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家书:夏日炎炎似清秋

真子
【字号】    
   标签: tags:

中国文字很妙,妙在形象绘意。比如说“热”,英文只会一个劲说”Very hot”,中文更具体,干脆来个二火双管齐下,好个“赤日炎炎似火烧”,形容到家了,还不热死人么?

加拿大在北半球的高纬度地带,虽少不了壮丽的北国风光,但当盛夏艳阳高悬,则令人感觉强烈的紫外光,照在身上还真够灼热的。四季毫不含糊的循环往复,冬雪化了,叶儿绿了,花儿开得烂漫,夏天又来了。夏天在温哥华是另一幅浓淡相宜的风景画。

当节令进入七月,看新闻报导全球各地热浪滔天,温哥华却伊人独美,炎夏珊珊来迟。好不容易某日温度达至摄氏23度,有西人朋友脸色凝重告诉说,今天会很热。我差点没欢呼:可爱的夏天终于来了!又不想与之唱反调强调自我感受,于是模棱两可说:呵!真很热么?

是的,老西真的把摄氏20多度的温度当那么回事,直觉热不可耐。七月初才热上两三天,是真有夏天的感觉了,大街上碧眼金发的洋女士们把衣服穿至最简练的程度,海滨人流如潮,当地最繁忙超市Costco的空调数天内销售一空,风扇劲卖,噢!夏天真的来了。

可是真子总觉的老外们是小题大作,常常心里暗笑:那算什么热呀?你们这些老洋小子们过惯舒服自在的生活,还真没吃过苦,没见过真正酷热逼人的天气。想当年咱在中土大陆生活,赤日炎炎30多度的天气坐在没空调的汽车里,车在滚烫的柏油路上跑,无论走哪儿都热浪袭人。那时咱每天洗澡至少要洗上四五遍,因为动辄便热汗淋漓。就在这么苦热的环境下度过迷茫的青春岁月,直至来到加拿大。

在加拿大也经历似曾相识的四季轮转,只是天格外蓝,白云亦悠悠,满目深深浅浅的翠绿总在如洗的阳光中亮人心怀。加国西岸的夏日得天独厚,说是夏季,天气却清凉似秋,只是在正午阳光下才有那么份盛夏的感觉,而清晨及入夜则清凉如水,甚至带点寒冷。如果住独立房屋,大多房子的底层入地尺余,如此建筑乃至佳避暑之地,即便盛夏也少用风扇,开一点窗,清风徐来,入夜又冷了,关了窗户,关上一夜的酣然入梦,这就是温哥华的夏天。

在这个清凉似秋的夏日,总有新闻报导地球村这儿那儿酷暑逼人,中土尤甚,北京仅七月接连数天气温达至摄氏40多度,创历史之最,车在公路上动不了,因轮胎给热熔的柏油胶住了,唉!那才真叫热。也许知足都较易在比较中衍生吧,当想及大洋那边干旱火热的夏日,感慨人类之苦难深重,然彼岸得天独厚,不碍热上那么一阵,权当七色四季中的一点变奏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只在民主社会正常民生的氛围中,心宽气朗,快活自在,又因信息开发,本着健康心态正常思维,小人物倒也不易被谁蒙骗得了。
  • 人类的步伐沿历史的轨迹走,走过一个又一个时代,生活的风格与形态在日换星移中变换著,人类不断的创造,创造者留下可触摸的物品,然后撒手人寰。而物体的成住坏灭似乎较人之生老病死都来得长久,于是便有了无数文物的积累,古老的现代的,默默见证著时代的变迁,并展现不同文化的风貌。走在这条旧物店的街上,宛如看一个个文化的橱窗。
  • 走过漫漫的心路历程,已然明白世间万物纵美好终难永恒,人间蜗居固温馨,也不过是生命行脚的驿站,在我心灵深处有一个真正美好的家园,我知道那才是永恒生命终极的归宿。
  • 人生许多事往往皆利弊相随,上天若给人什么好条件,便让人也执著于此。给你动人的容貌,说不定便由此生起明星梦,不住的想入非非,至少穿衣打扮上绝不会亏了自己。反之条件稍逊者或干脆没条件的也就干脆不去执著了。呵呵这便是人生吧?人在迷中,大千世界的种种诱惑如迷幻梦影,谁又能从对自身的执著中真正超脱出来呢?
  • 人们心目中的审美尺度,总是自觉或不自觉的来自传统的审美意识,因传统乃神传神授,亦乃人本源之真性也
  • 加拿大海阔天高,处处景色怡人,连墓葬之地也不例外。这儿的墓园宽阔平坦,蓝天下,如茵草地洒满阳光,阳光也静静地照着静穆的墓碑。这天然的寂静,草和树,单纯的绿和风景,好像在静静的展示,死亡不过是生命的另一种形态,是从喧嚣回归沉静和平,死亡代表的不全是忧伤
  • 作为选民,甜言蜜语免了,承诺和梦想也无需听太多,最重要的一个准则是,候选人的道德良知可决定其未来。如不信各位选民可以走着瞧瞧
  • (shown)秋色再美,然转瞬即逝,如短暂人生,奈何功名利禄,神仙美眷,谁又能长久拥有?真个是秋色人生,刹那芳华,终究千叶飘零,尘归尘,土归土,那枯枝残叶又归何处?
  • 来到加拿大,真的见着“鬼”了,不是那阴森恐怖的鬼,这边的“鬼”们都笑咪咪的,年龄都不大,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许多小不点儿,衣着古灵精怪,在每年同一天相同的时辰,三五相继而,满街市游走。
  • 那一夜,我看到北美平原清明高远的天空飘过一片西藏洁白的云,那一夜,我听到一位真正的藏人的歌唱。年青的依西姑娘,穿着草绿色藏族的长裙,黝黑的肌肤闪烁著青藏高原温暖明亮的阳光,她以沉厚和缓的嗓音悠然唱出自己谱曲的歌。我听不懂她唱的藏语,可是我听懂了她歌中那份真诚的祈盼,当席中所有汉人和藏人来宾轻拍着节拍和着她的歌唱,也唱和著同一样慈悲的祝愿,霎那间泪水漫过了我的双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