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人生
十六年,守着这个抗议点的法轮功学员来了一拨又一拨。人们习惯于把他们身边的这个展板看作是理所当然的风景,殊不知这个展板的演变,也承载着学员们对这个小小抗议点的心血。
有时候看着那么相像的两种东西,细分析下去却发现很不一样。同样,有时候看似很不相同的东西,最终会发现其中的共同点比我们想像的要多。同一个世界,“横看成岭侧成峰”,从不同的视角去看,都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正如Martin所说,你可能听说了很多数字:一千个这个,一万个那个,可是当你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看到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讲述她亲身经历的苦难的时候。这些数字被赋予了更加沉重的意义。
过去几个月,我听过太多故事,恐怖的、悲伤的都有。尸袋拉链被拉开时我就站在旁边,我很清楚事实里大量掺杂着虚构的想像。可是那些故事、说故事的人,以及我们祝福过的遗骸,全部都出自“我方”的观点。听见“另一方”的事从个人嘴里说出,这还是头一遭。当然劫机者的遗骸会跟受害者的混杂在一起,只是我没想到罢了,因为我只顾著抚慰“我方”。
灾变现场四周,商店橱窗闪烁着节庆彩灯,提醒我们生活仍然照旧,即使被死亡浸透。黑暗寒冻的夜晚为那个美得令人心痛的九月天——以及在那之后像把匕首将我穿透的每一个碧蓝天空——提供了慰藉。因此我欢迎雪白冬日的到来。感觉就好像天空排空了它的颜色,以便帮助我们重新来过。
我大约每月去一次监狱做辅导志工,作为死刑犯的辅导老师,我的立场总是尴尬的,常有人质疑:“为什么要帮助坏人?坏人就该让他得到报应,为什么还要关心他、辅导他 ?”
如果我们没有坦荡的胸怀,在我们轻动仇恨之时,仇恨袋便会悄悄生长;在我们大加挞伐之后,仇恨袋最终会堵塞通往成功的道路。
二〇〇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纽约市充满节庆的繁忙气氛。人行道挤满了人,商店橱窗妆点得璀璨亮眼,人们携家带眷漫无目的地四处乱转。似乎人人都铆足了劲想让这段诡异而不幸的日子变得正常。我发现这现象很值得庆幸,但也很让人不安。
阳阳有着异于同龄人的成熟,也有异于同龄人的纯真。他才华多样,性格却又简单……而我最喜欢的,是后来他在博文《传道——老子出西关》中展现出的,一个中国传统艺术匠人的风骨与特质。
既然人生的过程是客栈的过客,小住几日,匆匆的来,匆匆的去,不如活在当下 ,去找到我们来在世上的目的与意义!转身处,等待你的,可能是无限惊喜。
我永信。人们真正渴望的,真正愿意展现出来的,是善意,而不是相反。我也笃信, 主流一直在坚守着,这人与人之间,人与其他之间,那宝贵的良善。
“任谁都会生气,生气很容易;但是要气对对象、气对时机、气对方式,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亚里士多德是这么教我们的。但有时候真的很难做到。在自己火气冒上来之后,还能克制冲动。 被人挑衅时,我们很自然会想报复并攻击对方;有人一再犯错,我们忍不住就会发飙。这样至少痛快些,但发火之后呢?你是否悔不当初?是否有解决问题?是否得到圆满的结果?是否与别人的关系更好,或是正好相反?
球的到来,就是明天的到来。我们回击的落点,便是我们对明天的回应。这回应,注定,有满意,有失落,有教训,也有经验之积累。
相隔14年才推出的皮克斯动画续集《超人特攻队2》,于六月在全球陆续上映后,不到一个月就冲出6.5亿美金的超高票房!除了挟著前集的高人气和超好评,自身再度创造出无可取代的魅力,不但吸引孩子们的目光,当年进电影院观赏第一集的屁孩们,转眼也和主角“弹力女超人”和“超能先生”一样走入而立之年;片中从社会地位的转换乃至家庭地位的改变,相信无一不引起成年人的共鸣。
我当时身体什么问题都有,却找不出原因,晚上的失眠尤为痛苦,明明累到极点,头脑仍很清醒,无法入睡,看很多医生都没有效。可是我没有想到看《转法轮》三四天后,我竟然睡着了!
真心、诚恳的道歉,于己,解开自身内在的纠结;于人,传送善意、温暖的讯息,让彼此都有一个空间去反思、调整,甚至是──重新开始!
人类说的话有其归属本能,就如同逆流而上的鲑鱼,潜意识里会想要回到出生地。从人类口中诞生的话语,在脱口而出的那一瞬间,不会立即散开,而是回过头来渗入我们的耳朵和身体里。
你是否会陷入这样的状态?在公司,主管分配给你一个有难度的工作;或者你自认文笔不错,想参加一个小说征稿。但当任务开始的那一刻,压力也随之而来,你很想取得一个好结果,又怕万一得不到,所以你经常紧绷着神经,如履薄冰,铆足全力,想要确保事情朝你希望的方向进展。
在我工作中,常会有个案的处境跟这隐喻故事的情节相似,看着一个成人讲述着他被困住的难题,内心就跟那只小小象一样,自觉无能为力挣脱现况……。那该怎么办呢?人要在什么情况下才能真的意识到,自己已经长大,现在拥有的能力与资源已经跟小时候不一样了!我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不再被不适合的人、事、物捆绑,身、心的成长可以是对等的。
“从此刻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爱着你、珍惜你,对你忠实,直到永远。”这句经典的结婚誓言承载与演绎了无数的美好姻缘;但随着岁月的流逝,不少夫妻中途分道扬镳。而卡尔(Carl)对他的妻子则绝对是这段...
前几个星期透过脸书,我第一次学习小农直购,订了10斤的玉荷包。直播中,可以看到从采收、打包到寄出的过程。订购之后差不多24个小时,就到了一楼管理室,那时我连货款都还没有转,却已经吃到今年第一颗玉荷包。这是第一次,我感受到销售型态因为网路、通路而产生的巨大改变。
去年看了日本山下英子畅销书《断舍离》之后,我就开始用减法过日子。学会割舍和放下,离不开的东西越来越少,对物质的依赖变少之后,我发现自己活得更自由更开心。 拥有过多,果然会造成心里和身体不必要的负担 。
一个母亲因爱女车祸逝世而陷入悲痛,就在母亲不知如何度过下半辈子时,意外地发现女儿留下的“救命灵丹”⋯⋯
就像写这篇文章的这天,早餐吃了一些水果,中午吃烧饼夹蛋,晚上一碗面就OK了!常常都是这样,简简单单、清清淡淡地就过了一天。之所以这么做,一来不想被食欲掌控,再来是不想花太多时间在“吃”这件事上。
人与人之间的对话就像是流水,会依照你的回应决定谈话的走向。不过,只要在谈话中放入真心,对方察觉时,内心深处的伤痛自然就会被抚平。
生活中这样的误解其实并不少,对有些人而言无所谓的事,对另些人而言却是实实在在的伤害。也许,当我们觉得没关系、无所谓的时候,应该多从对方的角度考虑一下,因为即便是“模拟的”碰撞,对在意的人来说也是需要认真对待的。
那天,偷得浮生半日闲,我到天母一家大型购物百货中心的地下室,坐在长板凳上,悠哉地吃着泡芙冰淇淋。两旁有许多花车,贩卖著各式各样的折扣商品,其中一台卖锅具的花车旁,站着一个清瘦的售货员,围着红色围裙,面无表情地整理着花车上的货物。看着她时,我胡思乱想着,她应该很疲累,也许身体不舒服,也许情绪不佳,否则这么多五颜六色充满设计感的锅具,怎么无法使她愉悦。
每个人所说的话、所写出来的东西,反映出每个人所经历的苦乐。我身为一个作家,身为一个人,这一生深受悲伤的经验影响,尤其是痛失十六岁爱女的经验,她在一个晴朗的夏日午后坠马身亡,当时我们一家人正在科罗拉多的山上度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悲伤走得很慢,有一段时间会无时无刻盘据心头。这一点我知道得很清楚。
当在脸书上即时分享夜宿渔村的旅画时,朋友问:“为什么选择南方澳?”因为想知道,单纯离开了海产与妈祖庙之外,我还能从南方澳读到什么?
为了一闻稻香,我放下世俗琐事,背著简单的行囊搭乘火车前往花莲。不似一般旅人出游,感觉像是游子归乡时的兴奋与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