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哥大男生吸毒身亡 可惜大好前程

聖誕節不見兒子回家 母親找到學校 不料等待的是噩耗 留下慘痛教訓

即使是身在美國最優秀的校園,也難以躲過每年在美國奪走數萬條生命的「鴉片濫用」的陰影。 (Mario Tama/Getty Images)

人氣: 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2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王新一紐約報導)去年12月27日,哥倫比亞大學19歲大二生貝里托(Gage Bellitto)的母親,到哥大宿舍去尋找聖誕節也沒回家的兒子,卻發現警察聚集在宿舍樓下,警察叫她不要進去。後來一位探員告訴她,貝里托的屍體在宿舍中被發現,警方推測他在五天前死於吸食鴉片過量,而毒品來源可能是止痛片或非法獲得的海洛因。

即使是身在美國最優秀的校園,也難以躲過每年在美國奪走數萬條生命的「鴉片濫用」的陰影。在哥大學生公布經濟學學生貝里托的去世的消息時,他的父母要求學校告訴學生,貝里托是死於吸毒過量。

大學校園吸毒並不罕見

哥大華裔學生羅同學對《大紀元》表示,「哥大有很多人吸毒(包括大麻)。可是我的理解是这个在很多学校都很普遍的,所以哥大也不特殊。可是好像大多数是大麻而不是鴉片。当然我说的可能不是很准,可是用毒品的人还是蛮多的。经常在宿舍就会闻到毒品的味道。」

密歇根大學一項研究發現,大約7%的美國大學生曾攝入過非醫療目的的鴉片類藥物。而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有4萬2千人因鴉片類藥物過量死亡。

少年原本前途無量

「他一直想要上美國最好的大學,他的目標是排名越靠前越好,」貝里托的父親格倫(Glenn Bellitto)對《郵報》(New York Post)說。貝里托的父母均為哈佛畢業,貝里托以他們為目標,先是考上緬因州的優秀高校貝茨學院(Bates College),但他還不滿足,在大二時轉學到了著名藤校哥倫比亞大學。

「你看,爸爸,現在我們家三人都是藤校生了。」貝里托對父親曾說到。

問題漸漸浮出水面

不過,父親格倫慢慢察覺到了問題。2017年5月,他接兒子回家放暑假,發現他宿舍的煙霧報警器被用塑料紙包了起來,「我對他說,你瘋了麼,你在幹些什麼啊?不會在這吸大麻吧?」格倫對兒子說。

幾週過後,貝里托的父母發現兒子簡直變了一個人,他們在地下室發現了幾十個啤酒瓶,貝里托還在裡面光明正大地吸大麻,而且他的脾氣變得越來越壞。

「每一次我試圖和他討論毒品的問題時,他都很生氣,好幾天不和我說話。」格倫說,貝里托甚至叫他的父母「滾開」,並摔門把父母鎖在門外。

貝里托對他的藥劑師撒謊,使藥劑師加大了「氯硝西泮」(Klonopin)和哌甲酯(methylphenidate)的劑量,哌甲酯也常被稱為「利他能」(Ritalin),是一種治療過動症的藥物。

Klonopin是一種抗焦慮藥物,含苯二氮平,和鴉片一樣可能導致嗜睡、呼吸過慢、昏迷甚至死亡,2016年被FDA發出為「黑盒警告」。

活力少年不再 拒絕治療

2017年8月28日,貝里托搬到哥大宿舍。起初,他的室友們覺得他還挺正常的,可是毒品漸漸吞噬了他的活力。「他的情況越來越糟,他的健康整個被毀了。」貝里托的室友莫亞(Miguel Moya)對《郵報》說,貝里托變瘦了很多,每天只吃冰淇凌三明治和可樂。

10月12日,貝里托在宿舍癱倒在地,並被送往聖盧克醫院(St. Luke’s Hospital),醫生說貝里托攝入的藥物可能是「危險的混合」,但貝里托拒絕簽字同意醫生查看他的用藥記錄。

貝里托的父母試圖讓他住院戒毒,但也被貝里托拒絕。隨後,貝里托回到學校,準備參加期末考試。

12月27日,貝里托的父母向校警報告他失蹤了,他的母親說,「我從來沒想過他有可能是死了,我連受傷的可能都沒想過。」

羅同學表示,貝里托去世後,校長通過郵件通知了全校學生他因鴉片過量死亡。但「我接触的人里面,大多数好像没有太关注这个事情」,羅同學表示,「哥大和学生组织经常開展各种各样的活动,来讨论他们看到的问题,像種族歧視、性騷擾、心理健康等等,也许也有过关于毒品的活动。 可是我个人感觉是,我们都没有特别注重这个事情,注意力都放在别的事情上了。」◇

責任編輯:文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