緬共的主要人物彭家聲曾被國際禁毒署列為世界通緝的十大毒梟之一。

金三角是緬甸、老撾、泰國交界地區,總面積約15-20萬平方公里,此處交通閉塞、山巒疊嶂、盛產罌粟,當地軍閥、毒梟製造鴉片、海洛因等毒品聞名世界,被稱為世界三大毒品源之一。

金三角上世紀出現了三位世界級的大毒梟:坤沙、羅星漢、彭家聲。而果敢位於金三角核心地帶,羅星漢、彭家聲都是果敢人。

《果敢志》中記載:20世紀初期,每至春節後3-4月鴉片上市時節,中國川、滇趕來的馬幫和印度、泰國來的商賈,都雲集果敢老街趕「煙會」,時間為10天到半個月不等。

作為果敢政治經濟中心地帶的老街,當年儘管只是一條小街,卻因這一鴉片盛會而聲名遠播。100餘年來,整個果敢及周邊地區出產的鴉片,幾乎全以老街為集散地。

1970年代,中國經濟陷入崩潰邊緣,鄧小平上台後,停止對東南亞各國共產黨的物質支援,使得緬共陷入困境。

緬共於是把經濟工作的重點轉移到「特貨」(鴉片)的種植與銷售上來,使得緬甸鴉片的種植和銷售達到歷史頂峰。

丁遠在書中稱,「在巨額利潤的驅使下,這些共產黨組織中的部份成員不僅成為了經濟上的暴發戶,同時也成為有悖於人類文明的犯罪份子。在具體的運作中,以『組織』的形式和動用武裝力量進行集團性販運,成為當時薩爾溫江流域的一大景觀。這支武裝販運煙土的隊伍,不亞於60年代的羅星漢馬隊,也不亞於70年代坤沙的走私武裝。」

據說,緬共這支鴉片武裝,行進在古老的緬北鴉片商道上,不時口念中共的所謂革命口號「不怕犧牲,排除萬難」,路上沒有任何人敢阻攔。

中共人民網在《緬共興亡始末與教訓》一文中證實了緬共販毒是共產黨的官方政策:「70年代末緬共開始進行秘密的『特貨』貿易時,中央曾做出嚴格規定,只限指定的『五一小組』經營,得錢全部歸公,不許向中國販運,也不准在『解放區』內銷。其外銷方式是將老百姓種植的大量鴉片提煉成『黃砒』,以秘密渠道向泰緬邊境輸送。」

「然而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開,放出來的魔鬼就難以控制了。『五一小組』將鴉片生意作為中央主要經費來源後,四個軍區乃至一些游擊隊看到毒品的巨額利潤,也紛紛經營此道,獲利後留為單位小金庫或直接收入私囊」。

「80年代中期以後,緬共『人民軍』各部都各顯神通賺錢,一些單位由販黃砒發展為直場賣鴉片,甚至設廠加工海洛因。」

事實遠不止於此。

人民網所說的「五一小組」正式運作的時間是1976年5月1日。「五一小組」成立時,屬於秘密機構,只有高層小范圍知道。這個「小組」每年給緬共東北軍區提供近千萬緬元的收入,成為最重要的財政來源。

1978年,東北軍區乾脆將「五一小組」由暗轉明,公開進行徵收鴉片與課稅的活動。

1980年8月29日,緬共將「五一小組」及其成員統統收歸中央直屬,成立新的「8.19」機構,將鴉片生意向其它軍區推廣。這不僅標誌著緬共進行鴉片貿易與毒品加工合法化,也使鴉片利潤成為緬共各個軍區各種經費的重要來源。

「8.19」出現之後,整個緬共控制區瞬間狼煙四起,「黃砒」的加工廠,雨後春筍般遍地開花。

緬共的鴉片收購量年均達到45-50噸,一年純利潤為4500-6000萬人民幣。

緬共鴉片毒害中國

1986年以前,緬共加工生產毒品,基本限制在「黃砒」的加工與貿易上,走私的方向也是泰國和老撾。

1986年以後,緬共再也無法控制不向中國境內販毒,而且整個緬共的武裝幾乎沒有不做毒品生意的。

1985年以前,中國與緬甸接壤的雲南邊境地區,幾乎沒有精製毒品海洛因。雲南邊疆鄉鎮中少數癮君子們,多以吸食鴉片為主。由於鴉片膏的氣味很大,查緝相對容易。再則,抽鴉片大煙相對比較麻煩,所以不太受年青人的青睞。

1986年以後,中國雲南的邊境村寨,有了年青的海洛因癮君子。兩年後的1988年,緊鄰緬北的雲南德宏自治州,有包括鴉片、海洛因吸食者在內的癮君子,已經高達1.8萬餘人。10年後的1996年,中國2千多個縣市,幾乎已經沒有不被海洛因侵蝕的淨土。

海洛因交易路徑由以前的模式:「緬甸 → 泰國 → 香港 → 國際市場」轉變為現在的模式:「緬甸 → 雲南 → 貴州 → 廣西 → 廣東 → 香港 → 國際市場」。

到2014年中期,中共官方公佈中國吸毒人數達上千萬,全國登記在冊的吸毒人員258萬,一線明星、名人吸毒的報導時常見諸報端。但這可能是冰山一角。

雲南繳獲的海洛因、冰毒佔全國繳獲量的70-80%。2012年全國繳獲的海洛因73%來自金三角。

整個中國被緬共的海洛因所毒害!為毒之烈堪比清末的「鴉片戰爭」時期,但相關信息卻被中共官方控制和掩蓋。

彭家聲「販毒禁毒」

緬共發展鴉片生意這一時期,彭家聲正好在老兄弟們的幫助下,重新上位,並且抓住了「特貨」產業大發展的黃金時代,迅速擴張實力,成為緬共中最大的一支力量。

彭家聲於1970年代在果敢建造了第一家海洛因提煉廠,1980年代初,他被國際禁毒署列為世界通緝的十大毒梟之一。

1990年代彭家聲出任特區主席後,又將果敢境內的所有海洛因製造廠合法化。也正是那個時候,中國的毒品開始氾濫,世界各國的緝毒行動也聚焦到中國雲南地區,毒源正是與雲南省鎮康縣毗鄰的果敢地區。

1992年果敢發生政變,果敢同盟軍副參謀長楊茂良奪取政權。

1995年彭家聲與佤邦合作,重掌果敢政權。

彭家聲任命三弟彭家富任民族民主同盟軍(果敢武裝)總司令,四弟彭家貴擔任執法處長,五弟彭家榮任老街市市長,六弟彭家華任同盟軍連長,七弟彭家振任同盟軍副參謀長,長子彭德仁財政部長,副司令,次子彭德義交警大隊大隊長,三子彭德禮任果敢特區銀行行長,果敢縣副縣長,五子彭德祿商業貿易公司總經理,侄子彭德均擔任特警大隊大隊長。

同時,彭家聲將果敢全部財政收入劃歸自己管轄,並由自己的女兒們控制果敢地區博彩業。彭氏家族掌控了果敢軍、政、財大權,彭家聲成了真正的「果敢王」。

1999年,迫於國際上的壓力,彭家聲在接受媒體和國際禁毒專家採訪時表示,他提倡在果敢禁毒,並聲稱自己致力禁毒事業多年。

2003年,緬甸政府宣佈果敢地區已經徹底根除了鴉片種植和毒品生產。不過,西方媒體在其後曾多次報導,這裡仍然是毒品販運的主要通道,並懷疑彭家聲的禁毒事業是掩人耳目的表面文章。

自從官方明令禁毒之後,果敢政府失去了重要的收入來源,博彩業迅速發展,成為果敢特區政府新的財源。但果敢的賭場客戶主要也是中國遊客。

「不能毒,只能賭了。」當時掌權的彭家聲如是認為。

果敢在1989年之後度過近20年的平靜,經濟得到發展。到2009年,緬甸政府指控彭家聲違法設立槍械修理廠,通緝他與多名官員,彭家聲帶領軍隊與緬甸軍方開戰,結果節節敗退。彭家聲被迫率殘部退出果敢,5年不知所終,期間曾流亡中國。

2014年,彭家聲與克欽獨立軍等地方武裝結盟,重返果敢地區與緬軍進行遊擊戰。

今年2月9日以來,雙方不斷爆發激戰,導致至少3萬難民湧入中國境內。

後記

共產主義的危害,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人們都知道。唯獨中國在中共的嚴厲控制和信息封鎖下,很多人不甚瞭然。以上一段歷史今天仍在延續,與中國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甚至毒品和戰火在今天燒向中國,但它的淵源大多數中國人都不知道。

「瞭解緬共那段已經塵封的歷史,對於研究『金三角』、進行今日的反毒鬥爭均是極為重要的。」丁遠在書中的開篇寫到。

他的結尾說:「記住教訓,對於人類同樣是必不可少。」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5-03-17 7: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