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珍珠港事件」76週年 老兵:吾非英雄

倖存老兵出席紀念儀式悼念戰友:英雄是那些再也沒有回來的人

珍珠港倖存老兵Armando Galella將花環投入哈德遜河,悼念陣亡戰友 (王新一/大紀元)

人氣: 2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2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王新一紐約報導)7日上午,在紐約曼哈頓西部碼頭區的「無畏號航空母艦」海空博物館(Intrepid Sea-Space Museum),多名曾在這艘戰艦上服役的海軍退伍軍人和他們的家屬,出席了「珍珠港事件」76周年紀念儀式,而「無畏號」當時在「珍珠港事件」發生前六天剛剛架起龍骨開始建造,並在二戰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珍珠港倖存老兵Armando Galella講述當年故事
珍珠港倖存老兵Armando Galella講述當年故事(王新一/大紀元)
珍珠港倖存老兵Armando Galella講述當年故事
珍珠港倖存老兵Armando Galella講述當年故事(王新一/大紀元)
二戰作家記述倖存老兵的故事。
二戰作家記述倖存老兵的故事。(王新一/大紀元)
二戰作家的父親曾參加諾曼第登陸。
二戰作家的父親曾參加諾曼第登陸。(王新一/大紀元)
珍珠港倖存老兵Armando Galella講述76年前經歷
珍珠港倖存老兵Armando Galella講述76年前經歷(王新一/大紀元)
珍珠港倖存老兵Armando Galella將花環投入哈德遜河,悼念陣亡戰友
珍珠港倖存老兵Armando Galella將花環投入哈德遜河,悼念陣亡戰友(王新一/大紀元)

1941年12月7日,日本海軍從早上7點55分開始發動空襲,這場持續了2小時20分鐘的攻擊,使得美軍停靠在這一海軍基地的14艘戰艦被擊沉,2,402人殉職。

出席「珍珠港事件」76周年紀念會的二戰老兵加萊拉(Armando Galella)憶述,那是他最後一次見到他的好友兼戰友霍蘭(John Horan)。他們都來自紐約州沉睡谷(Sleepy Hallow),那一年,這兩位同鄉一起在珍珠港服海軍兵役。76年前的12月7日,他們倆剛剛吃過早飯,突然間聽到了「轟!轟!轟!」的炸彈聲音。這時,這兩位好友奔向了不同的方向,霍蘭開始向卡姆機場(Hickam Field)的飛機庫跑去,而加萊拉則奔向了武器庫去拿武器。

可當加萊拉回來時,飛機庫已經被炸毀,「大火還在燃燒著,我們看到的卡姆機場,天吶,難以置信,他們毀壞了所有的東西,一切都在燃燒、冒煙,什麼都沒了。」

「我最好的朋友,約翰 ,他在那一天被殺死了。」二戰老兵加萊拉講到這裡突然停頓,淚水從他藍色的眼中湧出。

退伍軍人和倖存者悼念亡者

加萊拉向觀眾說,他後來一些戰友逃到了一個戰壕中躲避,「所有人都精疲力竭,我們真的一動都無法再動。雨下的很大,我們躲在一處火山口附近,有執勤的人在戰壕口盯梢兒,所有離開戰壕的人回來都需要暗號。」加萊拉說:「我們的暗號是「鐵路(railroad),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日本人沒辦法發出『r』這個音。」

昨天到場參加紀念儀式的作家兼設計師富雷克(William H Frake III),是記述二戰老兵故事的插圖書「瞬間與記憶」(A moment and A Memory)的作者,他說:「這些善良的人救下了這個世界,那些英雄永遠回不來了,但是加萊拉還在,他好好活在這裡,在那些死去的年輕人的護佑下。」

博物館的主席莫斯勒(Bruce Mosler)希望人們能永遠記住那些軍人的付出,「當我們的國家問,我們應該送誰去,誰願意替我們上前線,這些人的答案一直是,無論在過去還是現在:我在這裡,送我去吧。(Here I am, send me, I’ll go.)」

英雄們再未歸來

老兵加萊拉當時畢業的高中,有42名校友和他一起參加了二戰。這42人中,加萊拉是目前唯一在世的軍人。「我不是英雄,我想強調這一點。」馬上就97歲的加萊拉的雙眼在淚光中矍鑠,他的聲音有些顫抖,「我是一個倖存者,英雄是那些再也沒有回來的人,不是我。」◇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