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13)

万年前海底金字塔 海底古城港

文:正见网丛书编辑小组

神秘的百慕达出现的海底水晶金字塔。(取自YouTube)

    人气: 312
【字号】    
   标签: tags: , ,

西崎海域 匪夷所思的海底金字塔

除了与那国岛南部之外,在与那国岛最西端的西崎海域也有重大的发现。一九九○年潜水人员在西崎海域海底,发现了一个以岩石堆砌的庞大金字塔。这个金字塔型结构宽一八三公尺、高二七.四三公尺,由长方形的巨石构成,总共有五层。而大金字塔附近还发现几座小的石墩,形状类似于大金字塔,是由石板拼成阶梯状的袖珍金字塔,宽约十公尺、高二公尺。

参与研究的琉球大学地质学家判断这个建筑是人工产品,并非自然产物,否则应该有经过腐蚀而成的碎片聚集其上,但是完全没有找到这样的石块碎片。此外金字塔周围有类似街道环绕的遗迹,也显示这不是大自然产生的。美国波士顿大学地质学者潜水考察后也表示,这一系列由一公尺高的石块组成的巨大台阶,应是一种阶梯式金字塔。虽然可以假设石块破裂后经由水的自然腐蚀可以产生这样的结构,但他从未发现什么过程可以产生这样锋利的阶梯断面。伦敦大学的考古学家则表示建造者至少有如美索不达米亚及印度河古文明的文明水准。

据东京大学地质学教授指出,这个海域所在的陆地露出地面的时间,至少是万年前最后一次冰河期的事。而以现代科学的认识来看,万年前的人类还处于原始人追着野兽跑的石器时代,根本没有能力建造这种金字塔型建筑物。有人认为这很可能是一个不为人知的人类文明留下的证据。我们不禁要问:是否真有繁荣先进的古代文明?而日本的海底遗迹难道是一个特例吗?

神秘的台湾澎湖虎井海底古城墙

据台湾古籍“澎湖县志”中的描述,从虎井高处俯视可以看到海底有一片绵延的城墙,当时文人称之为“虎井沉渊”。公元1982年,国内资深潜水人找到了澎湖虎井古沉城正确的位置,引起考古人士的关切。

这座古墙遗址呈十字形形状,以指北针测量呈九十度,为不偏不倚的南北、东西走向。主体为玄武岩构成,表面长满海草,东西向总长约一百六十公尺、南北向总长约一百八十公尺,城墙厚度上端约一.五公尺,底部约二.五公尺,有些部分被侵蚀而呈凹凸不平,但搭建城墙的岩石块接缝极为平整。在北部另有呈圆盘形的构造物,外墙直径约二十公尺,内墙则约十五公尺。

当时有人认为古沉城为桶盘、虎井特殊柱状玄武岩节理地形,一直延伸入海,形成沉城假象。但据地质学家研究表示,自然的岩石若形如城墙,应该是全部连续的,若是人造的话会有中断处;另外若城墙很直,长度又很长,人造的可能性极高。而虎井古沉城中堆成沉城城墙的玄武岩,每块岩石大小相当一致、角度垂直、石头缝隙间又有填充物;此外城墙凹口呈十字行,且接砌面平整,非常符合人造建筑的标准。

以“上帝的指纹”一书闻名全球的英国作家汉卡克(Graham Hancock),偕其夫人在公元2001年8月间会同中、日人员实地潜水探勘后,说明以海底沉城石块堆砌的方式,明显与玄武岩自然节理不同,应为人工堆砌。他很肯定的指出:“大自然对东西、南北走向没有兴趣,但人类建筑却很讲究方位”,虎井海底沉城的石块呈现十字形南北向与东西向方式排列,其方位正好是东西走向和南北走向。并且由于搭建城墙的一块块大石头,表面都很平滑,其接缝处平整的程度“可以将刀子插入”,他说明这一定是人造而非自然力量所能形成。

汉卡克并表示,当今的人类文明历史有一个既定的主流模式,但是这个主流的模式却无法解释这些持续大量出现的考古学发现,为何共同有着“史前文明”的影子?事实上,人类史上有很多失落的部分是现代历史还无法告诉我们的,而这些失落的线索,很可能就如同澎湖虎井古城一样埋在海底,深藏人类文明兴衰的秘密。

百慕达、巴哈马海底遗迹

一九五八年,美国动物学家在大西洋巴哈马群岛进行海底观测研究时,意外发现群岛附近的海底有一些奇特的建筑。这些建筑呈特殊的几何图形,也有的为笔直线条绵延数海哩。十年后,在巴哈马群岛附近又发现了巨大的丁字形结构石墙,长达四百五十公尺,并有两个分支与主墙形成直角,并且石墙是由每块超过一立方公尺的巨大石块所砌成。随后更发现结构更复杂的平台、道路及类似码头和桥梁的建筑结构,整个建筑遗址呈现出类似港口的分布。

此外,欧洲科学家在著名的百慕达三角洲海底探测时,也发现百慕达海底耸立着一座无人知晓的巨型金字塔,金字塔边长三百公尺、高二百公尺。塔上有两个明显为人工建造的巨洞,海水急速从这两个巨洞流过,形成巨大漩涡,使四周一带水域波涛汹涌,海面雾气腾腾。而要推算这座海底金字塔建造的时间相当困难,但已知这一带陆地沈入海底的时间至少在数万年前。

史前文明的存在

我们所居住的这个地球,并不是一开始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的,而是历经了无数次的地壳变动、火山爆发、洪水、冰河等变化,亿万年来几经浮沈,才形成今日我们所看到的地理环境。以日本的“亲潮古陆”为例,这片离日本海沟仅九十公里,深达二千六百公尺的地方,在六千七百万~二千五百万年前竟是高耸在日本列岛以东一百二十公里的太平洋海面上。所以,我们不难想像,如果史前时代人类曾经有文明,那么很可能一度 、甚至几度毁灭于天然灾害侵袭,只留下部分遗迹在地形变动或海水上升后,没入海底而得以保存。@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亨利‧谢里曼相信每个神话传说后面都有一部分事实作为其依据。于是他根据古希腊史诗《伊利亚特》发现了希腊古城特洛伊。在特洛伊王的宝物里,亨利发现了一个青铜罐和几件金属制品,里面有一些物件,都用腓尼基语写着:属亚特兰提斯克诺斯国王。
  • 现在我们知道,三百多年前的意大利人伽利略发明了望远镜,开启了人类对于天体观测最基础的一步。然而,这颗收藏于秘鲁ICA博物馆的石头上面刻画的人像,据估计生活在公元前二百年至三万年之间,他的手里却拿着一支望远镜在观察飞越天际的火流星。是什么年代、什么样的人也同样发明了望远镜呢?
  • 现代人觉得随着人类数千年的发展,医学越发昌明,器官移植、各种疫苗、先进豪华的医疗设备,令人们觉得古代的医学很落后。但在考古遗迹中,却发现了古埃及的人造心脏和心脏外科手术的证据;在中国古籍中,也有扁鹊换心手术的记载,不得不令人现代人在表示不可思议的同时,去重新审视古代医学的璀璨。
  • 除了制造、使用金属的技术与能力说明了史前人类的文明发展之外,科学家们还在古文明中发现了一些我们认为现代人才具有的医学技术,甚至发明。按理讲,文明的发展是从原始到高度发展的。拿心脏移植手术来说吧,这可是近代医学发展的卓越的成果,然而我们在考古遗迹中却发现了古人曾动过这类手术的证据,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为什么“代表我的心”的不是太阳,而是月亮呢?古今中外,赞美月亮、用其抒发情感的文学艺术作品不计其数,但讲太阳的则寥寥无几。宋代大文学家苏轼也曾仰问青天:“明月几时有”。
  • 在相同时期不但有人类的存在,而且这些人类和我们一样具有高度的文明......
  • 作者是从事免疫学研究的,也曾对达尔文进化论想当然的深信不疑。但后来发现这个学说不仅不能被证实,也经不起科学检验。
  • 一九六八年的一个夏天,一位美国的业余化石专家在位于犹他州附近,也是以三叶虫化石闻名的羚羊泉敲开了一片化石。这一敲不但松动了一百多年以来现代人类所笃信的进化论,更替人类发展史研究敲开了另一扇门。
  • 史前文明确实存在!而且还不只一期,存在着多个不同的时期;达尔文的《进化论》的提出只是一个漏洞百出的假设,却被许多后人添枝加叶地固著成生命科学的根柢,今之人也看到了踏上进化论的重重危机。时今,报章、网站上有关史前文明的篇章常见零星掠影,在《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这本书里,将诸多科学家发现的证据加以系统性的整理、分析。本栏再一次登载,希望带给您一场别开生面的关于人类生命起源的发现之旅。
  • 帝企鹅已经不是最大体型的企鹅物种,科学家最新发现一种企鹅化石,经过研究表明,这是一种3700-4000万年前在南极洲生活的企鹅,是迄今发现最大的企鹅——卡氏古冠企鹅(Palaeeudyptes klekowskii ),体长最长可达到两米,体重115公斤,比人还大。这企鹅物种的发现,有增加了一种史前地球巨型动物,令人们对是否存在史前巨人更加好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