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公安部被清洗幕後(一):翻雲覆雨

中央政法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習近平講話中強調對政法系統的整肅:「堅決清除害群之馬」,隨後公安系統恐慌驚現集體向習近平「表忠心」、向中央「靠攏」。(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近年來,中共公安部頻遭清洗,多名軍級師級官員被查,全國24省公安廳廳長換人。(Getty images)
人氣: 1253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12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楓綜合報導)近年來,中共公安部多名軍級師級官員被查,全國24省公安廳廳長換人。公安部是江澤民執政時期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遺毒至今。公安部頻遭清洗的背後,究竟有哪些內幕?

迫害前 中共公安部表彰法輪功

誰能想到,20多年前,公安部曾率先就法輪功對社會的無私奉獻進行表彰呢。

1992年,法輪功在中國長春首次傳出,靠著「人傳人,心傳心」,修煉者日眾,很快遍布中國大江南北。

1998年,瀋陽的法輪功學員在集體煉功。(明慧網)

伴隨著祥和悠揚的音樂,法輪功學員在晨曦中集體煉功;黑壓壓的人群,一眼望不到頭──這樣的場景,那時在中國大陸各大城市的廣場上、公園裡經常可見。法輪功對祛病健身有神奇效果──消息不脛而走,並且很快傳到中共公安部官員那裡。

1993年8月24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接受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的邀請,專程為原公安部部長王芳治病。

1993年8月25日,中宣部和公安部聯合召開第三次全國見義勇為先進分子表彰大會,會議專門邀請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為與會的先進分子做免費康復治療,效果顯著。

為此,1993年8月31日,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曾專門向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和李先生來函致謝。

中共公安部的致謝信。(明慧網)

1993年9月21日,中共公安部主辦的《人民公安報》刊登報導《法輪功為見義勇為先進分子提供康復治療》,表示公安部見義勇為先進分子「經調治後普遍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1993年12月27日,公安部所屬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授予李洪志先生榮譽證書。

1994年5月14日、15日,李先生應邀為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舉行捐贈報告會,在北京公安大學禮堂做兩場氣功學術報告。報告所得近6萬元收入,全部捐給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

同時,李洪志先生還將1000本《法輪功》,捐贈給基金會代贈各圖書館 。

1995年1月4日,《轉法輪》首發式在北京公安大學禮堂舉行。

《轉法輪》還被《北京青年報》評為「十大暢銷書」之一。後來,全國各地捧讀該書的有上億人,包括中央領導人、各部官員、各行各業工作者以及普通老百姓。

據說,公安部裡了解法輪功的人也相當多。一些司長、局長、處長一級官員,還有很多外地公安局或公安廳的廳局長就是法輪功學員。原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成員葉浩就是公安部的副局長。

法輪功所倡導的 「真善忍」法理,如清泉一般滋潤著一顆顆久旱的心靈。但,一場災難正悄悄地向這個修心向善的群體逼近。

羅干授意 公安部對法輪功展開秘密調查

中共公安部的上級主管部門是中央政法委。1993年至1998年,羅干任中央政法委員會副書記;1998年至2002年,任中共政法委書記,掌管司法公安實權。

早在「六四」期間,羅干就策劃偽造多起學生攻擊軍人的假現場,給「六四」以後的中共宣傳出了大力,受到江的賞識。

一心想進入政治局常委的羅干為了擠進核心層,一心幫江澤民整人。於是,私心極重的羅干親自對法輪功信眾下手,在實際的整殺中,撈取政治資本,向江邀功。

在羅干的授意下,公安部分別於1997年和1998年在全國對法輪功進行秘密調查,為「取締」作準備。

1998年7月,羅干通過中共公安部一局(也稱政治保衛局)發出公政[1998]第555號《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讓全國各地公安部門進行系統性「臥底調查」,蒐集證據。

可是,在全國各地,公安沒有蒐集到法輪功的所謂罪證。

鑒於法輪功的影響越來越廣,國家體育總局也於1998年5月對法輪功進行了全面調查了解。9月,由醫學專家組成的小組為配合此次調查,對廣東12,553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表格抽樣調查,結果表明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7.9%。

10月20日,國家體總派到長春和哈爾濱的調研組組長在發表講話時說:「我們認為法輪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錯,對於社會的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是很顯著的,這個要充分肯定的。」其間,大連、北京等地對法輪功功效的民間調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結果。

1998年下半年,以喬石為首的部分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對法輪功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詳細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但這份調查令江大為不悅,批示(大意):寫得玄玄乎乎,我看不懂,並把報告往羅干那兒一推。

而據明慧網報導,1998年,北京135位修煉法輪功的社會知名人士聯名致信江澤民和朱鎔基,對公安部干擾法輪功學員正常煉功活動的做法提出批評,指出他們的做法違反了憲法和法律。

對此,朱鎔基總理曾明確批示,法輪功這些年給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公安部不應該去找法輪功的麻煩,而應該抓好社會治安問題。

1999年2月,美國一家權威性雜誌《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發表文章談到了法輪功在健身方面的好處:「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說:『法輪功和其它氣功可以使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1,000元。如果煉功人是一億,就可以節省一千億元。朱鎔基對此非常高興。國家可以更好地使用這筆錢。』」

羅干蒐集不到資料也很著急。他發現公安部這些負責氣功的人都很懂氣功,很多人也煉。羅的鎮壓命令下去之後,相關的負責人不要說抓緊落實,反而連動都不動。羅干在1996年開始為此特意改組公安部,不但把編制改了,原來管氣功和懂氣功的人一律調走。

朱鎔基知道這件事情後把羅干叫去訓了一頓,說他「放著大案要案不抓,卻用最高級的特務手段對付老百姓」。搞得羅干灰頭土臉,但是他仗著和江澤民的關係好,把朱鎔基對法輪功的一份正面批示扣在手裡,沒有下發。

天津公安局暴力抓人 促發「四二五」事件

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指使何祚庥於1999年4月11日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發表文章誹謗法輪功 。

4月18日至24日,部分法輪功學員平靜、祥和地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其它相關機構反映實情。在雙方和平理性的會談即將結束,出版社方面準備發表聲明更正之際,4月23日,羅干命令天津市出動防暴警察300多名,驅散自發前往編輯部澄清事實的法輪功學員,警察毆打並逮捕了45名法輪功學員。

天津公安還告訴前來說明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公安部介入了這個事件, 你們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4月25日,知道天津抓捕事件的學員決定去北京府佑街國務院信訪辦上訪,國務院信訪辦就在中南海的西門,鄰近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所在地。當時,中國有近億法輪功學員,上萬人去了中南海。

明慧網報導,據中共內部透露出的資訊,就在4.25清晨當部分法輪功學員進城後,何祚庥、羅干等人就密謀:「只有把事情進一步鬧大,這樣才能使中央作出鎮壓法輪功的決定。」於是,羅干緊急命令取消路障,並用武裝警察把被擋在中南海周邊的大批法輪功學員,有次序地引入中南海周圍形成「包圍圈」。

25日那天,當何祚庥出現在中南海正西門來回踱步時,江澤民則坐在防彈車裡到現場進行了「實地考察」。

當日,時任國家總理朱鎔基接見了上訪學員,並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當晚,學員自發地散去。

「四二五」事件的和平解決,為政府和百姓和平對話開啟了先河,獲得國際廣泛讚譽。但是,這導致江澤民對朱鎔基越發妒嫉。

在朱鎔基理性處理法輪功學員上訪反映情況的的第2天,政治局常委開會討論法輪功問題。朱鎔基剛說:「讓他們去煉吧……」,這時的江澤民已被不斷膨脹的妒嫉心折騰到發狂的程度,他立即跳了起來,指著朱鎔基的鼻子叫喊「糊塗!糊塗!糊塗!亡黨亡國啊!」

江澤民一人拍板決定鎮壓 公安部向全國下發通告

1999年4月25日當夜,江還發信給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領導。信中江澤民首次提出共產黨要戰勝法輪功。這封信被當作內部機密文件層層向下傳達。其他六個政治局常委對此表示了不同意見,但最終屈服於江的淫威之下。

1999年6月7日,江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講話,稱「法輪功問題有很深的政治社會背景乃至複雜的國際背景」,「是1989年那場政治風波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事件」。這些講話內容於6月13日在中共內部秘密傳達。

在那次會議上,江告知與會成員中央成立了專門處理法輪功問題的領導小組,李嵐清任組長,丁關根、羅干任副組長。該領導小組下設一辦公室處理日常事務。該辦公室又叫「中央610辦公室」,由其成立時間6月10日得名。首任辦公室主任是王茂林,劉京和李東生為副主任。其任務為專門策劃和驅動對法輪功的大規模鎮壓。鎮壓開始後,「610辦公室」被定為正部級常設機構,並且超越法律之外。

至1999年7月前,據中共公安內部調查,煉法輪功的人數達到7,000萬至1億人。

1999年7月19日,江在高層會議中正式宣布定案,由民政部出面宣布全面「取締」三年前已解散的法輪大法研究會。

繼民政部之後,中共公安部在7月22日向全國發布通告,把禁令擴展到所有法輪功修煉者和相關的活動。

人類歷史上最黑暗、最驚心動魄的序幕從此拉開。#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12-22 2: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