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天象
《马前课》第十二课预示“救难圣人出”的时程,紧接着的这一课卜出“大畜”,显现刚健君子集于门下,养贤之象,最终呢,刚健君子能达到“何天之衢”的境界。就是说救难圣人传出修炼返本归真的大法,洪传全世界以救世人,这是此时程的天道之表现。
1950年中共发起抗美援朝运动之前,发动了土地改革和镇压反革命运动,这两大运动,延续到抗美援朝结束之后。这两大逆天运动,屠杀了中国当时数百万的精英,招来空前的天谴。
1949年9月~1952年9月,土星两度守太微,在给中华的主庭赐福,中共承接了这些本该属于民国的天福,却因为逆天而为,和朝鲜共产党一起,变天福为天谴,荼毒百姓、遗害后世。朝鲜战争中的逆天战术,根源可以追溯到《史记》的伪史。
这是兵家大道修行的慈悲。对于这些早已置生死于度外的将军、士兵来说,死亡无法成为修行的考验,那么人间的最苦的囚徒之灾,就成了对他们未来承付救度使命的奠定和检验。当然,孙立人对这种迫害是不能认可的,军人效命疆场、收复国土是本分,在战斗的艰辛、劳苦中受罪乐得其所,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冤屈牢狱中蹉跎消磨?
最近看到网络文章《一位疯阿婆的预言》,记述的是上世纪20年代某村落的一位冯姓阿婆行事疯癫,绰号“疯阿婆”,到处说唱。然而,当时的人们却逐渐发现,她的一些说唱竟是对于该村落所要发生事件的准确预言。后来,由于“疯阿婆”游走多年总是重复说几句话,像似预言,其村落的长辈们便将其话记了下来,再由该网文作者将长辈们的口述记录成文。
朱元璋的父亲朱世珍和母亲陈氏居住在濠州的钟离东乡。陈氏曾经梦到一个戴着黄冠的仙人馈赠她一丸丹药。但见丹药烨烨有光,灼灼生辉。在梦中,陈氏刚吞下药丸就醒了,发觉口里有着奇异的香味,就像刚才吃过什么东西一样。陈氏由是感孕。
二战胜利后,民国收复东北主权,先被苏联无理阻挠,后被苏联扶植的中共武力对抗,进展缓慢。孙立人回国后,顶着不利的天象和杜聿明的屡屡加害,连战连捷,打得林彪一败涂地,正欲收复哈尔滨,把林彪赶出东北之时,被迫停战……
这些预言中,准确预言了王朝更迭、国号、开国之君名讳、历朝发生的大事件,其准确程度令人瞠目结舌。
中共打着抗日的旗号迅速发展,成为民国的心腹大患。长征其实是逃跑,跑到大后方嘴上抗日,中共当时最坏的打算是逃往苏联。八路军只跟日军打过几场小型战斗,就被吹嘘成“林彪平型关大捷”、“彭德怀百团大战”,实际林彪只是袭击了日本一个补给小队,彭德怀在敌后打麻雀战、游击战。“鬼子进村了,八路进山了,”《平原游击队》这句台词,就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西汉初年有一位传奇女相士名叫许负,她有两个应验的预言流传千古:在楚汉相争、刘邦还没建立汉朝时,她就预言了魏王的侧室薄姬会生天子;还预言西汉名臣周亚夫会“封侯,担任将军和宰相,最后饥饿而死”。
《推背图》为中国古代著名预言,撰写《推背图》的李淳风、袁天罡,曾预见武则天称帝、李唐宗室难逃此劫。然而唐太宗提前40年预知这一悲剧,却决定不杀武则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诺查丹玛斯被许多人视为历史上预言最为准确的先知之一。从他1555年首次出版的预言集《诸世纪》中,人们看出了对许许多多历史大事的预言。本文介绍诺查丹玛斯最让众人信服的三大预言,看它们如何在真实的历史中一一应验。
日军占据野人山天险,在必胜的天象下作战,只对驻印军总指挥史迪威有效,对孙立人无效,因为孙立人在战神之路上修行成功,累世的威德足以改变天象。他发明丛林迂回战法从背后奇袭,日军战力最强的号称丛林作战之王的18师团,连战连败,屡被歼灭,接连补充兵员15次,对孙军闻风丧胆。
中研院环境变迁研究中心的王宝贯主任,除了以云物理的研究闻名,也致力于历史气候的研究。他从古代文献中寻找线索,了解过去的气候变迁,也发现气候经常影响着人类历史。
大唐黄檗禅师慧眼洞穿千年,他的传世预言因其精准而举世震惊。黄檗禅师口述了14首《禅师诗》,这14首禅诗分别预言了唐朝以后的各朝大事,准确预言了明朝灭亡、清朝皇帝年号、太平天国运动、八年抗战、国共内战、国民党退守台湾、中共夺权等重大事件。
1943年金星守太微的天象下,孙立人指挥新38师重回野人山,从印度反攻缅甸日军,发明了丛林迂回战,先后攻克了于邦、乔家、太白家等要塞。捷报频传,举国上下欢腾一片,孙立人将军,再次成为全国乃至世界媒体赞誉的焦点。
1942年,诸葛草在缅甸盛开,缅甸人惊呼:诸葛孔明要来拯救我们了!4月20日,孙立人在缅甸创造了仁安羌大捷的奇迹,震惊世界,但无力改变上司们乱指挥造成的大溃败。他掩护主力撤退之后,冲出日军重重围困,神话般地合著天象的脚步撤到印度。离开是暂时的,千年承诺在,王者必归来。
方士戴洋在《晋书》留下灿烂一页。戴洋的预言能力,无论预测时局,还是预言谋反事件以及人的寿命,都格外精准。根据史书记载,戴洋的预言不是隔世兑现,而是在当时就得到验证;不是一件事,而是预测的所有事都得到应验,史书以“所占验者不可胜纪”来称赞他的预测能力。
上一章,我们讲述了抗日缅甸战场上,孙立人冲入、冲出日军包围圈的杰作,是与高层天象精确对应的,孙立人的超人意志、超人智慧,和他的部队展现的超常体力、超常战斗力,是历史上修行的结果。从这个角度讲,1700年前,孙立人的前世诸葛亮孔明,南征七擒孟获,北伐五进五退,不只是在奠定文化,也是为了改变未来——既然三国时蜀国北伐失败的天象无法改变,那么可以在修行中积累威德,改变未来,改变缅甸战役的大溃败,甚至到现在……
穿越古今的轮回,跨越千年的征程,这8章的讲述我们能看到,戴安澜实际是为孙立人打前锋的,征战野人山的主角,还是孙立人。孙立人尽管有他诸葛亮那一世,“五月渡泸水,深入不毛之地,七擒孟获,平定南中(涵盖野人山)”的历史奠定,这一世再战野人山,依然是千难万险,没有超人的意志,无论如何也走不出那生死一线。
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 (1594~1665)1630年油画《阿什杜德的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法国。(维基百科)
在凶猛肆虐的大瘟疫中,隐士庾衮为了照顾哥哥;高僧虚云为了满城百姓;孝妇钱氏为了照顾染病的夫家,无论事情大小,他们都为了他人,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结果却出人意料。
上一章讲述了1942年缅甸仁安羌之战的历史奠定,这一章开始深入细节,品味神迹。
前面几章,我们从1942年天象与人间的对应和错位中,展现了远征军初征缅甸的历史真容,揭示了远征军因天象而胜败的深层原因,以及4万将士屈死野人山的真正功德所在——为今人逆天毁佛预演结局,为人类走过末劫而演义教训。
历史是天道的智慧。一切的历史,都在为当今铺垫,为今人能够走出人类的大劫而上演?什么大劫?人类最后因为灭佛而遭受的天谴末劫,这是5000年演义的核心主题。
前面几章,我们拨开伪史,在天象之下还原了1942年中国远征军出兵缅甸的真实影像,展现了几场胜仗和整体惨败的天道根源。深入解读,当时的天象只是注定了中国大败,而钻行野人山的不战惨死,却是杜聿明逆天毁佛的巨大罪业招来的——但真相远不止于此。
宋 李嵩《听阮图》,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一支完整的乐曲从宫音开始,中间由角、征、羽音组成,到商音结束。这样的音律象征着国君带领文臣武将,以百姓为核心,各司其职,举国同心……
野人山是喜玛拉雅山脉的末端山地,喜马拉雅山系在缅甸的余脉,是广义的野人山。广义野人山范围较大,包括缅甸北部以及延伸到中部的大片山区。戴安澜率200师撤退,钻行的是野人山的东部;孙立人率新38师跋涉去印度,穿越的是野人山的西部。当时人们也这么叫,后文我们可以看到,身处局外的锡金国王,在致词中也是这样郑重阐述的。而今我们还原这段历史,也是从宏观上俯瞰整个广义的野人山区。
1942年远征军4万多人惨死野人山,酿成人类战争史上最大的悲剧,而今很多人却要把这段耻辱,描述为悲壮的铺路、胜利的奠定——冷静想想:4万多人惨死魔鬼谷,无谓的牺牲,哪有正面意义?日军知道那是死地不能走,并没有逼国军进去,他们是逼国军决战,结果杜聿明胆小走进去躲难,连日军都深感意外。
今年4月1日恰逢多个节日集中在一天,时事评论员石涛还发现之前天空出现了很多异象。这些异象和巧合在之前也曾经发生过,并带给世界极大的变化。这些变化都包括哪些呢?快一起来看看吧!
1942年3月,中国远征军初征缅甸。当月戴安澜在同古献捷,次月孙立人在仁安羌大捷,之后远征军就不战而溃,败走野人山,约4万人惨死在这片“魔鬼居住的地方”!有关野人山的回忆录、小说、纪录片、访谈、讲座、电视剧,层出不穷,但遗憾的是,都偏离了人间的核心真相,天道的真机也就无从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