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維光
馬克思及其思想和華人社會的關係,首先可以說它完全是當代在全世界不斷擴張的西方影響的產物。
一八一八年五月五號,馬克思出生於德國的特里爾。
4. 對比張承志們,六六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徹底地改變了,決定了我這一生的道路。我從一個認為我應該學習自然科學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而在六八年後轉向人文科學。 抽象地決定我走向這條道路的是人間的不平,被文革發生的族群迫害所激發出來的對個人自由的嚮往,以及每個年輕人都曾有的,希望一生能有所作為,轟轟烈烈的生命一場的衝動。 具體的則是那時對毛澤東的信...
上篇) 1. 關於張承志,雖然文革中我和他有短暫的交集、直接的衝突,但是從更深的層次卻也可以說,從文革開始我們就是生活在兩個世界的人。我在文革近三十年的時候,一九九五年提到過他一次,那是因為我的一些朋友來問我對他的文字的看法。他那時寫的《心靈史》,一部充滿狂躁的意識形態廢話的書,居然在文革三十年後在那個社會再次喧噪一時。現在又過了二十年,一位研究我的思想...
八月二十三號,王淩兄駕鶴西去,一生五十五年的摯交,知音、知己!三號的信件,還相約未來,不想如此一別……高山流水從此不再,斯是人生痛徹心肺! 清華園北圓明東, 稻田深處蛙聲中; 同學少年起紅樓; 篳路藍縷有神通; 曾經慷慨到太行, 也曾述懷在京城, 半世夢魂八月斷, 從此臨風盡悲情。 注:我和王淩分別於一九六一年和六三年考入清...
有大陸青年學人來信談對一些當代及思想史問題的看法。為此作答討論如下: 1. 首先談這位青年對於認識論的提法及用法。他在信中說: 「認識論哲學是從西方獨有的形而上學範式中演化而出的形而上學體系,古代東方沒有,古代西方也沒有。到底認識論哲學是人類社會的必然趨勢,還是西方文化身不由己的必然?如何解決信仰問題,才是影響未來社會的根本問題。」 對此,我...
是我們自己讓共產黨在每次危機後,再次積聚了鎮壓的自信和力量,增加了他們迷惑世界的可能!
對於這個社會及每一個人,沒有新的起點,就沒有新的道路、新的追求,共產黨社會的大廈不會自行崩潰、重建,共產黨統治也不會結束。
我們所處的時代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我自己的遭遇及經歷,讀書讓我深感,這是一個黑暗的時代——絕非盛世。
我認為這位小友對於閱讀翻譯書,尤其是康德著作的態度說的極為精采到家
希望能夠促使中文世界從另外一個角度,從真正的西方哲學史、近代思想史、文化史的角度來研究介紹尼采和叔本華。
1 我雖然能夠閱讀兩門西文,德語和英文,但是我必須承認,我還沒有到能夠欣賞體會西文詩歌的語言魅力,說出它們好在哪裡,為什麼必須這樣遣詞造句的程度。我能夠盡力做到的至多是不太出格地理解語言詞句的意思,其實就連這點我都不能夠說自己肯定能做到。 因為理解意思不只是語言的語法問題,而有太多的心理、文化,以及當時的語境、人事氣氛等因素在內。所以對西文詩歌...
對踐踏普適價值的反人類罪能夠超越國家界限進行國際性的審判,以及進一步使這樣的審判反人類罪的國際法庭日常化,或許是一個很重要的突破。
如果一個政權說它必須用鎮壓和恐怖手段來實現公正和民主,必須通過獨裁來實現民主,那麼很快它就會變成只剩下鎮壓、恐怖和獨裁。
在20世紀上半葉出現的族群殺戮中,首先是共產黨對於「階級敵人」的毫不留情地屠殺,然後接著出現的是納粹對於猶太人的種族滅絕。
有布拉赫思想的中文知識界、思想界不僅不可想像,且會因此重大缺位而致思想學術意義的後果嚴重。布拉赫先生的思想和著述,此後一定會在中文界傳播、影響。
這篇介紹德國著名的自由主義學者、在極權主義研究問題上的巨擘布拉赫教授的思想的文章,是我為反省十月革命一百週年的歷史而寫的文字
學問的事,人生的事,貴在思遠,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遠,不斷糾正自己的方法及積累知識,堅持數年必有成效。
我的「談太太與情人」一文針對的是妄自菲薄的西化、物質化、世俗化,針對的是所謂的「現代化」對於人及人性的敗壞。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哈維爾揭示共產黨極權主義社會的本質的時候說,我們都既是它的受害者,又是它的締造者。現在我感到,何止是在極權主義的社會,在整個後基督教社會,難道我們不都既是受害者,又是它的締造者?這難道不是西方文化帶給我們的一個揮之不去,無處不在的二元悖謬特性?
我們中國人的先輩重視的是品質和倫理。可當代強勢的西方社會最近二百年來崇尚走向的卻是功利主義的弱肉強食。不錯,我們享受著西方在這個基礎上帶來的物質強盛,可現在我們也已經看到,我們人類為此付出了我們的品質、我們的品味、我們的夢想和神韻。我們從推崇人的品質和倫理,到推崇功利主義的成功、商業和社會的成功,是進步還是墮落?這實在是一個必須質疑的問題。
《一九八四》,奧威爾的深刻之處還遠不在一九八四,而是在他對此後的五十年的預言和設想,即《一九八四》絕對不僅是對共產黨社會、極權主義社會的認識。 奧威爾不只是反對共產黨專制,而是更廣泛,更根本的對於人類在二十世紀不斷發生的災難、人類未來的關注
共產黨改造了馬三立一輩子,管制了他一輩子,可告別的時候,在那個「黨」無所不在地控制一切的舞台上,那個黨徹底壟斷的廣播中,馬三立居然堂而皇之、大聲疾呼的還是,家裡的「一雙活佛」——「父母」的恩情重如山,人生在世,不如此的人,「莫把報應當作虛言!」
概述: 二十世紀被稱為極權主義的世紀,冷戰時期關於極權主義問題的討論在對於極權主義問題的研究討論中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本文是介紹這一時期的討論的一組文章之一,也是最重要的一篇。因為它涉及的弗裡德裡希的極權主義理論的提出和討論,幾乎可說是整個冷戰時期討論的基石,或者形成整個討論的背景。本文共分八個部份。從二次大戰後問題的提出,到弗裡德裡希對於這個理論的提...
概述: 二十世紀被稱為極權主義的世紀,冷戰時期關於極權主義問題的討論在對於極權主義問題的研究討論中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本文是介紹這一時期的討論的一組文章之一,也是最重要的一篇。因為它涉及的弗裡德裡希的極權主義理論的提出和討論,幾乎可說是整個冷戰時期討論的基石,或者形成整個討論的背景。本文共分八個部份。從二次大戰後問題的提出,到弗裡德裡希對於這個理論的提...
概述: 二十世紀被稱為極權主義的世紀,冷戰時期關於極權主義問題的討論在對於極權主義問題的研究討論中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本文是介紹這一時期的討論的一組文章之一,也是最重要的一篇。因為它涉及的弗裡德裡希的極權主義理論的提出和討論,幾乎可說是整個冷戰時期討論的基石,或者形成整個討論的背景。本文共分八個部份。從二次大戰後問題的提出,到弗裡德裡希對於這個理論的提...
對此,我也可以肯定地說,一部以馬克思主義教科書美學為底色的精神史,尋找所謂家園史,絕對是一部癌變史。誰如果看不到這個如此簡單並且顯而易見的問題,誰的審美口味,精神世界就一定出了問題。而一個社會、一個群體、一代人出了問題,就恰好證明了奧威爾在《一九八四》中所說的,一九四九的大洋國,經過真理部的控制和再造,終於在《一九八四》達到了目的。高爾泰的《尋找家園》的躥紅...
有大陸大學中讀研究生的年輕朋友知道我非常推崇阿隆的思想,因此來信問我關於阿隆的《知識份子的鴉片》一書兩個中文譯本的問題。一個是臺灣蔡英文先生翻譯的「臺版」,另外一本是大陸的呂一民先生和顧杭先生翻譯的「陸版」,他在對比閱讀中碰到四個問題:
四.意識形態與當代中國問題
共有約 19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