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尾酒不同於葡萄酒,講求的是另一種酒配對的學問。我對雞尾酒雖沒特別喜好,卻也喝過可口宜神的特調,所以來者不拒。在一個春陽暖照的星期六下午,應約和三位好朋友到香格里拉大酒店吃午餐,本以為是以茶代酒的一頓英式下午茶,竟然有意外的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