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伊朗姑娘嘉扎爾‧塔瓦納艾(3) 騎向自由

視頻簡介:家住迪拜的伊朗姑娘嘉扎爾‧塔瓦納艾(Ghazal Tavanaei)是一位美麗的少女,她不僅有著俊俏的外表,還擁有一個強大的內心。從她的身上我們看到,儘管她年紀輕輕,卻已經彰顯出不一樣的人生。

續前:伊朗姑娘嘉扎爾‧塔瓦納艾(2) 歷練的旅程

嘉扎爾‧塔瓦納艾

「我18歲開始修煉法輪功,我會說那正是人們開始玩樂的年紀,去參加派對、找樂,去體驗新鮮事物。現在世界很紛亂,體驗新鮮事找刺激,他們看成是很平常的事,去派對或抽菸,諸如此類。而我開始修煉大法後,我有了指導原則,因為這是心靈的修持,當然會教你不要沉淪在這些事中。」

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目前修煉者遍布全球140多個國家,這是一種同時修煉身心的法門,有一套完整的功法,包括動功和靜功。功法動作非常舒緩,非常有益於心態祥和,有益健康,有三個指導原則,要修煉者遵循就是『真、善、忍』。

「法輪功最早從中國傳出,但很不幸,雖然來自中國,自1999年後卻被禁止,而1999年時,已經有1億修煉者了。中共發現修煉法輪功的人這麼多,感到極度不安,所以當時江澤民就發動了這場迫害。從那時開始,全球法輪功學員展開聲援行動,呼籲大家關注對法輪功的迫害,『騎向自由』活動也應運而生。

「我們想要呼籲更多關注,並且告訴大家很多失去父母的遺孤所承受的痛苦。」

2016年5月15日,嘉扎爾‧塔瓦納艾(Ghazal Tavanaei)在2016年紐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發言。(戴兵/大紀元)

馬善存(Jimmy Ma,「騎向自由」成員,來自中國大陸):「當我3歲時,我媽因為煉法輪功而被關押在監獄,她被押走後我非常難過,每天醒來總要找媽媽,但我每天都是失望。我每天問爸爸我媽在哪裡,但是每一天爸爸都說,他不知道,就這樣持續了一年。我不是個別的,在中國像我這樣的小孩,有數百萬之多。」

坦納‧高 (Tanner Gao,「騎向自由」成員,來自中國大陸):

「我還沒出生時,我的家人煉法輪功,但政府卻不允許,後來我爸爸被強制帶走,所以我出生兩年都沒看過爸爸。我還記得當我6歲時,警察出現在我家門口,他們把我媽媽帶走了。我記得很清楚,去監獄看媽媽時,感覺很糟糕。半年後,她從監獄出來,我們一家就來到美國。

「我覺得我對中國的遺孤們感同身受,因為他們身在中國無法為自己發聲,所以我們在這裡為他們發聲。」

2015年7月17日,伊朗姑娘嘉扎爾‧塔瓦納艾(Ghazal Tavanaei)在華盛頓DC參加7‧20反迫害燭光夜悼活動。(Edward Dye/Epoch Times)

蔡博容(Borong Tsai,「騎向自由」成員,來自新加坡):

「我知道這樣的事,很多孩子淪落街頭。很早以前,當我3歲時,我並不知道自己也可以盡一點力量。但當我看到『騎向自由』的活動,我決定參加。

「我想旅程中我們得以達成目標,最重要的原因在於我們身上的共通點,那就是我們都是法輪大法修煉者。法輪大法教我們的核心價值是真、善、忍,先想到別人,放下對自我的執著,做什麼都先考慮別人,說實在的,要是沒有遵循這些原則,這個旅程是不大可能達成目標的。

「因為旅程中很多東西都是有限的,包括食物和空間,洗澡也要輪流,很多方面資源都很少。我還特別觀察,他們會不會無私互助,他們都擔起責任,每個人都負責不同的事。有人負責準備早餐,有人負責整理帳篷,我就覺得:哇!這些孩子真的是……當然,我們在家時父母為我們打理一切,他們沒讓我們分擔什麼。現在大家獨自出門在外,大家為了共同目標努力,每個人都必須扛起責任。

「當我看到他們的表現,我感到很受鼓勵,就感覺:哇!太棒了。這些孩子,當他們長大後 ,將會成為很棒的人,因為在這種年紀,他們有了這麼棒的經驗,這樣特別的歷練,這對他們來說非常寶貴,是一堂很棒的人生課,我認為是這樣。」(完)@*

相關影片»

點擊下載視頻

編譯撰稿:裴晏,中文製作:雅紅,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