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人生
人与人之间的对话就像是流水,会依照你的回应决定谈话的走向。不过,只要在谈话中放入真心,对方察觉时,内心深处的伤痛自然就会被抚平。
生活中这样的误解其实并不少,对有些人而言无所谓的事,对另些人而言却是实实在在的伤害。也许,当我们觉得没关系、无所谓的时候,应该多从对方的角度考虑一下,因为即便是“模拟的”碰撞,对在意的人来说也是需要认真对待的。
那天,偷得浮生半日闲,我到天母一家大型购物百货中心的地下室,坐在长板凳上,悠哉地吃着泡芙冰淇淋。两旁有许多花车,贩卖著各式各样的折扣商品,其中一台卖锅具的花车旁,站着一个清瘦的售货员,围着红色围裙,面无表情地整理着花车上的货物。看着她时,我胡思乱想着,她应该很疲累,也许身体不舒服,也许情绪不佳,否则这么多五颜六色充满设计感的锅具,怎么无法使她愉悦。
每个人所说的话、所写出来的东西,反映出每个人所经历的苦乐。我身为一个作家,身为一个人,这一生深受悲伤的经验影响,尤其是痛失十六岁爱女的经验,她在一个晴朗的夏日午后坠马身亡,当时我们一家人正在科罗拉多的山上度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悲伤走得很慢,有一段时间会无时无刻盘据心头。这一点我知道得很清楚。
当在脸书上即时分享夜宿渔村的旅画时,朋友问:“为什么选择南方澳?”因为想知道,单纯离开了海产与妈祖庙之外,我还能从南方澳读到什么?
为了一闻稻香,我放下世俗琐事,背著简单的行囊搭乘火车前往花莲。不似一般旅人出游,感觉像是游子归乡时的兴奋与期待……。
“眯大”,66届初中毕业生。他的名字,几乎从不被他的同学们使用,因为“眯大”这个绰号,比他的名字更能形像地勾勒出他的“差异化”特征:小而眯缝的眼睛,瘦而单薄的体格。
每一天,我们都有机会学习很多知识、听闻很多道理,不论是日常资讯、哲学思辨,甚至是精神依托,很多时候我们会倾向接受教授、医师、律师、科学家等专家的见解。
在山里散步,不小心把手机摔了出去,我一点也不紧张的把手机捡起来。因为摔过几次,我发现,NOKIA传统手机真的很耐摔。我突然想到,这真的很像我们的人生。如果你知道自己很耐摔,就不怕跌倒,对所有的挫折,就会泰然处之,保持平常心了。 那么,要怎样做,才能让自己很耐摔呢?
年轻时我在乡下插队。有一天深夜,我偷偷地从半导体收音机里听到一篇外国名作朗诵,记不清作者和题目是什么了。只记得大意是一个父亲和一个儿子,朝夕相处,默然相守,天天在一个屋顶下各做各的事情。
男子捡到一个皮夹 ,里面放着一封令人心痛的分手信, 没想到后来的结果令人落泪……
一位年轻的企业家,开着崭新的捷豹跑车,经过住宅区附近。迎面突然飞来不明物体,砸向他的挡风玻璃。他吓了一跳,立刻停车检查,发现车门被撞凹,并看到后方有一块砖头。
40年前的一个秋天,我母亲患癌症放射治疗后大出血。一张病危通知,将我从正在赤足劳动的麦田里,唤到南京肿瘤医院。我在那里认识了她。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正在展开,世界各地球迷都拭目以待,热切地期望欣赏参赛队伍之间的龙争虎斗。无巧不成话,我也刚刚看过一本以足球作为主题的小说《Over the line 》(作者Tom Palmer)。不过,小说却绝非凭空虚构,而是建构于一些真实的人物和事迹。
当父亲来山上找我们,狗狗看到他而悲嚎。当他与我们道别,松开了那个令人牵魂的钩子离去,我们获得了他的无限祝福,而狗狗看到他走了,不叫了。
那些悄悄然的一点点的变化终究会积累起来,造成根本的转变。所以,人应该经常反思自己,最起码清楚那些正在悄悄发生的变化,把握一下未来的方向吧。
黑白格子地板上,年轻人席地而坐,听着属于他们的音乐;尽管旅程目的地不同,多数人却有着共同的姿势,不是低头滑手机、打开笔电工作,就是玩着ipad里的游戏,为候车消磨时间。
约好的那天,我走进一栋漂亮的大楼。这栋大楼有着宏伟的外观,是十九世纪巴黎都市规划改造的杰作:雅致的石砖、锻铁的阳台、精工制作的墙面浮雕与装饰线条。在浮雕女神的斜睨下,我从一道车辆通行的大门进入了豪华大厅。我心里有些惶恐,于是小步走进内院。内院的地面铺砌整齐,青翠的植物为访客展示著丰富多变的样貌,就像都市丛林里的一方绿洲。
美国一对夫妻原本就有3个儿子,他们还想在中国领养一位妹妹。这对父母如何在初次相见时发挥影响力呢?让一度抗拒的新女儿第一天见面就完全融入新关系。他们的3个儿子见到新妹妹时,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克劳德走到我面前的沙发坐下,专心听我说话。他有种能够让人信赖的特质。他直视着我的双眼,眼神中既无探究之意,也无侵犯之感,而是带着亲切,以及有如展开双手拥抱人的包容。
三月下旬前往花莲,停留两天一夜作了四场演讲。在花莲高商进行两场演讲,下午是向日间部同学、晚上则是对进修部同学演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叫进修部,而是夜间部,许多学生都是半工半读,由于他们是自己选择继续读书,所以动力远远超越一般的学生。
每一天,我们都有机会学习很多知识、听闻很多道理,不论是日常资讯、哲学思辨,甚至是精神依托,很多时候我们会倾向接受教授、医师、律师、科学家等专家的见解。然而,所谓专家是在特定领域中,从事系统性学习,因而对其专业比一般人有丰富的知识和深入的了解,但不代表他对各种与专业有所关联的事情、或者与专业无关的事情,都能拥有仔细而全面的思考。
其实博物馆里面还有很多精美的艺术作品,但是,这一幅称不上惊世之作的拼图,却让我驻足停留了许久。无他,因为它的创意开启了我对人生的思索。这不正是一个伟大的作品最重要的意义和价值吗?
美国男子瑞恩年近三十,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生母。他出生不久就被人收养。在母亲节的时刻,虽然不知母亲人在何方,他仍决定录像,向她隔空表白……
雨一滴比一滴粗,“啪”地重重落在我的挡风玻璃上。雨刷嘎吱作响。而我,双手紧抓着方向盘,咬牙切齿,内心也同样愤怒。不久,雨开始狂暴地下着,我本能地抬起脚来。现在就只缺场车祸了!是不是所有事情都联合起来欺负我?建造方舟的诺亚来找我了吗?这场大洪水是怎么一回事?
有一天,一位衣着华贵的贵妇去看心理医生,说自己生活的不快乐,活的空虚且又无聊。于是,医生招呼清洁地板的老妇人过来,对着有钱的贵妇说:“让玛丽告诉你,她是如何找到幸福的吧,你好好听她讲吧。”
时下许多广告常会诉求各种感官经验的提升,例如:美食广告满足我们对美味的要求;新的影音产品满足我们在视觉、听觉的享受。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是文明进步的动力,但不禁让人想问,究竟要满足到什么程度才够?是否有绝对的满足点?
银行里,一位顾客一边转身离开服务窗口,一边数着办事员找给他的钱。然后,他回身对办事员说:“你好,你点错钱了。”
如若相爱,便携手到老。相爱时,我们相约携手白头,就是要风雨并肩,一起老去。
故事改编自知名福音乐团“怜悯我(Mercy Me)”主唱巴特真人成长经历,童年经常遭父亲拳打脚踢,母亲丢下他另组家庭,只能被迫和父亲相依为命。看似是许多家暴家庭的典型案例,但他却仍能发挥所长,透过歌声将内心受到宗教的感动传唱而出。但当他写出疗愈千万人的歌曲〈I Can Only Imagine〉获得全世界的认可,心里依然渴望一个人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