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實習醫生驚爆:我參與了活摘器官

文:夜曦

2018年7月14日,法輪功學員在台南市平實公園舉行反迫害19周年活動,圖為真人演示活摘器官。(黃捷瑄/大紀元)
人氣: 1070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10月14日訊】我是一名海外留學生。前段時間,我無意間從國內的一個老同學那裡聽說了一件駭人聽聞的事。思忖再三,我決定將它分享出來,希望盡自己微薄之力,藉助媒體的力量讓更多的人知道此事,希望能對仍在發生的國家恐怖行徑有所遏制。

從不敢相信,到不得不相信。從仿佛遙遠的故事,到真真切切從朋友的口中說出來。老同學的每一句話,都震撼著我的心。

那天,我們正好聊到海外媒體報導的有關活摘器官的事情,他突然說:我參與過摘取一個死刑犯的肺。

我很驚訝,問:你參與的?

他繼續說:取器官的環境是非常嚴的,半夜三更,地方選個偏僻的,警察封路,一群武警包圍現場,操作的地方被安置在一個大帳篷裡。現場由醫院付給警方大量現金(10萬人民幣),清點現金後,法醫當場用毒藥麻醉死刑犯,然後醫生上前取器官(人還活著)。

我:他是什麼人?

他:基本都是沒有親戚的死刑犯,或者不和親戚聯繫的,或者親戚不會追查犯人死因的。你想想,全國那麼多器官移植,哪來那麼多供體?

我:問題是,怎麼確定他是死刑犯呢?全國一年也就幾千名死刑犯(據海外媒體公布),而政府公開的數據更少,可能也就一年不到一百人。器官配型機率也不高,哪來這麼多死刑犯給你們做移植呢?有沒有可能是拿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冒充,騙你們醫生說他是死刑犯?

他:我不想知道,知道又能怎樣。你說的是否屬實,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以人性最陰暗的一面來看,倒也不是沒可能的。人都是司法系統提供,我們醫生就是取器官而已。

我繼續勸他能不能去多蒐集一些證據,調查一下究竟是不是死刑犯,而他卻顧左右而言他,顯然是不想面對這事。

這位老同學參與實習的地點是長三角地區的某一線城市。時間是在2010年之後。

從他的描述中可以了解,醫院和公檢法系統之間存在「死刑犯」器官買賣,公檢法從中賺取的利潤非常豐厚,1個肺移植就可賺取10萬人民幣。

而被「活摘器官」的對象真的是死刑犯嗎?對於這個問題,我上網查閱了更多的資料,以下分享一些我蒐集的信息和對此事的分析。

原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2010年器官移植大會上稱「中國1997年到2008年間的超過10萬例移植器官,90%來源於死刑犯。」死刑犯真的可以撐起中國龐大的器官移植市場嗎?

按照大赦國際所估計的中國死刑數據——每年約1,700人來算,假設所有死刑犯的器官都可以被用上,1997年到2008間死刑犯可以提供1萬~2萬例器官移植。如果按黃潔夫說的總共有超過10萬例器官移植,那剩下的8萬~9萬例器官來自何處?

再說,死刑犯器官不可能被全部利用上,一般而言,每10位器官捐獻者,只能找到一位與病人類型相符;若做10萬例器官移植手術,則需要超過100萬個器官供體,那麼死刑犯的數量是遠遠不夠的。

依據中國公開報導及中華醫學會數據,中國全國的器官移植數量,從1999年以前6年的1.8萬例,暴增到1999年以後6年的6萬例。2005年高達2萬例。

法輪功於1999年開始遭當局迫害。而迫害的最高峰期,2000~2005年,正是中國器官移植量暴增的時候。

遭關押法輪功學員健康狀況普遍受當局忽略並遭到酷刑,但中國監獄、勞教所、拘留所卻都普遍對在押法輪功學員「例行、系統的驗血及器官檢查」(亦包括超音波、驗尿等),但其他犯人都沒有,而驗血是器官移植配型的必要步驟。

由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所做的獨立調查報告中以充分的證據得出結論,認為在1999年以後大量失蹤、遭勞教及關押、酷刑的法輪功學員,是唯一能解釋器官來源爆炸性增長的來源。這項結論獲得聯合國酷刑專員、首位進入中國進行酷刑調查的諾瓦克的認可支持。

對於每年死刑犯數量,中國政府一直諱莫如深,不願公布。我認為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大量的「死刑犯」其實罪不當死,甚至是無罪的良心犯,只是因為中共選中了他們的器官,而蒙冤被殺害。

讓我感到深深同情的,除了因「活摘器官」而死的無辜同胞,還有包括我的老同學在內的廣大醫護工作者,他們無法核實眼前手術台上的這個軀體,究竟是不是真正的死刑犯。也許他們也思考過這個問題,也許不敢思考,更不敢面對。一個個良知尚存的靈魂就是這樣在暗夜中被撕裂,一樁樁恐怖行徑,得以堂而皇之地延續著。一個個「白衣天使」,被迫幹著魔鬼的勾當,犯下反人類的罪行。

其實,關於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我無意中得到另外兩個間接的口證,在此也將其曝光出來。

第一個,是我與一位大學同系同學聊天時聊到這個話題,她說:「我的親戚就在軍醫系統工作,他和我說,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是真的。」

第二個,是另一位大學同學,告訴我,他的朋友是一位在東南亞某國政府部門工作的年輕人,需要換腎,公司幫他聯絡了中國的腎源。他自己想辦法向中國那邊打聽到了腎源究竟是什麼人。他了解到,那是從健康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活摘的器官,他後來決定不去中國做移植。

為了保護文中證人的安全,我無法透露關於他們更具體的信息,希望讀者們可以理解。我對於自己的親身經歷,沒有任何捏造的必要。我也相信,有此經歷的朋友還有很多。也希望你們可以鼓起勇氣,拿起筆,將你們所了解的有關證據曝光。每一點努力,都在推動早日終結活摘器官罪惡,都會震懾邪惡,都可能挽救下一個將被謀殺在手術台上的無辜生命!#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10-14 2: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