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40:1067年──五星連珠強國夢,變法逆天悔成空(下)

作者:古金
  人氣: 350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第四十章 1067:五星連珠強國夢,變法逆天悔成空(下)

十幾天後將出現一個重要的天象:木火同(相犯極近、幾至重合,稱為「同」),還共同犯入代表天子之宮的氐宿。在《天象預告的朝鮮戰爭》中給出過這張天象圖,也做過初步解讀。一般說來,這是一個福凶參半但偏凶的天象,但是天人合一,由於人間形勢偏離天道的發展,使得這個天象成了大凶之象。

可能有讀者會有疑問了:火星是災星,而木星不是福星嗎?福星進入天子之宮,怎麼成了罰星凶兆?

可能大家忘記了,在《第十二章 五星連珠,錯爭千古看禍福》中我們講過,《史記‧天官書》中明確說:如果人間背離正義,逆天背道,本是福星的木星,會變成罰星,天罰自木星出。[1]。

沒有歷史的演義奠定,今人總會疑惑重重。下面,我們還是繼續宋朝鋪成的逆天的歷史,看看木星如何變福為禍,執掌天罰的。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39:1067年──五星連珠強國夢,變法逆天悔成空(中)

10. 失道逆天行,福星變罰星

圖40-2:1067年10月淩晨,五星聚東方,福星照宰相,因為王安石變法逆天,木星由福星變為罰星。

上一章我們講到:五星連珠聚東方、福星高照東上相,上天在給北宋賜福,本來註定了首席宰相王安石的大福份,讓北宋變法強國,可是王安石不遵歷史規律,胡亂變法,逆天害民,受到天譴而不悟,還提出了「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的口號,繼續逆天而為。大逆不道的結局,必然是天譴。

「以史為鏡,可知興替」,唐太宗精闢地道出了歷史的規律,被後世遵為至理名言。雄心勃勃的宋神宗,很推崇唐太宗。早在變法之前,20歲的神宗把美譽滿朝野的王安石請來,問:「咱效法唐太宗如何?」

沒想到,王安石不屑一顧道:「陛下當效法千古聖君堯舜,唐太宗算什麼呀?堯、舜之道,簡而不煩,至易而不難……」[2]

可是後來王安石變法,新法繁雜,百姓很煩,人們懷疑:難道堯舜時有這麼繁雜、煩亂的變法麼?王安石又詭辯說:效法堯舜不是照搬堯舜,而是效法堯舜的心意……

但是王安石怎麼能證明他的心意就是堯舜的心意呢?反對變法的聲音一度遍及朝野,除了靠變法先富起來的貪官,沒有贊同的,民間更是怨聲載道。怎麼辦?王安石再出「奇策」。

11. 鉗制思想言論,官方統一標準

王安石一面在朝中大力貶謫反對派,組建自己的勢力,一面在科舉中選出支持變法的「人才」:蔡京、蔡卞,就是王安石選出的青年精英,喜愛之極,王安石招蔡卞為東床快婿。二蔡成了支持變法的中堅,當然,後來也成了北宋亡國的巨奸。

改革科舉 曲解經義

王安石改變科舉考試內容,來統一思想,一改以詩賦取士的傳統,改考經義策論。誠然,靠詩賦漂亮考取進士,是古代科舉的一大弊病,寫漂亮詩詞文章的人,未必都是治國的良材。王安石摒除詩賦取士,是歷史性的進步,但是,他改考經義策論、增加法科等,是專門為他變法服務的。

古代經義,是對儒家經典的理解,派別多,見解多,無法統一到變法中來。王安石後來組建了經義局,頒佈《三經新義》,由王安石的人對經義制定了官方標準答案,作為全國學生必讀的教科書,大力推進變法思想。

前兩章我們以歷史的真相結合天象,展現了王安石變法的推行處處逆天而為,屢遭天譴,最後神宗在熒惑守心的典型天譴下斃命。那麼王安石的《三經新義》,旨在為他逆天的變法服務,是不是逆天?是不是歪曲經義?是不是鉗制思想?不言自明。

炮製《字說》,笑柄全國

後來王安石推出《字說》,又作為必修課本,以政府強力推行全國,把鉗制思想發展到了極致。因為《字說》中有太多的穿鑿附會,已成天下笑柄,後來變法被廢,《字說》也被清除出教科書行列。

《字說》今已失傳,從個別引文來看,王安石把標新立異發展到極端。

王安石的學生、宋神宗的尚書左丞陸佃,曾引用《字說》卷三《釋獸》中的說法:「豺」字為什麼從「才」?因為豺這種動物比他的同類強,還知道祭祀,有「才」!水獺的「獺」字為什麼從「賴」?因為水獺比它的同類都差勁,在根本上背離了他們的原始的習性(改在水中生活了),難道不是個無賴麼?[3]

宋人記載王安石解「蔗」字不得其義,有一天走到苗圃,看到田畦邊橫埋著一株甘蔗,恍然大悟道:「蔗」從「草」從「庶」,原來是草的「庶出」啊![4](正妻生的孩子,為嫡出;非正妻生子,為庶出。)

有人問:王安石有這麼迂腐麼?誠然,後面的這則記載比起上一個王安石學生陸佃的記述,真實性可能差一些,可能是對王安石的惡搞,但是從這個記述本身,足見王安石的《字說》,整體上不得人心。

不過,也未必不是真,因為王安石這個人非常怪異執拗。他為人過於不修邊幅,習慣不洗衣服不洗澡、蝨子滿身跑[5]。宋仁宗時,年輕的王安石在皇家釣魚宴上,不知道沉迷在思考什麼,把一盤子魚餌吃了個精光,宋仁宗大驚,跟宰相說:「王安石是個奸詐之人。假如是誤食釣餌,吃一粒就不會再吃了,哪有都吃光了的?完全不合人情。」[6] 蘇洵的《辨奸論》直接以王安石不合人情,認定他是禍國的大奸臣。

12. 洗腦當悔悟,誰是大地主?

看了上面作為官方教科書的《字說》內容,有人可能捧腹大笑,認為這麼荒誕附會的「豺獺」之說,怎麼可能有人信?

其實,這是現代人不懂得洗腦的危害。《字說》在當時就是有人信服,上面的「豺獺」之說,是王安石的學生、朝中大臣的著作中記載下來的,文中沒有任何不恭敬和嘲弄,體現了當時人真信。

現代人嘲笑古人洗腦後如此愚昧之時,回頭看看自己的「被洗腦」後,沒注意自己也被套進去了。

紅朝的教科書,打造王安石,以這樣的定論給一代代人洗腦:「王安石正確的改革,觸動了大地主階級的利益,被保守派極力反撲,所以失敗了。」你當時學習的時候不信麼?肯定信!而且,至今紅朝課本的標準答案就是那樣,大陸的老師、學生都當真。

靜心反思:紅朝不是一貫認定皇帝是最大的地主麼?那麼王安石變法給皇帝積攢了那麼大的財富,王安石才是代表大地主、大官僚階級的利益,紅朝完全顛倒了是非。王安石變法盤剝百姓,受害的都是最窮困的人,觸動最大的是黎民百姓的切身利益,被紅朝扭曲為「觸動大地主階級的利益」。

紅朝官方學者辯白說:變法後,官員也要交稅,有錢人也要交稅,他們本來是不交稅的,所以他們也反對新法……

大家想想:歷來變革都會有人反對,但是,朝廷大臣們,他們交的那點稅,和皇上的賞賜、俸祿比起來,太少太少了。北宋官員的俸祿工資是歷史上最高的,宰相每年的薪酬按購買力,大約折合500萬人民幣以上,每年得到的賞賜也相當高。如果不變法,國庫窮困,這些官員拿不到賞賜,所以變法,他們會得到更多的錢。司馬光、歐陽修、蘇軾、蘇轍、富弼、蘇頌、范純仁、唐介……這些官員,他們為什麼極力反對新法呢?明知道反對新法要被貶官,寧願失去官職、利祿,甚至要被迫害,也要反對王安石,為什麼?他們在為黎民百姓說話!

有代表性的是:當時的第一功臣、名相富弼,因反對變法被排擠到外地為官,竟敢抗拒朝廷拒絕實行新法,王安石要法辦富弼,宋神宗不允許,因為富弼功勞太大、名望太大,而是讓富弼退休了事。這些名臣在維護黎民百姓的利益,公而忘私,更是為了國家——中共紅朝誣陷他們維護大地主階級的利益,本身就在炮製偽史。

後來支持王安石變法的官員,名利雙收,趁著改革攫取了大量財富,這正是王安石代表大地主、大官僚利益的實踐寫照。

一直按王安石路線變法的宋神宗駕崩後,司馬光去奔喪,京城百姓們一見到他,大哭大呼:「司馬相公,救救我們!」京城的百姓哭喊成一片,這也是司馬光被啟用後,徹底廢除王安石新法的一個原因。

紅朝一直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尊重人民的選擇」,在此,完全不敢提這些了。

紅朝說皇帝是最大的地主,而今中共是最大的地主。中共把百姓的土地所有權全部剝奪,表面上說公有、全民所有——實際上呢?控制權在誰,收益在誰,誰才是真正的擁有者。自稱「人民公僕」的中共官員們,才是真正的大地主,都率先暴富起來了。

紅朝所謂無產階級專政,不過是利用無產階級、進行「黨官階級專政」。當今北京清理「低端人口」,持續鎮壓民眾上訪,已經把這個實質暴露無遺。「黨官階級」已經把人民的利益、言論、話語權都代表走了,江氏的「三個代表」已經寫進了黨章和憲法。

被洗腦的國人,還以「國家主人」自居,捍衛「公僕們」的利益,樂此不疲。

13.上欺天子,中懲群臣,下壓百姓

新法執行的惡果愈演愈烈,不斷有大臣站出來反對。王安石把所有反對者都排擠出朝,不讓皇帝聽到反對的聲音,以完全蒙蔽天子。

司馬光(大史學家,反對王安石的首席代表),程顥(顥音號,任禦史,程頤的哥哥,著名宋儒理學家、教育家),蘇軾(蘇軾字東坡,後被王安石黨羽以文字獄陷害,被貶謫黃州),蘇轍(蘇子由,蘇東坡之弟,唐宋八大家之一),都被排擠出朝。

富弼(當時第一功臣,政績斐然,名相),韓琦(賢相),歐陽修(唐宋八大家之一),除韓琦在外地被打擊,其餘都被王安石排擠出朝。

其他名臣:文彥博(四朝元老,曾任相),張方平(原宰相),曾公亮(原宰相,軍事家,編著軍事百科全書《武經總要》),蘇頌(科學家,天文學家,外交家,曾任宰相),劉恕(祕書丞,史家),范純仁(范仲淹次子,重臣,後為哲宗時的宰相),龍圖閣學士孫覺、宋敏求,吳奎(副相)、唐介、劉摯(王安石提拔起來的,後為哲宗宰相)……皆被貶走。

王安石對昔日的靠山:呂公著(呂晦叔)、韓維也不留情,只要反對就貶黜。對推薦啟用他的司馬光更不在話下了。

王安石為了他理想化的變法可謂眾叛親離,連他兩個弟弟王安禮、王安國也成了他的反對者。

因朝廷的監察官——御史,根據實際民情,上書新法的害處,結果御史台被王安石整肅,呂誨、范鎮等10個御史先後被罷免。反對派徹底息聲,朝中充斥著讚美和諂媚,下去調查的人都不敢說實話了。

王安石清洗反對派不擇手段。1069年8月,范仲淹的兒子,時任集賢院學士、皇帝起居舍人的范純仁,直言反對新法,王安石為迫害他找不到把柄,最後給出的罪名是:范家有禁書——《推背圖》!要以此連坐范純仁全家!

宋神宗實在看不過去了,說:「此書人皆有之,不足坐也。」范純仁被貶外地,後來曾說:神宗對他有「保全家族之大恩」!

為什麼王安石要一石二鳥?打擊范純仁,同時重申禁書,讓人們不敢再談當時論炙手可熱的《推背圖》?且看下一章:《推背圖》中的王安石變法。(未完,待續)

注釋:

[1]《史記‧天官書》:「義失者,罰出歲星。」 歲星即木星。

[2]《宋史‧王安石傳》

[3](北宋)陸佃,《埤雅》。

[4](南宋)羅大經,《鶴林玉露》卷三。

[5](北宋)彭乘的《墨客揮犀》中記載:王安石和王珪同任丞相時,一日二人在皇帝身邊侍朝,忽然有一隻虱在從王安石的衣領裡爬出來,爬到了鬍鬚上,皇上看著直笑,王安石還不知道咋回事呢。退朝後,王珪告訴了王安石,王安石趕緊讓侍從抓蝨子,王珪說:「不能這麼就抓掉了,我有一首《頌虱》為證:屢遊相鬚,曾經御覽。」

[6](北宋)邵伯溫,《邵氏聞見錄》卷二 @#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