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個包工頭給海南高院副院長的信

人氣: 437
【字號】    
   標籤: tags: ,

(按:這是萬州一個只有初中學歷的包工頭寫給海南高院副院長(法學博士)的一封長信,信中的悲憤、無奈讀來令人感慨。而在寄出這封信兩個月後,他因為敲詐勒索海南高院副院長的老公(法學博士、海南省政協常委)被抓起來,現在面臨十年以上的刑期。信的內容很長,但是讀下來,會有收穫。想要回辛辛苦苦工作四年而在結算中被剋扣掉的勞務費,卻面臨十年以上的徒刑,任誰也覺得委屈吧。)

張院長:

您好,我是以前給您們修屯昌華君大酒店的小易。

您是黨的高級領導幹部,總會心存公平公正之心,與那些利慾薰心的人有著本質的不同,我非常相信您,也一直都很尊敬您。

如今我是妻離子散,走投無路了,希望您看完之後能主持公道。

一直以來我都過著對於我來說還算幸福的小康日子,手裡也曾有過兩百來萬的積蓄。

但是一個人的幸與不幸或許因為一件事就改變了。

我有幸和晏總一起在萬州希爾頓酒店結識了劉總(您愛人劉遠生),那時晏總和劉總的關係應是在蜜月期,一直兄弟相稱。當時劉總要晏總去海南給他建華君酒店以及水雲天四期,晏總就說讓我過去全面組織。沒過幾天劉總就邀請晏總和我一起到海南屯昌去看了一下,還帶我們參觀了您們家文昌那個兩千多畝的高爾夫球場。給我們詳細地描繪了他宏偉的商業藍圖。許諾我們做完了屯昌華君大酒店和水雲天四期,再過兩年等文昌的跨海大橋竣工了高爾夫球場價值就翻了好多倍,再開發球場面向全球的高端別墅,私人會所,遊艇碼頭,頂級酒店,到時有我們干不完的活。我們幾個當時真的被震憾到了,就憑這高爾夫球場在全國都算稀有啊,劉總每年能拿幾百萬來維護這個閒置的球場當然以後價值不菲。我也為自己將來能夠參與到這些建設當中倍感幸運,熱血澎湃,覺得劉總就是我生命中的貴人,旋即我就留在了海南,拿著劉總給的華君酒店的電子版圖紙在海口周邊的幾個市縣了解建築勞務市場的價格行情等。了解到當時一般的高層建築勞務大清包都是四百五十元以上每平米。鑒於華君大酒店結構太複雜,基礎又太多,非常耗材料,人工費也高得多,租賃費用和其他費用都比內地貴太多。好幾個做勞務的包工頭至少都要每平米五百五十元左右,有兩個甚至說要差不多每平米六百元才有賺頭,我也把信息反饋給了晏總。

幾天後劉磊給晏總打電話,說包含30元水電在內每平米四百六十元,晏總立即就回絕了說做不了,就放棄了。後來劉總對晏總說還是希望他做,哪怕比市場高二三十元都可以,總之一句話不會讓我們虧錢嘛,反正一般做酒店都賺不了什麼錢,以後水雲天四期肯定能夠賺錢,就這樣兩個兄弟般情義的老大基本上就各自覺得有數了,隨後就來到海口和劉磊簽訂了合同,厚厚的一本合同我們也是第一次見到,晏總隨手翻了兩頁就簽了我還提醒他把合同看完,他笑著說給劉總做事還讓你虧啊,劉總這樣身分的人你一輩子都很難遇到,不相信他信誰?

後來在劉磊的催促下2014年3月底我們帶著技術人員和工人到了工地。當時除了項目部,連工棚都沒有,大家都暫時擠在項目部裡。工棚搭好後由於項目部沒有解決好水和電的問題,工棚沒水沒電,大家初來海南也不適應屯昌的悶熱,而且蚊子特別多,一咬就是一個包。一天劉磊來到項目部,看到自己沒地方休息,就對工人破口大罵,讓他們滾到工棚去住。當時就連脾氣最好的水電技術員都忍不住和他吵了起來說:「現在都還不是我們正式進場的時候,現在全是給你們甲方做的,沒在合同之內,還不把我們當人看,連吃頓飯都是吃項目部剩下的,你是人我們就不是人啊?」我正好在外面買東西,劉磊就打電話給我說:「你他媽哪個逼的你們下去工棚住了要死人啊?」我一聽也想冒火,但還是忍住了,就說你是給你們么姨爹劉總幹大事的,不要生氣,我回來就搬下去。結果就住進了那個沒水沒電的烤箱,工人也休息不好,怨聲載道。

有天劉磊告訴我,我們的模板木方要找他的表弟譚建軍買,說他親戚開有工廠。我也同意了這些價值兩百多萬的材料從他那裡買。過幾天譚建軍連招呼都沒給我們打,拉了一大車模板到了工地,要我去收貨。我說拉來太早了,還有幾個月,資金壓力這樣就很大。但還是去了,材料卸下來一看,全是市面上最劣質的一次性模板,根本無法用,爭執了半天,劉磊打電話來說現在模板漲價了,那個價格只能買這種模板,我也給晏總打了電話,說這車就收了,以後哪怕得罪他也不能從他那裡買材料。我們也要對劉總負責。我趕緊把貨款十幾萬付給了譚建軍,讓他以後不要拉來了。我當時明顯感到了他那威脅的目光。沒過幾天劉磊又催我們把材料進回來,在爭執無果的情況下我們只好自己去把模板木方拉了回來,心想最多是損失些資金利息而已。沒曾想到屯昌的氣候基本上每天下一次雨,然後又暴晒,加上碰到了百年難遇的超級颱風,項目部又不派機械排除場地的水(那時基礎和場地的水都屬於合同外的事,項目部有義務,多次要求都不理睬),就這樣價值兩百多萬的材料水泡日晒兩三個月,等到後面做的時候很多材料都變型,一碰就斷裂,後面不得不陸續增添材料,更不要說譚建軍的那車材料純粹是廢品。當時心中的痛苦是無以言表。

我也儘量想緩和關係,經常把項目部工作上的很多漏洞和錯誤告訴劉磊,誰知道劉磊馬上就告訴項目部的人,說是我說的,也挑起了和項目部之間的矛盾。我也是活該,好心沒好報。

劉磊又接著讓我們把塔機馬上立起來,我當時也憤怒了,我們勞務方的事情根本離升塔機早得很,立了塔機就會白白損失一大筆租賃費和駕駛員費用。最後拗不過劉磊,畢竟他是甲方提前立好了塔機。劉磊還讓那個從來沒有上過工地的沒有任何經驗的譚建軍來我們勞務方做安全員,每月付他六千工資,我只好暗暗祈禱這個工地千萬別出大事。

終於熬到項目部把挖了四個多月的基礎交給我們做了,也寫了交接書,算是我們正式進場做我們該做的。

由於一號樓的現場負責人原本是做預決算的,羅經理把他拿來做現場,說真心話,人不錯,敦厚老實,至少不害人。只是沒有現場施工經驗,就一條路修了六七遍,也誤了我們太多的工。最舒心的日子就是做一號樓和四號樓的主體,因為那個時候很多東西都是我們自己掌握,項目部只負責鋼材和混凝土。羅經理當然知道這個工程我們無法賺到錢,在主體完成的時候讓劉磊叫我們把砌磚的提升機買回來安裝好,怕我們不做後面的工作了,那個時候劉總對我們還不錯,我也直接對他們說:「你們都知道這個承包價格必虧無疑,怕我們主體守後不做了,就要我們安裝提升機,再增加二十幾萬的設備投入,你們放心,至少我們會有始有終,一定會幹完」。接下來在臨近過年的時候又讓我們砌磚,沒辦法只好從老家高價叫了二十幾個工人過來暫時開工,結果因為項目部的原因,材料拉不進場,導致工人無事可做,雖然我們給工人補了誤工費,但是和他們臘月間勞動後的工資來說還是不夠,後來差點發生群毆,年前砌了一層就不歡而散。

春節過後,令人尊敬的正直無私的雲叔出於對老闆的負責,哪裡的磚便宜就買哪裡的,這樣的結果就是誰也不願意賣磚給他,導致我們五六十個工人做兩天休息幾天。1號樓磨磨蹭蹭竟然砌磚用了三四個月。

以前劉總就告訴我們這個工地實際上沒有監理,只管加油干,磚砌了幾層就可以抹灰,不用等驗收。在項目部開會的時候大家也制定了這個該案,可是項目部口頭答應,就是不進材料過來,我們無數次工作函催促,羅經理急了就說要驗收了才能夠抹灰,讓抹灰工人進進出出不下兩三百人,就路費和誤工費我們都無法承受。結果等到吵架完之後(已經兩個月了)才進了材料進來讓我們抹灰,但也沒有看見哪個部門來驗收。

羅經理也在每次撥款後開口找我借錢,在分三次借給他二萬五千元之後,一直也沒有要還的意思,反而在言語和行動上表達了對我們的不滿,各種刁難。他幾次藉口這是省重點工程,經常有人要來檢查,口頭讓我們停工,結果幾次都是停了一天半天的都沒有人來檢查,周邊其他工地還在正常施工。我就說這工地以前施工許可證都沒有一直施工那麼久都沒有問題,你老是口頭讓我們停工,以後停工就給我們出書面通知,後來就沒有停過工了。

誰曾想更加惡劣的事情來了,二號樓的超高層在開會的時候我們的技術員就要求項目部制定一個具體的施工方案,項目部沒有理睬。結果工人支好模要澆注混凝土的時候羅經理說不能澆注,要請求質檢站,質檢站當然不讓動,說他們也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複雜的超高層的,得找專家制定方案論證,這樣一拖停工又是近一個月,工人無事可做,晏總也把情況反饋給了劉總,劉總在雲天咖啡叫上我們六個人(晏總、我、我哥、劉磊、羅經理)把羅經理訓斥了一頓,也數落了劉磊兩句,也禁止羅經理再向我們吃拿卡要,後來經過專家論證制定了方案,在我們沒有做什麼改動的情況下安全澆完了混凝土,只是木工組的模板經過三十多天的日晒雨淋變形太嚴重,補給工人誤工費和工資後整改了一遍。

由於甲方現場管理和進材料的問題,1號樓砌體我們花了差不多四個月,而後面經過劉總教訓後,4號樓比1號樓面積多,我們砌體只用了一個多月時間,可想而知,項目部的各種刁難給我們造成了巨大的損失。但是我們還是頂著巨大的資金壓力堅持幹下去,相信付出努力肯定會有收穫。

直到有一天,劉總和晏總鬧僵了,我才知道對我們這個項目影響太大了,有次劉磊煽動工人找我們結工資,本來項目部就刁難我們拖著不報量,劉磊在生活區當著幾十上百人說:「這個項目帳上有一個多億,他們想開多少錢我就付給他們多少錢,我也不怕他跑了,有公司在,我隨時查封他,你們自己找他們結完工資。」那個時候我們真的已經已經無力墊付了,因為合同上的建築面積只有四萬多平米,實際付給工人要比這多得多,工人們第二天就找我們鬧,羅經理就讓他們去找勞動局,劉磊居然在信訪辦當著那麼多人的面還有屯昌幾個部門的負責人說:「你們要找他們公司,找我們沒有用,隨便你們怎麼鬧,大不了死幾個人嘛,無非就是多給幾個錢而已。」那種有恃無恐、飛揚跋扈的言行令在場的人瞠目結舌。

以後的日子更是舉步維艱了,項目部裝載機不給我們用,我們自己加油都不行。我們只好用皮卡車一點一點把材料從1號樓慢慢轉到7號樓,從工地這端轉到那端。

這樣刁難的事數不勝數,僅不准拆外架就損失不小,劉磊的意思,塗料做多久我們的外架得為他服務多久,有沒有這樣的道理,還有門窗、瓦、塗料的各種拖延,導致我們的各種班組的工人來一撥走一撥,我們還得支付人家路費誤工費,本來當年底完全可以做完的工程,被各種理由拖延到了2016年6、7月份。

記得劉磊在生活區當著大夥的面說:「誰要是讓我不開心,老子讓他結帳的時候跑斷腿。」我也知道是衝著我說的,事實證明他說的都完全兌現了。

劉總多次說海南的帳很好算,可結果呢?我們好幾個人跑了海口很多次,機票錢生活費都花了四萬多元。有次在您們會所裡面劉磊當著劉總還有其他很多人的面說要拿兩百萬元弄死我也不要讓我們如願結算,我當時也忍無可忍,和他吵了起來。

唉。。。

張院長,這樣既幹活還受氣的事情不勝枚舉,說也說不完。

現在我想說的是劉總不應該把對其他人的氣撒在我的頭上,我捫心自問,自己脾氣雖然也暴躁,但做華君酒店我還是對得起劉總和您的。1號樓樓梯沒有構造柱,羅經理當著劉總和我拍胸脯說不用加,經過他測算的,但是4號樓我們還是給加了構造柱,畢竟要對得起劉總。

劉總也常說該算不該算的都可以給我們算上,可是每次結算的時候都給我們減了很大部分,我們報的量都是經過刁難我們的項目部的人員簽字認可的只少不多。價格也比劉磊給其他人的價格低都有帳可查。為什麼我要簽字認可劉總的價格和工程量呢?我們大家都明白,如果我不簽字,只有無止境的耗下去,我都因為這個結算在家無所事事等了兩年了,每次劉總一拖就是一個月以上,這麼多次了我們也明白,拖下去就是一分錢也難得拿,正如劉總所說:「你覺得不行就起訴我啊,正規渠道嘛,我可以拖個十年八年都不一定你拿得到錢,反正就是無止境的打官司雙方都可以起訴。」打官司?劉總是法學博士,您是高院院長,即使我相信您不會介入,下面的法官也知道該怎樣做啊。無論從時間金錢都不敢和他耗下去啊所以在儘可能的情況下只能劉總簽多少我們拿多少,誰讓咱們遇上了呢?這就是當時必須簽字的原因。

張院長,我敬重您,相信您,您把圖紙拿去給其他在海口當地做建築的評估一下,絕對遠超每平米430元,不包含水電30元,在這裡,我仍然不說價格的事,認命。

但是劉總給我們減掉的那些錢是極其不合理的,紅磚和工程量給我們減少了六十多萬,實際建築面積比圖紙劉總說多2500平米,劉磊當時把手機上別人給他算的數據給晏總看說是1800多平米。當然我們算的比劉總的都多。最初劉總說補面積一百萬,拖了一個月爭吵了幾句又少了20萬隻給80萬,最重要的是因為項目部造成的誤工費和設備租賃費的160多萬一分錢都沒算。劉總說後面再說,由於大部分的錢是我二哥投的,他見勢不對覺得沒有虧太多就算了,可是我和他不一樣,我投的幾十萬打了水漂不說,為了這個項目,整整4年時間沒有收入,還受盡了他們的窩囊氣,也讓周圍的人恥笑,以為傍了大樹會掙錢,結果倒損失慘重。從金錢上和情感上我都無法接受。

張院長,有次和劉總起了爭執,我也告訴他,他要收拾我是分分鐘的事,有幾種,就像劉磊說的,找人弄死我,製造各種事端。或者找個茬把我弄到監獄去將我整死、整殘,當然那樣他也會給別人留下把柄,說不定以後自己損失更大。再一個就是對我家人下手,其他也沒什麼了。

至今讓我不解的是,劉總那麼有錢,一個超級富豪,為什麼要坑我呢?本來這個工程那麼低的勞務承包價,您們都已經賺了啊,為什麼再三扣呢?

從2016年起,因為這個屯昌的工程,我和我老婆都一直爭吵,去年就準備離婚了,結果拖到現在,終於老婆孩子都不屬於我了,好好的一個家就因為這個工程妻離子散,兒子的撫養權也得不到,說跟著我只會脾氣變得越來越壞。我這幾天焦頭爛額,越想越難受,才冒昧給張院長您寫這些,因為劉總已經把我拉黑了無法聯繫。現在我唯一的希望就是您能夠幫幫我,畢竟您是法官,應該理解我的正當合理訴求,而劉總是律師,是商人,潛意識裡他會用盡方法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還有這些音頻視頻資料是劉總讓我給他的,現在他拉黑了我,轉交給您,絕對沒有其他意思,錄這些音頻視頻也是劉磊教我的,他串通羅經理說我給羅經理行賄,羅經理還在給檢查院的信函上籤了字。後來劉磊和羅經理鬧僵了又讓我在一份文件上簽字證明羅經理吃拿卡要索賄。您說這是什麼樣的人,唉……所以從那以後只要有機會就錄了下來,只是當作口說無憑的記錄,免得承諾的事情又反悔。

如今我也只能給您說這些,平時見您也是和藹可親,一點高架子都沒有,我衷心地服您,也祝福您!從您盡力保住海南觀音沒有被拍賣我就知道您打心底是一個好人。

張院長,我的確是走投無路了,求求您站在公正立場幫幫我。

永遠感激您!!

小易

2018.4.7

評論
2019-03-15 9: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