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随笔
近日两个分别在其业界名成利就的人士,不约而同地走上自毁之路。其中一位是美国时装界响当当的凯特·丝蓓德(Kate Spade),另一位是享负盛名的美国名厨波登(Anthony Bourdain)。他们的离去,好像有些令人费解,但其实类似悲剧时有发生。因此,我们实在很有需要深入探讨一下这些悲剧背后的原因。
那车头形状不对,该糟!跟错车了。示意图。(Pxhere)
该糟!跟错车了。这趟惊奇的千里长征,既铺陈了别开生面的驾驶训练,同时谱写了令人笑到泪崩的乌龙篇章。
40年前的一个秋天,我母亲患癌症放射治疗后大出血。一张病危通知,将我从正在赤足劳动的麦田里,唤到南京肿瘤医院。我在那里认识了她。
五岁那年端午节,我腰挂五彩香包,臂缠五彩丝线,耳朵和小手掌上还涂了雄黄!趁著姥姥家人多,“借”走倒挂在大门旁的艾草,偷溜出去找小朋友炫耀这一身好“装备”,因为我姥爷说了,这把干草和身上的东西可厉害,能辟邪驱五毒!
黑白格子地板上,年轻人席地而坐,听着属于他们的音乐;尽管旅程目的地不同,多数人却有着共同的姿势,不是低头滑手机、打开笔电工作,就是玩着ipad里的游戏,为候车消磨时间。
每一天,我们都有机会学习很多知识、听闻很多道理,不论是日常资讯、哲学思辨,甚至是精神依托,很多时候我们会倾向接受教授、医师、律师、科学家等专家的见解。然而,所谓专家是在特定领域中,从事系统性学习,因而对其专业比一般人有丰富的知识和深入的了解,但不代表他对各种与专业有所关联的事情、或者与专业无关的事情,都能拥有仔细而全面的思考。
蔚蓝的天空下,微风拂面。顿然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幸福,多么的富有;仿佛已拥有了整个世界!在阳光下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好、满足!于是,一支歌自心底昇起⋯⋯
故事改编自知名福音乐团“怜悯我(Mercy Me)”主唱巴特真人成长经历,童年经常遭父亲拳打脚踢,母亲丢下他另组家庭,只能被迫和父亲相依为命。看似是许多家暴家庭的典型案例,但他却仍能发挥所长,透过歌声将内心受到宗教的感动传唱而出。但当他写出疗愈千万人的歌曲〈I Can Only Imagine〉获得全世界的认可,心里依然渴望一个人的掌声。
我在数年前曾往美国加州洛杉机旅游,期间参加当地了一个一天的观光团,旅游巴士载我们走马看花地到过几个不同的景点后,在午餐时间去一个海滩,导游让我们在这里逗留1.5小时。根据我的经验,美国的餐厅食谱一般颇为单调,我和太太随便用膳后,便四处逛逛。那个海滩没有什么特别,风景也不算特出,当时我们就奇怪为何整个上午匆匆忙忙,却给我们这么多时间逗留在这个沙滩。
年轻僧人带着满脸的委屈,看着睡觉的小和尚,不解地问老和尚:“师父,我在这里端端正正的打坐,您怎么打我,不打他呢?”老和尚又重重地打了年轻僧人一下:“你看他在睡觉,他可是很用心呢,一点妄念都没有!”
无法藉由散步、爬山、出海远离这世界时,我学会把世界关在门外。 学会这件事需要时间。唯有了解自己对寂静有着根本的需求,才得以开启我对寂静的追寻。车流、思绪、音乐、机械、手机、铲雪车,种种声音争相入耳,众声喧哗之下,寂静就在那里等着我。
通常提到意大利,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便是文艺复兴发源地;徐志摩深爱着并献给她美丽名字的“翡冷翠”;或是曾经无比强盛、几乎占领整个欧洲的罗马帝国;接着便是举世闻名、一生一定要造访一次的威尼斯面具嘉年华。
法国街头有许多不同类型的街头艺人,各个身怀绝技。来法国前对街头艺人这个行业充满了幻想:是艺术家,又能到处旅行;把欢乐带给别人,又能赚钱;工作时间自己决定,又没有顶头上司。这种人生真是完美啊!
戏剧工作,总是在场与场之间不断地转换。上一场,你是17岁的妙龄年华,等著雀跃、等著欣喜;下一场,也许就是一个迟暮之年的老太婆,等著老朽、等著无奈失去。换场的过程,除了仰赖整体造型给予的专业支持,表演者在心境上的沉淀、想像,为担任的角色抓出生命累积的脉络,甚是关键。
很多人觉得拿东西去修补,既麻烦又小家子气,我却不以为然,有时候连补衣的阿姨都说这破衣不能穿了,我还是舍不得,把每件破烂东西都说成是宇宙唯一此生最爱。
这些粗糙的石头,没有被雕刻之前,它们也只是普通的石块,只能随着岁月,任由风吹雨打,渐渐风化,最终变成散落的沙砾。石头经过一番雕琢之后,都脱胎换骨,变成神佛的形象,真是不可思议!
飞抵台北后,颇多惊喜,邓丽君歌唱的夜来香像中央研究院的桂花一样沁人心脾,令人陶醉,我人还在中研院的学人招待所中,就已开始琢磨下一次如何才能从德国再来。台湾已不是邓丽君歌中的复兴基地,但依然是可以为自由奋斗,把人权伸张的好地方。
从非障碍者成了障碍者,从站立到坐轮椅,生活中许多习以为常的事都被放大为特殊情况,改变的地方着实很多,有时真令人哭笑不得,更成了一件件既特殊又奇妙的趣事。
每一天,美好的心情从哪里开始?从呼吸的第一口新鲜空气开始。脉搏在跳动,血液在流淌,张开平和的翅膀,拥抱心灵世界。
“我儿子的状况最近越来越糟,与他沟通他反而将所有的问题归咎于我,埋怨我不帮他买车、也不帮他当汽车贷款的保人,责怪我都不关心他。”
游览名胜,我往往记不住地名和典故。我为我的坏记性找到了一条好理由——我是一个直接面对自然和生命的人。相对于自然,地理不过是细节。相对于生命,历史不过是细节。
中国广东一带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教识徒弟没师傅。思意是如师傅毫无保留地教导徒弟时,当后者尽得前者的真传,就很有可能反脸不认人。听说很多习武的人,教徒弟时都会有所保留,不会将一些绝招传给他们,就是害怕徒弟青出于蓝,超越了自己。
爸爸过世后,妈妈一直坚持独居。我坐上南下的火车返乡探亲,一路上思索著如何向妈妈开口,我早已辞去教师的工作......
因为向往“真善忍”,心中常常渴望,自己能做一个更真实的人;也常渴望,自己动的念头都是真的,不是妄念,不是负气,不是计较,而是来自内心深处的那个真我。当心真实的时候,自己会发现,看待周围的一切都是清晰的,美好的,是柔柔的透著光晕的一片祥和。
陶匠出生于普通的民家,从小就跟着父亲学做陶器。小时候,陶匠天真快乐。每当和父亲一起拨动陶轮,在旋转的陶轮上用黏土塑造出各种各样的陶器时,都是他最开心的时刻。
我去某诊所求诊,挂号时,柜台小姐问我,你是不是昨天生日?我心中狐疑,没错,昨天是我生日,可是,我生日也不关你的事,问这个干什么?带有恶作剧意味的剧本就这样开始上演……
据说,禅宗六祖慧能因听到《金刚经》中的一句话“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之后,豁然大悟。 那句话被翻译成很多种版本,但其中的内涵可以这样理解:让你的思想不再有任何执著。
许多鸟友喜欢为拍照而喂食、放鸟音,号称万物之灵的人类真不该这么做,美丽照片的背后,如果夹带着破坏鸟类生态的情事,这样拍来的照片还称得上“美”吗?大自然并不以人类为主,虫鱼鸟兽都应该拥有它们本来的样貌,维持它们原生的状态,这才是令人陶醉的大自然!
法国人一向以自身的文化为傲!本以为法国也是一个不太理会美国文化的国度,没想到那一年迪士尼乐园还是攻占了巴黎市郊一大片土地,盖了梦幻城堡,进驻白雪公主、睡美人跟西部牛仔等等卡通角色,透过商展、广告、文具、玩具攻略法国,甚至全欧洲小朋友的幻想世界。
每个人都会遇到让人不悦的事,和不愿与之相处的人。 除了经年累月朝夕相对的家人,还有朋友、同事、在网路上接触的网友,他们都可能讲出某句话、做出某件事,让你不甚愉快,甚至感到有怒火隐隐在胸口激荡。 在别人让你泄气、烦躁、不体谅你、刺激你、甚至让你想发怒的时候,你能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