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界為何容不下中共」 系列報導之上

【內幕】南海仲裁 薩德入韓 中共為何碰壁

人氣: 4302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6年07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思緣報導)近期中國周邊大事不斷。7月12日南海仲裁案結果出台,引發舉世關注;7月13日,美國的「薩德」反導系統也已明確將部署在韓國慶尚北道星州。幾乎所有媒體都認為,這背後都有美國遏制中共的因素。為何近期國際地緣政治出現這麼大的變化?美國究竟為何要圍堵中共

這個系列將會以兩篇文章,揭開中美關係、中共與整個世界關係的實質。

海牙法庭全面否決中共南海主張

7月12日,海牙法庭就菲律賓提出的南海仲裁案做出裁決,稱在九段線內中方沒有「歷史權利」宣稱主權,且在南沙群島並不擁有專屬經濟區。此外,仲裁還稱太平島是「巖礁」而非島。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稱,一切裁決都是「無效的,沒有拘束力」,不會影響「中方既定的政策」。

裁決結果公布前,中共一再強調「不接受、不參與和不承認」這個仲裁庭作出的任何裁決,並在南海爭議地區高調軍演,美軍亦派遣航母戰鬥群在附近監視。南海區域緊張局勢升溫。

美在韓正式部署「薩德」 中共激烈反對

就在上週五(7月8日),韓國與美國剛剛宣布,雙方決定在韓國部署一種先進的美國導彈防禦系統(Terminal High-Altitude Area Defense,末段高空區域防禦系統),簡稱「薩德」反導系統。

中共外交部立即對這一計劃表達了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聲稱該系統會損害中共的安全,不利於朝鮮半島的和平。

美國軍方強調,「薩德」將「只針對朝鮮」,並成為一個多層次體系的一部分,讓美韓聯盟現有的應對朝鮮導彈威脅的防禦能力得到增強。韓國則表態部署「薩德」不針對第三國。

外界公認的說法是,中共之所以對「薩德」入韓尤為擔心,是因為其強大的雷達將讓美軍有能力迅速檢測和追蹤大陸境內發射的導彈。北京方面一直擔心這會增強美國的導彈防禦系統,削弱其自身的核威懾力。

目前,美國軍方已經在關島部署了一套「薩德」系統,在韓國部署「薩德」後,將對中共的戰略有很大的牽製作用。美國在大陸上空也有軍事衛星。

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進入新階段

從南海問題、美韓部署「薩德」反導系統都可以看出,中美關係在繼續下行。大多數的媒體和學者都認為,這是美國試圖在制衡中共。

中美關係何以走到今天這一步?

南海局勢複雜化的轉折點約在2009年。這一年,美國開始調整亞太戰略部署。

2009年1月,奧巴馬總統上任後,即釋放了將對前任小布什政府對外政策進行糾偏、把戰略重點優先放在亞太地區的信號。2011年,美國開始「亞太再平衡」戰略。2015年4月7日,美國防部長卡特提出,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進入了新的階段。

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新階段有三個內容:一是全球的軍事部署從歐洲占60%亞洲占40%,逆轉為亞洲占60%歐洲占40%;第二是在經濟上,通過《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獲取對亞洲經濟一體化議程的主導權。三就是強化同盟關係。

顯然,美國這個戰略的意圖,就是要制衡中共。

美國的這些行動,顯示美國對中共態度已發生了轉變,根本原因要從二戰後的世界秩序說起。

中美體制 天生尖銳對立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以美蘇為代表的兩大陣營之間的對抗,實質是自由與專制的天然對立。在冷戰中對立的雙方是以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為標誌來劃分的。

以美國為核心的西方陣營都是建立了牢固的民主制度,以自由為核心價值觀的國家;以前蘇聯為首的東方陣營則都是實行一黨專政、領袖獨裁的國家。

冷戰結束後美國成為世界經濟和軍事上的唯一超級大國。中共代表的是蘇聯解體後唯一可能對西方資本主義陣營構成威脅的共產主義國家。

此後,美國一改冷戰戰略,針對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希望通過接觸交往,增強合作,逐步將中國融入到國際社會中來,從制度和價值觀上與國際社會接軌,使中國成為一個國際社會中負責任的大國。

中共則從反面吸取蘇共垮臺的教訓,認為維持中共政權的合法性需要經濟發展為支撐。中共要在執政合法性的嚴重危機中重獲生機,必須依賴美國維持的和平穩定的國際環境,從美國等西方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獲得資金和技術,來維持國內嚴重缺乏的執政合法性。

就這樣,世界上兩種不同價值觀的代表,各懷不同的目的走到了一起。

美國把「共產主義」比為恐怖主義

其實在美國眼中,「共產主義」政權一直是邪惡的象徵。

2007年6月12日,美國總統小布什在華盛頓出席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落成儀式時,將「共產主義」比作恐怖主義,稱二十世紀是人類歷史上死亡最慘重的世紀。小布什說,「共產主義」在這個世紀裡奪走一億人性命,在中國和蘇聯奪走數千萬人生命。他還特別提到了中共發起的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小布什的演講代表著西方主流世界對「共產主義」政權的觀感。

2007年,在深受共產主義災難的烏克蘭首都基輔秘哈伊爾廣場,烏克蘭總統尤先科公開呼籲國際社會譴責共產極權政權。他表示,「全世界譴責共產主義暴行的時刻就要來了!」尤先科在此次活動上特別強調:在譴責共產極權主義以前,烏克蘭必須穿上「潔白的襯衫」,去掉身體裡共產極權的烙印。他表示,布爾什維克罪行、斯大林罪行、法西斯罪行,他們都具有一個性質,就是「仇恨人類」。

在共產主義陣營不斷衰敗的今天,許多國家都像送瘟神一樣,盡一切可能迅速地拋棄共產主義歷史,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俄羅斯、東歐、中亞等地數以千計的列寧像和其它共黨人物的雕像被多次成批推倒、損毀和移位,全世界範圍掀起去共產主義化的浪潮。

到了現在,以中共為代表的殘餘共產主義陣營越來越像「怪物」一樣,在整個世界上被孤立。在外交上,中共靠金錢拉攏了一些亞非國家,但是從道義上來說,中共幾乎沒有真正的朋友。

2015年 9月22日,中共共青團中央重提「要做共產主義接班人」的口號,遭到網上民意的激烈反彈。大陸知名地產商任志強在微博上撰文,描述了「自己被這句口號騙了十幾年」的痛苦經歷,得到大量民眾的贊同。

今年4月1日,波蘭總理希德沃表示,在波蘭的公共場所,所有代表著共產主義的象徵性標誌必須徹底消失。

2004年底,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深刻揭示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和歷史罪惡,引發了大陸民眾洶湧的退黨潮。

美國一直期待的中國民主轉型未出現

近年來,伴隨著美國不斷遏制中共,美國政界也出現了過去對中政策的反思潮。美國多名學者都對此發表看法,有知名美國學者稱,目前中美關係接近「臨界點」。

2015年9月,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訪問學者翁寒松發表《中美關係惡化 只因彼此看懂對方》的專稿說,近年來中美關係走向緊張對立的根本原因,是中美雙方從心底裡相互看懂了對方,尤其是美國用了近70年的時間才真正看懂了中共。

文章表示,改革開放以後,美國人天真地以為,只要中共不秉持激進的意識形態政策,大力發展私人經濟和對外開放等等,那麼在新興中產階層足夠強大起來以後,中國將自然而然地過渡成它所理解和期望的民主國家。因此,美國特別是在1980年代給予了中國很大的經濟技術支持,而中國的對外開放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對美國開放,並且在美國的拉動下對整個西方世界開放。然而事與願違,美國人在十多年前就發現事情的發展並不像他們想像的那樣;他們能聯想到的只能是西方寓言中的那個怪獸,每吞噬一次就自身擴大一倍,也就是說自己傻乎乎地白白幫助一個對手變得更強大了。

文章還說,現在美國人是看透了中共,也看懂了中國,正像在朝鮮戰爭中經歷了三次失敗才醒過夢來、悟出些道理一樣。所以,美國人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全力遏制⋯⋯

今年5月29日,中國問題專家鄭永年在博客上發表的文章分析了美國對「中國認知」的錯誤時也提到,長期以來,在美國的知識界和政策界,就中國問題,主要流行著幾種主流的錯誤觀點。其中,「樂觀派」的錯誤看法是,相信隨著中共的改革開放政策的推行,中國會變成「像我們美國那樣的國家」。

對於這一點也可從中共全國人大外委會主任傅瑩的講話中得到證實。

2015年6月4日,傅瑩在社科院《美國研究報告》發布會上的講話中稱,美國對中共深層的失望,其一是美方所期待的,「中國實現現代化必將帶來政治制度變革」的情況沒有發生,中國版的「戈巴契夫」沒有出現。

美國反思推動對華貿易

美國媒體也刊文,深度探討美國從2000年克林頓政府至今的經濟政策等。

華爾街日報7月8日發表長篇文章說,2000年4月,美國總統克林頓、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和美國的經濟領袖們,在白宮開會慶祝美國經濟的十年擴張。但是16年後,當人們回頭看去,卻發現當年的預言大多錯了。

其中尤以當年對與中國貿易的估計錯得失之千里:原本以為可以為美國產品打開巨大的中國市場,結果卻是中國成了美國最大的出口國,使美國失去了240萬個工作崗位。

中共高層拒絕「學習」西方體制

回頭來看,2008年美國爆發的次貸危機是一個轉折點,中共「正式通知」不再向西方「學習」。

美國前財政部長保爾森(Henry Merritt 「Hank」 Paulson)在他出版的《與中國打交道》(Dealing with China)一書中提到過一個小插曲,從中可窺測出中共高層當時的些許心態。

據書中介紹,2008年6月的第四次中美戰略經濟對話,地點為美國的馬里蘭,當時美國陷在金融危機中,危機也暴露出中國過份依賴出口、需轉為增加內需的情況。時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的王岐山,在休息時間時將保爾森拉到一旁,表示因為金融危機,中共高層對美國的想法有了改變。

「你曾是我的老師,現在我來到老師的地盤了,看看你們的體制,漢克,我們不確定是否該繼續跟你們學習了。」王岐山說。

戴秉國表明中共態度 黃巖島事件釋信號

獨立學者莫之許認為,2009年全球氣象會議上中共的表現,常被看作是奧運後外交戰略的一個轉折,是中共不甘心順從美國,作美國領導下的「老二」,而試圖構建「新型大國關係」,追求平起平坐關係的開始。

2009年,中美經戰略與經濟對話會上,時任中共國務委員戴秉國的一席話更加表露出中共的心態。戴秉國在談及中美關係時表示,中共的「核心利益第一是維護基本制度和國家安全,其次是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第三是經濟社會的持續穩定發展」。

對此,莫之許說,不會誤讀的是,所謂基本制度和國家安全,當然指的是現行政治制度,也就是現行的一黨專政體制,以及對應的對民眾的權利剝奪狀況。

評論:中國如何真正崛起?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中共領導人出訪西方國家時經常會要求「求同存異」。但迄今為止,並沒有一個西方領導人要求和中共「求同存異」。這實際已經反映出了中共執政合法性的巨大危機。當美國發現無望改變一個共產極權政權,且對方在經濟、軍事上不斷壯大發展,已經對美構成威脅的時候,美國因為恐懼而全力遏制中共,就成了必然。

石久天說,中共的外交危機會越來越嚴重,因世界已對中共越來越擔憂。在西方遏制的情況下,中國要真正崛起,就只能拋棄中共,改變現在的政治制度,重構中國的文化和價值觀才是出路。#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6-07-15 7: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