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胡平:20年打壓 法輪功屹立不倒成「真金」

《北京之春》榮譽編輯、中國人權執行理事、中國問題及法輪功現象研究學者胡平日前接受本報採訪表示,經歷中共20年的殘酷打壓不倒,法輪功已經經受住了歷史的考驗。 (施萍/大紀元)

人氣: 25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7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2019年7月20日,距離中共開始殘酷鎮壓法輪功之初已經過去了20年。雖然這20年在歷史的長河中只是彈指一揮間,可是在現實中卻經過了无数世事變幻,滄海桑田。「北京之春」雜誌榮譽編輯,中國人權及獨立中文筆會執行理事,一直研究法輪功現象的專家學者胡平先生認為,在20年前,誰也沒有想到看似普通、柔弱的法輪功學員能夠承受住中共那麼猛烈的迫害,他們竟然成了挑戰世界上最殘暴政權的中堅力量。

「單單『和平抗爭』這一點,法輪功就是了不起。而且一堅持就是20年,始終和平抗爭,連最擅造謠污衊的共產黨都編不出來一個暴力的例子,這是何等的不容易!而且他們面對的是那麼嚴重的迫害!」胡平說,時間能說明很多事情,20年前人們可能會認為法輪功和別的氣功沒有什麼區別,但是20年過去了,法輪功「居然打不垮,壓不倒」,「爭取信仰自由而展開的和平抗爭英勇悲壯,可歌可泣」 ——法輪功能在「烈火中屹立不倒」,足以證明他是「真金」。

20年間中國人對法輪功從偏見轉成敬佩

胡平說,和很多中國人一樣,他是在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大上訪的時候才聽說法輪功的。經過了解讓他大為吃驚的是,法輪功是那麼受歡迎,以至於他認識的一個很出名的大報記者,竟說她的朋友圈沒有一個是自己或者家人不煉法輪功的。

後來他親自採訪法輪功學員,發現他們根本不像中共說的「有組織」,連個受訪的發言人都是臨時被推舉出來的;後來,他結識了很多海外法輪功學員,不僅都受過很好的教育,其中一些還是醫學的專業人士,這又讓他認識到,中共對法輪功「不讓人看病」等等一系列鎮壓藉口都是徹頭徹尾的謊言。

胡平是著名的中國問題研究專家,他從1999年中共鎮壓法輪功開始研究法輪功現象,並結合他畢生對共產黨的理論研究和實踐經驗,多年前就對共產黨與法輪功之間的鬥爭總結出31條結論。胡平那時就告訴中國人:法輪功根本不是政治組織,更不是秘密組織,而是一種兼具讓人強身健體與道德高尚的精神信仰;中共對其鎮壓是「自『六四』以來犯下的最大的暴行,迫害範圍之廣,程度之殘酷,超出一般人的想像。」

他在多篇論文中表達過他自己與無數中國人的驚訝:「從媒體的報導,尤其從照片上看,那些不顧風險,堅持公開煉功請願的法輪功成員,中年人居多,婦女居多,普通老百姓居多。這實在和一般人心目中的志士鬥士,精英豪傑乃至拳匪長毛,暴民刁民都太不相像了」。

而就是這樣一個良順柔弱的群體,沒有準備,沒有打算,「不期然而然地扮演了抵抗世間最暴虐政權的重要角色,這在歷史上無疑是非常罕見的。」「這必然是留在歷史上的大書特書的一件事情。」

胡平多年前曾经預測:法輪功是打不垮的。因為中共政權是當今世界上最殘暴的專制政權,如果法輪功經受住了這個政權動用全部國家機器的滅絕性打壓,那麼法輪功就已經證明是不能打倒的了。

20年過去了,人們見證了法輪功的和平抗爭,見證了法輪功學員為弘揚中國傳統文化所做出的各種努力。胡平說,現在中國人提起法輪功都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品德好,靠的住,個個都友善;大家都對法輪功不屈不撓地堅持感到特別敬佩。」

他認為,法輪功的「做好人」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在正常社會這不算什麼,但是在一個惡劣的環境中,在越做好人越吃虧,過的好的都是壞人的情況下,法輪功學員還能堅持做好人,就突顯了『真、善、忍』信仰的力量所在。」

胡平說,對於出生和成長在共產黨社會的幾代中國人來說,一說起宗教信仰就當「怪力亂神」,不屑一顧。到海外之後,一些中國人逐漸接受了那些幾千年流傳下來的西方宗教,反而對來自自己國家的「既舊又新」的信仰認識不清。

他認為,其實法輪功就像歷史上那些正教成立發展之初一樣,正在走過同樣的迫害。「歷史上沒有一個偉大的宗教是沒有經歷過迫害的。」他認為,法輪功在全世界人,中國人的注目下經歷的磨難,「和歷史上那些正教一樣,正是在這種惡的環境下堅持了自己的信仰。」

雖然說「烈火煉真金」,「但是不是每一種信仰都能扛得住的,很多都被煉化了⋯⋯而法輪功就扛住了,所以可以說法輪功的信仰經受住了歷史的考驗。」

看到法輪功學員在磨難中煥發出的不可思議的精神力量,他說:「現在大家都對法輪功的信仰有了更多的了解,覺得法輪功講的『真、善、忍』就是有道理的,人家法輪功都是好人,做的都是對的。……人們對法輪功的認識越來越正面了。」

胡平在日前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廣大的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價值觀的信仰與實踐,必將「在未來中國的道德重建中起到非常重大的作用」。

自由世界和中共之間的大決戰已經開始

經過多年對共產黨和法輪功的研究,胡平表示,中共對法輪功發起大迫害的罪魁禍首是江澤民。

「它把法輪功看成共產黨之外的龐大的具有集體行動能力的運動,對它造成威脅。」他說,「但是儘管是江澤民發起的,這個事情你能搞下去,能搞這麼狠,那就是你整個政權的問題了,否則你怎麼能做出這麼惡劣的事情呢?」

雖然當時除江之外沒有人同意鎮壓法輪功,雖然共產黨很快就意識到他們低估了法輪功的力量,「但是中共做的太壞了,作孽太多、太深了,已經改正不起了 ——這也證明了這個共產黨政權的罪惡。」

「那麼法輪功這個事情的解決就和結束整個共產黨的專制政權聯繫在一起了。」

胡平表示,20年的迫害已經把法輪功全面推向了世界舞臺。經過20年的和平反迫害,法輪功越來越壯大,人們一提中國的人權問題不可能不提到法輪功,連「法輪功」這個英文音譯都成了英語中一個新詞彙,不用過多解釋了。

如今,西方媒體開始聚焦法輪功受迫害一事,英國的獨立法庭也認定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罪行的存在。胡平認為「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意義非常重大」。

這說明,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已經認識到了,如果還不起來遏制、打擊中共專制政權的話,「它不但對中國人是個巨大的災難,對西方的自由民主世界也是個巨大的災難。」所以,「中共不僅是中國的問題,也是世界的問題。他們對這件事情的關心不僅是對中國人權的關心,也是對他們自己的關心。」

胡平說,「這是自由世界和中共兩大力量的大決戰。」現在國際上無論民間、專業界還是政府部門都在行動起來,對法輪功這麼多年遭受的迫害,對中共罪行的揭露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這本身就是一個力量,必將促成正義早日實現。」

人物介紹

胡平是著名的中國問題研究專家,在國際上廣受好評的學者。他1947年8月生於中國北京,現居美國紐約。七歲隨母親到四川成都,1966年高中畢業,適逢文革,參加文革兩年半,曾自辦小報轉載遇羅克文章; 1969年下鄉,於渡口市(現名攀枝花市)郊區插隊五年。1973年年底返回成都,又當了五年臨時工。1978年秋考入北京大學哲學系研究生班,主修西方哲學史,獲哲學碩士學位。

1979年投入西單民主牆運動,於民間刊物《沃土》上發表長文「論言論自由」。1980年參加地方人大代表選舉,當選為北京大學海淀區人大代表。他畢業後兩年未分配工作, 1983年分到北京出版社,1985年轉至北京市社會科學院,1987年1月赴美國哈佛大學攻讀博士;1988 – 1991年當選中國民主團結聯盟主席,先後在《中國之春》和《北京之春》雜誌主持筆政。2015年任《北京之春》榮譽主編,中國人權執行理事,獨立中文筆會榮譽理事。

主要著作有:《論言論自由》(1979),《我國經濟改革的哲學思考》(1985),《哲思手札》(1988),《給我一個支點》(1988),《在理想與現實之間》(1990),《中國民運反思》(1992),《從自由出發》(1995),《一面之詞》(1997),《人的馴化,躲避與反叛》(1998),《犬儒病》(2005) ,《法輪功現象》(2006年),《數人頭勝過砍人頭》(2006年),《毛澤東為什麼發動文化大革命》(2016年)。◇

責任編輯:家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