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中共警察暴力執法是全民的公害

人氣: 61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6月30日訊】當年在中國大陸的時候,我經常看到聽到這樣一句話,叫做「珍惜生命,遠離毒品」。這話說的倒不錯,不過時至今日,怕是還要再加上一句:「珍惜生命,遠離警察。」

此話怎講?君不見,最近發生的一連串危害公民安全乃至生命的惡性案件已經表明,在今天的中國作為國家公器的警察已明擺著淪為了像毒品一樣的社會公害。

遠的不說,就從5月7日那天說起。

先是北京警察抓嫖讓本打算去機場迎接家人的雷洋才出家門沒多久就把命丟了。接著,蘭州警察又把當地兩位拍攝其執法錄影的大學生的屁股給打開花了。再後來,上海警察用手銬狠狠地銬住了兩位不肯交罰款的騎車女士。這之後,深圳警察在將兩位沒帶身份證的女孩帶回派出所盤查的路上,極盡恐嚇侮辱之能是。接下來,東莞警察又將遇見其執法沒繞道走的李先生的肋骨給打斷了7根……

短短一個多月時間裡,僅公開曝光的惡性案件就有這麼多起。打也打累了,該歇歇了吧!誰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幾天前合肥警察又打死人了。

據前街一號記者報導,事情的具體經過是這樣的:

6月21日晚,安徽合肥市民陳義政夫婦邀請了孫禮亞、華峰等七八個人到一家KTV聚會。10點左右,孫禮亞的妻子來找丈夫,要求他回家。但是,孫禮亞覺得沒盡興,不願回家,於是兩人發生了爭吵和肢體衝突。其間,陳義政作為聚會的組織者,也和孫禮亞的妻子發生了爭執。隨後,孫禮亞的妻子報了警。

警察到達現場後,開始向陳了解情況。陳義政在回答警察問題的時候說了髒話,惹怒了警察。員警隨即掐住了陳義政的脖子,並把他帶到了方廟派出所。和陳義政一起去派出所的,有陳義政的愛人瞿女士、華峰等四五個人。

「到了派出所,民警就開始整陳義政。」瞿女士說。他們首先用手銬把陳義政鎖在通往派出所生活區的鐵門上,兩三個人一起掐他,疼得陳義政大聲喊叫,反抗。聞訊趕來的瞿女士提出了抗議,隨後陳義政被帶進了1號詢問室。在詢問室裡,陳義政不僅被戴了手銬,還戴了腳鐐,情緒非常激動,和警察發生了激烈的口角。害怕丈夫吃虧的瞿女士曾經進入1號詢問室,捂住丈夫的嘴,叮囑他不要和警察衝突,要隱忍,但警察隨後就將她趕出了詢問室。期間陳義政多次要求上廁所,警察均未理睬。

到22日淩晨3點多,除了陳義政,其他人都做完筆錄離開了派出所。經過1號詢問室時,瞿女士看到丈夫依然戴著手銬和腳鐐。由於陳義政有糖尿病,不放心的瞿女士在清晨5點多返回了派出所,給丈夫帶了胰島素和食品。但是,警察告訴他,必須要等到早上9點,派出所正式上班以後才能放她進去。在1號詢問室外,透過玻璃,瞿女士和陳義政進行了簡短的對話,陳義政說自己身體不舒服,什麼都不想吃。

瞿女士說,在派出所門口等了3個多小時以後,早上9點多,她終於進入了派出所。陳義政叮囑她,讓她和孫禮亞妻子商量,「讓她撤訴,我好早點出來。」當時他脖子上還沒有細繩。瞿女士因為一夜未睡,隨即在過道的椅子上睡著了。她沒有想到這是她最後一次見到活著的丈夫。

中午11點多,瞿女士醒來,警察告訴她,陳義政的筆錄還沒有做好。她心中起疑,就沖進了1號詢問室。她發現丈夫還戴著手銬和腳鐐,頭歪向一邊,脖子上勒著一根細繩,「人看上去不行了。」瞿女士隨後撥打了120,急救醫生到現場檢查後發現,陳義政已去世多時。

6月28日下午,前街一號記者到合肥市公安局採訪。公安局新聞中心的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就此事正在向瑤海區分局了解情況。在瞿女士向記者提供的一段錄音中,瑤海區公安分局的工作人員汪先生和李先生確認,陳義政確實死於方廟派出所的1號詢問室內。他們承認,陳義政去世前後,只有他一個人留在詢問室內,沒有民警或者協警在內,這是不符合規定的。對於涉事民警,警方已經展開了調查。「對此我們深表歉意,我們工作沒有做到位。」對於陳義政家屬提出要求查看監控錄影的要求,兩位工作人員予以拒絕。他們表示,目前案件在取證階段,不方便向家屬透露。

從雷洋命喪家門口到陳義政殞命派出所,給人的感覺是中共警察好像正在進行一場你追我趕的施暴比賽,誰不聽他們的話,誰不服從他們的意志,他們就會毫不客氣、毫不猶豫地立馬給以顏色,輕則侮辱恐嚇,銬上手銬,重則一頓狠打,甚至把命都打沒了。有一人施暴的,也有群毆的,各種手段花樣可謂形形色色,讓老百姓躲閃不及,防不勝防。

誰說只有毒品致命,中共警察同樣致命。如果大陸老百姓真的珍惜自己的生命,請在遠離毒品的同時千萬也遠離警察。#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6-06-30 5: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