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地带
无论你相信与否,医学上已被判定死亡的人竟能“死而复生”,这样的事情,在生活中真实地存在着。
大西洋的百慕大三角洲,以不断发生船只飞机离奇失踪的神秘事件闻名于世,您知道吗?在中国江西省,也有个被列为“中国十大旅游禁区”的“百慕大”──老爷庙水域。仅从1960年代初到1980年代末的近30年间,就有200多艘船只沉没、1600多人失踪,成功生还却被吓疯的不下30人。
地球上有许多不明神秘物体,用科学仪器探测不出它们的来源和功用,但却总是引发人们好奇的猜测与联想,看来地球上似乎还有很多不明访客曾经造访过。2011年时,一群瑞典的科学探险队在波罗地海发现一个奇怪的“蘑菇”,立刻引起科学界震惊。
科拉超深井钻探队成员称,他们打通了“地狱之路”,并录到万米以下传来人类的声音。
“连续四次,僧侣走进我的梦,说:‘你得了乳腺癌。你能感觉到吗?你回去看医生!’”研究梦的美国学者凯瑟琳‧奥基夫—卡纳沃斯生活中曾三次战胜乳癌,她的亲身经历告诉她,有时候,梦具有改写人生的力量。
在美国奥克拉荷马州东北部城市土尔沙(Tulsa)的市中心,有个名叫“宇宙中心”(Center of the Universe)的圆圈,此景点的特殊之处在于,它违反了声音和物理学定律,但人们尚不清楚其真实原因为何。
“你和友人发现刚做了相同的梦,这似乎不可思议。”美国心灵学家詹姆斯‧多纳霍(James Donahoe)教授1975年在《心灵杂志》(Psychic Magazine)发表的专文中写道,“但我自己对共同梦境的研究表明,这类事件的存在可能比人们意识到的更普遍。”
于一些人来说,巧合“仅只是巧合”;一切都是随机,不可想像的巧合事件注定会偶尔发生。人们为巧合而惊喜,然后就抛在脑后了。而对于另一些人来说,没有什么是“巧合”,一切都是注定的。人们甚至可以将其视为某种“讯号”,据此做出重要决定。“巧合”不再是个哲学问题,业已成为新兴跨学科研究的一个焦点。
今天的生物学、医学与心理学前沿研究,正不约而同聚焦人类心灵在奇异巧合中的核心角色:生物学家发现,人们总会碰巧看到别人在看自己;不少医生分享说,自己不循常理而凭直觉治好了病人;心理学家们在荣格的启迪下,越加关注心灵感应如何在文艺创作中发挥作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The Life of Pi)中人类相食的悲剧是以艾伦‧坡1838年的小说为原型,而这部小说竟然把47年后在现实中发生的事件预演了一遍。今天的前沿研究如何看待这一切?
“在合适的环境中,巧合如野花一般纷纷绽放。它们可能很美丽、很让人慰藉,但你未必注意到了。”巧合学奠基人伯纳德‧贝特曼博士(Bernard Beitman)这样写道。在自己和身边人的体验(见上篇)外,他也和大纪元记者分享了发生在社会名人身上及科学史进程中的几个惊人巧合实例。
早在20世纪初期,“幽灵火车”就已经成为悬案,而且在乌克兰波尔塔瓦(Poltava)地区每经过一些年后就有新的踪迹。那是一列只有三节车厢的火车,是旅游者从意大利的一家公司包租的。
2009年1月17日,乌克兰波尔塔瓦市郊,出现了“幽灵火车”。目击者是一名追缉犯人的警察舒斯特和老铁路员工。当时,警察舒斯特追犯人正要追上列车,老铁路员工一眼就看出了这列老列车正是轰动社会的1933年神秘消失的“果戈里幽灵火车”又出现了,就把他拦了下来。
在西西里海一艘2600年前的沉船中,海洋考古学家发现了古希腊传说中的一种金属,这种金属据说存在于失落之城亚特兰蒂斯。这一发现,令人们思考这是否是亚特兰蒂斯城存在的证据。
近日,英国伦敦有民众在夜空拍到疑似天使的照片又引来了人们的好奇。“天使真的存在吗?”这个被孩子们问过无数遍的问题,一直是人们热衷思考的问题。
据说德国著名探险家兼作家冯‧丹尼肯曾进入过拉坎顿人守护的地下长廊。隧道内那种超越现代人类智慧的严密、宏大与神奇,使得这位以大胆想像著称的作家也瞠目结舌。他认为隧道是用高科技的超高温钻头和电子射线的定向爆破以及人类现在还不具有的某些技术开凿成的。
1960年7月,秘鲁考察队在利马以东600公里的安第斯山脉的地下曾发现一条地下长廊。该地下长廊长达一千公里,通向智利和哥伦比亚。无数地下长廊遗迹的发现,似乎越来越清晰地表明:远古时代的确曾存有高度发达的地内文明。北极的极乐之地Hyperborea的古老程度超过地表的利莫里亚文明和亚特兰蒂斯文明,但也有一些地内人是后来陆续从地表通过地下长廊“移民”过去的。
卡尔‧邓尼茨(KarlDönitz,1891-1980)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德国潜艇舰队总司令,之后又成为纳粹德国海军总司令。据说他说过以下的两句话,这在当今仍然还是个谜。他说:“My U-boat operators discovered a real earthly paradise.”(我的潜艇部队发现了一个人间天堂)……
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希特勒已对地下世界可能存在的无尽的宝藏和极为先进的科技垂涎三尺。曾多次派考察队到达西藏,南北极,并潜入美洲。一些纳粹们坚信谁先找到地下世界, 谁就能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在美洲,德、美两国考察队展开了一场争夺战,其情节恰似好莱坞著名导演斯皮尔柏格执导的电影Indian Jones(夺宝奇兵)。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陆军士兵希伯在同侵缅日军的作战中与战友失散,被遗留在缅甸的森林中。一天,他无意中发现一处被巨石隐蔽的洞口。希伯冒险进入洞内,竟然发现里面被人工光源照得亮如白昼,俨然是一处庞大的地下城市。
许多藏传佛教的修习者和研究者们认为:西藏神话的圣地──极乐之地Shambala(香巴拉,或称香格里拉)是在遥远的喜马拉雅山地底,而西藏的大德喇嘛们世代看护着那极隐秘的入口。
(shown)奇怪啊,上坡容易下坡难,真是不合常理。可是,这样不合常理的现象越来越多......
(shown)走着走着,老人们个个纳闷:这是到了什么地方?从来不知道村西有这个地方......
人类是否已经完全了解了人类生存的地球?地球内部是否有生命?几百万年来,人类生存在这个蓝色的行星上,对于地球,只能说了解甚少,还有无数的神秘传说躲在地球的深处。
(shown)神州中土,自有文字以来,记载了琳琅满目的希奇事儿,上自天文星象、宇宙奇观,下至龙宫水族、虾兵蟹将......
(shown)商人裁那竿竹子作为手杖,每次以刀刃整修削平,那么随着刀刃一下一下的挥动,即有光芒闪烁......
(shown)公子说:唐朝皇帝是我朋友哪,你应当立刻离去,为我传话......
另外的空间,人的肉眼看不见。但看不见的事物并不表示不存在。人肉眼看到的形象不过是对可见光的感知,而可见光在电磁波的大家族中仅仅只是一个极窄的波段;目前科学家已证明很多天体发出电磁波并不是可见光。对于另外空间的存在,科学家早已从不同角度在进行研究、探讨,并认为是完全可能的。
美国加州旧金山附近有一个地方叫“神秘地带”,该处存在着异乎寻常的“引力”:如球向上滚、身体的平衡状态是“倾斜的”、沿壁上行如履平地等等现象。对于这类科学无法解释的情形,人们习惯上称之为“自然现象”。但是,这些真的只是“自然现象”吗?还是逃避现实的自我麻醉?
有的石头直线移动,有的石头非直线移动;有的轨迹非常复杂,有的甚至会直角转弯,还有多个石头以不同的速率、不同的方向移动的现象。
数年来,热衷于“神秘再现”探索的学者们,对失踪后又再现的事件进行了深程度的挖掘,目前已搜集到几十个案例,并对此进行了研究分析,企图从物理性质、光学现象、时序体系和空间原理对此作出解释,但没有一位学者能跳出“时空隧道”的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