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黃菊主導中孟「太空合作」:為江綿恆抬轎?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1月3日訊】(亞洲時報記者李蓓11月3日撰文)中國方面有人要組建一個個「亞太空間合作組織」,又自任「盟主」。一看簽署國名單,除了中國之外,全是些經濟相對落後的發展中國家,而諸如美國、日本、新加坡真正有實力財力的國家一個不見蹤影。有一種分析認為,這個「亞太空間合作組織」在太空項目上的潛力雖然極為有限,但在政治上和商業上卻可以為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提供一個發展的平台。

近年可以說是中國凸顯航太的實力年。03年10月15日,中國「神州五號」首次成功實現了太空載人飛行,而今年10月12 「神州六號」 升空成功,則標誌著中國完成了第一次真正意義上有人「參與」的載人飛行,再次堅定了中國發展航太實力的信心。

可能是想趁熱打鐵,10月28日,《亞太空間合作組織公約》簽字儀式在人民大會堂舉行,中國作為亞太空間合作組織東道國,孟加拉、印尼、伊朗、蒙古國、巴基斯坦、秘魯、泰國等國的政府代表簽署了該共約,正式宣佈亞太空間合作組織成立。俄羅斯、阿根廷、巴西、馬來西亞、菲律賓、烏克蘭列僅作為「座上客」席列簽字儀式。這此簽字活動被稱為「亞太空間合作組織邁向正式成立的里程碑。」

這次簽字儀式受到「副總理級禮遇」——簽字儀式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出席並表示:「中國願為和平利用空間做出更大貢獻,」中國非常重視在亞太地區開展廣泛和密切的多邊合作,並為推動亞太空間合作組織的建立做了大量工作。亞太空間合作組織的成立將有利於亞太地區國家進一步擴大空間技術與應用領域的交流與合作,加快空間事業的發展,促進亞太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和共同繁榮。

值得注意的是,江澤民長子江綿恆現任中國四大電信公司之一的中國網通的董事,也是神五和神六項目的副總指揮。江綿恆是中科院副院長兼上海分院院長,也是中科院內唯一一名「紅頂商人」。在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的眾多參與單位中,中科院有可能是把相關科技聯繫到商用方面的橋樑。但由於現時資料不足,實在難以確定這個「亞太空間合作組織」是否可以幫助江綿恆個人事業更上一層樓。

回顧亞太空間合作組織緣起於:1992年,中國與巴基斯坦和泰國一道提出了亞太空間多邊合作的動議,並於同年11月在北京舉辦了亞太空間多邊合作研討會,與會各國一致同意建立亞太地區空間技術與應用多邊合作機制並逐步推進該機制的組織化,即建立亞太空間合作組織。並為此設立了機構籌備委員會,由中國擔任協調員。經過十多年亞太地區各國間的太空合作活動,終於今年10月28日亞太太空合作組織在中國牽頭下誕生。

然而,這個被譽為亞太空間合作「里程碑」的組織,一看簽署國名單,除了中國之外,全是像孟加拉、印尼、蒙古國、巴基斯坦、泰國、伊朗、秘魯等發展中的「難兄難弟」,諸如俄羅斯、日本、新加坡這樣真正有發展太空實力、財力的國家卻一個不見影。

眾所周知,亞太地區從廣義地理概念包括,俄羅斯、日本、印度、中國、新加坡、南北韓、澳大利亞、新西蘭以及一些東南亞等國家。但這次中國牽頭的亞太太空合作組織簽字儀式上,亞太地區真正可以抗衡中國太空實力的國家——俄羅斯、日本、印度沒有一個捧場。

在這次亞太空間合作組織簽字儀式上,太空「老大哥」俄羅斯僅是列席的「座上客」,而非簽署國。俄羅斯太空強國的地位無人不曉,蘇聯於1957年10月4日成功發射「人造衛星1號」,1961年4月12日蘇聯宇航員加加林首次乘飛船環繞地球成功。

5月10日《中國國防報》援引俄聯邦航天局局長佩爾米諾夫稱,他將正式提出《2006~2015年俄羅斯太空發展計畫》,屆時俄羅斯會要求2006年增加30%的太空領域預算撥款,從185億盧布增加到240億盧布,補充軌道集群,積極應對美國的挑戰。

而日本,於1970年2月11日發射了第一顆名為「大隅號」的衛星,是繼蘇聯、美國、法國第四個進入太空的太空大國,既是世界強國,又是亞洲經濟大國根本沒有在這次簽字儀式上露臉。

日本媒體今年2月28日報導說,在成功發射了一枚搭載多用途衛星的H2A火箭後,日本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雄心勃勃計畫2025年在月球建立研究基地。日本《每日新聞》報導說,日本宇宙航太研究開發機構計畫在今年3月31日,也就是本財政年度結束之前完成整個太空發展計畫的制訂工作。如果這一計畫獲得政府批准,那麼宇宙航太研究開發機的預算將增加6倍,達到6萬億日元(約合570億美元)。

而亞洲增長最快的發展中大國之一的印度,印度在投資、技術、能源乃至國際聲望的發展都涉及太空領域,與中國展開競爭。有分析認為,印度是中國最直接的威脅,是綜合實力上的競爭者。印度發展軌道倉計畫就直接針對中國。有消息稱,印度的登月計畫近年來也不斷升溫。印度計畫在2008年發射第一艘無人登月飛船「月球飛船-Ⅰ號」。

10月28日,亞太太空合作公約組織簽字儀式舉行,中國最終排除萬難牽頭還是組建了這個亞太太空合作組織,但從整體陣容看,中國沒能請到一個亞太大國,就連新加坡、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等這些頗有財力的國家也沒有給中國一分薄面,無一參加,到頭來只得靠和太平洋不佔邊的伊朗和秘魯充充場面,中國頗有些自彈自唱的意味,好不尷尬。

事實上,當年2003年11月,有9個亞太地區國家派政府代表團出席了在北京召開的《亞太空間合作組織公約》起草組會議後,就有媒體記者在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問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此次會議中的一些與會國被認為是世界上最窮的國家,中國希望這些國家做出什麼貢獻?中國為什麼鼓勵他們參加該組織?」

劉建超秉承了中國一貫高姿態答曰:「中方在與世界各國在航太領域開展合作時,不會因為哪個國家貧窮或者弱小就不與它進行合作。在這個問題上各國不管是貧富還是大小都是平等的。」

中共中央去年曾發出了在2004年4月底完成黨政領導幹部在企業兼職問題清理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確要求,各級黨政機關要嚴格執行黨政領導幹部不得在企業兼職的規定。通知明確指出:「國家法律、法規授權行使行政管理職能的事業單位,應遵照本通知執行」。

按通知,各地、各部門要對此前制定的有關政策和文件進行清理,凡與國家法律法規、中央規定不一致的,要予以廢止。今後,各級黨委、政府及其有關部門不得再審批黨政領導幹部到企業兼職。凡在企業兼職的黨政領導幹部,要免去或本人主動辭去其在企業的職務;凡企業負責人兼任黨政領導職務,要免去其黨政領導職務。

中央雖有上述規定,但江澤民兒子江綿恆卻依然照做他的紅頂商人。據中科院官方網站,江綿恆現時仍然擔任中國網路通信有限公司、上海汽車工業(集團)公司、上海機場集團公司等單位的董事會成員;與此同時,他在中國科學院的副院長職位完全沒有受到影響,沒有人按中央要求「免去其黨政領導職務」;相反,在8月19日,中科院還宣佈江綿恆兼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

引起外界關注的是,江綿恆出任黨政領導職務的地方,竟然跟他擔任上海汽車工業(集團)公司和上海機場集團公司一起位於上海。先不說江綿恆父親江澤民曾任上海市委書記,在上海影響力特別大這一事實,光是江綿恆又是中科院上海分院長,又是兩家上海公司董事這一點,已引起外界有關「利益衝突」的關注。(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5-11-03 11: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