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监狱公听会 200人作证

侨社要全盘否定计划 与市议员不同调 若监狱计划通过 社区拟打官司

陈倩雯(后排右三)与议员同僚们在听证会上。(蔡溶/大纪元)

人气: 12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9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周四,大约200人进入市议会会场,在四区监狱计划的最后一场公开听证会上作证。在十多名市议员数小时的质询结束后,200民众终于有机会开口,但此时坐在台上的,仅剩陈倩雯等辖区包括监狱的个别议员,居民种种犀利的提问和证词,已经没有多少议员能亲耳听到。

全市共有51名市议员,但昨日参与质询的不过约二十名议员。其中四个区的议员都表示“新监狱的高度绝对无法接受”;布朗士区长派出一名副手作证反对,谴责市府“在错误的地点盖新监狱”、“选址是个荒谬的错误”,“会对布朗士未来几十年产生负面影响”。现场秩序尚可,每有民众要出声抗议,安保人员就迅速出面阻止。

在十多名市议员数小时的质询结束后,200民众终于有机会开口,但原来坐前排的议员席位全空,后排的议员席位也大部分空着。图为议员质询过程中。(蔡溶/大纪元)

市议员郭登琪(Barry Grodenchik)质疑,监狱计划采用有别于传统的“设计-建造”(design-build)模式,现在还是一个很虚的东西,花这么多钱盖新监狱、还没有具体的设计方案,下一任市长是否会支持该计划都成疑,如何在50天内对110亿美元的项目投票?无法对选民交代。

华埠且林士果大厦董事会主席江丽华手持“停止监狱计划”的标语,一大早在听证会场等候上场作证。(蔡溶/大纪元)

“我的忠告是:我们需要答案,在投票之前我们需要答案。”郭登琪说,毕竟,这笔花费是由纳税人承担的,用的是纽约市的资金,没有联邦援助,也没有纽约州的金援。

(左起)Aida Vernon、Charlotte Picot、众议员牛毓琳在作证。(蔡溶/大纪元)

市议员顾雅明则表达了另一种担忧:雷克岛监狱环境恶劣且不人道,应该改革,但如何确保将来不会在市区内复制不人道的雷克岛呢?他对惩教局的文化与行政管理持怀疑态度。

在十多名市议员数小时的质询结束后,200民众终于有机会开口,但原来坐前排的议员席位全空,后排的议员席位也大部分空着。(蔡孟玲提供)

包括众议员牛毓琳和民主党男性州委员马泰(Christopher Marte)在内的一些人认为,监狱建案应该推迟,等司法改革进行到一定程度,监狱人口稳定下来再说。

华埠市议员陈倩雯主要提出数点要求,一是针对与监狱一墙之隔的松柏老人中心,如何确保施工和运营期间对老人的生活品质影响最小;二是为社区用途留出的空间在第二次选址后“被缩水”了,政府有何弥补方案?三是“监狱高度达450尺绝对不可接受”,患精神病的在押人员不应关进监狱,如若让他们免于牢狱之灾,减少这部分的床位,监狱的高度可以降低;四是希望哥伦布公园的设施能更新,让公园能继续发挥娱乐场所的作用。

陈倩雯的用意很明确,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她就不会投票支持该计划,“我们要在投票前得到答案和保证”。

侨社要全盘否定计划 与议员不同调

对于陈倩雯的证词,联成公所主席助理蔡孟玲认为,“她没有挑战市府的论点,而是支持关闭雷克岛,在四个社区建设新监狱的计划。她只是要求市府对计划微调。”

然而华埠传统侨社大都坚决反对在社区盖新监狱,认为不必关闭雷克岛,就可以完成司法改革。蔡孟玲说,有别于市府提案中垂直式的摩天监狱,在雷克岛翻新建筑可以采用低平面式的结构,而施工只须市府提案一半的时间与金钱,即可让雷克岛新监狱坐落于宽敞的绿色空间。

“更改地址到市区,决非解决之道”,蔡孟玲说,社区对多年前的桑迪飓风事件仍记忆犹新,当时孔子大厦断水断电十多天,全靠义工一层一层摸黑爬40多层高的大楼给老年居民送水送食物,“试想,一旦在人口稠密的华埠或布鲁崙市中心爆发火灾或其它灾难性事件,市府提议的垂直式摩天监狱在电梯功能失效时,如何疏散一千五百名在押嫌犯?”

若计划通过 社区拟打官司

几名社区代表的发言,均强烈反对盖社区监狱。皇后区居民联盟的Aida Vernon说,四区监狱计划是一个不民主过程的产物,由一个精英主义机构背地里弄出来,从未在社区开展过任何有意义的外展活动,“对这些人来说,我们只是纽约地图上的斑点。”

距离秋园新监狱选址仅2个街区的Charlotte Picot说,如果在押人数下降,为什么要在社区建设“Yankee体育场大小的”超级监狱呢?

她说,“所有受影响社区的居民都感到被遗弃,因为4个受影响地区的市议员都莫名其妙地与市长结盟。他们知道,市议会投票时,传统上遵循受影响地区同僚的意愿。但这是纽约市历史上第一次建四区监狱,这个庞大的项目影响了太多人。”她喊话其他市议员“别放弃你们的合理判断和独立投票”。

华埠且林士果大厦董事会主席江丽华直批陈倩雯“正在进行一场背叛社区的交易谈判”,“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交易,这是最糟糕的谈判。如果她投票赞成,这绝对是对社区健康的死刑判决。”她说,如果计划通过,社区将筹款请律师打官司、提告政府。

一些人感觉这个听证只是做样子,官方业已定调,当作板上钉钉的事情来讨论。华埠且林士果塔董事会成员许俊豪说,四名关键地区的市议员没有听社区意见,讲再多都是多余,“我们需要(市议员的)行动,这个行动就是‘投反对票’”。 ◇

责任编辑:家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