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象灾异警世
前面几章,我们拨开伪史,在天象之下还原了1942年中国远征军出兵缅甸的真实影像,展现了几场胜仗和整体惨败的天道根源。深入解读,当时的天象只是注定了中国大败,而钻行野人山的不战惨死,却是杜聿明逆天毁佛的巨大罪业招来的——但真相远不止于此。
野人山是喜玛拉雅山脉的末端山地,喜马拉雅山系在缅甸的余脉,是广义的野人山。广义野人山范围较大,包括缅甸北部以及延伸到中部的大片山区。戴安澜率200师撤退,钻行的是野人山的东部;孙立人率新38师跋涉去印度,穿越的是野人山的西部。当时人们也这么叫,后文我们可以看到,身处局外的锡金国王,在致词中也是这样郑重阐述的。而今我们还原这段历史,也是从宏观上俯瞰整个广义的野人山区。
1942年远征军4万多人惨死野人山,酿成人类战争史上最大的悲剧,而今很多人却要把这段耻辱,描述为悲壮的铺路、胜利的奠定——冷静想想:4万多人惨死魔鬼谷,无谓的牺牲,哪有正面意义?日军知道那是死地不能走,并没有逼国军进去,他们是逼国军决战,结果杜聿明胆小走进去躲难,连日军都深感意外。
1942年3月,中国远征军初征缅甸。当月戴安澜在同古献捷,次月孙立人在仁安羌大捷,之后远征军就不战而溃,败走野人山,约4万人惨死在这片“魔鬼居住的地方”!有关野人山的回忆录、小说、纪录片、访谈、讲座、电视剧,层出不穷,但遗憾的是,都偏离了人间的核心真相,天道的真机也就无从谈起。
世上没有无源之水,也没有无本之木。人们常说今天的一切都是历史种下的因果,今天的一切也将注定生命的未来——这个过于抽象的概念,只有放在历史的真实演义中才能形象地展露开来。当然,穿越历史时空的天机,过去只有那些独具慧眼的修道人才能看到。
如此“天人合一”,难道南京大屠杀是顺天而行么?绝不是!那是人间一场失控的、逆天的、弥天的罪恶——但是,为什么却应天象而出,顺天象而结束?
上一章,我们讲述了1937年的天象之一:荧惑守心,天劫指向了当时的中华天子蒋介石。蒋公身边的国师——七世章嘉大师是一位道行高深的高人,大隐隐于朝[1],可惜蒋公不识。对国师化解两重天劫的两个预言,听了前者,解脱了自身,赢了抗战;没听后者,输了内战。
在上部和中部的天象中,我们多次讲过“荧惑守心、天责帝君”:中华的天子,是华夏正统国掌握实权的人,是天赐权柄者,而不是形式上的君主。荧惑守心是天子的天劫,直指天子之死,那么,1937年的荧惑守心天象,显然是蒋介石的劫数,为什么蒋公能躲过这个天劫?又活了38年,能安享晚年呢?
谁能改变天象呢?前面我们也讲过,只有人间天大的功德和天大的罪恶才能改变天象。天大的功德,能改变天象注定的厄运,就像宋太祖拨乱反正、大兴佛法,变祸为福,开创盛世;天大的罪恶,能把注定的福份变为天罚,就像宋太宗弑兄篡位,犯下杀佛之罪,命里天大的辉煌尽毁,丑态尽出,恶报六世追索……
1075年,辽道宗为“不动干戈收复国土”歌功颂德,却不知道亡国的天谴就此来临。我们在《第八章 正解天象见天意,误解逆天悔不及》中讲过:澶渊之盟是宋辽两国立下的毒誓,双方立誓要子孙世代遵守,谁违背,谁不再享国,遭天灭神杀。
上一章我们讲到:五星连珠聚东方、福星高照东上相,上天在给北宋赐福,本来注定了首席宰相王安石的大福份,让北宋变法强国,可是王安石不遵历史规律,胡乱变法,逆天害民,受到天谴而不悟,还提出了“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的口号,继续逆天而为。大逆不道的结局,必然是天谴。
1067年10月五星聚于东方,跟随水星进入太微垣星区,显然是中原之国北宋变法强国之兆。在这个天象下,20岁的宋神宗即位还不满1年,他雄心勃勃,自然地谋求变革,改变朝廷财政亏空、国力疲弱的现状,以实现他富国强兵、收复失地的远大抱负。
所以,王安石变法,是上应天象,随天象而来的人间变动,宰相主持变法使北宋强国,使天下臣服——可惜,因为王安石逆天而为,不但毁了北宋的盛世,还被历史上定为“北宋灭亡的祸首”。
宋朝没有违约,而辽朝背盟了——1042年初,辽兴宗派使者到宋朝索要领土,就是背盟——毫无疑问,当应验辽朝先皇的誓词:“‘如果背盟,不再享国,上天昭昭,天人共杀。’我契丹皇帝不才,敢遵此约,谨当告于天地,誓之子孙,谁要背盟,神明是杀。”
台湾台北在11月30日出现持续将近9个小时的彩虹,打破英国先前所创下的世界纪录,因而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有一名以色列犹太教律法专家认为,这种长时间出现的彩虹除了赏心悦目之外,也代表神就朝鲜核武威胁展现给人们的启示。
今年八月十五中秋夜,云南火流星空爆的视频火遍华夏。相隔数百公里的云南迪庆、丽江、大理、保山等地,很多人看到了这个天象奇观:一个亮点划破夜空,迅速由西向东,越来越亮,数秒钟之内穿越云层,由小变大,亮度超过了东方的满月,色彩变幻之时,突然爆炸,而后坠地。
1006年的天象,是中国古代夜空中最亮丽的。荧惑守心昭示著中华的正统天子,还伴随着超新星爆炸。超新星爆炸是世界范围内佛教国度和该国佛教的大劫数,以这个佛教的天劫,映衬萧太后在华夏大兴佛法的辉煌,5000年的历史,天象仅此一次。
一个为佛法平反、大兴正法的天子,天大的功德,足以改变天象,开创命里没有的辉煌,打谁都能打下来,命中的大败也能变成奇迹的完胜。一个延续灭佛的天子,一个逆天害佛的国家,谁都想打你,谁打你都是顺天行道。不但命里的辉煌尽毁,兵将臣民、后世子孙都跟着倒大楣。
澶渊之盟的功劳尽归寇准,罚星对东上相的天谴,尽归毕士安,而毕士安又是心甘情愿——这种奇特的巧合,看了本系列深入的解读,读者会惊叹天象垂下的冥冥之手——既然不会是偶然的碰巧,为什么会有如此精妙的设计呢?
无可奈何岁月去,似曾相识天象来。2017年10月6日,“双星同犯太微西上将”的天象,近在眼前,但是更加凶险,这是两大罚星的同犯,劫数自然更惨。
北宋景德元年(1004.2.4~1005.1.24)宋辽的澶渊之战,大利宋朝的天象接踵三至,其中还有日晕抱珥的千年祥瑞,可惜都被司天监误解成了凶兆,吓得宋真宗在盛世之下签订了城下之盟。这一章讲到宋太宗天定的寿终在1006年,那么1004年的澶渊之战,在旧运程中,该由宋太宗来打。如果是这样,就完全是另一种结局了。
976年的奇特天象,对应着宋太祖赵匡胤两次落入逆天的罗网,上一章讲了他在三月份犯下了“威胁神佛,毁佛未遂”的逆天大错,这一章,到了四月份,又摊上了屠城、毁佛的逆天大罪。
三月初九,太祖一行西巡洛阳,那是他的老家。三月十三,到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安陵去祭奠父母,恸哭。而后登上阙台,向西北方向射了一只响箭,指著箭落之处说:“那就是我的长眠之处。”后来就在箭落的地点修建了永昌陵。
火星逆行守女,在太后病重至病危之时。杜太后在那个阶段干啥?在思前想后,反复斟酌,终于在病危立遗嘱时,说出了金匮之盟。如此表明:逆天的就是这个金匮之盟。
近日四川九寨沟地震发生前,北京天空出现奇光,引起网民惊叹。类似的罕见景象近年在其它国家也屡有出现,如哥斯达黎加上空就曾出现如梦似幻的弧形云层。亲睹奇观的人们甚至猜想,预言中的“末日审判”是否就要到来。
为了儿子,宋太祖和弟弟争皇储的表现,烘托出了金匮之盟的真相:皇储要在皇族中选,不能选年幼的,选贤良的,立长立贤。
所有版本的金匮之盟,都一致地不合人间情理:太后病危快不行了的时候(《宋史》说“疾亟”,《涑水记闻》说“病笃”,都是指病危到最后)立遗嘱,能不叫儿子们都来?回避谁都不合情理,都有搞阴谋之嫌。太后睿智大度,是搞阴谋的人么?
金匮之盟,一直令后世困惑。当时开封府尹、齐王赵廷美“阴谋夺位”被秘密告发,还没公布,太宗招赵普来咨询处理办法。赵普退下去后,又秘密上奏他当年书写的太后遗嘱,叙述“金匮之盟”之事,太宗喜出望外,马上在宫中发现了藏着盟约的金匮,终于“找到了”即位凭证!
赵光义篡位之初,设立的貌似传位给弟弟赵廷美的假象,在他坐稳皇位之后,亲手撕破了。连下毒手,杀尽了哥哥仅留下的两个儿子,又贬死了弟弟。把皇位牢牢保在了自家之中,但随即就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长子疯、次子死。
其实,“亲王尹京”就是国家的副手。因为大权在握,皇帝有意外,副手容易抢位,仅此而已。这个副手的实质意义,体现在所有亲王尹京的实例中,更贴切的表述了亲王尹京的真实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