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同名之誼

圖右1為本文主角之一的「大」陳美珠。(作者提供)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16日訊】五十幾年前的小學教育制度,有個項目至今仍然沿襲不輟,那就是讀到中、高年段時必須重新編班,想來用意是在增強兒童的適應能力,並拓展社交圈子,多認識些人吧。

當年我們剛入小學是採男女分班制的,而升上小三時就男女合班了。這時,我們班的師生們,遇到了一個難題,就是班上有了兩個女「陳美珠」。於是依照個頭高矮,劃分成「大陳美珠」與「小陳美珠」。那大陳可厲害哪!是個體育健將,雖然我們背地裡稱她為「母夜叉」。她後來因為家境的關係無法繼續升學,選讀職業班。

記得五年級時,學校選拔躲避球校隊(如今叫手球),機會均等,所有班級都組隊參賽,抽籤決定賽程。幾個回合下來,全是職業班的天下。因為升學班在課業的壓力下,早已慢慢向「洋雞」轉化啦!還跟人家比啥呢?

記得很清楚,我們班與大陳美珠的職業班做決賽對抗,大陳可是隊長耶。她們班個個人高馬大、孔武有力、球技高超。首場她們在外場發動攻勢,我們班在內場採取守勢。

那當然啦!她們班,除了具有快捷的傳球特技以及強勁的投球力道外,大陳的指揮若定可是居功厥偉哪!妳瞧!她站在那兒威風凜凜,眼觀八面、耳聽四方,在全體隊友默契十足的注目之下,一個眼神、一個手勢、一個小動作,大家就知道她是要採取何種戰略:或聲東擊西;或前後夾攻;要嘛趕盡殺絕;否則就是消耗戰……,所以一經鎖定目標,立刻聽到碰!碰!碰的連續撞擊聲,內場的我們個個中球、應聲倒地、出場。頃刻間被殺得片甲不留,慘遭——「剃光頭」!

只剩下「小排骨」的我,在內場東遊西竄、疲於奔命!為了躲避被球擊中,只得卯足了勁兒,仗著身輕似燕全場拔足狂奔,以保性命。不一會兒就累得眼冒金星、上氣不接下氣。

一邊兒逃命,一邊兒尋思:『這玩藝兒太耗體力了!自己手無縛雞之力,無法在外場投球殺敵,只能在內場等著挨打。無論「凌波微步」的功夫再好,總有力竭的一刻,那還不是對方的「俎上肉」嗎?算了!別出這種風頭啦!』「同班同學個個埋頭苦讀,我還得每天參加躲避球集訓一、兩個小時,還升什麼學啊?」

比賽一結束,我立刻直奔體育老師那兒,鼓起勇氣告訴他,我放棄參加校隊選拔的機會,老師點頭應允。於是我的體育明星夢就此終止。而升學班裡也就沒有一個人入選校隊啦。現在想來,這種球賽,名兒取得好:到處「躲」,以「避」免被「球」擊中,就叫躲避球嘛!沒錯吧?

小陳一向溫溫婉婉,一臉的笑意,不多話,與大陳個性截然不同。高年級又與我同讀升學班,如今家住基隆,是當年省立基隆醫院的護理長,目前也已退休。當我在基隆文化中心開第二次個展時,她還特地前來捧場,共同回憶從前,那溫馨的友情,暖暖地包圍著彼此。

只是這些年來,陸陸續續召開的小學同學會,卻再也不見她的蹤影,多方打聽也不聞其詳。據側面消息的流傳,說是她的女兒積欠巨額債務,遠赴美國一走了之,留下七十歲的老母替她背債,真是情何以堪啊!從前護理別人,而如今的心靈傷痛卻更需要別人的護理呢。

世事難料,大陳選擇就業,安於平凡,可老來兒孫繞膝、子賢孫孝;那小陳多讀了幾年書,在自己的崗位上憐病惜痛的,爲別人的健康付出,可到頭來境遇之慘,令人鼻酸。如此看來,人生際遇大不相同,誰也無法掌握,誰也無權操控,冥冥中自有一套人們無法解讀的安排,強求不得,是吧?所以說,「人各有命」啊!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10-17 1: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