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中共能放弃独裁吗?(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7月4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联结收看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接一下纽约李先生的电话,李先生请讲。

李先生:三位评论员讲的都非常好。我有一个问题,今天的题目是“中共能放弃独裁吗?”。当然中共不可能主动放弃独裁,但是中共在民众的逼迫之下,它会不会放弃独裁?像它派人到西欧去调查民主社会主义,而最近胡温执政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它几次搞批示等等。

在这样的情况下会不会出现象苏联的戈尔巴乔夫开始到叶利钦的改革?从内部使它崩溃?也就是说,苏联、东欧的情况会不会在中国发生?

主持人:谢谢李先生,下一位是纽约何先生,何先生请讲。

何先生:主持人好,我不引《大纪元》和《新唐人》的东西,我引《世界日报》的报导,最近《世界日报》的态度有一点好转了。我看上个星期天有一位华人女士写了一本书《中国:脆弱的超级大国》”(China:Fragile Superpower)。它的封面上这么写着:“中国内部的政治可以使它自绝和平崛起的轨道”。说它的问题不在外表而在里面,而它最最里面的就是它们几个头头。

我想讲几句话,这是顺着胡锦涛的话,2005年胡锦涛和布什讲:“现在中国国内问题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大,难以解决”,这是胡自己讲的;再来看看朱镕基怎么讲,朱镕基在2002的春天不用看稿自己就说:1993年有8千7百起上访,1994年是1万起;1999年是3万2千起;2003年是5万8千起;2004年是7万4千起,每一天有2百起;到2005年人数越来越多,组织性越来越强。

主持人:谢谢何先生。那可不可以请杰森对刚才几位朋友所说的来做一下反馈?

杰森:首先是纽约的李先生,他谈到中共会不会走苏联、东欧这样的变化道路?事实上,在我看来希望非常小。因为比如说,戈尔巴乔夫给苏联带来新思想,然后叶利钦有魄力把苏联解体以后,让整个苏联摆脱共产党领导。因为戈尔巴乔夫他本身有新思想,他有这个愿望和这个目的,而叶利钦又有这个魄力。

但在中国,我们看不到任何这样的东西。比如,长期以来很多人对胡抱着幻想,认为胡是一个非常内敛、城府很深的人,认为他一直是深藏不露,以为他掌了权以后可能会有所作为,但他已经掌权五年了。

从这次的讲话,从未来来看的话,他一定没有新思想,他绝对不会有戈尔巴乔夫那样的思想,他不可能把中国像戈尔巴乔夫那样带上一个新的思维方式。

主持人:但是会不会因为胡派和江派之间的内斗,而导致他现在不能把他的新思想暴露出来呢?

杰森:中国老百姓的民意、民向事实上是往民主方向走的。如果他真的想赢得民心,他应该是顺着民意走的,但他没有,他事实上是在均衡这个关系。就比如刚才陈先生也谈到一个非常好的观念,他事实上是利用民意,就着目前腐败的制度来做他的权力斗争。

他并不是说我大刀阔斧的去带领中国走向一个民主制度,彻底的顺应中国的民意来走,他事实上是在利用中国民意,所以他不是要真正给中国带来改革。

另外,何先生谈到中国内部会出现大乱这个现象。我们看到这是个事实,而且每10分钟中国就会有一个民主斗争、人民反抗事件。中共已经坐在一个火山口上,中共看到这一点了。

这就是为什么历史上很多中共高官也谈到说,中共不进行政治改革,中国要亡了;但是中共也非常明确知道,政治体制改革意谓着中国共产党要亡了!

在它面前摆着的是党亡还是国亡的问题。目前它选择的还是让中国共产党多活一段时间,哪怕把中国再带到一个更灾难深重的状态下,然而它也不是很关注这样的事情。

刚刚刘先生谈到说中国人现在就是吃饭第一,吃饭就能解决中国安定的问题,事实上这也是中共看到它现在唯一执政还有合法性的,还有人支持它,就是因为它保持GDP的发展速度,它保持了一个8%、9%的发展速度。

这个发展速度可以掩盖它的一切丑恶,可以掩盖它巨大的公务员官僚体制,使它有那么多贪官存在,而中国老百姓还能感觉到有一点生活的保障。

所以中共是靠经济发展来保证它的执政合法性,但是这个经济发展是不可持续的,这一点我们有机会可以再继续谈。

主持人:陈先生对刚刚几位观众朋友的说法有什么要讲的吗?

陈破空:刚才李先生说到中共会不会像东欧或苏联那样?这就是前段时间胡温他们在谈民主、谈政改的时候所带来的幻想,我想这个幻想随着胡锦涛这次6月25日的讲话,应该已经可以终结了。

因为胡锦涛这个讲话完全没有新意,只是再一次强调了所谓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也就是说,他给前一段时间对于民主政改的讨论,对左右派的论战画上了休止符,做了一个收网,表明以后不再谈民主社会主义、不再谈民主,而谈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

《人民日报》的社论说:“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就是社会主义”,所以它们就是科学社会主义。它们还在谈所谓的马克思主义,谈它们外国的祖宗给它们传授了什么东西。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它就已经放弃了这个民主制度。

另外,胡锦涛讲话的时候,他是在中共中央党校对省级干部讲话,而这个省级干部根据中共中央党校内部的统计,其中80%以上的人反对政改,所以里面有大量的贪官污吏,只要去抓几乎都抓得出来。

在胡锦涛讲话的时候,背后站的中央大员全部在场,什么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全部在场,而里面就有众所周知的中央级的贪官,像贾庆林、北京帮,还有其中的刘淇,北京帮问题最大的一个人物;还有天津出来的张立昌,这些人就站在那里。

也就是说他面对就是这么一群人,所以包围得使他不能动弹。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不用去探讨他内心世界是什么,只要看这个可能性就知道了。

胡锦涛的讲话实际上是有双层含意,他在全体的省级干部和中央级干部的会上讲话,一方面他给这些人吃了定心丸,表示不会变,大家放心,十七大开得和和气气,大家还是共一个利益,一个船上的同伙;但另一方面他又是一个恐吓的棒子,甩那个恐吓的棒子,表明如果你们要不听的话,不跟我们胡温保持一致的话,那么我们会通过反腐,通过什么东西就把你收拾了。

也就是说他既是定心丸也是恐吓棒,翻译他这话就是,他对那些干部的训话就只要大家同舟共济,大家就可以相安无事;反之大家就可以来干一场。所以说这跟老百姓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

主持人:我们又有观众朋友在线上等候,我们现在再接一下纽约杨先生的电话,杨先生请讲。

杨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我觉得要问中共能不能放弃独裁要从两方面来看。一个就是中共有没有必要放弃独裁?它现在劫持了国家、劫持了人民,它当然不会轻易的放弃独裁。那么我记得胡锦涛在中央高级干部的会议上,他就说过这句话,他说:“人民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那我们再来看一看人民这一方面,现在都是因为迫害到自己头上了,人民才起来反抗,那么如果人民都站在这个正义和道德的大旗下,一起起来的话,那么中共它不是能不能放弃的问题,它是不得不放弃的问题。所以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要让民众都聚集在正义和道德的大旗下,迫使它不得不放弃独裁,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杨先生。现在我们再接一下中国大陆国内的一位小姐打来的电话,您请讲。

大陆某女士:我想问一个问题,即使在国内的很多媒体我都看到说:中国的经济是靠外资输血。说只不过是有大量的钱去运作,扩大经济,借此向老百姓邀功。

我不明白的就是,我觉得这些所谓发达国家的大企业,他们所在的国家大部分也是有信仰的,那些国家的人民大部分也是不愿意做这种事,可是这些大企业现在在中国投资。我是想请问他们为什么要到中国来赚这个钱?还有就是他们难道不怕有一天会因为这个…

主持人:线已经断掉了。那可不可先请刘先生根据刚才这位中国大陆来的电话来说一下。

刘国凯:我刚好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去年2006年,我带领我们中国社会民主党的代表团访问了欧洲的瑞典、荷兰、法国,我们在访问荷兰工党的时候,有两个荷兰工党的议员跟我们谈,他谈到了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的市长,那个市长的党籍是荷兰工党,他带了一个阿姆斯特丹的访问团,也是商务代表团到中国去访问。那中共就拉了很多生意给他们做,那些资本家都欢欣雀跃,非常的高兴。

但是那位工党籍的议员他的内心非常痛苦,他是工党,他父亲是在民主社会主流里面,对共产党的专制是深恶痛绝的,所以他从这个政治观点上来说,他知道是完全不应该给中国共产党制度有任何经济上的输血、打气。

但是他带去的那些商务代表团都是由当地的资本家所组成的。那些资本家他们是唯利是图的,他们就是要赚钱。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解答了刚才那位女士提的问题,为什么西方有些民主国家竟然会在经济上和中国共产党会有那么多的来往,会给它输血、打气,就是因为许多资本家是唯利是图的。

主持人:那可不可以请杰森回答一下刚才杨先生的问题。

杰森:其实杨先生表达了一个非常好的观点。我感觉他谈的是,中共本身又得权又得利,但没有愿望去做政改。他认为政改的唯一可能就是人民站起来,统一对中共要求,要它改革。

这种方式可行不可行呢?我感觉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还很难,因为中共把持了媒体,这是最关键的。你可以看到零零星星的,每10分钟一起反抗事件,但是都是零星的,而且中共目前采用的方式是对于领头的人极力的镇压。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很难形成大规模的、统一理念的反抗。而且目前来说,中共长期以来造了一系列最基本的思维方式。对老百姓来说,他认为他遭了罪以后,他不从整个体制角度来看,他总是从他们村干部来看,最多就是看到他们的地方政府。

比如说现在的拆迁问题他不从政治体制来看,其他的计划生育问题,其他还有最近出来的劳工、奴工问题,他都是以奸商的角度来看,都是以地方官员不依法办事的角度来看,没有看整个国家从上到下的体制问题,是中共独裁造成方方面面的社会内部矛盾、不可调和的矛盾的问题。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控制整个媒体,而中共所有的文人又不从理论上来指导中国人,给出一个更好的方向。所以中国人目前来说,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思想上的解放,他还只能停留在一个个别的、小范围的自我权力奋争的过程。

而怎么把这个提升成杨先生描述的状态,其实还要有一个全民觉醒的过程,全民应该真正从最深层的去讨论,中共对中华民族的灾难深重的迫害角度来认识。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2007/7/4 11:31 PM)(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7-04 11: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