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而为痛悔迟34:逆天伟业毁,恶报六世追(下)

作者:古金
图34-4:964年8月7日天象图,金火相犯,共犯“太微西上将”星,天象被宋太祖功德改变。

图34-4:964年8月7日天象图,金火相犯,共犯“太微西上将”星,天象被宋太祖功德改变。

      人气: 20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前面我们在几大天象下还原了北宋初期的真实历史:宋太祖凭良知冲破了旧命运的安排,拨乱反正复兴佛法,不修行已在道中,天大的功德足以成圣,德荫子孙,宋太宗再谋杀这样的兄长,实际犯了杀佛的大逆之罪,又大造伪史丑上加丑,命中辉煌伟业几乎尽毁,罪业不但现世现报,减寿9年,还追及六世子孙。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33:逆天伟业毁,恶报六世追(上)

1. 杀佛增罪业如山,恶报六世子孙缠

儿一代:一疯一死,弱子承嗣,逆天失正统

前面 《第二十四章 篡位设迷局 手足再血洗》讲过,宋太宗最爱的长子赵元佐,被太宗的狰狞“吓”疯了[1],太宗转而钟爱次子赵元僖,元僖被毒酒误毒而死,很可能就是太宗本人传授的毒酒妙计,辗转报应给了自己。

这样,帝位只好传给三子,即宋真宗赵恒。真宗懦弱,在澶渊之战中屈辱求和,胜势反结城下盟,失去了收复燕云十六州的机会,愧对千年祥瑞,逆天象而为,丢掉了中华正统帝位。而后为了遮丑,亲自伪造天书,搞起天书崇拜运动,全国上下竞相造假,又大兴土木,封禅泰山,折腾得国库亏空。又延续太宗的逆天之笔,督造伪史,为父亲遮丑,屡屡逆天。

真宗的儿女不旺接连夭折,以至于有女儿一出生就赶紧许给道观,生怕再夭折。战战兢兢中,独子长大了。

孙一代:屈辱纳贡,主脉绝后

宋仁宗享受局部太平,但是边境战火再起。三次被小邦西夏大败,签订庆历和议,每年给西夏交岁币银绢22万两匹(一匹绢和一两白银基本等值),茶3万斤。又被辽国威压,增加岁币20万两匹,而且改称:纳贡。

仁宗幼子夭折,绝后。宋太宗主脉断绝,彰显了后代最典型的恶报:断子绝孙。

三世孙,英宗逆天,早亡

宋英宗赵曙,是太宗支脉三世孙。英宗即位四天突然得了疯病,而后病休一年多(在位总年限还不满四年)。亲政之初,即开始操作追认亲生父亲为皇考,实质是背叛养父宋仁宗,逆天,在朝廷中掀起了空前的大论战。折腾了近两年,最后不顾天下汹汹之口,强定下来。结果未到一年即提前应天劫,陷入病中,病死时仅36岁。

四世孙,神宗逆天遭天谴,败国殃民

宋神宗赵顼,20岁即位不久,就启用王安石变法,谋求宋朝走向富强,暗合了当时五星连珠出盛世的天象。可惜,变法失当,成了逆天害民,天定的宋朝的巅峰盛世不但没出现,对西夏战争也落得惨败。神宗38岁应天劫病死。

这段被中共大加赞颂的改革变法,会在后面五星连珠和荧惑守心的天象下,还原真相。

图34-1:1067年10月20日五星连珠天象图,宋神宗顺天变法,最终却逆天祸国、毁掉盛世。
图34-1:1067年10月20日五星连珠天象图,宋神宗顺天变法,最终却逆天祸国、毁掉盛世。

神宗14个儿子夭折了8个。第6子赵煦成了老大,9岁即位,祖母高太后垂帘听政。高太后废除新法,而哲宗17岁亲政后,恢复新法,逆天,24岁病死,绝后。

哲宗的弟弟,神宗的第11子赵佶,在向太后的支持下,违背礼律即位,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亡国昏君宋徽宗。徽宗19岁即位之初,向太后掌权,废除新法,半年后还政于徽宗。徽宗亲政不久,重启新法,任用奸相蔡京,盘剥压榨,腐化奢华,从上到下胡作非为,民怨沸腾,起义不断。在金军兵临城下之际,匆匆把地位强行让给了长子赵桓。

六世孙,钦宗昏庸丧国,高宗屈膝绝后

赵桓在危亡之际被迫即位,昏庸摇摆,幻想着像“澶渊之盟”那样,花钱买个和平安宁。没想到求和不成,被金军灭国,和徽宗一起被废为庶人,整个皇族被掳到金国受辱,大多数公主、王妃被逼做了金国的娼妓,唯有徽宗第九子赵构逃脱。

赵构的母亲、妻妾、女儿在金国受辱最甚,赵构不顾国仇家恨,一味屈膝割地求和,奉大金为华夏正统,自己偏安江南做金国册封的“皇上”,还指使秦桧冤杀岳飞。赵构幼子夭折绝后,在其伯母孟太后 “异梦”的警告下,不敢找宋太宗的残存子嗣,而是找宋太祖的后裔为皇子,把皇位还给了太祖的后人,在耻辱中结束了太宗一脉的帝位。

2. 历史的共性,天道的真容

历史的规律,是天道的展现。宋太宗现世现报与六世恶报,史料中都有记载,历代史学家都没有汇总出来,把真正的教训留给后人。前面讲过的三武一宗灭佛的雷同结局,历代史学家也把它们孤立成个案,把中国历史上这一组最鲜明的警醒,在叙述中割裂分散、稀释冲淡,让后人觉得他们的恶果纯属偶然。这是史学界的悲哀,把历史、天地、时空给人留下的智慧彻底掩埋,所以近代、现代灭佛再起,一次次把国家推向了恶报的深渊。

天象是循环的,历史是重复的。相同相近的天象下,人间的历史,在重复着实质相同的主题。我们一次次还原被天象带动的真实历史,展现精妙的天人合一,是为了从历史的天象中,解出未来兴衰祸福的真谛。

我们在 《天象预告的朝鲜战争》一文中,初步展示了一种天象:

图34-2:2017年10月6日天象图,金星土星几乎重合,进犯太微垣的“西上将”星。
图34-2:2017年10月6日天象图,金星土星几乎重合,进犯太微垣的“西上将”星。

在1950年的抗美援朝战争(西方称为韩战)前,这种天象就出现过,而且准确应验在了人间。

图34-3:1949年12月1日天象图,火星土星几乎重合,同犯太微垣的“西上将”星。
图34-3:1949年12月1日天象图,火星土星几乎重合,同犯太微垣的“西上将”星。

其实,在宋太祖时期,这种天象也出现过,但是出现了严重的天人错位!

3. 从天地开路,到人天共诛

《乙巳占》不准了?

图34-4:964年8月7日天象图,金火相犯,共犯“太微西上将”星,天象被宋太祖功德改变。
图34-4:964年8月7日天象图,金火相犯,共犯“太微西上将”星,天象被宋太祖功德改变。

图34-4中的天象,金火两大罚星,犯太微西上将,意味着西方意义的战事。当时,对应着宋太祖乾德二年(964年)灭后蜀之战。

《乙巳占》中:“辰星太白俱出西方,西方国胜,东方国败。”辰星在古代是水星的本名,图中金水同时出现的西方,显然预示著西方的后蜀胜,东方出兵的宋朝败,可是宋军出兵后连战连捷,无一败绩!

《乙巳占》还说:“金火相犯大战,金在南,南邦败,在北,北国败。”

上图中,金星明显在火星的北方,中原王朝相对于后蜀,显然是北方,这个天象也意味着宋朝在大战中战败。可是宋军势如破竹,迅速灭后蜀。

图中金火犯太微垣西上将,预示著这场战争中:中原王朝的首席上将会应天劫而死。可实际上,灭蜀的主将王全斌没死,只是后来放纵士兵劫掠百姓,克扣军饷逼反了蜀兵,惹出大祸,又杀降卒2万,案律当斩,被宋太祖宽恕撤职了。976年又被宋太祖官复原职,当年69岁善终。王全斌杀降是大逆、逆天之罪,没有功德,不可能在964年金火犯西上将的天罚下延寿12年!难道《乙巳占》在这一点上失算了?

不是《乙巳占》不准了。笔者近来查证了北宋前期统一战争和边境战争所对应的天象,耽搁了一些时间,但是找到了有力的证据,证明《乙巳占》预言的那些战事的结局,非常准确——李淳风解读的天象,是天道的展现。但是964年的这次,发生了严重的天人错位——看过前面系列文章的读者可能马上想到了:因为宋太祖拨乱反正、复兴佛法的天大功德,改变了天象与人间的对应!确实是这样,这个天象被彻底改变了,变大败为奇迹般的速胜,连朝臣将领的死劫,都给改变了。

宋太祖:从人天共诛,到天地开路

图34-5:967年4月14日北宋开封五星连珠天象示意图。
图34-5:967年4月14日北宋开封五星连珠天象示意图。

前面我们讲过:五星连珠、盛世血路,967年4月五星聚的天象,在旧命运的安排中,是宋太祖延续前朝后周柴荣灭佛的国策,当年死于非命,宋太宗顺天得国,拨乱反正、大兴佛法,开创宋朝大一统的盛世。

旧命中的宋太祖原本是个人天共诛的皇帝,连母亲去世前都要逼他立一个金匮之盟压制他,弟弟害他都是顺天行道——《史记•天官书》中:“五星跟从土星会聚于一宿的范围,其下对应分野的诸侯国主,可以重新改朝换代得天下。”[2]岁星此间指向奎宿,奎宿的分野在当今山东鲁地,正对应着宋太宗的发迹地。赵光义在宋朝建立宋朝的当年,就被太祖封为泰宁军节度使,下辖地涵盖了而今的山东一带,这个我们在《第十六章 顺天应人改天象,无中生有造辉煌》中讲过的。

可是宋太祖出于良知,先做了给佛教平反再兴佛的天大功德,人间盈天功德的感召下,天象与人间的对应,将要为之改变——这是天人合一,在更深一层的天机。

967年伐后蜀,在旧命运中天定的北宋大败,彻底改变,以北宋神速速胜而告终。后蜀并不是像人们以为的“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人是男儿”,花蕊夫人这诗写的是后蜀在国都门前的投降,在这之前,后蜀积极出兵抵抗,把守剑门关天险。后蜀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上应天象,怎么能败呢?更不可能速败——可是,却速败给了宋太祖浩瀚的功德。宋军取胜之神速,特别是一战攻取了“一夫当关、万父莫开”的剑门雄关,都没什么损失,神速得不可思议,也是因为天子的功德不可思议,天助神佑。

可惜,如果不是主将王全斌逆天而行,蜀地平定后惹出的叛乱是不会发生的,那样就演绎了北宋的完胜,见证上天的完美赐福。

从人天共诛,到天地开路,发人深省。十世的修行,也积不来给佛法平反那么大的功德,有此不用修行,宋太祖直接成圣,国家、百姓、士兵、将领,都跟着沾光,这个人间难得的辉煌,铭刻在天象之上。

宋太宗:从天地开路,到人天共诛

宋太宗则完全相反。哥哥率先做好事,自己天定的一份大功德没有了,但是命里的帝位、业绩、功勋,别人拿不掉,他也应该像他哥哥那样,不懂天道,可以按良知行事。如果他这样顺天应命,我们在(接前文 《木火逆行双守斗,毁佛屠城势难收》)两章中讲过,宋太祖延寿9年后,摊上那两件逆天之劫,自会命终,帝位还是赵光义的。可是他还要急于弑兄篡位,犯下了杀佛的大逆之罪,之后又屡屡逆天,被上天收回福份,减寿9年。

命里一统华夷的伟业毁了,赫赫战功不见了。宋太宗先是亲征被太祖打残了的北汉小国,灭北汉之后一意孤行伐辽,大败于幽州高梁河(今北京西直门外),中箭伤窃驴车逃遁。而后在980年瓦桥关之战,986年岐沟关之战、君子馆之战,988年长城口之战,989年易州之战,都惨败,被中原占据的易州(今河北易县)也丢了。非但如此,宋太宗对西夏白手起家中的李继迁,派五路大军讨伐竟然完败!

从天地开路,到了人天公诛的地步,一个命定的雄才大略,英武盖世的帝王,落到靠自己大造伪史来抬高身价,在耻辱尽现中收场,在恶报殃及六世子孙、祸国殃民中成为历史的丑角,如此惨重的教训,在警醒后世什么?

太祖太宗的旧命与新命,交织在一起,展现著天道规律:

一个为佛法平反、大兴正法的天子,天大的功德,足以改变天象,开创命里没有的辉煌,打谁都能打下来,命中的大败也能变成奇迹的完胜。

一个延续灭佛的天子,一个逆天害佛的国家,谁都想打你,谁打你都是顺天行道。不但命里的辉煌尽毁,兵将臣民、后世子孙都跟着倒大楣。

天机彰显,即见威严,中华民族一场劫难的序幕,在当今的这层天象中,悄然开启。

整个五千年的历史,循环往复的天象,都在为当今铺垫,为了挽救众生于天劫。明白了历史的真机,顺天而为,从随波逐流的逆天轨道上脱离,才能真正挽救自己,才能不随着逆天而灭。(未完,待续)

注释:

[1]赵元佐之疯,很多学者认为是装疯,逃离了血腥撺掇来的皇权。元佐的后世子孙,也因此逃离的对宋太宗诅咒式的恶报,后来一直活跃在南宋政坛上,也是因祸得福。

[2]《史记•天官书》:“五星皆从(填星)而聚于一舍,其下之国,可重致天下。”填星,音镇,即土星。远古认为土星28年运行一周天(实际是29.5年),平均大约每年坐镇28星宿中的一宿,故名镇星,因为从土,所以写作填星,填同镇。@#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