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40:1067年──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空(下)

作者:古金

图40-1:2018年1月7日凌晨天象,木火同犯氐,大战瘟疫继,尚不知会如何延续……

    人气: 322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第四十章 1067: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空(下)

十几天后将出现一个重要的天象:木火同(相犯极近、几至重合,称为“同”),还共同犯入代表天子之宫的氐宿。在《天象预告的朝鲜战争》中给出过这张天象图,也做过初步解读。一般说来,这是一个福凶参半但偏凶的天象,但是天人合一,由于人间形势偏离天道的发展,使得这个天象成了大凶之象。

可能有读者会有疑问了:火星是灾星,而木星不是福星吗?福星进入天子之宫,怎么成了罚星凶兆?

可能大家忘记了,在《第十二章 五星连珠,错争千古看祸福》中我们讲过,《史记‧天官书》中明确说:如果人间背离正义,逆天背道,本是福星的木星,会变成罚星,天罚自木星出。[1]。

没有历史的演义奠定,今人总会疑惑重重。下面,我们还是继续宋朝铺成的逆天的历史,看看木星如何变福为祸,执掌天罚的。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39:1067年──五星连珠强国梦,变法逆天悔成空(中)

10. 失道逆天行,福星变罚星

图40-2:1067年10月凌晨,五星聚东方,福星照宰相,因为王安石变法逆天,木星由福星变为罚星。

上一章我们讲到:五星连珠聚东方、福星高照东上相,上天在给北宋赐福,本来注定了首席宰相王安石的大福份,让北宋变法强国,可是王安石不遵历史规律,胡乱变法,逆天害民,受到天谴而不悟,还提出了“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的口号,继续逆天而为。大逆不道的结局,必然是天谴。

“以史为镜,可知兴替”,唐太宗精辟地道出了历史的规律,被后世遵为至理名言。雄心勃勃的宋神宗,很推崇唐太宗。早在变法之前,20岁的神宗把美誉满朝野的王安石请来,问:“咱效法唐太宗如何?”

没想到,王安石不屑一顾道:“陛下当效法千古圣君尧舜,唐太宗算什么呀?尧、舜之道,简而不烦,至易而不难……”[2]

可是后来王安石变法,新法繁杂,百姓很烦,人们怀疑:难道尧舜时有这么繁杂、烦乱的变法么?王安石又诡辩说:效法尧舜不是照搬尧舜,而是效法尧舜的心意……

但是王安石怎么能证明他的心意就是尧舜的心意呢?反对变法的声音一度遍及朝野,除了靠变法先富起来的贪官,没有赞同的,民间更是怨声载道。怎么办?王安石再出“奇策”。

11. 钳制思想言论,官方统一标准

王安石一面在朝中大力贬谪反对派,组建自己的势力,一面在科举中选出支持变法的“人才”:蔡京、蔡卞,就是王安石选出的青年精英,喜爱之极,王安石招蔡卞为东床快婿。二蔡成了支持变法的中坚,当然,后来也成了北宋亡国的巨奸。

改革科举 曲解经义

王安石改变科举考试内容,来统一思想,一改以诗赋取士的传统,改考经义策论。诚然,靠诗赋漂亮考取进士,是古代科举的一大弊病,写漂亮诗词文章的人,未必都是治国的良材。王安石摒除诗赋取士,是历史性的进步,但是,他改考经义策论、增加法科等,是专门为他变法服务的。

古代经义,是对儒家经典的理解,派别多,见解多,无法统一到变法中来。王安石后来组建了经义局,颁布《三经新义》,由王安石的人对经义制定了官方标准答案,作为全国学生必读的教科书,大力推进变法思想。

前两章我们以历史的真相结合天象,展现了王安石变法的推行处处逆天而为,屡遭天谴,最后神宗在荧惑守心的典型天谴下毙命。那么王安石的《三经新义》,旨在为他逆天的变法服务,是不是逆天?是不是歪曲经义?是不是钳制思想?不言自明。

炮制《字说》,笑柄全国

后来王安石推出《字说》,又作为必修课本,以政府强力推行全国,把钳制思想发展到了极致。因为《字说》中有太多的穿凿附会,已成天下笑柄,后来变法被废,《字说》也被清除出教科书行列。

《字说》今已失传,从个别引文来看,王安石把标新立异发展到极端。

王安石的学生、宋神宗的尚书左丞陆佃,曾引用《字说》卷三《释兽》中的说法:“豺”字为什么从“才”?因为豺这种动物比他的同类强,还知道祭祀,有“才”!水獭的“獭”字为什么从“赖”?因为水獭比它的同类都差劲,在根本上背离了他们的原始的习性(改在水中生活了),难道不是个无赖么?[3]

宋人记载王安石解“蔗”字不得其义,有一天走到苗圃,看到田畦边横埋著一株甘蔗,恍然大悟道:“蔗”从“草”从“庶”,原来是草的“庶出”啊![4](正妻生的孩子,为嫡出;非正妻生子,为庶出。)

有人问:王安石有这么迂腐么?诚然,后面的这则记载比起上一个王安石学生陆佃的记述,真实性可能差一些,可能是对王安石的恶搞,但是从这个记述本身,足见王安石的《字说》,整体上不得人心。

不过,也未必不是真,因为王安石这个人非常怪异执拗。他为人过于不修边幅,习惯不洗衣服不洗澡、虱子满身跑[5]。宋仁宗时,年轻的王安石在皇家钓鱼宴上,不知道沉迷在思考什么,把一盘子鱼饵吃了个精光,宋仁宗大惊,跟宰相说:“王安石是个奸诈之人。假如是误食钓饵,吃一粒就不会再吃了,哪有都吃光了的?完全不合人情。”[6] 苏洵的《辨奸论》直接以王安石不合人情,认定他是祸国的大奸臣。

12. 洗脑当悔悟,谁是大地主?

看了上面作为官方教科书的《字说》内容,有人可能捧腹大笑,认为这么荒诞附会的“豺獭”之说,怎么可能有人信?

其实,这是现代人不懂得洗脑的危害。《字说》在当时就是有人信服,上面的“豺獭”之说,是王安石的学生、朝中大臣的著作中记载下来的,文中没有任何不恭敬和嘲弄,体现了当时人真信。

现代人嘲笑古人洗脑后如此愚昧之时,回头看看自己的“被洗脑”后,没注意自己也被套进去了。

红朝的教科书,打造王安石,以这样的定论给一代代人洗脑:“王安石正确的改革,触动了大地主阶级的利益,被保守派极力反扑,所以失败了。”你当时学习的时候不信么?肯定信!而且,至今红朝课本的标准答案就是那样,大陆的老师、学生都当真。

静心反思:红朝不是一贯认定皇帝是最大的地主么?那么王安石变法给皇帝积攒了那么大的财富,王安石才是代表大地主、大官僚阶级的利益,红朝完全颠倒了是非。王安石变法盘剥百姓,受害的都是最穷困的人,触动最大的是黎民百姓的切身利益,被红朝扭曲为“触动大地主阶级的利益”。

红朝官方学者辩白说:变法后,官员也要交税,有钱人也要交税,他们本来是不交税的,所以他们也反对新法……

大家想想:历来变革都会有人反对,但是,朝廷大臣们,他们交的那点税,和皇上的赏赐、俸禄比起来,太少太少了。北宋官员的俸禄工资是历史上最高的,宰相每年的薪酬按购买力,大约折合500万人民币以上,每年得到的赏赐也相当高。如果不变法,国库穷困,这些官员拿不到赏赐,所以变法,他们会得到更多的钱。司马光、欧阳修、苏轼、苏辙、富弼、苏颂、范纯仁、唐介……这些官员,他们为什么极力反对新法呢?明知道反对新法要被贬官,宁愿失去官职、利禄,甚至要被迫害,也要反对王安石,为什么?他们在为黎民百姓说话!

有代表性的是:当时的第一功臣、名相富弼,因反对变法被排挤到外地为官,竟敢抗拒朝廷拒绝实行新法,王安石要法办富弼,宋神宗不允许,因为富弼功劳太大、名望太大,而是让富弼退休了事。这些名臣在维护黎民百姓的利益,公而忘私,更是为了国家——中共红朝诬陷他们维护大地主阶级的利益,本身就在炮制伪史。

后来支持王安石变法的官员,名利双收,趁著改革攫取了大量财富,这正是王安石代表大地主、大官僚利益的实践写照。

一直按王安石路线变法的宋神宗驾崩后,司马光去奔丧,京城百姓们一见到他,大哭大呼:“司马相公,救救我们!”京城的百姓哭喊成一片,这也是司马光被启用后,彻底废除王安石新法的一个原因。

红朝一直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尊重人民的选择”,在此,完全不敢提这些了。

红朝说皇帝是最大的地主,而今中共是最大的地主。中共把百姓的土地所有权全部剥夺,表面上说公有、全民所有——实际上呢?控制权在谁,收益在谁,谁才是真正的拥有者。自称“人民公仆”的中共官员们,才是真正的大地主,都率先暴富起来了。

红朝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不过是利用无产阶级、进行“党官阶级专政”。当今北京清理“低端人口”,持续镇压民众上访,已经把这个实质暴露无遗。“党官阶级”已经把人民的利益、言论、话语权都代表走了,江氏的“三个代表”已经写进了党章和宪法。

被洗脑的国人,还以“国家主人”自居,捍卫“公仆们”的利益,乐此不疲。

13.上欺天子,中惩群臣,下压百姓

新法执行的恶果愈演愈烈,不断有大臣站出来反对。王安石把所有反对者都排挤出朝,不让皇帝听到反对的声音,以完全蒙蔽天子。

司马光(大史学家,反对王安石的首席代表),程颢(颢音号,任御史,程颐的哥哥,著名宋儒理学家、教育家),苏轼(苏轼字东坡,后被王安石党羽以文字狱陷害,被贬谪黄州),苏辙(苏子由,苏东坡之弟,唐宋八大家之一),都被排挤出朝。

富弼(当时第一功臣,政绩斐然,名相),韩琦(贤相),欧阳修(唐宋八大家之一),除韩琦在外地被打击,其余都被王安石排挤出朝。

其他名臣:文彦博(四朝元老,曾任相),张方平(原宰相),曾公亮(原宰相,军事家,编著军事百科全书《武经总要》),苏颂(科学家,天文学家,外交家,曾任宰相),刘恕(秘书丞,史家),范纯仁(范仲淹次子,重臣,后为哲宗时的宰相),龙图阁学士孙觉、宋敏求,吴奎(副相)、唐介、刘挚(王安石提拔起来的,后为哲宗宰相)……皆被贬走。

王安石对昔日的靠山:吕公著(吕晦叔)、韩维也不留情,只要反对就贬黜。对推荐启用他的司马光更不在话下了。

王安石为了他理想化的变法可谓众叛亲离,连他两个弟弟王安礼、王安国也成了他的反对者。

因朝廷的监察官——御史,根据实际民情,上书新法的害处,结果御史台被王安石整肃,吕诲、范镇等10个御史先后被罢免。反对派彻底息声,朝中充斥着赞美和谄媚,下去调查的人都不敢说实话了。

王安石清洗反对派不择手段。1069年8月,范仲淹的儿子,时任集贤院学士、皇帝起居舍人的范纯仁,直言反对新法,王安石为迫害他找不到把柄,最后给出的罪名是:范家有禁书——《推背图》!要以此连坐范纯仁全家!

宋神宗实在看不过去了,说:“此书人皆有之,不足坐也。”范纯仁被贬外地,后来曾说:神宗对他有“保全家族之大恩”!

为什么王安石要一石二鸟?打击范纯仁,同时重申禁书,让人们不敢再谈当时论炙手可热的《推背图》?且看下一章:《推背图》中的王安石变法。(未完,待续)

注释:

[1]《史记‧天官书》:“义失者,罚出岁星。” 岁星即木星。

[2]《宋史‧王安石传》

[3](北宋)陆佃,《埤雅》。

[4](南宋)罗大经,《鹤林玉露》卷三。

[5](北宋)彭乘的《墨客挥犀》中记载:王安石和王珪同任丞相时,一日二人在皇帝身边侍朝,忽然有一只虱在从王安石的衣领里爬出来,爬到了胡须上,皇上看着直笑,王安石还不知道咋回事呢。退朝后,王珪告诉了王安石,王安石赶紧让侍从抓虱子,王珪说:“不能这么就抓掉了,我有一首《颂虱》为证:屡游相须,曾经御览。”

[6](北宋)邵伯温,《邵氏闻见录》卷二 @#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