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建了大量廉價公寓樓 為何多數無人問津

5月北京房價環比下跌4.09%。圖為北京一處建築工地。(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人氣: 1945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2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高杉編譯報導)中共目前仍然無法解決社會福利住房危機北京雖然也建起了大量的廉價公寓,但大多數公寓卻無人問津。

據彭博新聞社(bloomberg)報導,2016年末,北京出台了對近三分之二的公寓實施限價措施,以作為向數百萬中產階級提供廉價住房的計劃的一部分。之後,一棟棟的廉價共管公寓開始在北京郊區拔地而起。然而,三年過去了,這些已經建好的,但被購房者評價為狹窄的、質量差、遠離任何地方的公寓大部分都仍然空著,無人問津。

北京當局面臨的是一個尷尬的現實。在截至2016年9月的近12個月裡,國家首都的房價上漲了近30%。

從那以後,在北京政府出售給開發商的土地中,約有60%帶有附加條件:這些公寓一旦建成,就不能以超過一定限額的價格出售,70%的住房的單元面積必須小於90平方米(約為網球場的三分之一)。購房者也被禁止在八年內倒賣房產。

在全世界,很少有政府能夠擁有權力對房地產開發商制定出如此細緻的規則。

從悉尼到新加坡,從柏林到紐約,世界各地的大城市都在努力讓人們能夠負擔得起住房,尤其是對中低收入購房者而言,目前都在嘗試一系列補救措施。比如,有政府對海外買家額外徵稅;實施租金管制或長期凍結租金,以保護租戶;遏制房屋價格螺旋上升等等。

相比之下,中共政府手裡有著更多的槓桿可以拉動,但這也使得北京所做出的錯誤判斷更加令人不安。

房地產諮詢公司中原集團(Centaline Group)駐北京的研究總監張大偉對於廉價住房問題表示: 「這些項目銷售的速度之慢令所有人都感到震驚。」

2016年下半年,位於北京西部的距離紫禁城(Forbidden City)兩小時車程的門頭溝區,平均每平方英尺房價幾乎是美國新澤西州澤西市(Jersey City)房價的兩倍。牛津經濟諮詢公司(Oxford Economics)將北京列為全球生活成本第三高的大都市。

中共政府官員和開發商都認為,更多的經濟適用房——大約便宜20%—— 應該像新出爐的蛋糕一樣熱賣。

2018年年中,當該計劃下的第一批共管公寓開始上市時,一些地產項目業主甚至不屑於布置展示樣品房,因為他們認為需求會非常強勁,這些公寓會自動售罄。

最初的確曾出現了一個熱潮,但不久,購房者的興趣就逐漸減少。很多購房者都對廉價房的質量望而卻步——有些單元的牆面只是水泥覆蓋的「土坯房」,因此購房者只能自己去鋪瓷磚和裝修,有時甚至還要自己動手鋪設電線等。

許多買了房的人目前仍住在北京郊區,而最近的地鐵站也在3公里(1.9英里)以外。對於那些依賴公共交通系統的年輕家庭來說,這是一場幾乎每天都要面對的艱苦掙扎。

據中國指數控股有限公司(China Index Holdings Ltd.)估計,截至12月中旬,北京已經對外發售了約51,000套住房,其中不到一半,大約46%已經售出。

這使得首都新建住宅市場從供應不足變成了供應過剩。北京房地產諮詢公司聯合豐收有限公司(United Harvest)研究主管郭毅表示,以前每套公寓至少有兩個競標者,現在每個買家至少能分到兩套公寓。

這個問題在其他中心也同樣存在。深圳、杭州和長沙也採取了類似的方案來限制公寓最高售價。根據本週早些時候的一份聲明,在湖南省省會長沙,房價上限是如此的嚴格,以至於有一條規定強制開發商的利潤不能超過8%。

由於擔心遭到開發商的報復,王先生拒絕透露自己的名字。他是一位對廉價住房質量不滿的買家。

他透露說,北京瀛海是一個仍在建設中的項目,位於大興南部地區。這個公寓的窗戶都很小,無法讓充足的日光進入房間,停車位也有限,隔壁還有一個巨大的變電站。

王先生說:「我一開始也曾覺得自己很幸運,認為我可以用更少的成本改善我的住房條件,」「但有些東西,比如窗戶,就總是讓我能夠感到,它是給窮人住的公共住房。」

為了推銷未售出的廉價公寓,折扣開始出現。

在北京的東南部,距離市中心有一個多小時車程的一個小區內,有6個限價公寓項目在一起競爭。其中一個項目的銷售主管表示說,開發商一個接一個地開始降價,導致了一場「瘋狂的價格戰」。他估計,在某些情況下,房價已經下跌了多達10% 。

對於許多開發商來說,這塊土地一開始就不便宜。中原地產的張先生說,建築商不得不壓縮建築成本以彌補損失。據他估計,大約有80%的公司將在該項目上面臨虧損。

中國指數控股有限公司(China Index Holdings)研究主管黃宇表示,對於開發商而言,「形勢相當嚴峻。」

彭博社聯繫的七家住宅建築商均拒絕對此事發表評論。

北京的市政官員也為此變得焦慮不安。一位要求匿名的中層開發商高管表示,在青龍湖西部的一個項目中,北京當局已經對開發商提出要求,不要再進一步降價。

當然,這個希望讓約900萬中產階級居民能負擔得起住房的計劃也取得了一些成功,畢竟有一些人也住了進去。

在一個寒冷的冬夜,陳先生帶著他三歲的兒子在北京瀛海外散步,他興奮地向小男孩指著一套它已經購買的,但尚未完工的公寓。陳先生會定期從外面檢查他所買公寓的樓房建設進展情況。這個公寓同樣有著那位王先生所抱怨的所有問題,窗戶小,附近還有一個龐大的變電站等等。但陳先生表示對此並不介意。

他說:「我不介意這些小問題,」「如果那是一套沒有價格限制的公寓,我永遠也買不起。」

責任編輯:李玲

評論
2019-12-15 2: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