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随笔
老家在偏僻的山脚边,不是五光十彩的都市,而是天造地设一色绿的山野。小女儿刚回来,第一个最攫引她的便是东边的山,尤其是那高出一切的南北太母,只要是空旷无遮蔽的地方,一定东顾看山。
健健说我是旧的妈妈,虽似无心,但这也很有可能。人过去多在世间转生不知多少回,他叫我像叫亲娘似的,或许不远之前的哪一世,我曾是他的妈妈。
曾搭机飞往日内瓦,邻座是位三十岁左右的陌生女孩。我们渐渐打开话匣,交流关于教育的一些看法,谈得很投机,聊了一个多钟头,欲罢不能。
我从你的世界里 像傍晚的阳光一样离开了
没想到相隔千里之遥,看似没有任何关联的两个人,竟含藏着如此深厚的缘分。
像我这样坐在轮椅上的身障人士,怎么会不想出去旅行呢?即便肢体上有障碍,但心飞得比一般人更快;只是我连出家门都有障碍,遑论出国门。所以当如此“想望”旅行、蠢蠢欲动时,不得不压抑下来。
当晚,被一响爆炸声惊醒,天啊!整个厨房染成了紫色。可能是发酵过度,桑椹夺瓶而出……
辛大位于风景幽美的丘陵地,校园像个迷宫,走进一栋大楼,老搞不清楚究竟是在第几层。
几个月前的纽西兰南岛之旅,竟意外为我牵启⼀段因缘。在毫无⼼理预期的情况下,我被带入一个全然陌生的秘境──蒂阿瑙萤火虫洞。
第一次遇到地上结冰,可谓尝尽苦头,那是发生在另一次期末考结束后。下了公车往家走时,地上滑溜溜的,靴底不能止滑,寸步难行。
当你被汹涌的风浪肆虐时,当你一次又一次被风浪击倒时,请不要放弃站起来的勇气。闭上双眼,放开胸怀,将泰山容纳在心里,你就能够镇住汹涌的波涛。当你睁开双眼,已然发现,早已置身泰山之巅。俯瞰万丈之下,那些涛浪似乎在“肆虐”,在“疯狂”,只不过荡起了更美的浪花,奏响了更雄伟的乐章。
翠翠的青竹,在文人墨客、隐者修者的眼中,有着丰富的意涵。 青竹不畏严寒酷暑,被砍伐之后还可再生,象征着坚忍不屈。它能在贫瘠的土壤上生长,在缺水少土的山石之间扎根,用自身的坚韧改善著周围的环境,却又甘于淡泊。每当清风吹来,竹叶随风而舞...
我叫了一声“乖乖”,它像一颗子弹,老远飞奔而至,跳到我怀里,爬上我肩头观看我们谈话,让朋友大开眼界。
在住家庭院中有许多不请自来的访客,最多的是白头翁、缘绣眼,也有鸽子、麻雀,偶而出现松鼠,有时来了好几只猫……
有一天,肯尼溜出去很久失去音讯,妈妈在一个巷子里发现它倒地不起,将它抱回来。不久,肯尼这个斗士离开了我们的世界。
亲爱的儿子:黑夜里窗外月光高挂,你睡得如此安详,此刻,我要向你忏悔,希望你能原谅我,我警觉到,我对你太过严苛。相比之下,你的心温暖得像太阳,你的宽容,让我感到羞愧。现在我跪在你床边,请求你原谅我。
夏天,风是这里的常客,一声不响就把时光带走了。一些堆垒的呢喃,凭风而行的话,你是否也听见了?浮生若梦,不如删繁就简。原来所有的繁华不过是归于平静的过程。今天的小樽,如一座院子里的小花,开得热闹,却宠辱不惊。
有位讲法语的瑞士友人在睡梦中居然讲起中国话,醒来还继续讲,例如说,没关系、老杨、老李等等,但不知自己说的是啥,想必是曾经在中国转生。因此,他们想结伴来台湾寻根。
夜晚的台北,有名的餐厅总是一位难求。脸书上的贴文,除了业配文,最多的就是朋友相聚吃了什么喝了什么。拜现代手机方便之赐,每个爱好美食的人,都成了专业的平面摄影师。
每回我家母猫生小猫时,我妈妈总用一个深深的大木桶,拿旧衣服垫得软软的,放在她自己床边,让母猫带着小猫睡在里面,不受一点打扰。
狗狗不仅是人们的好伴侣,同时也为我们打开一扇门去认识天地的造化。(Pxhere)
狗狗不仅是人们的好伴侣,同时也为我们打开一扇门去认识天地的造化。
小妹,国中一年级,听说课业压力还没有开始。全班30名左右的学生,大约只有七、八个没有参加课后班;这七、八个没有参加课后班的学生中,应该只有一、两个不必赶着去安亲班或是补习班,我家的小妹就是其中一个。
不知谁说的,大学是人生的黄金时代,但到了大三,已是夕阳无限好了。因为过了这个暑假,到了明年骊歌唱罢,出得校门,就前途未卜了。
秋分,阴阳相伴,昼夜均而寒暑平。此后,天越冷,夜越长。秋季养生,多吃滋阴润燥、养肺的食物;运动、起居、性情等方面,注重“养收”,保持阴阳平衡。七分精神三分病,最完美的养生,还得修心养神。
警察详细做了笔录,对我们家人在小偷入侵而不自知的过程表现,感到啼笑皆非。一个多小时后,回到家,天啊!全家被搅得天翻地覆,当然那台电脑也不翼而飞。
狗儿是我山中探险的好伴侣。(Pixabay)
七只狗跟着我去巡山时,阵容浩荡,往往忽的跑得无影无踪,呼唤一声又从各方钻出来。当遇到叉路时,小狗已等在那里回头等候指示,我指出方向
在都市工作的女儿和媳妇都要搬到南投山中种茶,阿爸感到不解,也不看好。尽管山明水秀,空气清新,独居的老人家却不打算过来同住,并说一年后你们若还留在山里,我再上去看看。
移民英国之前,我和太太在香港经营一家人力资源顾问公司,也为不同的公司或机构提供培训课程。其中一个由我负责的课程是“情绪管理”。这是一门绝不简单的学问,为了尽量将课程做好,我参考了很多书籍,也经历长时间地思考,越来越觉得这课题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美,终究是一门生活哲学。那是对自己生命价值的选择,更是生命力的启发。
我们看中了一间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图为台湾金瓜石“黄金博物馆”园区内的四连栋日式宿舍内部房间。(龚安妮/大纪元)
我们看中了绍兴南街一间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闹中取静,外围的巷道衬著竹篱笆和浓密的树荫,令人心旷神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