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一部分 蘇聯的暴力、鎮壓和恐怖(59)

《共產主義黑皮書》:「醫生的陰謀」

作者:尼古拉‧韋爾特(Nicolas Werth)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人氣: 5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18日訊】14. 最後的陰謀

1953年1月13日,《真理報》宣布,據稱發現了一起由一個「醫生恐怖組織」實施的陰謀;該組織最初由9名知名醫生組成,後來擴充到15名,其中一半以上是猶太人。他們被控受命於美國情報部門和猶太人慈善組織──美國聯合分配委員會(US Joint Distribution Committee),濫用他們在克里姆林宮的高級職位,來縮短安德烈.日丹諾夫(一名政治局委員,死於1948年)和亞歷山大‧謝爾巴科夫(Alexander Shcherbakov,死於1950年)的生命,並企圖暗殺幾名蘇聯軍官。譴責這場「陰謀」的女子莉迪亞.提莫舒克(Lidia Timashuk)博士,被莊嚴地授予列寧勛章(Order of Lenin),而被告們則受到審問,並被迫「招供」。與1936至1938年一樣,舉行了成千上萬次會議,要求懲罰有罪之人、展開進一步調查,並回歸老式的布爾什維克式警惕。宣稱發現「醫生陰謀」後接下來的幾週裡,一場巨大的報刊宣傳運動掀起,要求「徹底杜絕黨內的過失犯罪,懲罰所有破壞分子」,重燃了大恐怖時期盛行的氣氛。知識分子、猶太人、士兵、工業管理人員、黨內高級官員,以及俄羅斯以外共和國的主要代表中存在巨大陰謀的想法開始大行其道,使人聯想起葉若夫時期最糟糕的年月。

現今首次可得的與此事有關的文件證實,「醫生的陰謀」(Doctors’ Plot)是戰後斯大林主義歷史上一個決定性的時刻。它既標誌著始於1949年的「反世界主義」(即反猶主義)運動(其首次萌芽可追溯到1946至1947年)達到高峰,又標誌著在這個陰謀故事被披露幾週後,一場新的廣泛清洗已經啟動。這場新的大恐怖,僅因斯大林去世才暫停。有一定重要性的第三個因素是內務部和國家安全部裡派系的權力鬥爭。國家安全部於1946年獨立出來,從此不斷進行重組。祕密警察內部的分裂是統治集團最頂端鬥爭的反映。在那裡,斯大林的潛在繼承人正持續地、不擇手段地搶占有利地位。此事最後一個令人不安的方面是,在納粹死亡營的恐怖被公開曝光8年後,它使布爾什維克以往所迴避的、根深蒂固的沙皇時期反猶主義得以重新抬頭,從而彰顯了斯大林主義晚期的混亂狀況。

此事件的複雜性,更準確地說是這幾樁交會事件的複雜性,並不是我們在這裡所關注的。它足以使人聯想到這場陰謀的主要輪廓。1942年,為了向美國猶太人施壓,以迫使美國政府盡快開闢對德國的第二戰場,蘇聯政府成立了蘇聯猶太人反法西斯委員會(Soviet Jewish Anti-Fascist Committee),由莫斯科著名猶太劇院(Yiddish theater)的總監索羅門.米霍埃爾斯(Solomon Mikhoels)擔任主席。數百名猶太知識分子很快積極投入這場運動,包括小說家伊利亞.愛倫堡(Ilya Ehrenburg)、詩人塞謬爾.馬沙克(Samuel Marchak)和佩雷茨.馬爾基什(Peretz Markish)、鋼琴家埃米爾.吉列爾斯(Emil Guilels)、作家瓦西里.格羅斯曼,以及物理學家、蘇聯「核彈之父」彼得.卡皮察(Pyotr Kapitza)。該委員會很快發展得超越了其作為官方宣傳機器的最初目標,反而變成一個真正的猶太人團結中心,也變成蘇聯猶太人的一個代表機構。1944年2月,委員會領導人米霍埃爾斯、伊薩克.費費爾(Isaac Fefer)和格里戈里‧愛普斯泰恩(Grigory Epstein),致信斯大林,提議在克里米亞創建一個猶太人自治共和國,以取代20世紀30年代建立的、基本上不成功的猶太民族國家比羅比詹(state of Birobidzhan)。在過去10年中,不到4萬名猶太人移居到中國邊境、西伯利亞最東部這個遙遠而被遺忘的沙漠和沼澤地區。

該委員會還致力於收集關於納粹屠殺猶太人的陳述,以及任何「關於猶太人的異常事件」──人群中有任何顯著反猶行為的委婉說法。有相當多的此類「事件」。在烏克蘭以及俄羅斯西部某些地區,特別是俄羅斯帝國古老的柵欄區(Pale of Settlement,譯者註:即俄政府圈定的猶太人集中定居地),反猶傳統依然強大。在那裡,猶太人被授權依靠沙皇當局過活。紅軍的第一次戰敗揭示了反猶主義在民眾中實際上是多麼廣泛。NKVD關於民眾態度的報告顯示,納粹宣傳聲稱,德國人只是在打共產黨人和猶太人;很多人都對此作出積極回應。在德國人占領的地區,特別是烏克蘭,對猶太人的公開屠殺幾乎未受到當地人的抵制。德國人在烏克蘭招募了8萬多名軍人。其中一些無疑參與了對猶太人的屠殺。為了對抗納粹的宣傳,也為了動員整個國家「為全蘇聯人民的生存而戰」,布爾什維克的意識形態最初對這場特別針對猶太人的大屠殺相當抵制。正是在這種背景下,反猶太復國主義和官方反猶主義先後開始興盛。反猶主義在中央委員會宣傳鼓動部尤其致命。早在1942年8月,該機構就針對「猶太人在藝術、文學和新聞業環境中所扮演的主導角色」,發出了一份內部備忘錄。#(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譯者:言純均,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8-07-20 11: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