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38:1067年──五星連珠強國夢,變法逆天悔成空(上)

作者:古金
  人氣: 31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第三十八章:五星連珠強國夢,變法逆天悔成空(上)

上一章我們講到:1042年遼興宗乘人之危,在北宋屢戰屢敗於西夏小國之際,武力威脅宋仁宗割地,違背了父輩簽訂的澶淵之盟。後來以宋朝增加20萬兩歲幣的方式解決了危機,儘管遼宋兩國再續澶淵之盟,遼國也因違誓背盟被天譴,中華的正統重歸於北宋。那麼,1067年10月五星連珠的天象,也就成了對應北宋天子的天象了。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37:遼興宗違誓失天下 宋仁宗因禍得正統(下)

1. 天降「祥瑞」五星燦,北宋司天竟不見!

第十二章 五星連珠,錯爭千古看禍福》中,我們講過:五星連珠(五星聚)的天象,在《史記》就開始造假,影射成漢朝開國皇帝劉邦入關中的祥瑞,從此這個天象就被後人當作天命祥瑞競相追逐。967年五星連珠,先被宋朝文人認定為宋太祖趙匡胤的天命所歸,隨後被宋太宗趙光義一朝改版為太宗發跡的天命,再被宋真宗一朝變版為真宗出生前1年的祥瑞!到了南宋,又被儒家學者歸為北宋周敦頤繼承儒家道統的天兆,儘管周敦頤比這個天象晚生50年……甚至南宋史料又編造出一個五星聚的天象,一個給宋太祖,一個給宋太宗,以解決兩版史料「頂嘴」的尷尬……

可是,1067年的五星連珠,從10月8日到11月8日,凌晨時分,在華夏、在世界大部分地區都能看到這個亮麗奪目的天象,卻不見於宋朝史料。北宋專司天象、負責向天子傳達天意的機構,不知道幹啥去了。洋洋灑灑、篇幅巨大的《宋史‧天文志》,完全沒有這些紀錄,民間發達的史料筆記,對此也毫無提及。如此視亮麗「祥瑞」而不見,也印證我們前面所說的:天象學到宋朝就失去了真傳,人們幾乎完全不理解天象和天意了。

2. 五星連珠,盛世血路

圖38-2:1067年10月13日五星連珠天象圖,另一層含義對應宋英宗逆天減壽。

1067年10月五星聚於東方,13日五星聚度最小,為33度。這一天象意味著什麼?

《史記‧天官書》:「五星聚合,是天下變遷之兆。有德者登基得天下,子孫昌盛;無德者受殃而亡……五星聚於東方,利於中原之國;聚於西方,中原以外之國順應這個天象者得利。[1]」

我們在《第十三章 967年:五星連珠,盛世血路》中解讀過:五星聚是天下變遷之兆,是一個血腥之象,「天子將亡,人間換王」,在舊運程中,宋太祖承接前朝滅佛的國策,在967年應天劫而亡——但是他跳出了舊命運的罪惡,撥亂反正、大興佛法,天大的功德改變天象、改變命運,延壽9年。

以史為鏡,1067年10月五星聚的天象,對應的中華天子,當是宋英宗。[2]宋英宗死於1067年1月25日,比天象早了9個月,雖然在天象常規的±1年範圍之內,也是提前應劫減壽了。

宋英宗為什麼減壽?有讀者可能會想到:肯定是逆天了。確實如此,英宗逆天的部分,篇幅關係不再贅述,這裡重點講五星連珠「盛世」含義的另外對應。

第三十三章 逆天偉業毀,惡報六世追》中,我們講述宋太宗逆天大罪,毀了967年五星連珠天象註定的北宋大一統的盛世,那時講述的,只是宋太宗逆天惡果的一部分,其實,宋太宗的逆天,把1067年五星連珠對應的盛世也毀掉了。

3. 五星聚東利中國

《史記‧天官書》中講:「五星積於東方,中國利。」 看下面天象圖,1067年10月凌晨,五星連珠聚於東方,顯然是利於中原之國的天象。

圖38-3:1067年10月13日五星聚於太微垣前,原本對應的盛世,被王安石變法逆天所毀。

4. 五星連珠水先至,變法逆天毀盛世

圖38-4:1067年五星連珠天象形成前,8月17日水星前行超過土星,四星隨水星而聚。

看上面圖38-3,10月五星連珠,中心在太微垣左邊(東上相星範圍)。對比圖38-4可以看出,運行最快的水星,在8月17日超過了土星,率先衝向了東上相星。這就是說,五星會聚是跟隨水星的。

《史記‧天官書》:「五星跟從水星而會聚於一個星區的範圍,其下對應之國,可以以法致天下。」[3]

五星聚的範圍,嚴格的說要小於30度,放寬範圍也不過45度。太微垣是代表政府、朝廷,當時天下正統回歸北宋,所以太微垣是代表北宋的。「以法致天下」可以有多種理解,結合歷史,可以解讀為「以變法而強國,使天下臣服」,對應著1069年開始,長達16年的王安石變法,在舊命運程中,對應北宋出現盛世。

圖38-5:1067年10月20日淩晨2五星連珠天象,木星、土星兩大福星,圍繞東上相星。

再看圖38-5,五星的中心是土星和木星,兩大福星,在太微垣東上相星的範圍。在《第三十二章 熒惑犯守東上相,畢士安延壽暴亡》中我們講過,東上相星代表首席宰相,1067年這個天象,開啟的人間後續之變,顯然對應後來身居相位的王安石,上天要給王安石賜福。

所以,王安石變法,是上應天象,隨天象而來的人間變動,宰相主持變法使北宋強國,使天下臣服——可惜,因為王安石逆天而為,不但毀了北宋的盛世,還被歷史上定為「北宋滅亡的禍首」。

看到這裡,可能有很多讀者疑問了:王安石變法本來不是很好的麼?是被北宋大地主階級阻撓才失敗的,怎麼王安石成了逆天了?

5. 功過是非,天地異說

王安石變法,從古至今爭議很大,是好是壞,評論天壤之別。

中共教科書的「標準答案」

在中國大陸長大的人,都學過這樣的教科書內容:王安石正確的改革,使國家由窮變富,但是觸動了大地主階級的利益,被保守派極力反撲,所以失敗了。而今大陸的一道考題:王安石變法所觸及的主要矛盾是什麼?官方的標準答案還是:「封建國家和大地主階級的矛盾」。王安石儼然成了挽救國家、體恤百姓、「出師未捷身先死」的改革英雄。

歷史的短暫頌揚

北宋紹聖元年(1095年)四月十三日,宋哲宗欽定,在他已故父親宋神宗的廟庭上,由原來的富弼單獨配享,增加王安石配享。配享先皇,是後世給予先皇重臣難得的榮耀。紹聖三年(1097年)二月,罷富弼配享,以王安石獨配。

富弼是宋仁宗、英宗、神宗三朝重臣,在《第三十六章 遼興宗違誓失天下 宋仁宗因禍得正統(上)》開始,講過富弼在國家危難之際出使遼朝,「一人消融百萬兵,三國重盟享太平」,功勞非常大,他獨自配享神宗廟(1086~1094年),是朝廷上下一致認可的。而宋哲宗增配了王安石,1097年又罷黜了生前一直反對新法的富弼,以王安石獨配,是他重新恢復王安石新法的需要。

崇寧三年(1104年),宋徽宗下詔令王安石配享孔子廟,位居孟子之旁——這是儒學者莫大的榮耀——王安石真有這麼大的儒學成就麼?後世一致認為王安石雖然有很大的文學成就,但是沒有多大的儒學成就。誰促成了這項榮耀呢?是王安石的女婿、北宋巨奸蔡京的弟弟蔡卞,蔡卞和蔡京都曾深受王安石器重,後來都被寫入《宋史‧奸臣傳》,蔡卞當時身居要職,蔡京為當朝宰相,昏庸的宋徽宗被奸臣忽悠,下達此詔,顯然是昏庸之舉。

歷史的長期貶斥

北宋靖康元年(1126年),宋欽宗下詔,削奪了他父親宋徽宗13年前給王安石追封的「舒王」封號,毀去孔廟大成殿裡王安石配享的偶像,將王安石的靈位挪到店外兩廡作為普通從祀。

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北宋已滅亡,南逃建立南宋的趙構,下詔罷黜王安石配享神宗廟,恢復了富弼的單獨配享。這裡有趙構為洗脫前朝皇帝昏庸誤國、亡國罪責的因素,逐漸把王安石定成了罪魁禍首。

南宋淳祐四年(1244年),宋理宗趙昀下詔,將王安石牌位清出孔廟。

近代大翻案

清朝末期,政治改革家梁啟超,寫出了《王安石傳》,徹底給王安石平反,把王安石打造成了銳意改革進取、救國救民的英雄。我們知道梁啟超文章寫得漂亮,但他不是歷史學家,他對王安石的過於讚美,實際是借古諷今,拿歷史為自己說事。

前蘇聯共產黨祖師列寧,高度讚揚王安石說:「王安石是中國十一世紀時的改革家。」這一下就 「定性了」,以馬列為祖師的中共只有跟從。文革時期,王安石成了歷史上「正確路線」的代表。改革開放後,王安石變法仍然被官方高度肯定,成為當代改革的歷史鋪墊。

由此,當今大陸學術界的專家、學者,對王安石變法基本都是的肯定、讚美的口徑——如果和官方唱反調,很可能會因「影射當代改革」,而結束學術生命。

在海外,雖然沒有中共鉗制言論,但是深受大陸學術界的影響,王安石變法的研究一直是海外的漢學熱點。

功過讚毀,天壤之別。對王安石變法,究竟該怎樣認識?它在留給後世、留給當代怎樣的啟示?只有對應天象,跳出人間私利角度的紛擾,才能看到真相。下面,我們就在1067年五星連珠天象下,還原那段真實的歷史。(未完,待續)

注釋:

[1]《史記‧天官書》:「五星合,是為易行,有德,受慶,改立大人,掩有四方,子孫蕃昌;無德,受殃若亡……五星分天之中,積於東方,中國利;積於西方,外國用者利。」

[2]《續資治通鑒長編‧卷一百九十八》夏四月壬申朔,輔臣入至寢殿。後定議,召皇子入,告以上晏駕,使嗣立。皇子驚曰:「某不敢為!某不敢為!」因反走。輔臣共執之,或解其髮,或被以御服……

[3] 《史記‧天官書》:「五星皆從辰星而聚於一舍,其所舍之國可以法致天下。」水星在中國古代稱為辰星。@#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朝沒有違約,而遼朝背盟了——1042年初,遼興宗派使者到宋朝索要領土,就是背盟——毫無疑問,當應驗遼朝先皇的誓詞:「『如果背盟,不再享國,上天昭昭,天人共殺。』我契丹皇帝不才,敢遵此約,謹當告於天地,誓之子孫,誰要背盟,神明是殺。」
  • 今年八月十五中秋夜,雲南火流星空爆的視頻火遍華夏。相隔數百公里的雲南迪慶、麗江、大理、保山等地,很多人看到了這個天象奇觀:一個亮點劃破夜空,迅速由西向東,越來越亮,數秒鐘之內穿越雲層,由小變大,亮度超過了東方的滿月,色彩變幻之時,突然爆炸,而後墜地。
  • 1006年的天象,是中國古代夜空中最亮麗的。熒惑守心昭示著中華的正統天子,還伴隨著超新星爆炸。超新星爆炸是世界範圍內佛教國度和該國佛教的大劫數,以這個佛教的天劫,映襯蕭太后在華夏大興佛法的輝煌,5000年的歷史,天象僅此一次。
  • 一個為佛法平反、大興正法的天子,天大的功德,足以改變天象,開創命裡沒有的輝煌,打誰都能打下來,命中的大敗也能變成奇跡的完勝。一個延續滅佛的天子,一個逆天害佛的國家,誰都想打你,誰打你都是順天行道。不但命裡的輝煌盡毀,兵將臣民、後世子孫都跟著倒大楣。
  • 澶淵之盟的功勞盡歸寇准,罰星對東上相的天譴,盡歸畢士安,而畢士安又是心甘情願——這種奇特的巧合,看了本系列深入的解讀,讀者會驚歎天象垂下的冥冥之手——既然不會是偶然的碰巧,為什麼會有如此精妙的設計呢?
  • 無可奈何歲月去,似曾相識天象來。2017年10月6日,「雙星同犯太微西上將」的天象,近在眼前,但是更加兇險,這是兩大罰星的同犯,劫數自然更慘。
  • 北宋景德元年(1004.2.4~1005.1.24)宋遼的澶淵之戰,大利宋朝的天象接踵三至,其中還有日暈抱珥的千年祥瑞,可惜都被司天監誤解成了凶兆,嚇得宋真宗在盛世之下簽訂了城下之盟。這一章講到宋太宗天定的壽終在1006年,那麼1004年的澶淵之戰,在舊運程中,該由宋太宗來打。如果是這樣,就完全是另一種結局了。
  • 976年的奇特天象,對應著宋太祖趙匡胤兩次落入逆天的羅網,上一章講了他在三月份犯下了「威脅神佛,毀佛未遂」的逆天大錯,這一章,到了四月份,又攤上了屠城、毀佛的逆天大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