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內幕:中共以滲透和造假騙取美最惠國待遇

人氣: 1014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7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中國大陸出走者證實,中共在1995至2000年期間通過系統性造假,欺騙美國國會通過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為中國加入世貿鋪平道路。

前美國國防部官員、「中國通」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上週四(7月19日)出席國會聽證時首次披露上述信息。

2000年,美國國會就是否給予中國永久性最惠國待遇(也被稱為「正常貿易關係」)進行辯論,最後參眾兩院都以多數票通過。眾議院於2000年5月24日以237票對197票批准了中美貿易正常化,參議院於9月19日以83票贊成票通過決議。

但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2000年的決議為18年後的中美貿易衝突埋下了種子。

中共滲透誤導國會 鑽美國政治空子

白邦瑞提及這位出走者(化名李女士)曾參加中共的多次祕密會議,她曾透露,當時中共領導人(江澤民)的策略是「不遺餘力」地支持美國國會擬投贊成票的人,同時有意壓制中共重商主義經濟戰略的信息。

中共領導人知道,如果美國國會知道中國自由市場不會在可預見的未來出現,或是永遠不會出現,投票就不會通過。於是,他們發起一項含宣傳和間諜的項目,其複雜程度甚過美情報界對此做出的最大猜疑。

在項目實施過程中,中共在與美頻頻接觸中,不斷釋放類似的宣傳信息:中國(中共)國營企業將被淘汰,自由市場政策即將出台,人民幣不會被操縱,中國也不會積累大量的貿易順差,美國的創新和知識產權當然會受到尊重。眾所周知,這些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基本條件。

在具體措施上,李女士介紹了中國(中共)如何研究美國政治上的錯誤路線,並利用美國外交政策界的內部分歧進行滲透和操作。據她透露,中共在此問題上以毛澤東20世紀30年代的政治鬥爭理論為綱。

白邦瑞現任哈德遜研究所中國戰略中心主任,上週四(7月19日)獲邀出席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公開聽證會,他再次提醒美國政府,現在正和一個「很厲害」的談判對手在打交道。

「請別低估我們在和誰打交道,從過去兩個月中國(中共)媒體的報導中,你可以看到它們顯露的好戰性格。」他說。

他表示,到現在才意識到問題嚴重,過去的美國政府也有責任。「它們(中共)過去40年(這麼做)一直都沒事,出錯的不只在中國(中共)。」

「很明顯的是,如果你回頭去看早期聯邦調查局的資料、非機密的文件,最早可以追溯到2000年,聯邦調查局就已經發出了警告。」白邦瑞說。

美政客錯判 支持中共入世貿

獲得美國支持,是中共(國)入世貿進程中的最關鍵一環。次年12月11日,中國就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

那麼美國政府究竟在2000年做出了哪些錯誤判斷?時任總統克林頓在2000年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意思是「中國(共)單方讓步,我們僅需要簡單維持過去適用的對華市場准入政策」。

隨後,克林頓再次拓展演講,「美國不用降低任何關稅,我們不用修改任何貿易法,我們什麼都不用做。」

「是他們(中國)必須降低關稅,開放電信業投資,並允許我們按照低得多的關稅在中國銷售美國境內生產的汽車。」他在演講中說,「我們不再需要轉讓技術或者在中國境內聯合生產。」

「說到經濟影響,對美國來說是百利無一害的交易。」克林頓說。

但是現實情況是什麼?現任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曾在2010年受邀出席聽證,對十年前美國會批准與中國建立永久性正常貿易關係(Permanent Normal Trade Relations,PNTR)進行過深度反省。

在35頁的公開證詞中,萊特希澤梳理了美國政、商界支持給予對華最惠國待遇的上述理由,最後發現這些理由全部落空。

「不幸的是,證據顯示,(政客講的)那些承諾並沒有兌現。」他說。

對華貿易赤字翻番 製造業流失三分之一的工作

現實情況是中共入世貿十年後,美對華貿易赤字出現井噴,美國數百萬製造業工作流失,而中共繼續維持大量市場壁壘來妨礙美國的出口,中國國內的市場趨勢已偏離自由化的軌道。

從2000年到2009年,美國對華貿易赤字增長了近兩倍,同時美國製造業失去了逾560萬份工作機會——幾乎占到了美國經濟中所有同類工作的三分之一。

而在與中共的低收入工資競爭下,美製造業領域其他工人的薪資水平也被拉低,並降低了整體經濟中類似工人的薪資和議價能力。

而那些試圖進入中國市場的美國企業一直面臨中共的一系列扭曲的市場壁壘。比如,中共為保護其高科技公司免遭國際競爭而操縱標準和技術規範,同時利用監管程序使得美國服務供應商無法進入其市場。

甚至在農業領域——美國生產商在中國市場罕見的亮點,當時的美國貿易代表也抱怨說:「中國仍然是世界農產品主要市場中最不透明、最難以預測的一個。」

「這些事實表明,克林頓總統和其他人承諾的中國市場完全准入並沒有實現。」萊特希澤總結說。

當時他指出,在中美深層次的結構問題中,必須解決的第一件事就是明確承認:中美之間存在「無法持續的雙邊貿易失衡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中美貿易第一輪談判中,中美雙方唯一達成的共識就是這個。

萊特希澤:美政策制定者犯下的六個錯

為什麼說當初那麼多專家、政客支持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是錯的?萊特希澤總結說, 「在我看來,美國的政策制定者犯了六個關鍵錯誤。」

第一,誤讀中國(中共)。美政府沒有充分考慮許多中國的獨特現實,包括其政治體制、重商主義承諾及潛在經濟規模。

第二,誤判中國(共)與WTO之間的關係。萊特希澤表示,美政策制定者被中共會輕易服從像WTO這樣一個國際組織規定的觀點所誤導。

「WTO爭端解決機制的設計根本不適用這樣一個跟WTO成立基礎相悖的法律和政治經濟體。」他說。

第三,他們「想當然地」忽視了西方企業將生產轉移到中國、再從當地把商品運回美國的動機。

在美國沒有批准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前,西方企業有充分理由猶豫,要不要這麼做,因為美國國會尚有足夠的工具可制裁這種行為。但在批准之後,情況變得很不一樣,這些企業很有把握地認為,即使它們將大部分甚至全部生產轉移到中國,它們實際上仍然可以不受限制地進入美國市場。

第四,美國決策者也放棄了關鍵工具,包括每年能通過那些本可以推動中國市場自由化的槓桿法規,就是讓政治與經濟脫鉤。

過去每年由總統決定放棄適用傑遜−凡尼條款,為約束和平衡中國貿易政策提供了強有力的制衡機制。一旦中共實施對美國經濟大為不利的扭曲貿易政策,美國就可以收回對中國的最惠國待遇。在萊特希澤看來,當時廢除這一條款等同於自廢制衡中共的利器。

據白瑞德透露,在美國關於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辯論中,總統克林頓未同意在貿易協議中加入國會提出的條件——要求中共改變兩千至三千名中國政治犯的命運。

第五,美政策決策者消極應對中共扭曲貿易的做法,甚至沒能充分利用現有的政策工具。萊特希澤指,在貿易保障措施以及應對中共操縱貨幣上,過去的美國政府少有作為。

第六,這些決策者被自詡民主和資本主義「勢不可擋」的勝利沖昏了頭腦,輕視了中共經濟超越美國的努力。

萊特希澤指,那些政策決定者所許諾的理由沒有一個成立,現在他們還主張說政策正在見效,甚至仍不敢尋求改變。「但我們已經等了十年,貿易扭曲現象已經普遍惡化,我們再也等不起了。」

「數年來,我們對華經濟地位由於美國的政策制定者拒絕冒險——質疑中國(中共)的重商主義——已經發生了惡化。」他說。

萊特希澤提出系列主張,改善美中惡化的貿易關係,他當時說:「我建議的這些政策沒有一項能夠發揮作用,除非美國的政策制定者願意以一種堅定、有力的方式來實施它們。」

「我們需要強大的領導者,他們做好了艱難決策的準備,在危機解決之前決不罷休。」八年前,萊特希澤就這麼說。#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8-07-24 4: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