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僭建風波被指損律政司威望

鄭若驊夫稱「一時不小心」 駱應淦:若知法犯法應辭職

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及其丈夫潘樂陶位於屯門大欖海詩別墅的相連兩幢獨立屋,被傳媒揭發涉嫌僭建。圖為海詩別墅3號(右三)及4號(右二)獨立屋外觀。(大紀元資料圖片)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1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林心儀香港報導)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位於屯門的獨立屋被揭露有多處僭建,事件持續發酵。政界及法律界人士皆質疑鄭若驊知法犯法,不適合擔任律政司一職,應該請辭。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自上週六見傳媒後,連日來沒有再回應住宅僭建問題,但民間引發的爭議仍持續。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昨日出席港台節目時表示,從多方報道看到鄭若驊在購買該獨立屋時已知有僭建,經過十年仍沒有處理有部分違規建築的問題,期間甚至懷疑出現其它僭建物。他認為鄭僅稱自己沒有足夠警覺性,不足釋除公眾疑慮。

胡志偉又不滿鄭稱將交給屋宇署處理的說法,認為以她的專業身分應該主動拆卸僭建部分:「她不需要等屋宇署進一步檢視,她應告訴公眾『我今天作為律政司司長,任何違規問題、任何違法問題,我一定必須立即糾正』,不需再等,因為她已經知道了!」,胡認為鄭已屬「知法犯法」,令人質疑能否勝任律政司長一職,「請她和政府都要小心考慮,鄭若驊是否是合適的人選,繼續擔任律政司的崗位。」

胡志偉表示若鄭依然沒有全盤解釋清楚,會在議會內提出質詢,包括在本週四特首林鄭月娥將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上,提出質問。至於是否提出不信任動議則有待商討。

同屬民主黨的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則表示,正就鄭若驊大宅僭建事件提出休會辯論信函,目前正等待立法會主席批准。

公民黨已去信立法會內務委員會,要求邀請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到立會交待事件。(李逸/大紀元)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表示,假如鄭若驊未能全盤解釋清楚,會考慮在議會內提出質詢。(蔡雯文/大紀元)

公民黨邀鄭至立會交待

公民黨則發新聞稿指,鄭若驊自上任首日起居所僭建及婚姻等狀況的申報問題遭到傳媒所質疑,事件引起公眾廣泛討論。該黨昨日已經去信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主席李慧瓊,要求主席邀請鄭若驊就事件到立法會向議員作詳細解釋並接受質詢,釋除公眾對其個人誠信的質疑。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指,律政司長未來會處理一地兩檢、國歌法、《基本法》23條立法等重大議題,公眾對政治任命官員有極高道德要求,而是次事件卻涉及律政司長的個人誠信。

他指,立法會是良好平台,若鄭若驊「事無不可對人言」,應到立會向社會清楚交待事件。

駱應淦:事態嚴重影響律政司威望

另外,有傳媒披露工程師出身的運輸及房屋局陳帆,為鄭若驊及其丈夫潘樂陶的證婚人。運輸及房屋局發言人隨後證實消息,並指陳帆曾經到訪過潘樂陶的寓所,但強調未曾去過鄭若驊的寓所。發言人指,陳帆不知悉,同時也沒有談及兩人寓所可能有僭建的問題。

潘樂陶昨日出席法律年度開啟典禮後離開時,被傳媒追問僭建問題,他說今日會有方法交待事件,而當他再被追問身為工程師,為何寓所出現疑似僭建問題時,他回應稱「買樓時一時不小心」。

智庫思政築覺成員、建築師關兆倫表示看過該獨立屋的圖則,明顯有僭建物,其外牆有許多加建物明顯違規。他指天台屋是比較常見的違建,而在「那個年代」不少獨立屋都會加建地庫,如當年唐英年的大宅。但他說,拆卸外牆的做法比較大膽,因為會影響樓宇結構,很少人會這麼做。關兆倫認為以鄭的專業有能力察覺買樓時是否有違建問題,令人驚訝是早已獲悉將擔任律政司長卻沒有改正的做法。

參與大律師公會換屆選舉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在另一電台節目中表示,僭建問題事態嚴重,已影響律政司的威望,予人「其身不正」的感覺,認為鄭若驊若早知有僭建,有機會修正而不作行動,應考慮辭職:「她的職位是要維持法治公正,她被政府遊說坐這個位,2016年因爆竊案已經曝光,但一直沒有採取行動,究竟是得過且過還是有恃無恐,這種心態很影響她擔任這個職位。」

另外,前大律師公會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認為今次僭建問題是鄭若驊上任後面對的最大挑戰,測試她對法治的承擔及應付危機的能力。他指,當年唐英年、梁振英選特首,僭建已是最大的問題,對鄭若驊上任前不處理好此問題,他感到大惑不解。從捍衛法治及法律的角度,他認為鄭身為捍衛香港法治的第一人——律政司司長,對守法的基本要求都心存僥倖、得過且過,令人很難有信心。他表示要待鄭全盤解釋才予公平判斷。

連日建制派皆認為應給予鄭若驊改正機會,前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陳婉嫻則在報章專欄上直言,「既然(任命)是早有安排,那就令人質疑其(鄭若驊)能力,是否如人家稱頌之高」,她質疑對方為何會犯「如此低級錯誤」,若是如其所言是上手留下,「即問題存在已久,而且明知有錯,但錯而不改。這種態度,叫人如何相信其對法治之堅持?」

陳婉嫻認為,鄭若驊要解答大眾到底她是「明知故犯,錯而不改」,還是「不知者不罪」,又說「若明知錯而不改者,猶如知法犯法;若是不知者不罪,則似乎未夠政治的警覺」。◇

責任編輯:陳玟綺

評論
2018-01-09 11: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