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方安生參選 成港人爭民主曙光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陳方安生正式宣佈參加港島區立法會議員補選。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9月24日訊】(編者注﹕本文轉載自剛剛出版的新紀元周刊第38期焦點新聞)

陳方安生參選 成港人爭民主曙光

文 ◎ 吳雪兒 圖 ◎ 吳璉宥、李明

九月十一日早上,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在記者會上宣布了她將以獨立身份參加今年十二月的立法會港島區補選,替連日來社會上各方對這位前港英高官去向的揣測劃上了句號。陳太的決定,無疑是給香港的民主力量打了一劑強心針,凝聚了目前香港民主派的政治圈子。在面對目前尚未表態,但曾表示會考慮積極參選的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展開了一場被民主派視為「民主與非民主之爭」的競逐。

穿上深灰色套裝,獨個兒出席記者會的陳方安生少了一份官味,向外界展示她對香港爭取民主,特別是二零一二年雙普選的決心和承擔。陳方安生在記者會上坦言過去一年她所成立的政改核心小組在爭取民主方面成果不盡理想,今次參選補選是一個契機去做她應該做的事:為港人爭取民主出一分力。她說:「沒有一個平臺去發表你的意見,特區政府與中央政府對你都可以置之不理」。

不為小圈子選舉陪跑

被問及為何不參加年初的行政長官選舉,陳方安生表示,不想為小圈子選舉陪跑:「(港島區)六十萬選民一人一票,與一個八百人選舉的小圈子選舉,是有天淵之別啊……(行政長官選舉)根本上是小圈子選舉,而且結果已經是註定了,那我沒有理由要參加這一場陪人跑的所謂選舉吧。」

對於外界抨擊指她「忽然民主」,陳方安生不慌不忙地回應說,「公務員是要學習民主之道,而民主的人就要學習良好管治之道」。

雖然陳方安生在宣布她的參選決定前,已經透過中間人知會了北京,但她感到中共並不想她參加這次立法會補選。她在記者會後接受媒體採訪時就曾說過,覺得中共不想她參加補選,主要擔心她會利用議員身份「搞事」。

陳方安生一直希望與特區政府及中共政權建立互信的關係,不過,在過去一年她成立政改核心小組後,中共從未跟她溝通過,反而在她決定參選前夕,中共派人接觸她,要她向當局做出保證若當選立法會議員後不會與中共對著幹。

參選是一場民主洗禮

《開放》雜誌副編蔡詠梅認為,陳方安生這次「放下身段」參加補選是她為香港爭取民主的路上所必須經過的民主洗禮,也反映了香港人爭取二零一二年普選的要求:「她(陳方安生)說不愛護自己、要放下身段,選舉需要到家家戶戶去拉票,爭取選民的支持,這就和小圈子選舉不同,這是一場民主的洗禮。」

蔡詠梅指中共意識到香港人有一個特點,就是對前港英時代高級公務員有高度的認同感,對港英時代非常懷念。因此在前行政長官董建華下台後,欽點了前港英高官曾蔭權接替:「我覺得未來陳的定位是經過普選選特首,她需要經過民主的洗禮,通過普選的方式,而且要市民也認同她,不是一個純粹的政客,而是有管理才能的前港英官員。」

蔡詠梅也觀察到中共對陳方安生決定參選的反應:「香港《文匯報》發表了文章對陳方安生出選挖苦諷刺。」她相信,這是因為中共不想看到陳方安生出選:「它(中共)非常害怕陳方安生的影響力和實力。」蔡詠梅不排除中共下一步會發動輿論抹黑陳方安生,但她相信不會奏效。

蔡詠梅說:「有媒體報導說,中共曾經想統戰她,換取她不要做反對派,但陳方安生不願意。這一點可以看出陳有正義感、不願做花瓶、不願作傀儡,這是難能可貴的。」
 



二零零六年七月一日是陳方安生第一次參與自二零零三年每年一度的七‧一爭取普選大遊行,家人(後站立者)也出來支持。

批評「忽然民主」論可笑

蔡詠梅批評外界指陳方安生「忽然民主」的抨擊:「我認為這個提法很不好,我認為應該有越來越多人來參加這個民主遊戲,人家出來參與民主,你就說她忽然民主,如果你不願意人家參與民主,那永遠是少數人去參與。民主要壯大就是要原來不參與的人參與到民主隊伍裏去,怎麼能反過來批評人家突然民主呢?這是很可笑的。」

中國人權論壇召集人甄燊港認為,陳方安生出選的重要意義在於堵住背著《基本法》二十三條惡法惡名的葉劉淑儀加入立法會。

港人看透了葉劉嘴臉

他說:「葉劉淑儀二零零三年替特區政府推銷二十三條,她的嘴臉讓市民看透了,但過了幾年,大家可能忘記了,有的傳媒還採訪,說她是一個好媽媽,替她造勢;我覺得在過去幾個星期她放風要出來競選,香港左派要全力支持她。」

甄燊港續說:「如果一個對香港社會,為共產黨做盡壞事的人沒有一個有正義的人來頂住她(葉劉淑儀),這個社會還有正義嗎?如果要她當上立法會議員,這還像話嗎?現在陳太能夠放下身段,願意來普選,我們很高興,我們一定會全力支持她。」

除了立法會補選外,香港在今年十一月十八日將舉行區議會選舉。甄燊港認為陳方安生的出選也改變了香港的政治形勢:「過去幾年,我們面對的壓力越來越大,因為左派的力量是整整一個政權的力量來支持。我們很多朋友去參加今年十一月十八日的區議會選舉,他們覺得危機很大。在這個時刻(港府)也推出政治發展綠皮書,內容亂七八糟,用意很簡單,讓市民看著這個綠皮書,根本不想看下去。

如果現在沒有人可以和葉劉競爭,香港就會覺得很絕望,到區議會選舉時覺得大局已定,你怎麼可以和共產黨對抗?現在陳太出來後,我們泛民主派的人都深受鼓舞,起碼我身邊的人是這樣,他們覺得現在勢有可為,我覺得現在是一個爭氣的時候。」

最後,甄燊港說:「今天受到共產黨的壓力,她(陳方安生)還敢站出來,為香港的民主,為我們中國人的自由民主能夠盡一分力,這是最值得我們尊敬的。」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7-09-24 2: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