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聞看點】李銳出殯為何引高度關注?

人氣: 2291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2月21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中共自由派元老、101歲的李銳上週六離世後,今天(2月20日)在中共八寶山殯儀館舉行了告別儀式。網絡照片顯示,李銳的遺體上覆蓋了中共黨旗。

美國之音報導,靈堂裡還有習近平、李克強等送的花圈。不過葬禮很「簡化」,沒有悼詞,也沒有哀樂。

身在美國的李南央對BBC表示,作為李銳的長女,她不會去參加儀式。她指出,中共的做法背離了她父親「不開追悼會、不進八寶山、不蓋黨旗」的意願。是意願,而不是遺願。

點擊下載視頻

李銳不接受「血紅的黨旗」

中共在八寶山舉行追悼會,在李銳遺體上覆蓋黨旗已經違背了李銳的意願。現在只剩下李銳的遺體歸宿——是不是進八寶山公墓。那麼李銳為什麼有這樣的意願?他出殯的消息為何引起外界高度關注呢?

李南央向 BBC表示,她知道父親「絕對不能接受將他定位於一個共產黨的正部級幹部進行追悼」。她說,「相信父親在天有靈,一定會對那面蓋著染滿人的鮮血的腥紅的黨旗下的李銳慟哭長嘯。」

大家知道,在中國的傳統習俗中,人去世後由配偶和子女操辦葬禮。對此李南央說不會顧及世人怎麼看,只需要「能夠面對父親,面對自己」,會用自己的方式悼念父親。

李南央說將在4月李銳冥誕前,在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 on War, Revolution and Peace)公開李銳留給世人的東西。包括李銳生前捐獻給美國檔案館的所有日記、工作筆記等歷史資料。

李南央說,「這是一個比較正式的儀式」,既是對父親祭奠,也是完成「父親的願望」。因為李銳認為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認可了他的歷史地位,認可了資料的歷史價值」。

李銳「記錄了歷史的冤假錯案」

據介紹,李銳生前捐贈給胡佛研究所的資料,包括他在1935年到2018年期間所有的日記原件、信件以及他參加廬山會議時和參加土改時的工作筆記等。李南央已經把部分手記整理成了電子版,錄入了1千萬字左右,「一個字都沒改,一個字都沒刪,完全是原文。」

李南央說,李銳的日記記錄的多是事件,基本沒有對感情的抒發和對問題的認識。她舉例說,日記裡面記錄了中共的「批條子文化」,「日記裡批的條子不下上千個」。

她說李銳的日記裡有「非常多的內容能反應出來,中國的所謂改革開放根本不是市場經濟,還是條子經濟,還是領導人說了算」。在李銳的記錄中,這些條子是誰批的、什麼時候批的、批的數額等等,都一一在案。

此外,李銳在土改時期的工作筆記「記錄了歷史的冤假錯案」。李南央認為,這些筆記是「歷史的素描」,可以讓人「從共產黨的內部看共產黨是怎麼做決策的。」

李銳在工作筆記裡面講,「老百姓和貧農不肯分地主的財產和田地,說這是喪天良的事。共產黨說農民的覺悟太低。結果真正去分地主財產的人,都是地痞流氓,是農村最好吃懶做的人。而且這些人是分財,不要地。」

大家知道,李銳生前有一本著作《廬山會議實錄》,這是他退休後寫的回憶錄。1959年的廬山會議是中共奪取政權後召開的「里程碑式」的會議,從那以後,許多黨內的反對聲音消失了。當時李銳也被劃入「彭德懷反黨集團」,被中共開除了黨籍。

對這段歷史,沒有歷史記載會議是如何召開的,會議討論了什麼,外界也無從得知。李銳的回憶錄才讓外界得知了廬山會議的真相。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祕書鮑彤在李銳去世當天發出悼念推文,並概述了李銳的回憶。當時中共領導人陳雲把李銳調到組織部,目的是要李銳去牽制和監視胡耀邦。李銳在書中表示「我怎麼能幹這種事!」

李銳對毛澤東的罪惡和人品深惡痛絕

鮑彤推文說,李銳對毛澤東的罪惡和人品深惡痛絕,他的夙願是憲政民主大開張。

鮑彤說李銳對毛澤東的罪惡和人品深惡痛絕,這個不難理解。李銳曾任毛澤東的祕書,對毛澤東的了解自然比一般人要多,也更細緻。了解得越多,毛澤東的畫皮被他撕得也就越乾淨。

他曾擔任自由派雜誌《炎黃春秋》的顧問,曾指出毛澤東「執政有錯,文革有罪」,還提出過給「六四」平反等。美國之音指出,李銳是「體制內自由派代表人物」。

這樣的一個人物,又是中共高官,可能閲透了中共的黑暗與邪惡,而且比普通人要深刻得多。所以他的葬禮被當局嚴控、也被外界關注就不難理解了。

「敏感人士」被嚴控參加李銳葬禮

不過對大罵中共的李銳,雖然當局嚴控「敏感人士」參加他的葬禮,但有不少人看到了習近平、李克強送的花圈。據聯合新聞網報導,李銳是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的好朋友,任職中組部常務副部長時,推薦了習近平升任廈門市副市長。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分析,李銳作為中共內部人士,從內部看到了更多的黑幕,使他改變了當初對共產黨的看法,也對毛澤東感到深惡痛絕。正是基於這些,李銳才有意願「不開追悼會、不進八寶山、不蓋黨旗」。也就是與中共徹底脫離。

如此說來,李銳可能已經把與中共為伍的經歷當作了恥辱,蓋黨旗、進八寶山更是對他的侮辱。

李南央在聲明說,「李銳是個人,是個在共產黨的鐵腕統治下保持了獨立的頭腦,宣講嘗試的有著真性情的人。」 是個有「獨立思考」的知識分子,「那面鐮刀、斧頭的黨旗上沒有他的位置」。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19-02-21 5: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