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華德育故事系列(7)

人們為什麼想買黃金為他鑄像?

作者:杜若

胡適在寫給陳之藩的信中曾寫道:「我借出的錢,從來不盼望收回。因為我知道我借出的錢總是『一本萬利』,永遠有利息在人間的。」這是現代人對錢財的另一種解讀,含義是輕財仗義。每當發生大的地震災難,很多人都會主動地捐獻。人的天性自帶著天良仗義。雖然古今生活的環境不一樣,語言表達也不一樣,但留下的故事,卻有著異曲同工的妙處。古時有一篇輕財仗義的故事:人們都被義士感動到想買下黃金,為他鑄造真人像。是哪位義士呢?我們來看看朱生的故事吧!

徽州有一位讀書人,人們都叫他朱生。朱生天資聰穎,很會讀書,他十二三歲時父母就死了,於是他成了孤兒。

他的一個同鄉到嘉興做生意,開了一間商店,就把朱生也帶上了,這個同鄉就成了朱生的師傅。朱生跟著店主學做生意,因他為人誠實勤懇,做事又乾淨利落,很受店主的喜歡。幾年後,他事業小有所成,積蓄了百兩銀子,就想回家娶親,完成父母早早為他定下的婚約。店主答應了,想到他的百兩銀子可能不夠,就又資助了他一百兩,選好吉日就送他返鄉。

朱生跟著店主學做生意,因他為人實誠勤肯,做事又乾淨利落,很受店主的喜歡。清謝遂仿宋院本《金陵圖》局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朱生跟著店主學做生意,因他為人誠實勤懇,做事又乾淨利落,很受店主的喜歡。圖為清 謝遂仿宋院本《金陵圖》局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奇怪的是,他走了不到十天就又回來了。店主很吃驚,問他:「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朱生說:「我在半路遇到了強盜,銀子全被他們搶走了。只好空著手回來,婚事是辦不成了,再等一二年吧。」店主聽他這麼一說,也很替他惋惜。

其實,朱生返鄉時,晚上借住在一家旅店裡,半夜他聽到隔壁傳來兩個婦人的哭聲,聲音十分的悲哀淒涼。他向店家打聽是怎麼回事?

店家說:

「這是一對婆媳,婆婆從少守寡,好不容易將兒子養大成人,還給他娶了一個賢惠的媳婦兒。但結婚才一年,就碰上了災年。一家人饑饉難耐,為生計所迫,兒子就去四川當幕僚,往家寄錢贍養母親,他的媳婦也做刺繡手工賺些收入,貼補家用。

「但最近因川軍和楚軍打仗,道路不通,至今已有三年沒有兒子的音訊,是死是活,全然不知。現在兵荒馬亂的,又是荒年,物價暴漲,柴米油鹽貴得都跟珍珠一樣,一家人難以存活。昨天有個媒人來說,有一個富家子看上了她的媳婦,願出三百兩銀子納她為妾。婆婆、兒媳彼此捨不得對方,所以哭了整個通宵。」

朱生仔細問明了店家這對婆媳的家世和兒子的姓名、年齡、相貌後,就回到房裡。他拿出身上所有的錢,又以兒子的名義寫了一封假的家書,來到這對婆媳的家門前,對婆婆說:「我去四川販貨,和你的兒子是莫逆之交。今天運貨回來,你兒子囑託我把二百兩銀子和這封信帶給你們,請你收下。」

老人家聽了破顏而笑,她想多留朱生坐下,詳細地了解一下兒子的情況。朱生說:「你兒子情況非常好,發財上萬,不久就要回家了,想必信中都詳細明說了。因我還得趕路,沒時間再細說了!」朱生說完就告辭了。他繞道回到客棧,給家裡的親戚寫了封信,藉口說路上被盜,婚期要推遲。他把信寄出去,自己就返回嘉興的店裡。

一年多以後,朱生又攢了一些錢,再次啟程回家。這次他還是住在那家客店。他向店家詢問那家婆媳的情況怎麼樣了?店家說:

「上一次,我把她家的情況告訴你之後,當天就來了一位客人,帶著她兒子的家信和二百兩銀子去找她,放下錢就走了。那婆婆得了錢,立即取消了富家的婚約。

「但誰又想到,沒過幾天,她的兒子忽然回來了,發了大財,足足有十萬多兩銀子,現在成了大戶人家。那兒子說,他沒有託人往家捎錢捎信。所以他想到,可能是神明憐憫他母親苦守貞節,憐憫媳婦賢惠孝順,所以悄悄地保佑著她們。」

朱生心裡欣慰地笑著,不住地點點頭,他什麼也沒說。

朱生回家完婚後,在家裡住了一年多,就又啟程前往嘉興的店裡。中途,還是在那家客店歇腳住宿。一天,他偶然到客店外逛逛,恰好遇到隔壁的老婆婆。朱生見了她,趕緊躲進了店裡。

不一會兒,老婆婆的兒子衣冠整潔地來到客棧,邀請朱生到他家裡去。朱生不去,那位先生笑著說:「剛才我聽客店老闆說你擅長書法。現在,我要給遠方發一封信,但我自己不會寫。我的祕書外出辦事去了,所以懇求先生幫我寫封信!」朱生只好照辦。

朱生擅長書法。圖為趙孟頫楷書《玄妙觀重修三門記》。(示意圖,公有領域)

朱生寫好信後,交還給老婆婆的兒子。一會兒,那位老婆婆領著兒子、兒媳,穿著嚴整地從裡面出來,一齊跪倒在朱生的面前。一家三口向他叩頭致謝,感謝他的大恩大德,保全了一家人。

起初,朱生不承認,但老婆婆認得他,又有店家出來作證鑑定,朱生見瞞不過去了,只好承認:「我只不過一時起了惻隱之心,也是上天憐憫婆婆苦守貞節,嫂夫人又很賢孝。這都是上天借著我的手在辦這件事,我怎麼敢貪天之功呢!」朱生和老婆婆的兒子就結為金蘭之友,成了結義的兄弟。

嘉興的店主聽說此事後,驚喜地說:「原來我以為朱生僅僅是個誠懇的老實人,沒有想到他還能見義勇為,做了這麼大的好事,也沒有放在心上,將來他必有厚福!」因此更加信賴他。

店主去世前,由於他的孩子還很幼小,店主就把整個店鋪都託付給朱生。和他約定,以十年為期限,待孩子長大成人後,到時把本錢還給他的兒子就行。朱生接手經營店鋪後,店鋪的盈利非常豐厚。

10年以後,朱生把本利結算出來,得銀數十萬。他想到,儘管之前有約在先,只把本錢還給他的兒子就行,但是畢竟主僕一場,不能辜負店主的大恩,於是就把全部財產的一半,分給了店主的兒子,兩家都成了巨富。朱生的兩個兒子,長子叫嘉吉,二子叫逵吉,都進入翰林(相當於現代中科院、社科院一類的部門),擔任顯要官職。

《坐花志果》有一首詩稱讚朱生,他聽到別人的哭聲,心裡萌生了善念,要資助他人。他輕財仗義、不圖回報的善行令人感動,甚至人們甘願買下黃金為他鑄造一尊真人像呢!@

清康熙年間翰林院全圖。(公有領域)

(事據《坐花志果》下卷 二二之《偽書保節》)

責任編輯: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