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班農:香港若重演六四 中共將滅亡(上)

新唐人《世事關心》節目記者蕭茗採訪了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史蒂夫· 班農先生。

新唐人《世事關心》節目記者蕭茗採訪了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史蒂夫· 班農先生。(新唐人)

人氣: 1470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21日訊】在香港的民主運動進行得如火如荼、美中貿易談判處在十字路口之際,新唐人《世事關心》節目記者蕭茗採訪了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先生。班農談論了香港的未來,美中貿易戰的前景,各有關方面的利益所在,還有首當其衝的這場大衝突的本質,同時還讚揚了《大紀元時報》的巨大影響力。

班農認為,香港人的抗爭在全世界獨一無二,堪比美國開國者。而中共因恐懼自由民主在大陸蔓延,對香港恐嚇、欺詐、警黑暴力等無所不用其極,讓西方國家越來越看清其本質。各國正在形成共識,中共是個恐怖組織。他表示,如果武力鎮壓(香港)抗議者,共產黨將覆滅。

以下是訪談錄:

蕭茗:您好,班農先生,十分感謝今天您接受我們採訪。

史蒂夫·班農:現在是8月,中午還很炎熱,您來到布萊特巴特新聞辦事處,做您在這裡的第一次採訪,所以謝謝您。

香港事件讓西方國家看清中共 言辭日益強硬

蕭茗:謝謝。讓我們來談談香港。上週末(18日)有170萬人走上香港街頭。中共駐港部隊又一次保持沉默。與此同時,中共在香港的一名代理人向全世界保證,香港不會宣布戒嚴令,抗議者塗抹國徽只是一個小事件,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很明顯,與前幾天相比,中共的強硬調門緩和了下來。這是怎麼回事?

史蒂夫·班農:我認為西方國家的言辭越來越強硬。上週,我們在華盛頓特區,我一直在告訴華盛頓特區的政治精英們,正如我在整個過程中所說的那樣——這件事把一個分歧甚大的國家拉到一起。因為我們美國在很多問題上分歧甚大,香港人的抗爭把每個人團結到一起。實際上這個國家的每個人都站到了一起,既有政治精英又有民眾。與中共有利益關係的那些人沒有站到一起,但是其他人都在一起。

南希‧佩洛西、查克‧舒默、凱文‧麥卡錫(眾議院少數黨領袖)、馬可‧盧比奧、總統……他們團結一致地告訴中共,這種局面是不可接受的,特別是上週(11日)警察的暴行,尤其是用橡皮子彈將那個年輕姑娘的一隻眼睛打失明的事件。

每個人都團結一致,站到了一起,比如說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如果從他當政開始看他的話,(他一度表示得)相當糟糕,(他曾說)「我們要與中共達成協議」、「我要去中國」……

可現在他真的站起來說,嘿,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必須完全落實,就像我們在1997年交還香港時那樣。所有條款都得落實。

你看到了世界輿論的轉變,這是因為警察的野蠻行為以及中國共產黨的囂張氣焰,屯兵邊境,讓特首林鄭月娥說抗爭者「將香港推向粉身碎骨的深淵」。香港局勢使世人的團結提升到這樣一個高度,中共就該退縮了。

習近平進退維谷 中共恐懼自由在大陸蔓延

史蒂夫·班農:我認為習近平主席沒有一個——他們(中共高層)沒有一個深思熟慮的計劃。他們顯然希望介入,對香港殘酷鎮壓,他們不希望香港局勢傳染蔓延到中國大陸。

蕭茗:這是您的估計:中共肯定希望介入,血腥鎮壓香港?

史蒂夫‧班:我認為這是一些方面的考慮,不是全部。我認為中共有不同派系。這很清楚:就像在89年的天安門一樣,有不同的派系。我認為習近平進退維谷。我覺得習近平進退維谷。我想他更傾向於鎮壓,這是王岐山以及一些強硬派的想法,他們想要進入香港展現完全支配地位。你記得,這些人是「送中條例」的後台。

這就是為什麼CC,為什麼香港的孩子們如此聰明。收走你(香港人)所有權利,送中條約就是最後一步。(送中條約)能夠送你到中國,實際上就是被投入監獄,根本沒有法治。因此,推動送中條例的強硬派和那些我認為想要進入香港鎮壓,向世界展示他們掌權的強硬派是一夥人。

尤其,中國大陸也捲入了這個事件。在整個事件中,有一點非常發人深省,通常情況下,中共應該讓中國大陸民眾發起抗議活動,以示支持。結果,他們現在在歐洲搞抗議,在澳大利亞、加拿大搞抗議,就是不允許在中國大陸舉行抗議。

原因是,我認為他們害怕自由甚至會在中國大陸蔓延起來。所以我認為肯定存在一個強硬派。我不認為習有一個深思熟慮的策略。

我想川普總統會繼續干預這事。川普說,「嘿,我們開個私人會議吧」,我們都知道的。然後有一天晚上,應該週六晚上吧,川普說,「你為什麽不去香港和抗議者對話,你15分鐘就能解決問題。」確實是這樣。

而且,大家知道,所有這些類似的言論、刺激習採取行動結束這個事件。所以我認為西方在這方面做得很聰明。

我認為昨天(18日)的抗議活動,170萬人走上街頭,並且以和平的方式抗議,這很了不起。因為那些人星期天在街上說,我們不會在這個問題上讓步。我們不能允許更多的暴力,但這件事將繼續下去,我們希望這五大訴求都能得到滿足。

讚揚《大紀元時報》的巨大影響力

蕭茗:楊潔篪是在香港大遊行的前幾天,會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您認為他們在會議上討論了哪些內容?這次會晤可能會對當前局勢帶來什麽影響?

史蒂夫‧班農:這就是《大紀元時報》的巨大影響力了,我想這就是為什麽你們是美國、是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聲音之一的原因了。你可能也注意到了,美國主流媒體並沒有報導此事——而此次會議又是如此重要。這也是我同意接受《大紀元》採訪的原因之一。

我認為你們的報導越來越注重真實,真正地報導事件的真相,主流媒體都在追趕你們,我覺得《大紀元》比主流媒體做得好得多。

新唐人《世事關心》節目記者蕭茗採訪了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史蒂夫· 班農先生。
新唐人《世事關心》節目記者蕭茗採訪了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先生。(新唐人)

楊潔篪奉中共高層指示 為何去紐約

還有一個細節令我無比驚訝,楊潔篪的出訪是八月中旬,當時所有中共領導人都在北戴河度假,閉門開會的時候,他卻中途飛往紐約,花了一天時間與蓬佩奧會晤了。

蕭茗:應該是北戴河會議結束後他才去的。

史蒂夫·班農:是的,北戴河會議已經結束了,但顯然楊潔篪是奉中共高層指示去的,去紐約見蓬佩奧而不是華盛頓,很明顯……

蕭茗:去紐約而不是去華盛頓,意義何在?

史蒂夫‧班農:我認為他們——本來這次訪問可以更正式一些,實際上,別忘了美國認為他是中國一位高級外交官。這個人我見過,而且多次見過。我認為去華盛頓會顯得太過官方。所以這次是非官方的。這就是為什麽它(這次會面地點)處於一個中性的,像紐約這樣的中性地區,一個世界金融之都。

但我認為那次會議非常重要,而且很清楚,是傳遞一個信息的。這條信息就是,如果你們(美方)介入支持抗議者,我想如果你們支持抗議,情況只會變得更糟。我認為,至少從會議報導中看,國務卿蓬佩奧採取了一個非常強硬的立場,因為此事涉及到自由和民主。

香港不僅是中國內部事務 也是國際性事件

史蒂夫‧班農:最大的爭議點,且我認為這個應該被搬上檯面討論的爭議點,就是這到底是中國的內部事務,還是不僅僅是內部事務?我堅持認為是後者。

原因如下。當初那份中國官方與香港人民達成共識的主權移交協議(《中英聯合聲明》),是大英帝國與中國之間的國際協議。為此,美國還於1992年通過了相關法律支持這一國際協議。我想,參議員馬可‧盧比奧在他個人的推特上已將此爭議點詮釋得淋漓盡致。

他詳細說明了為何這是一個國際問題,而非單純中國內部事務。我認為此議題是兩國對話問題的核心。共產黨想要將此問題僅僅視作中國內部的主權問題。我認為它(事件)超出了這一範圍。

我認為這是一起國際性事件,且我認為國際社會需要聚焦在此議題上。香港這些年輕抗議群眾的所作所為是我見過最接近於當年1776年幫助美國獨立的愛國者行為。這些抗議者擁有非凡的勇氣、縝密的心思以及嚴格自律的心態,他們不會被輕易打倒。

這讓我想起了約翰·亞當、山姆·亞當、派崔克·亨利、湯瑪斯·傑弗森、喬治‧華盛頓、漢彌爾頓,這幾位1776年堅韌不拔的愛國者,沒有他們,不可能有當今獨立的美國。這些香港的抗議者令我回憶起這些歷史。

中共為控制香港局勢 無所不用其極

蕭茗:香港人還有大陸人都在關注一件事:美國在多大程度上可以阻止中共對香港抗議者採取大規模的暴力行為,以及美國這樣做的意願有多大?

史蒂夫‧班農:中共很陰險,因此他們為了控制當今香港的情勢,可以無所不用其極。他們已經派遣臥底警察、告密者,他們已經嘗試混入抗議群眾內部,你可以從某些「抗議者」身上看出他們其實是中共派來的臥底。這些中共派來的臥底在抗議群眾中搧風點火、企圖製造警民暴力衝突與意外。

中共會使用各種不同的方式。他們在推特,你知道的,在推特散播假消息,在全世界製造假抗議。中共可能使出許多讓人擔心的手段。我相信西方國家目前的因應方法增大了中共行惡的代價。

我認為這就是為什麼你會看到目前這些,並且當我說中共讓步時,我並不是說他們在各方面都讓步了,他們目前做的所有事情都只是為達到最終目的的一種中間過渡手段。中共是讓了幾步,他們暫時修飾了他們所用的字眼,與此同時,抗議者則顯示了他們不屈不撓且永不放棄的決心。

但目前,還沒有出現類似之前在地鐵站、機場等由警方挑起的意外事件。但我認為中共明白他們自己已經受到來自包括日本及其它西方國家的警告——這些國家不會接受天安門事件再次上演。天安門事件約在30年前發生。

我想大部分西方社會的人都同意至今我們回顧天安門事件,我們都不知道當年在天安門廣場究竟有多少人遇害。中共至今為止也尚未討論,尚未對此事件有過任何檢討,這在中國是禁忌話題。

中共底線被觸動 香港人不會退縮

史蒂夫‧班農:每次與中共官方的對談中,有兩件事情中共絕不願意討論,一是文革,二是天安門事件,沒錯吧?這是禁忌話題,在中國嚴禁討論。法輪功議題在中國也是被禁止討論的。

法輪功、基督教,任何宗教相關的話題在中國都是被打壓的。

但我們現在討論的是兩件在中國內部被禁止討論的歷史事件,文革與天安門。我相信這兩個議題已經被大眾所關注。美國總統大約在3~4週前的談話中還用了「暴亂者」一詞,但是今天他將當今的香港抗議事件拿來與天安門事件做比較。

這位總統,你知道的。現在他說當年的天安門事件可能會在香港重演。我也相信共產黨明白香港是東方之珠,且人們也會沒忘記香港是東方之珠。

我曾有幸走訪世界許多國家,我相信香港是這世界上最棒的城市,香港人民是最好的。這也為中國人民展現了英國在香港施行的普通法是勢不可擋的。

藉由香港普通法的法治精神下,香港市民憑著他們的決心、他們的努力能達成許多目標。他們很精明,他們很有智慧,他們絕不屈服,他們將香港視為自己的家園……他們能做的事情很多很多。

我認為這(香港)是進入中國的大門,無論中共多努力使上海成為國際資本市場,香港是世界第三大資本市場,僅次於紐約和倫敦市。也是中共獲得美元的途徑,中共沉迷於美元,它需要美元。所以我認為他們在冒著斷送下金蛋的鵝的風險,所以這是……但我認為到目前為止,我認為這就是抗議的原因……

記住這個抗議活動是今天《金融時報》的頭版,是Drudge的頭版,它是世界上每家報紙的頭版。昨天(8月18日)的抗議活動引起全世界的關注,香港人……香港人是不會退縮的。

如果武力鎮壓抗議者 共產黨將覆滅

蕭銘:您能說更具體一點嗎?如果中共以武力鎮壓抗議者,美國會怎麽做?

史蒂夫‧班農:我不太想去推測,因為這要看總統的決定,但我認為,當全世界都對此事密切關注的時候,中共會明白,如果他們以武力鎮壓,將是災難性的。

如果他們像天安門事件那樣使用大規模武力,自由運動就會在中國大陸蔓延開來,將最終導致共產黨的覆滅……

如果中共對熱愛自由、正派、勤勞、無辜的香港人民使用大規模武力,那將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如果中共重蹈覆轍,中共就活到頭了。

我認為中國共產黨最終會解體。他們將失去統治中國的任何權力、將在全世界被遺棄、資本市場會對他們關閉、他們的銀行系統將會被關閉。西方將會採取相應的舉動促成這一點,中共十分清楚自身的處境。

這就是為什麽我認為中共的勢力在削弱,他們言辭上都收斂了許多。現在,沒什麼人擁護共產黨了,因為這是當今世界上最邪惡的獨裁政權。

中共對法輪功所做的一切,對藏傳佛教、維吾爾人、地下天主教會、地下基督徒以及任何不相信唯物主義但有精神信仰的人士所做的一切,都證明了這一點。在打壓方面中共絕對是慘無人道。

「送中條例」對香港人性命攸關

史蒂夫‧班農:所以我們知道中共能幹出什麼來。這就是為什麼送中條例對香港華人來說性命攸關。尤其是許多香港華人,他們都老於世故。他們明白,法治要是完了,在中共的法庭,他們平白無故就會被投入監獄。他們明白這意味著什麼。所以我相信中共明白此事賭注極高。

如果他們打算來天安門那一套,那就會……他們會,這是個非常難的……西方會非常堅定地站出來。事實上,比如馬可‧魯比奧,比如其他人……西方這些人發出推文並且已提出了……他把一項法案放到參議院面前,已經開始討論。

我所在的「當前危險委員會」,今天我們傳閱一封給總統的信,要求制裁個人,對香港政府的數位高層人士實施個人制裁。

蕭茗:這不是《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的一部分嗎?

史蒂夫‧班農:對。馬可‧盧比奧是推動此法案的領導人之一。我的看法是,現在西方反對力量大量集結,而且越來越多關注投向香港。還記得12週以前,沒人談這個,對吧?三四週以前,很少人談此事;而今天,這是報紙頭條,世界所有報紙的頭條。

蕭茗:我想談談《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有些部分根本沒有爭議。比如你談到的實施個人制裁那部分。有一部分要求撤銷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此特殊貿易地位,由國務院(撤銷)。對,法案那一部分。如果香港政策法案被撤銷,香港特殊地位被撤銷了……您認為這是以犧牲香港人為代價來懲罰中共嗎?

史蒂夫‧班農:我認為這直接影響中共。中共需要一個充滿活力的……中共絕對需要一個充滿活力的香港。他們需要香港,充滿活力的資本市場。他們需要香港作為交易(場所)……記住它是最大的……

這就是為什麼機場關閉如此重要。機場關閉,完全斷了香港的貨運能力。中共離不開香港,特別是在經濟方面,貿易方面,中美貿易協議方面。所以我覺得,對,這事大了。

在審查自由貿易協定時,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核爆選擇。自由貿易提案。如果這個提案談不成,對中共來說這是災難。我不知道中共還如何繼續執政,因為我認為中國經濟會進入……基本上會陷入死亡漩渦。

對。我不知道中共如何處理這個問題。但是……記住這些辦法是引而不發的手段,作為潛在的討價還價的籌碼,來保證香港示威和五大訴求最終得到滿足。

中共是恐怖組織 恐嚇中國人民

蕭茗:您認為這會誘發中共的倒台嗎?

史蒂夫‧班農:我相信中國共産黨……中共是一個恐怖組織。我認為它恐嚇中國人民。我認為這是它掌權的唯一原因,是因為它能……基本上是完全徹底的……一個監控國家。這是一個極權主義的監管國家,每天都在惡化。對吧?而且每天都更狂妄。它控制中國人民就是因為這個。證明他們合法性的一件事是經濟。

若中共的經濟開始崩潰,這是中共咎由自取,並不是其他人的什麼動作導致中共經濟崩潰。我想這(經濟崩潰)會使中共喪失他們執政的合法性。

我認為唯一能夠擺脫中共控制人民的只有中國人自己,這我已經提過很多次了。這是中國人民必須自己去處理的問題。這也是為何我認為香港議題會如此地重要,因為這是你第一次看到類似於當年天安門事件的示威行動發生。

這種與當年天安門事件有一致性的活動,在中共日漸極權的眼皮底下發生。這就是為何我認為這能對全世界有個啟發,這提醒了全世界去關注中共的極權問題。

我相信中共極權政府任何作為帶來的任何成就,都會給他們自己帶來反作用力,你知道的,譬如他們強健的經濟,最終都會反過來傷害到中共自己。但這……也是為何……這也是有爭議的部分。

川普勸習去傾聽抗議者聲音 香港問題有解

史蒂夫‧班農:這也是總統目前不曾談及、且不曾拿來利用的原因之一。我是說,川普總統在這事上的拿捏已經非常穩重。

若你知道中共如何使用暴力且派遣鎮暴警察、明顯不是香港警察的人,換上鎮暴警察的制服去威脅,如何在體育館滋事,若你知道有大量的私人運載車與相關裝備在香港邊境集結,若你去觀察中共如何利用這些來對抗川普,你就會知道川普至今來說已經非常理性了。

考慮到川普過往的行事方式,我想他事實上已經非常包容,這麼說吧,你知道的,對我來說香港事件根本沒有幕後黑手,美國並沒有介入。

川普已經觸碰到問題的核心,他說,我的朋友習主席、習可以在15分鐘內就解決香港的問題。他只需要去傾聽那些抗議者的聲音。

或「將有個私人會面」,我想川普已經非常…..基本上他已釋出信號,他會前往中國或香港與習主席會面。

蕭茗:您認為這是一個好的方式嗎?

史蒂夫‧班農:不論用什麼方式來解決問題,只要是對香港人民有好處的就是好方法。

港人不喜歡政治 為何堅持「五大訴求」

史蒂夫‧班農:我認為需要達到五項訴求。我們必須回到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時的狀態,且回到1984年所簽屬的協議內容。

當初西方國家透過英國與香港人民進行協商所達成的協議是大家都認可的,也就是50年之內都是一國兩制。但這幾年下來,共產黨非常狡猾地、偷梁換柱地收回香港人民的自由。我認為這就是導致……正是這個引渡條例引發了香港原先非激進民眾的不滿。

就是這個(引渡條例)導致了這後續的一連串事件。對我來說最令我震驚的就是香港的中產階級。你知道的,他們在香港擁有自己的事業、生活了這麼長的時間,很了解香港。

你在全世界都找不到比香港人更不喜歡搞政治的人了,香港不是那種能搞政治的地方。人們在香港的生活就是以工作、商業、家庭為導向。你就知道香港人民的焦點並不是在政治。

中共將整體事件發生的原因導向為政治因素,且說支持這項抗議活動的大多是香港的中產階級。昨天有170萬人(上街集會)……這個比例在美國相當於有5000萬~6000萬人上街抗議。這麼高比例的民眾上街抗議是超乎尋常的。

就百分比而言,這是一個巨大的,我的意思是在一個擁有700萬人口的島嶼上有170萬人,非常……人們可能忘了,去看錄像吧,像是季風型暴雨。我的意思是整個遊行期間天氣都不好,讓人很不舒服。天在下著大雨。所以如果天氣好,去的人會更多。

蕭茗:好像他們每次大遊行期間都遇到雨季。

史蒂夫‧班農:嗯,它展示了香港人的堅定意志,以及為什麼訴求如此重要。所以我認為……習會這樣做嗎?習會解決此事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這個,我認為香港人提出的五大訴求並不過分。

我認為他們提出了一個非常直截了當的計劃,這是我們必須做的事情,以達成目標。香港人比任何人都更想要和平穩定。他們只想回去工作。他們希望香港和以前一樣。我不認為那是,我不認為是一個了不得的要求。

美國會取消香港特別貿易地位?

蕭茗:讓我們回過頭來,繼續談《香港關係法》。美國取消香港特別貿易地位,我想知道香港人如何看?在何種情形下美國會採取此舉動?

史蒂夫‧班農:在何種情況下美國會這樣做……嗯,顯然它會對香港產生巨大的經濟影響。我認為事到了那一步才能那麼幹。所以,我不想推測哪種情況會導致美國這樣做,但是此事已經擺到桌面上,擺到馬可·魯比奧這樣的人面前。

你要知道,有的參議員關注於國內政策,有的參議員關注於國際政策。馬可·魯比奧是知名的關注於國際事務的參議員之一。兩年前他可沒這麼關注中國。他可能是花時間關注中國的主要聲音。

但我要告訴香港人,無論是舒默的民主黨,還是盧比奧,大家都在關注這一點。所以取消香港特殊的貿易地位,真的有這種可能,我認為這對中共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警告。

如果美國這樣做,其它國家也會這樣做。是的,這不會只是單個國家孤立的行動。其它國家會跟進,但我認為這樣下去……

蕭茗:這樣下去,香港就完了。從本質上講,香港人為自由而戰,他們付出了很多,而他們所擁有的所有這些特殊待遇都將失去。所以我不知道香港人對此有何真實感受。

史蒂夫‧班農:哦,我認為……這不是針對香港人的,是針對中共的。

蕭茗:但香港人不得不去承受,你知道你只是大局中的一分子。只有中共——當中共消亡時,他們才能擁有真正的未來……

只是警告中共 西方希望香港生機勃勃

史蒂夫‧班農:哦,但我認為一切都因時而異。這種狀態不會長此下去,將視中共的行動而動。

別忘了,西方希望香港生機勃勃。在西方,如果你問任何一個領導人,任何一個商人,資本市場上的任何一個交易員,無論是債券市場還是股票市場,他們都會一致地告訴你:我們只是希望香港回歸原來的樣子,對吧?

香港……這決不是要破壞香港的現狀,降低它的活力。鑒於香港在亞洲所處的中心地位,世界需要一個充滿活力的香港。對大公司而言,香港所擁有的區域總部的數量,強大的資本市場,以及居住在那裡的人們的創業精神,亞洲的增長……在很大程度上受益於一個自由的香港的推動。

因此,這不是要把它拿走,比如,「哦,我們就是想把它大卸八塊,分到其它地方去。」這只是就這個法案而言。只是那些人警告中共時才那麼講,決不是在警告香港人。

所以這只是……就像是一個核選項一樣告訴中共,你不能如何如何……如果人們明白這一點,除非有一個自由而強大的香港,否則中共不會在大陸再現以往的那種增長,他們將無法進入資本市場,無法獲得美元。

我相信中共內部的領導人清楚這一點。這是過去幾天(中共對香港事件)降溫降調的原因之一。他們明白,如果一週前勢態就這樣持續下去,可能就會發生災難性的結局。就像我說的,他們最終會殺死一隻會下金蛋的鵝。

港人抗爭 全世界獨一無二 堪比美國開國者

蕭茗:您能談談相比台灣,美國在香港的利益是什麼?我是說,除了在意識形態之外,美國還關心香港什麼?您知道,這個問題……

史蒂夫‧班農:我認為首先是商業利益。這裡有兩個問題。首先這事關意識形態,更是人權問題。最令人振奮的事情之一,就是現在全世界人都看到了,也是我同意接受採訪的原因,這個事我一直在講。

就是香港人的抗爭在全世界獨一無二。完全是獨一份。參加的主力是年輕人,特別是跨世紀的一代人。到處都有人講跨世紀的一代是垮掉的一代。他們什麼都不關心。

蕭茗:您有一部電影——「零的一代」是講……

史蒂夫‧班農:「零的一代」,我實際是站在千禧一代這邊說話,我們留給他們的只有難題。其實我對「零的一代」充滿信心,我這裡有一張照片,我的女兒,她也是千禧一代,她去了西點軍校,她在伊拉克服役,是101空降師上尉。

我認為千禧一代很可能會成為最偉大的一代人。我們只需要看看他們如何擔負責任,應該對他們有信心。

香港的千禧一代充分證明了這一點。我不是隨隨便便說的,(除了他們)我從未將任何人與我們美國1776年那些愛國者相提並論。他們真的是無人可及。林肯總統和內戰中的偉大領袖,與1776年那些偉大愛國者相比,仍難以望其項背。

我確實認為兩者可以相提並論。香港的年輕人成熟,有道德,有原則性,他們的行動激勵著所有熱愛自由的人們。

首先,他們的壯舉讓英國人坐不住了。歐洲也動起來了。上週六我在印度裔共和黨人大會上發表演講。許多印裔美國人,信印度教的美國人為港人的抗爭而感到振奮。

看到這些年輕人站出來反對強權政府,實在了不起。而且在過程中表現得文明。他們在被打、被施放催淚彈和橡皮子彈的情況下,堅持文明抗爭,不破壞城市的整潔。看昨天,一百七十萬人參加的抗議集會,公園裡一塵不染。#

(未完待續)

新唐人《世事關心》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19-08-22 3: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