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邢汶:共產主義是人民自由的最大敵人

邢汶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27日訊】現代世界,最讓人憎惡的兩個辭彙,莫過於“恐怖主義”和“共產主義”兩個。在很多時候,這兩個詞甚至是混同使用的。在很多人眼裏,共產主義就是恐怖主義。實際上,共產主義是更可怕的是恐怖主義,是披著美好的理想外衣、極具欺騙性和隱蔽性的恐怖主義。企圖用西方的共產主義來解放東方的中國的問題,是中華民族近百年來走過的最大彎路。

為什麼說,共產主義就是恐怖主義呢,而且是欺騙性的恐怖主義呢?

150年前,馬克思在創建共產主義學說的時候,是基於人類社會廣泛存在的不平等、不和諧和不公正而設想人類美好未來,應該是一個“無人不平均,無人不溫飽,無人不自由”的完美狀態。馬克思的初衷是善良的,也是一廂情願的。因為對人類普遍存在的不平等、不公正、不和諧,人類歷史早期的哲學家都有深刻論述,尤其在中國幾千年前的哲學大師老子的著述裏,已經有了詳盡論述。馬克思的這種觀點,並非什麼新鮮理論。

然而,富有浪漫激情的馬克思企圖以人類思想精神文化和經濟生活一體化來解決這個問題,就陷入了恐怖主義的傾向。需知人類社會的美好之處,在於其無限豐富的可能性。人有千萬種差別,這種差別構成了人類社會的豐富形態。馬克思企圖消滅這種差別,表現出這位書房裏的空想大師在善良的願望外衣下,實際上是隱藏著一顆暴虐而偏執的狂想。

正是這個原因,使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學說成了人類自由的壓抑者和粗暴干預者。甚至,在某種意義上,馬克思的空想自己就存在許多不能自圓其說的矛盾。他一方面鼓吹矛盾的普遍性,矛盾無處不在,一方便又試圖在共產主義狀態下消滅矛盾。總之,一句話,哲學是他拿來玩耍的工具,只要說到資本主義社會,那就是矛盾無處不在,到處都是危機,只要是說到他構思的空想社會,那人類社會的內部矛盾就解決了。他一方面鼓吹共產主義是“物質財富極大豐富”,一方面又說在共產主義社會,剩下的僅僅是“人民生活需要和生產力之間的矛盾”。關於馬克思的深刻謬誤,還需要更多的哲學界人士給于持續的深刻的批判,我這裏只是談一些基本的概念。

在現實中,馬克思主義一旦被國家權力採用,成為國家哲學,立即就會暴露出猙獰的面孔,成為壓制人民自由的最大敵人。溫和的書房裏的馬克思主義和殘暴的現實裏的馬克思主義,成為人類社會20世紀的奇觀。無論是前蘇聯、中國、朝鮮、越南等,凡是採取共產主義立國的,無不是以犧牲民眾自由為代價的。

瞭解到這一點,我們就知道為什麼凡是堅持馬克思共產主義空想的國家,都必須採取一黨執政,從不給民眾選擇的自由。這個原因太簡單了。因為謊言可以維持短暫時光,而真相則必然永垂長久歲月。共產主義只能依靠一黨執政才能活下去,而一黨執政在民眾普遍覺醒的時候,只有乞靈於共產主義的偽科學才能找到理論依據。他們是一對孽生孽長的關係。

人類社會的未來,應該是更加豐富更加多彩的未來,應該是人性充分發展、各種不同信仰、不同生活方式都彼此尊重和寬容的時代,而不是整齊劃一的所謂共產主義。瞭解到這一點,我們就知道,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只能是曇花一現。而民眾的自由時代,也必將來臨。在未來末日審判的被告席上,給中國人民帶來深重災難的共產主義偽科學自然要列為理論被告的第一名。(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3-27 5: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